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章 田鹏责骂

第二百七章 田鹏责骂

        秋收结束后,渔阳不比右北平上谷刘和没能完全掌控,他的新政不能普及渔阳,对赤贫的小家百姓而言,秋收后几个月是一个难熬的月份,天气变冷,粮食被地主和官府双重剥削后,吃食可以将就,缺吃的,两三天吃一顿也能吊住性命,天寒就没办法了,冬衣也无,只能整天待在四面漏风的茅屋里,一家几口人僵卧在冰冷潮湿的床上或挤在草堆里取暖。若当有大雪积地数尺,压门倒屋之时,穷人家有因被冻饿而死的也毫不稀奇。

        对薄有资财不必为衣食烦忧的中家百姓而言,秋收之后就是一个比较闲散的月份了,是走门串户,与宗族姻亲邻居友朋聚会畅饮的时候。

        不管是赤贫小家抑或温饱中家,这些都是“良民”的标准生活,对像渔阳田氏这样不事生产专一轻豪为业的“黑恶势力”而言,秋收之后对他们来说却是一个与往月并无不同的月份。他们不事生产,不需要像大地主家一样为来年春耕做准备;他们多加有财产,也不必为缺衣少食烦忧,而至于会亲朋宗族饮宴欢乐?他们一年到头的日子都是在饮酒赌博中过去的,也不觉得和往日有何区别。

        便在田丰联系上隐元武卫后,派人去探查渔阳田氏底细的第三天,田览闲来无事,在里坊门口的塾中闲坐,与监门长投色子赌钱,见有两人在门口探头缩脑,即丢下色子,出去问道:“你二人是谁?来我里坊作何?为何探头缩脑,不似良家,莫非是贼么?”

        这两人忙陪笑见礼,双手握在胸前,长揖到底,说道:“哎呀,这位兄台,我二人是从潞县来,来贵里是为找一人。”

        “谁人?”

        “吴泰。”

        “噢?你找他作甚?”

        “兄台不知,我们两家是亲戚。”

        “什么亲戚?”

        “吴泰之妻是我的族姐,他是我的族姐夫。”。

        田览瞧了说话这人两眼,心道:“却不曾听闻吴泰与潞县有甚亲戚。……族姐?这亲戚也扯得太远了点!瞧这小子衣衫褴褛,面有饥色,提个破篮,里边只有两三根陈韭烂葵,也好意思上门登拜!料来是因入秋以来天寒缺食,日子过不下去,故此拉下脸面,仗着一点远亲前来乞食的了。”

        他面露不屑,挥了挥手,说道:“那你们就进去吧!”

        挪动身子让开路,等他们点头哈腰地过去,瞧着他们的背影,提醒一句,“俺有三两天没见他家有人出门了,你们敲门的时候大点声,别叫他全家已经都被饿死了!”

        哈哈大笑,想道,“穷鬼求穷鬼,倒也有趣。”

        他又想道:“秋收已过,快到月底,这几天来我里中走亲串友的反倒多了起来。来的人中,十个里边有八个都是这副穷酸模样,既然穷,受饿冻死就是,还偏不肯,巴巴地跑出来四处乞食,寻人借贷,……。”仰望天色,见头顶虽是晴日,但远处似有云层翻腾,又想道,“借贷也好!瞧这样子,像是又要下雪,只求这场雪下得大点,一场雪后,又能放出不少债去!”

        他家不事生产,没甚田地,最初落户本乡时,为了赚钱还走个商做些买卖,这几年因族人日懒,越发连走商都省下了,平时进账,一半是从明抢上来,一半是从放贷上来。

        他一边打着盘算,一边回去塾中,大手一抓,把席上的钱都拢成一堆儿,装入自家囊中。这其中有他的钱,也有监门长拿出的赌资。

        那监门长虽有不愿,但知田览是个蛮横无理的人,当下也不敢分辨,被拿了钱还得陪出笑脸,笑嘻嘻地将他送出塾外。——田览讹诈牵招的时候,这监门长在塾中看得清清楚楚,便连新来的将军府主簿都要向田氏折腰,何况他一个操劳贱役的小小监门?就是保安。

        田览大步回家。

        渔阳田氏几代都是以豪强为业,又是明抢又是放贷,来钱很快,虽不种田,胜过耕作,家中颇有产业,门院深广,高门大户,前后两三进的院子,占地极广。门口有两个他家的宾客看门,皆青衣竹冠平履带剑,正扯谈。

        见田览走来,这两个宾客立马按剑行礼。

        田览只是交代了一句:“好生看守门户!”便自进了院中。

        门后前院是他家招揽来的宾客死士居住之处。渔阳田家在本郡横行百余年,深知一人有力穷之时,欲要长盛不衰,非得依赖众人之力,借助宾客之势,故此对门下的宾客死士们都是很厚待的,肯出钱肯下功夫。别的人家招待宾客的屋舍可能会很简陋,茅屋土房而已,他家不然,清一色的砖石瓦房,宽敞透亮,平素也是好酒好肉好衣裳,绝无半点慢待。

        田览刚进院中,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草药味道,循味看去,见是两个十七八的小哥蹲在院角儿,在合膏药,便走过去看了两眼,辨出了是何膏药,问道:“怎么又金疮膏?”

        “大少说家里的膏药不够用了,叫小人等再合上一些。“

        “近年来,就不说小民黔首,便是鲜于阳魏冯刘这些的郡中大姓富家也不敢再与咱家作对,入秋后这几个月更是不曾有过与别家的争斗,怎么膏药就不够用了?”

        小哥答道:“大少说有备无患。”

        “既是俺大兄的意思,你等就好生整治,不可怠慢。”

        田览挺胸摸肚来入后院,去寻他的“大兄”。

        渔阳田氏乃是聚族而居,这个里坊中有一小半住的都是他族中人,现在的族长便是他的父亲。他们共兄弟两人,其兄就是前文所述的田鹏,比他大了十来岁。按汉代风俗,子壮别居,也就是儿子成年长大就要分家,别立产业。这田览家虽好争强斗狠,但却有一桩好处,就是父子同居,兄弟两人虽都早已成年,但是并没有分家别居。

        田鹏正与两个得力的宾客在室内饮酒说话,见田览进来,暂打发了宾客出去,说道:“你来的正好!我正有话要与你说。”指了指门口的坐塌,教他坐下。

        田览盘腿坐下,问道:“大兄要与俺说甚么?”

        “我听说你前几天在里门外劫了一笔钱财?”

        田览笑了起来,说道:“原来问的是这事儿。怎么?大兄你想要么?俺这就拿来给你。”

        对外头,他是个无赖恶霸,对家中父兄他却称得上孝悌两全。

        田鹏蹙眉说道:“你劫的这人,你知道是谁么?”

        “怎么不知?一个从冀州来的从吏,貌不惊人,武艺倒好,将阿洪阿卫两人打得鼻青脸肿。嘿嘿,也亏得他动手打人,俺才好多讹了他几万钱来!”

        田鹏说道:“我不是问你这个,你可知那人乃是暂代郡政的度辽将军府主簿田元皓之从吏么?”

        “怎么不知!那天这个老本家也来了,乖乖地就把钱交上来了。”田览见田鹏面有不快,问道,“怎么?大兄可是怕他么?有何可怕之处?”

        田鹏恨铁不成钢地叹口气,说道:“我给你说过多少次!没事的时候就不要出去,在家待着。你就算是坐不住,也不要总是在本县滋事,更不要在里坊外乱劫路人!你让乡民看到,他们对咱家会有何看法?”

        与田览的一味暴戾不同,田鹏毕竟年长,明白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

        田览摇了摇头,不以为然,说道:“那主簿文文秀秀,只是一个酸儒罢了,又何可怕之处?”

        “他是不可怕,可他背后的人你知道是谁吗?度辽将军刘顺之!刘顺之,抗击杀鲜卑敌数万,一次砍下的首级就有万余!他的主簿怎么可能是酸儒?”

        田览心中不服,他思忖想道:“抗击鲜卑谁不敢?有个二三万兵马俺也敢!敢击个蛮狄就叫将军了么?”

        田鹏年长他十余年,长兄如父,他自小就没少受过田鹏的训斥,对其有两分畏惧,所以虽是不服,口中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