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章 谋而后动

第二百五章 谋而后动

        ps:感谢创世书友,刘总的月票,三章加更完毕。

        田览看了看田丰,嘿嘿一笑,说道:“郡府太远,俺不想去。主簿,你既然郡库里有钱,拿来不就行了?俺们在这儿陪着你的这个从吏,等你回来。”

        田丰怎肯把牵招单独留下?他微微沉吟,说道:“那要不然这样,我把我与子经的坐骑留给你作为质押。这两匹马虽不值钱,也值个五六万,足为抵质了。如何?”

        今之马价,良马一匹四五万,田丰与牵招骑的这两匹驽马合在一块儿也的确能值个五六万钱。

        田览这次同意了,说道:“这要换了别人,俺是绝不肯答应的!不过既然主簿说了,谁叫你是将军府的呢?就听你的。把马留下,拿钱来赎。”扬了扬下巴,令一个少年上去牵田丰的坐骑。

        牵招可以自己受辱,但他不能让田丰受辱。田丰是主公心腹,此次来渔阳可是代表主公来的,主簿受辱就是将军受辱真是岂有此理!田览这种人,牵招很了解,他的家乡也有这种人,争勇斗狠,生不畏官,死不畏鬼,便如一个狗皮膏药,一旦被缠上,摘不掉、揭不了,千般无法,万般难治。因此,他初时小意相待,道歉不已,结果没一点用处,反被他们蹬鼻子上脸,越发过分。

        牵招的脾气刚毅果断,这件事要发生在别的地方,说不得,他早就拔剑相向。只是公务在身,他实不愿给田丰惹麻烦,故而再三忍耐。他自家忍耐倒也罢了,但此时见田丰也是一副忍耐的模样,他按捺不住了,抬手拔剑,怒道:“竖子!”

        田丰将坐骑的缰绳交给过来牵马的那个少年,见牵招拔剑,急忙三两步奔过去,按住他的手腕,“当啷”一声,将拔了一半的剑又按回鞘中,说道:“子经,多日未见,甚是想念。一日如三秋。我是翘着脚盼你归来!终将你盼到。今夜,咱们痛饮达旦。”

        “主簿,这竖子……”

        田丰按住他的手,给他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话,转对田览说道:“劳驾,请把我的剑鞘拿过来行么?”

        一个少年将他起先掷出的剑鞘捡起,递过来。田丰接住,收剑回鞘,复插入腰间。

        田览说道:“主簿,你刚才这剑鞘投得够准……瞧见没有?小文到现在还在抱着膀子叫疼。”

        田丰笑问道:“怎么?伤着了没有?……要不要我把他的钱也赔出来?”

        田览哈哈一笑,往前两步,作揖说道:“君乃主簿,小文一个黔首小民,他得罪了你的从吏,活该受罚。这钱,不用赔了。”

        “如此,多谢君之好意了。”田丰回礼。

        “主簿,你今暂代郡府,是俺们的父母官,日后还要请你多多照顾。”

        “何必客气见外?今天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郡中四姓,鲜于、阳、田、魏,尊族之名我是久仰了。‘照顾’二字不敢当,该说以后我还得多倚仗君族。”

        “主簿若有令,自管吩咐就是。”田览欢畅大笑,指了指被拢在一处的那两匹坐骑,说道,“马且存此,俺可就在里坊中等你送钱来了。”

        “一个时辰内必给你送到。”田丰拱手告辞,拉住牵招离去。

        等他两人走远,看着他二人的背影,田览收起笑容,“呸”了声,说道:“‘不打不相识’?不如说是‘不打不识相’!……,冀州田家了不起啊!无胆儒生……呸!”状甚不屑。

        一个随从略带担忧,说道:“我在上谷有亲戚,听说这那刘度辽可不是好惹的,上谷的豪强,不听话的就身死族灭....你说他会不会不送钱来?又或者背地里搞些勾当,寻咱们的晦气?”

        “寻咱们的晦气?他能寻咱们甚么晦气?你我是贼么?度辽军顶多也就能欺负欺负鲜卑这样的蛮狄罢了。”

        田览摸了摸颔下的胡须,站在官道上,往前边看,田丰等人的身影已经远去。他放低声音,说道:“便算他不是个软弱怕事的,真要想寻你我晦气,又怎样?大不了再做一次二十年前的事儿!……俺叔伯做的,咱们便做不得?”

        田丰扭头往后边看了一眼离开处,田览诸人牵着马下了路,似是要回去里坊中。他转回脸,笑对牵招说道:“子经,怎么一言不发?”

        从离开到现在,牵招绷着脸,一句话都没说。听到田丰询问,他沉默了会儿,问道:“田公,你为何应他给钱?”

        “你我只有两人,他们十余人,此地又临县衙不远。彼众我寡,不应他给钱又能怎样?”牵招慷慨地说道:“彼辈虽众,你我虽寡,但他们在我眼中就如土鸡瓦犬而已,不需田公动手,我一人足能将之尽斩剑下!”

        田丰顿了顿说道:“子经,不止你怒,我也怒。你怒是因你觉得你受了辱。我怒,一因受辱,二为治郡,郡中有此豪猾,若不治之,我怎么对得起主公,这个主簿也就当到头儿了!”

        牵招楞了一愣:“田公,你也怒?那既然你怒,你又为何答应给他偿钱?”

        “子经,我知你勇武,知你上阵杀过鲜卑,田览他们这几个人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且问你,咱们杀人之后,你该怎么办?”

        “杀人当死,我愿伏法偿命。”

        田丰叹道:“子经,你这只是匹夫之勇!”

        “匹夫之勇?”

        “匹夫之勇,不能忍于忿。父母生我,师长教我,男儿七尺之躯,生之不易,奈何轻死?大丈夫当留此有用之身,以待时用,岂能因一时之辱便激愤杀人?你杀的只是一个竖子,你毁掉的却是你的志向!是以子曰:‘小不忍则乱大谋’,是故淮阴侯甘受胯下之辱。何哉?杀之不能扬名,忍了,却能静候时机,伸展自己的志向!”

        牵招若有所思,默然不语,但神色间仍然有不忿之色,眉眼中依旧有不服之意。

        田丰微微一笑,说道:“当然,子又曰:‘以直报怨’。君子义不受辱。”

        “额…田公,你什么意思?”

        “这渔阳田氏,不可不除!”

        “可你不是说这是匹夫之勇?”

        “杀他一人,伏法偿命,是匹夫之勇。诛其全族,为民除恶,便是君子之为。”

        “诛...诛其全族?”牵招虽是未来的“名将”,但此时才二十来岁,又寒门出身,并无底气,或许杀几个鲜卑贼子不怕,但因一时受辱便诛人全族?他有点惊住了。

        “子经有所不知,这田氏为恶郡中已久,黔首苦之。主公让我们来,就是灭了此獠,除此奸族,澄清乡里,以安百姓。今日你我受辱之事,不过是个引子罢了。”

        杀一人不过流血五步,诛全族将血流成河。牵招不再忿恨了,反而不忍地说道:“虽为奸族,为恶乡里,但一下就诛灭全族?是不是有点严苛刻。”

        “我之所以决意要诛其全族,是因为两个缘故。渔阳田氏世为豪桀,族人众多,喜结轻侠,好交剑客,闾里恶少年颇有从之者,爪牙遍布远近,杀一人而留全族,是给你我自取祸患,你还想等着他们来报仇么?此其一。”

        游侠、剑客之徒皆轻死,如果只杀田览,不灭其全族,还真有可能会有他的族人来给他报仇,会有刺客前来行凶。如后来的孙策不就是被许贡门客复仇埋伏。

        田丰顿了顿,接着说道:“树德务滋,除恶务尽,其族久乱郡中,杀一人而不灭全族,既非除恶之法,不能安百姓,也非树德之术,无法扬德名。此其二。……子经,你且静观之,十日之内,我必灭其全族。”

        今日牵招他发现,在田丰温和慈目的外表下,似隐藏着一只欲噬人的猛虎,这些做谋士的怎么都那么狠。

        他低头思忖了会儿,不得不承认田丰说得很对:“然则如此,田公你打算如何在十日之内,灭其全族?”

        “谋而后动。”

        “怎么谋?”

        “怎么谋?……。”正说话间,对面有三四个人急匆匆地奔来。

        来的几人正是简雍、田楷带着三四十军士,一看就是来支援的。

        两边路上相见,田楷问道:“主簿,你的坐骑呢?”

        田丰笑了笑,说道:“说来话长……咱们边走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