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章 开口讹钱

第二百四章 开口讹钱

        人堆中有人认识田丰,低声说道:“这是度辽将军府的主簿,姓田。前几天他来渔阳时,郡守和都尉曾去迎他,我在路上见到。”

        这时众人分开,让出一人。只见这人身长七尺九寸,膘肥体壮,络腮胡,颔下蓄了两寸短须,眼不大,蒜头鼻,肤色极黑,高冠长剑,他听了身边人的话,打量了田丰两眼,排开诸人,大步出来,略略拱手作揖,拿出豪爽的姿态,笑容满面地说道:“来人可是田主簿?”

        “正是在下,请教足下尊姓大名?”

        “君你不知我么?说起来咱还是老本家啊!俺唤田览,表字季阅。”

        田丰心道:“果是渔阳田氏。”

        那佐史给他报讯时,只说了牵招是被围在了白水亭,没有说围他的人是谁,当时不及细问,但在来的路上时,已经大约猜出或许是白水亭田氏的人。田氏的族人甚多,其中最出头的有两个人,一个叫田鹏,是田家族长的长子,就是之前在三河出现过的那个;一个便是这个田览,乃是田鹏的幼弟。

        田丰心中有数,脸上带笑,先给那被他砸到的少年道歉,随后对田览说道:“原来是老本家啊!来贵郡后久闻大名,今幸得瞻见,果然人如其名,威武雄壮。”示意牵招牵马过来。

        田览反手将牵招的坐骑拽住,横眉立眼,怒对牵招说道:“你作甚么?想走?留下钱来!”

        田丰说道:“这位牵君是我的从吏。君说‘留下钱来’,不知是何意思?”

        田览说道:“这竖子是主簿的从吏?嘿嘿,我等实在不知,有所得罪,恕罪恕罪。”口中赔罪,手下不松,说得好听,却就是不肯放牵招过去。

        田丰微蹙眉头,说道:“牵君今来公干。你这是何意?”

        田丰回忆这隐元武卫的情报——从光武皇帝、建武年间,这支田氏初来渔阳开始,他们家便争强乡亭、斗狠闾里,至今近一百五十年,中间也不知换过了多少的家主、经过了多少的郡守、县令,虽说也有人因乱纪而伏法刀下,虽也有人因杀人而亡命江湖,可悍不畏死、僄轻乱法的习气却从未改变。

        也因此,从最初的为乡人所轻,到现在的被乡人所惧。最初时,他们被官府压制,到现在,却反过来变成了官府被他们藐视,一些软弱的县令、乡吏反倒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田丰虽是什么主簿,可是外来人,田览倚仗本族悍名,在乡中暴戾已久,怎会将他看在眼里?话语似恭,却半步不肯相让地说道:“这个竖子从我里前过时,对俺里门吐唾沫,太也辱人!俺家世代英雄,岂能受此之辱?俺当即上前与之理论,他反动手打人……”他朝后头招了招手,人堆里挤出来两个少年,皆鼻青脸肿。

        他接着说道:“主簿你看,把俺们都打成什么样了?先辱人,又打人,怎能让他轻巧过去?”

        田丰蹙眉,心道:“‘吐唾沫辱人’云云,定是无稽之谈。牵招是个外地人,只是路过他们里坊前,与他们无冤无仇,又怎会辱他们?料来是随便之举,并无它意,怎知却被这无赖抓住,借机生事。‘打人’云云,估计也是这田览动手在前。我虽与牵招相交不久,但通过接触,知他禀性沉稳,不是个莽撞之辈,要非被迫、要非怒极,断不肯动手打人的。”

        果如他的推测,牵招大怒,嗔目喝道:“小儿!还敢糊弄黑白,颠倒是非!我从你里坊前过时,起了阵风,吃到尘土,将之吐出来怎么了?‘打人’?是谁先动手打的人?我好言好语与尔等分说,尔等逼迫不让,我道歉也不行,你们还动手抢马!这坐骑,乃是主公刘度辽所赐。我岂能让给你们?我自然不肯答应!你们又攘臂动手,来打我。我无奈反击,你们打不过,又讹诈钱财。……真岂有此理!”

        牵招本还没有这么生气,这时真是气急。他一方面固然是气愤田览等无赖,抢马讹钱,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却是气愤田览颠倒黑白,在田丰面前抹黑他。他沉稳归沉稳,但却绝不是一个懦弱怕事的人。这时气急攻心,他恼怒之极,伸手按到腰间的剑上,挺身怒道:“我今来是为公干,不愿为主公惹下麻烦,要不然尔等鼠辈,早被吾斩杀剑下!”

        田览不知道他说的实话,只当他吹牛,嘲笑说道:“短竖!身不过七尺高,干瘦如猴,也敢大言!”众少年哈哈大笑。

        牵招涨红了面皮,就要拔剑出鞘。

        田丰急道:“子经且慢!”

        牵招眼看是气急了,他这一拔剑定血溅当场,田丰不怕受责任,但杀了人后,牵招怎么办?只有两条路,要么伏法,要么亡命,都不是他所愿见的,急忙将之止住,心道,“这田览嚣张至此,不但讹诈路人,甚至连我都不放在眼里,若纵之让之,日后我度辽军在乡间再无威信可言,主公的苦心经营必付诸东流。”眼中微光闪过,他做出决定,“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我本想等打听清了这田家的虚实再做打算,但以今日看来,也不必‘再做打算’了。”问道:“那依你之意,欲要如何?”

        “主簿,俺听说你是名门子弟,做过御史,当知律法。按法:‘伤人当耐,偿钱’。‘斗而未伤人,下爵殴上爵,罚金四两’。”问牵招,“你是何爵?”

        牵招二十来岁,近三十年来,朝廷只赐过一次民爵,他当然只是第一级的公士。

        田览说道:“被你殴打的那两人皆是上造,爵比你高。该‘罚金四两’,两人共八两,便是半斤,今一斤金合钱两万,半斤就是一斤。这是如果没伤人当被罚的钱。你还伤人了,需要加价。”

        牵招恼道:“那被我打伤的两个少年,一个不过二十一二,一个尚未加冠,何来‘上造’之爵?”

        田览强词夺理,说道:“此二人乃是继承父爵,不行么?”

        田丰明知他所说不实,压住怒气,问道:“你且说想要如何?”

        “按律:‘赎耐,金十二两’。两个人被打伤,一人两万钱!再加赎耐钱,一万五千。总计五万五千钱。”

        当时一个中产之家,家财不过十万,田览开口就是六万五千钱。牵招恼怒至极,反手就抽佩剑。田丰眼快,忙再次将他制止:“子经!稍安勿躁。”

        牵招的手紧紧攥在剑柄上,额头青筋迸出,咬紧牙,看着田丰,等他说话。

        关键时刻,田丰为官多年来养成的城府就显出作用了,将恼怒掩藏,微微一笑,说道:“六万五千钱未免太多。这两人只是挨了打,又无伤处,纵是高爵,也用不了赔这么多钱。”

        “主簿你如今暂代郡府,俺们都是你治下之民,你得公道处事!此贼是你的从吏,故此俺才放他一马,不去告官,许他出钱赎耐,——这全是看在你的面上。俺们已如此退让,你怎么还想减钱?这未免有些不合适吧?一文也不能少!”

        牵招怒道:“我身上一文也无,你若想要,七尺之躯在此!”言外之意,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田丰笑道:“何至於此!”对田览说道,“子经刚从三河回来,身上没有钱。我来得匆忙,也没带钱。要不然这样,你或者你派个人跟我去郡府取钱,如何?”

        “去郡府取钱?”人堆里有人小声嘀咕,“若任这厮去到郡府,他不肯给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