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章 牵招被堵

第二百三章 牵招被堵

        就在县尉袁晨兵败被杀,太平道渠帅程远志遁逃之际,田丰、简雍已经抵达渔阳城,太守李胤、都尉田楷出城相迎,可是脸色难看——此时三河盐场的事情已经爆发,州府大怒,刺史下令训斥李胤,又将秦海这县令斩首,随机又联络刘和准备协同平乱。因为这事情田丰让牵招先去三河看看情况,了解清楚了再向渔阳横行霸道的豪强地主动手。

        至于程远志?笑话!现在剿了以后找谁刷人头换战功?根据隐元武卫的情报,幽州的太平道势力很薄弱,一、本州为边州饱受战争之苦太动乱了,一个鲜卑入侵不管是豪强大户还是普通百姓都被屠戮,没了群众基础太平道无法发展;二、刘和的新政,至少掌握在刘和手里的郡县不听话的、为非作歹的豪强地主都铲除了,所以基本政通人和,老百姓有土地,又吃得饱饭了,谁愿意加入太平道。三、就是在涿郡、广阳郡以及渔阳郡南部(程远志部)有点太平道踪迹,因为这三郡和冀州接壤,冀州现在闹水灾、瘟疫,太平道在冀州发展迅猛。

        既然州府协同度辽军在渔阳平乱,田丰借势把渔阳郡的行政权捏在手上,结果事情很多,连着忙了好几天,总算把郡府的案牍看了一遍,对郡中的具体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渔阳原有民户近十五万户,七十五六万余人,因近年来接连疫病,死者甚多,抛家弃田成为流民的也不少,导致户口锐减,如今只有民户十万户出头,口近五十万人。大多都是贫民小家,家赀十万的中家不多,十万以上的大家更少。

        从近年的赋税收取来看,多数的“县”都不难收,据郡丞何滨言之,只有两三个县最吃力费劲,其中一个就是郡治渔阳县,郡中四姓之一,以“暴戾”著称的田氏聚居之地。

        田丰叉腿坐在堂上,把手中最后一卷竹简看完,放在地上。连着看了几天的案牍,头昏眼疼,现在终于看完了,他松了口气,撩起衣袖,揉了揉太阳穴,往堂外看去,正下午时分。这两天天气不错,太阳暖洋洋的。他站起身,决定出去透透气。

        侍立在门口的简雍给他取来鞋子,服侍他穿上。简雍笑道:“田公,连着看了几天的案牍,不得歇息。头疼了吧?”

        田丰站在门槛上,伸了个懒腰,阳光晒在身上,只觉暖洋洋的。他笑道:“比读书学经还累!”

        简雍说道:“这只能说是田公你太勤勉政务,来渔阳四五天了,除了头天外,这几天连郡府的门都没出过,整天都在翻阅竹简。郡民能得田公为政,真是幸运。”

        田丰嘿然,笑道:“宪和,你也来损我?……诶,对了,说到竹简,我这两天看时,发现有一些因放的时间太长,简册上的绳子都被虫蛀断了。今儿个天气不错,你们给我搭把手,把它们都抬出来,摊在院中晒晒。再去叫个佐史过来,重新编好。”

        简雍应诺。

        简雍找来官仆先将院子清扫干净,然后把屋中的竹简悉数搬出,正小心往地上排列,一人步履匆匆从外边进来,看见田丰,急声说道:“田公!”

        田丰抬头瞅了眼,见来人是郡府的一个佐史,也没在意,复又低下头,蹲在地上整理竹简,一面说道:“你来的正好。这简册你们是怎么保管的?连绳子都断了。快来帮个手,先晒晒,你再找人把它们都再编好。”说到这里,觉得有点不对劲,再又抬头,发现这佐史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蹙眉问道,“你怎么了?”

        这佐史按着胸口,喘了几口气,略略歇了会儿,顺过气来,焦急地说道:“田公,不好了!”

        “何事大惊小怪?”

        “小人今儿休沐,去了郡市,刚回来时,路过渔阳乡,见白水亭外有人吵闹,十几个本地的少年围着一个过路的行人,——那行人自称是你的从吏。”

        田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从吏?难道是子经?”

        “啊!怕是牵君回来了!”简雍急忙道。

        “吵闹声甚大,那十几个本地的恶少年皆执刀剑,小人也不敢近前,听不太清,只听他似乎说是从三河来的,欲往郡府复命。”

        田丰丢下竹简,猛然起身:“宪和,带上郡兵!走。”

        简雍听罢,即快步往后边舍中去。

        “把马牵出来!我先去。你们随后跟来。”田丰两三步奔入堂内,取了佩剑,往院外疾走。

        田丰出了郡府,驱马疾驰,为赶时间,转下乡路,抄近路往白水亭去,却不妨今日又适逢五天一次的市集,走不多远,便见前头摊铺占满於道,人头簇拥,人声鼎沸。他拨转马头,又从乡路上转到田间。田中冬麦郁郁,马蹄过处,霎时伏乱一片。

        这动静惊到了乡民,集市上乡民甚多,无不观之。田丰焦急之中,不忘细节,众目睽睽中,他可不愿被传出去一个“不恤稼穑”的恶名,当下一手挽缰,一手按住衣袍,笔直地坐在马鞍上,转过头,冲着旁边的集市叫道:“我乃度辽主簿,今有急事救人,万不得已乃走田间。凡田麦被我踩坏者,傍晚时可去郡府寻我要钱。”

        风驰电掣,几个呼吸间,已过了集市。

        市集上嘈杂的声音为之一静,随即又热闹起来。大部分的乡民倒不关心被踩到的麦苗,一则田丰单人匹马从田上过,被踩倒的麦苗不多,二则,他们又不是麦田的主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只是对田丰的这个匆忙举动很是好奇。

        “没听到么?他说去救人。”

        “救人?莫不是哪里来了盗贼么?”

        市集上人多,人多胆壮,便来上几个盗贼也不怕,虽有人听了这个推断后有些害怕,不过多数的人浑不当回事,乡民议论纷纷暂且不说,只说田丰驱马疾奔,过了市集,复又从田间转回路上,不顾风冷,迎着寒风,一个劲儿鞭打坐骑,催快速度,路边的林木飞快倒退,连过了两个亭部,来到白水亭里。——他来渔阳不久,虽然未去过郡治渔阳县各亭、各里,但在阅读案牍时,通过询问乡佐、佐史,也大概了解了各亭、诸里的方位,故此今儿虽是头次来白水亭,没走半点弯路。

        来到亭中,他极目远望,瞻顾远近,田间野树稀疏,远处溪流丘山,四五个里聚散落在道路两边,前头两三里处,可不是正有一伙人围聚?离得较远,听不清楚声音,但观其动作,看其举动,定然是在吵闹争执不假。三两个过路人小心翼翼地让开,从他们旁边绕过。

        田丰叱马续行,奔将过去。两三里地,一瞬即过。与那几个过路的人交擦而过时,他们都好奇地仰头看了看他。眼看就要赶到近前,那伙人的叫骂声也已清晰入耳,也很清晰地看到了被围在人堆里的牵招,他准备扬声说话之际,突见人堆外侧,牵招的身后有一人拔出了佩剑。

        他心道不好,忙把佩剑连剑带鞘一起从腰间拽出,取下剑鞘,高举在手,猛地掷了出去。这时虽在马上,在奔驰之中,虽与那人相距百步,但在竭尽全力之下,只见那剑鞘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翻了几个滚,还是正中目标,端端正正地砸到了那人的肩膀上。

        那人猝不及防,一门心思都在牵招身上,哪里能料到会有个剑鞘从天而降?“哎呀”一声痛呼,手中不稳,刚拔出来的剑掉落地上。围住牵招的那些人齐齐转头,看见了田丰。

        牵招也看见了。

        田丰奔到近前,勒住坐骑,不等停稳,提剑从马上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