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匠营制造

第一百九十四章 匠营制造

        沮授摇摇头:“部将们不是对建立特别大队有怨言,而是对您将这支军队的指挥权交到窦姑娘手里不满。将军,特别大队现在满编一千人,配备最好的盔甲,最新式的武器,最强壮的战马。集合了全军最骁勇的战士,将军,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伯誉曾说过,这样的一千人的特种大队,正面作战足以击溃一个五千人的满编营。”

        刘和点点头,特别大队成立之后,他根据前世军迷论坛的记忆,特地为此编写了特别训练手册,这些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团队配合能力,的确不是其它部队能比,特别是这里面的士兵基本都是由低级军官组成,兵员素质极高,待遇也是普通士兵的数倍。

        “将军,你以后要是娶了一个世家名门之女,如果以后进了门,两个同样能干的女人碰在一起,会做出什么?您认为她们谁会让步?窦姑娘的实力过强,到时压倒了将军夫人,这便是祸事,后院不宁,如何靖天下?”沮授大声道:“到时只怕自己窝里先斗起来了,所以授在这里要请您疏远窦清,削减她手中的权力。”

        沮授深深向刘和一揖,“这是我幽州长治久安之计啊!”

        “这还在说哪里哪儿啊!”刘和道:“未来夫人还没影呢,你怎么知道她们会水火不相容啊!”

        看到刘和明明在心里已认可了自己的说法,嘴上却不承认,沮授不由恼火地大声道:“将军,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难道真等到那一天,火烧眉毛了才来解决吗?恐怕到时付出的代价会让幽州受不起的。”

        看到沮授如此激动,刘和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些问题了,“你说得也有些道理,特别大队的指挥权我会收回来的,这支部队我将亲自指挥。至于其它的,过段时间我们再说吧,好吗?”

        看到刘和作出了让步,沮授便也适可而止,不能逼刘和太紧,否则以刘和的性格,必然适得其反,今天拿掉了窦清的特别大队的指挥权,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自从刘和与窦清有了夫妻事实之后,细心的沮授便发现了窦清在某此地方有了一些微妙的改变,对权力的扩张更加热心,现在的沮授最担心的便是窦清将势力的触角伸到军队中去,如果窦清手中掌控了一部分军队,那对于刘和以后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

        一个谍报头目,手上再有了军权,这对于一个势力集团来讲,将会无法遏止,当初自己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回避了隐元会吗,早知道有今日,当初自己就应该将其拿在手中,但这又怎么可能呢,如果自己真拿到手中,同时在军队中又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叫将军如何自处,自己又如何安身呢!沮授暗叹,凡事有利必有弊,在这件事情上,只能做水磨功夫,慢慢地影响将军,削减窦清手中的权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雌鸡司晨。

        “将军英明!”沮授恭维了刘和一句,站了起来,“将军,我们先去哪里?”

        “去匠营吧!”刘和道,转身欲走。

        “将军!”沮授指指脸郏,提醒刘和道。

        刘和苦笑,立马用手抹了唇印。

        设在要阳县的匠营已是今非昔比,一排排建设的整整齐齐的房屋延伸开去,一眼几乎看不到尽头,自从流民里或者隐元会等其他途径,共招募了三千余匠师到达之后,这里便陡然兴旺起来,屡经扩建后,终于形成了现在的规模。一个数万人的集镇出现在了原先的荒野上。

        整个匠营分作了生活区和工作区两个区域,两个区域之间被一堵围墙隔开,生活区不禁往来,但要进入工作区,则不是那么容易了。每一个在工作区内的匠师或是学徒,都有一个特制的腰牌,一个独拥的编号,只有拥有这些腰牌的人才能出入厂区。而厂区内一些要害部门,更是禁卫森严,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

        隐元会在这里有一个专设的公开部门,暗地里布下的探子更是多,而更外围,在匠营与要阳铁矿之间,驻守要阳城的黄忠部两千人便在此驻防,以策两地的安全。匠营是刘和极为看重的一个部门,万万容不得它出什么岔子,而且自从匠营扩张之后,隐元会已破获了多起企图潜入厂区的暗探,更是让这里戒备森严起来。

        今天的匠营更是非比往常,度辽将军刘和要巡视这里,早早地,这里便开始戒严,街道上布满了荷枪佩刀的士兵,人群之中隐元武卫的探子早已撒下,警觉地探寻着可疑人员。

        匠营匠作大监汤隆春风满面,当年那个烟熏火燎,不整边幅的纯技术人员现在已可算是一个很有修养的官员了,身着簇新的县令同款袍子,在匠作大监的衙门里一迭声地吩咐着手下,查看那里还有什么可能疏漏的地方,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去打制器械,只要组织好手下的各个不同的工厂,按时生产出所需的器械物资,督促新产品的研发,协调人手的调配,让一切井然有序地运转就算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对汤隆来说,完成这样一个角色的转换让他很是痛苦了一段时间,从起先的毛手毛脚,四处出岔子相比,现在的他已是游刃有余,这让他想起当初刘和对他说过的话,做一个合格的匠营领导者,比做一名优秀的技师要难得多,对幽州所作的贡献也要大得多。

        就是因为这句话,使他没日没夜地去学习,去领会,终于成功地从一名优秀的匠师转变成了一个名优秀的领导者,现在他的手下有很多从京城来的匠师,论起手艺来比当初处于巅峰时期的他还要强上许多,这也让他很庆幸,如果没有成功转型的话,那么今天的汤隆就绝对不会再是匠营的第一人。

        只是作为一名曾经优秀的匠师,对于打制精巧的器械仍是他的梦想,不过现在这个梦想已退为了业余受好,在他的家中,他拥有一个小巧的作坊,空闲之余,他会在这里琢磨着刘和曾经提到过的一些东西,有时也会招来一些高超的匠师一起钻研,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恍然想起当初那些艰苦的岁月。

        现在的他已是有房有地,而且更让他自豪地是,自己有了地位,这在中原是想也不用想的,摇摇头,人的际遇,当真是从何说起啊!

        正在感慨之余,已有下属飞奔而来,“汤监,主公的车驾已到了匠营外了!”

        汤隆霍地站了起来:“走,随我去迎接将军!”

        刘和很满意匠营的现状,一切都那么的井井有条,忙而有序,这几个月来,匠营的生产效率大大提高,每日出产的军械已出乎刘和的预料,而且质量上也大有提高,章钊的精铁生产工艺已日趋成熟,所产精铁质量大有提高,刘和的亲卫营和特别大队现在都已装备上了精铁制作的军械,战力大有提升,预计明年,嫡系部队的大规模换装就可以开始了。

        幽州作为一个军州而且是边州的统帅,刘和匠营的第一站当然是军械坊。

        汤隆陪在刘和的身边,一边陪着刘和观看,一边替刘和作着解说。

        “主公,这里是九牛弩和强弩的制作坊,九牛弩体型巨大,操作不变,我们一直在摸索能不能在不减威力的情况下,减小它的体积和操作步骤,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试险,现在我们制造的九牛弩较之以前已大有改善,现在已将操作的人员降低到了以前的三分之二。体型也降低不少。”汤隆指着身边一架已安装好的九牛弩,骄傲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