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交换俘虏

第一百九十章 交换俘虏

        “可以换!”刘和首先给出了结论,沮授不由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但你们怎么能保证我放了这两人后,慕容赫会放回我的人和撤出定远呢?”

        “赫帅以人格担保!”格济大声道。

        “不要和我说什么人格之类的屁话,我从来不相信你们还有人格可言!”刘和毫不客气地道。

        格济大怒:“俺家大帅一诺千金,说出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倒是你们这些大汉人,生性狡诈,反复无常。赫帅草原雄狮,焉会与你们这些一般?”

        话刚出口,大堂之上呛啷啷一片响,堂上的武将都是怒形于色,拔出了腰刀,只要刘和一个眼色,便将这个出言不逊的混帐砍成肉泥?

        哼哼!刘和冷笑道:“说这些都是没用的。格济,回去告诉你家大帅,他愿不愿意先放人撤兵啊?我也用我的人格担保如何?他相信吗?你我两家,仇深似海,谁也不会信任谁。你回去对慕容赫说,我先放慕容坤,他撤出赤城;放回我方百姓,我再放回慕容语嫣。他若食言,应该知道后果。”

        格济无奈而去。

        “将军,真的要换人啊?”格济离去,众人纷纷围了上来,问道。

        “放!为什么不放?区区两个人,怎能与我赤城数万百姓,千余将士的性命相比,这桩生意我们是大赚!”刘和笑道:“德然,去白檀,将这两个人给我带回来。”

        月光皎洁,秋风送爽,墙角处的蛐蛐发出响亮的叫声,似在招朋唤友,偶有夜鸢飞过,在园子中瞬间投下一个暗影,一起一落之间,呼啦啦扑动翅膀的声音清晰可闻,不时从园子外传来狗吠声,其间却夹杂着远处兵营悠长的号角,让本闲静的秋夜蒙上了一层兵戈之息。

        绑在树上的灯笼散发的光芒映照在一张长桌上,一盘盘富有幽州特色的菜肴正流水般地送上来,香气四溢,长桌的右边,坐着沮授与田丰,而左边,赫然是幽州的俘虏慕容语嫣与慕容坤。沮授眼睛微闭,如老僧如定,田丰则是满脸笑容,但眼中的神色却是居高临下,正审视着对面的两人。

        慕容坤坐得笔挺,两手按在膝上,直视着田丰,慕容语嫣却有些忐忑,看看对面两人,又偷眼瞧瞧远处那一个个挎刀巡视,虎背熊腰的卫士,伸手扯扯慕容坤的衣袖,“小帅,是不是这就是他们中原传说中的断头饭啊,好好地让我们吃上一顿,然后便送我们去见长生天?”

        声音虽低,对面两人却听得清楚,闭目的沮授嘴角上翘,牵出一个大大的弧度,而田丰则将头别向一边,大声咳漱起来,显然是在掩饰笑声。

        慕容坤的身体抽抽了一下,低声道:“别吉放心,依末将看来,咱们肯定是要回草原啦!”

        “真得吗?”慕容语嫣大喜,“你不是骗我吧?”

        “别吉等会儿便知!”

        对面的沮授听到慕容坤的话,眼睛霍地睁开,扫了一眼慕容坤,旋即闭上,这个慕容坤当真不可小觑,居然从蛛丝马迹之上便判断出了他们目前的处境。如此便放了回去,以后当是劲敌啊,特别是他在幽州军手里多次吃亏,日后相遇,定然会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再想轻易占他的便宜,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将军此举,得失各半啊!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若依自己,慕容复这种人便当一刀两断,不留后患。

        “度辽将军到!”随着亲卫的呼喝,刘和与窦清两人出现在园子里,众人顿时眼睛一亮,刘和穿了一件月白色的长衫,头上束着一顶儒巾,宽袍长袖,如果不是众人都对他熟悉得不得了,不认识的话真得会以为他是一个书生。而窦清则长发如瀑地披散在肩头,脸庞红润,杏目含春,粉色的纱裙穿在她身上,艳而不俗。

        好一对璧人!慕容语嫣心里暗赞一句,看看窦清,再想想自己,沮丧地发现,自己的确不能在外貌上与刘和身边这个人相比较,再看看刘和,又把慕容坤拿来一对比,两者英武之气倒颇为相似,但刘和身上那股儒雅之气,慕容坤是怎么也不可能拥有的。

        “见过主公!”沮授田丰两人站起,向刘和欠身为礼,慕容语嫣也站了起来,“刘将军,又见面了!”

        窦清见众人向刘和行礼,立即后退一步,隐到刘和一侧。

        “坐吧!”刘和笑着走过去,坐在上首,两手虚按,示意众人坐下,“两位久违了!”

        “两位来我幽州已有数月,一直没有尽地主之谊,实是抱歉,今天月朗风清,却是宴客的好日子,特地为两位准备了一些幽州特色菜肴,两位以前虽也常常光顾幽州,但这些菜式却肯定也是吃不到的。”

        慕容坤冷笑一声:“这倒未必,我草原上却也有不少定州名厨,这些菜虽然少见,我等却也不稀罕。”

        沮授提起酒壶,先为刘和满上,再给对面两人倒满,皮笑肉不笑地道:“二位还是请多吃一点吧,吃一顿就少一顿了,那些还在草原上盘桓的幽州名厨,用不了多久就要回来了,以后你们想再吃这些,就要看我们乐不乐意了!”

        坐在下首的窦清赶紧站了起来,从沮授手中接过酒壶,替他倒上,再给田丰斟时,田丰也淡定自如。窦清微笑着,脸上丝毫看不出异样,为自己也倒上酒后,轻轻将酒壶放在自己手侧。

        刘和看了两人一眼,心里却有些犯愁,从整合兵权后,这窦清与沮授好像有些杠上了,怎么处理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倒是有些让他挠头,沮授的态度一直很明朗,窦清以前也是知道的,对于沮授,她一直是退避三舍,但是现在窦清的反应明显比以前要强烈,这其中三昧,刘和倒也是能体会,但却是无奈。一个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一手为幽州打造了如今已日趋成熟的谍报系统,一个是自己最看重的谋士,沤心沥血扶助自己从弱到强,有了今日的成就,如何取舍?谁也舍不得,自己也只能在他们中间玩平衡了。

        慕容坤重重地哼了一声,慕容语嫣此时倒镇定了下来,笑道:“刘将军,他日有机会定然请将军品尝一下草原的佳肴,想必将军还没有吃过正宗的草原菜,虽然没有幽州菜这么精致,倒却更大气一些。”

        刘和哈哈大笑:“别吉说得不错,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草原吃吃你们的手抓羊肉,烤乳牛,喝喝马奶酒。”

        “那我一定会找草原上最好的厨师来为将军制作,以报将军今日的款待!”

        “不必!”刘和摆摆手,“我还是喜欢由慕容复大首领亲手来烤,那样吃起来才别有滋味!”

        慕容语嫣脸上变色,俏脸一板,慕容坤冷笑一声:“空口白牙,也不怕人笑话。刘将军,直说吧,什么时候让我们走?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