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蔷薇绽放

第一百八十五章 蔷薇绽放

        “将军,那是什么事?”窦清眨巴着水灵灵地大眼睛。

        刘和憋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理由,“阿清,以前你在白檀的时候,我一疲乏你总是替我按摩,我都习惯了,但自从把你放到隐元武卫后,你越来越忙,在我这里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更别说替我按摩了,今天能不能?”

        窦清轻轻地咬着嘴唇,知道刘和是在找借口,但却记她无法拒绝,“将军,我来替您按摩一下吧!”走到刘和身后,双手放在他的肩上,轻轻地替他揉捏起来。

        刘和闭上眼,感受着身后佳人的一双柔夷在肩上的按捏,脑子里却想起窦清那一张细红晕满布,娇羞难抑的脸庞,呼吸不由有些急促起来。

        敏锐的窦清立即发现了刘和的变化,不由大为紧张,手上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力道。

        “阿清,你的手是越来越有力了。”刘和笑道。

        “哦,是吗?啊?对不起!将军,我太用力了。”身后的窦清一时语无伦次起来,紧张之下,手足无措,长长的指甲居然划过了刘和的脖子,顿时开了一道口子,鲜血也涌将出来。一时之间,窦清吓得呆了,赶紧用手掌堵住伤口,道:“将军,不好了,不好了,流血了。”

        一手捂住伤口,一手在自己身上乱找,总算寻摸到一方巾帕,便想替刘和包扎伤口。

        刘和一反手,按住窦清捂伤口的手,另一只手也翻上来,准确无误地找到了窦清的另一只手,将其也紧紧地握在手中。窦清身子顿时一僵,整个人都僵立在哪里。

        “将军,还在流血!”她喃喃地道。

        “不用管它,死不了!”刘和呼吸越来越急促,慢慢地将窦清的双手从身后拉过来,沿着自己的脖子向下,将窦清整个身子拉得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背脊,感受着身后那两只玉兔斯磨,刘和低声问道:“阿清,你为什么不能答应我呢?嫁给我好吗?”

        “你不喜欢我吗?”

        “不!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你的眼睛出卖了你,我能从你的眼中看出你对我的爱!”

        “阿清,不要想那么多,爱就是爱,就象我一样,勇敢地说出来,大胆地去爱!”

        “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

        听着刘和近乎自言自语地话,窦清僵硬的身子慢慢发软,整个人如同面团一般软倒在刘和宽阔的背上,原本冰凉的身体渐渐地发热,全身火一般的烫起来。

        “将军,我…”话还没有说出口,整个身子忽然腾了空,一声惊叫,已被刘和凌空扳了过来,横放在膝上,看到刘和那充满情意的目光,陡然之间,便一阵意乱情迷,天旋地转,不知身上何方。

        刘和一手将窦清拥在怀里,一只手指搁在那两片抿得紧紧地嘴唇上,低声道:“不要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什么都不要说,我明白,阿清,你只要知道,我爱你,我喜欢你,我要娶你!”

        窦清觉得自己马上就会昏过去了,身子软得跟面条一般,浑身无力,瘫倒在刘和的怀里,听着刘和的喃喃细语,心潮激荡,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环抱刘和,将头深深地埋进刘和的怀里。

        刘和伸手拔下窦清挽住头发的那一根筷子,任由那一头乌发自由地垂落下来,一直沿着刘和膝盖垂到地上,轻轻地扳过窦清深埋的头,看着那一点朱唇,两腮艳红,紧闭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刘和俯下头去,吻在那紧紧抿着的唇上。

        刘和忽然打横将窦清抱起来,便向内室走去,似乎猛地发现刘和想做什么,窦清紧紧抓住刘和的衣衫,喃喃地道:“别!不要,德然他们在外面。”

        刘和喘着粗气,回望了一眼大门,道:“他们早走了,刘德然又不是傻瓜。”

        刘修当然不是傻瓜,而且在男女之事是久经沙场的过来人,当他猛地听到屋里传来的那熟悉的声音时,立即便轻手轻脚地后退,同时将屋外的警卫都向外赶,直到他觉得这个地方既不至于有听墙角之嫌,又不会影响对主公的保卫工作才示意众人停下来,看着一众亲卫们莫名其妙的眼光,刘修扁扁嘴,一帮菜鸟,啥都不知道。

        次日,苍凉的号角声在广宁城中响起,紧跟着咚咚的战鼓声敲响,那是度辽军一天的例行军事操练开始了,便在这苍凉的号角声中,第一缕曙光跃出地平线,将光明洒向每一个角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窦清扭动了一下有些酸涩的身体,两臂撑开,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这才慢慢地睁开双眼,不料一睁眼睛,便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带着笑意注视着她,猛地一个激凌,脑子经过一个短暂的空隙之后,昨夜的一幕立时便出现在脑海中。

        脸立时红了,猛低头,立即扯过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连脑袋也紧紧蒙住,只余下满头的秀发铺散在枕上。

        刘和笑眯眯地凑上去,将头伏在那一片乌黑之间,陶醉地深深地嗅了嗅,抬起头,吟道:“云松螺髻,香温鸳被,掩香闺一觉伤春睡。柳花飞,小琼姬,一片声雪下呈祥瑞。把团圆梦儿生唤起。”

        当两人打开房门时,第一缕阳光已是刺破晨曦,高高的城楼已完全沐浴在金色的阳光这下,穿戴整齐的窦清不敢看正向这边走过来的刘和,一低头,急匆匆地便奔向一侧,看着她那两手提着裙摆,风摆扬柳似地一阵风般卷起,刘和不由哑然失笑,这是何苦来由,难道我们还怕人知道吗?

        刘修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走到刘和跟前,躬身道:“恭贺主公。”

        刘和哈哈大笑,也不计较刘修语气中的古怪,伸手捶捶刘修厚实的胸膛:“啊哈哈~大家都是男人嘛!哈哈,你懂得的。”

        刘修微微一笑,主公年纪轻轻,却又身居高位,正值血气方刚之际,对女人没个念想那才是奇怪,一直以来,跟在刘和身边的他发现,刘和自律极严,其实如果真想找女人的话,那可是大把大把任他挑,但刘和这一年来,却楞是没有沾过女人的边,这让刘修佩服不已,因为他自己还跑了几次窑子呢。

        “主公是非常人,是要做大事的,这等坚忍功夫自己可是学不来的。”刘修心里默默地道。

        “主公,今天要去巡视军营!”

        “啊!”刘和吃了一惊,昨天一夜春风,将这事给扔到了脑后,被刘修一提,这才想起来,一想起沮授,不由心里一阵发虚。

        “军师他们不知道这个,这个昨夜的事吧?”他呐呐地问道。“你没有对他们说什么吧?不然当心你的屁股!”

        刘修笑道:“主公历来是准时的,也极讨厌别人不准时,但今天日上三杆还没有起来,加上昨天您单独留下了清姑娘,军师他们哪个不是人精,岂有不明白的道理,早上来时军师就让虎贺给泡上了一杯浓茶,现在他们很是耐心地等在哪里呢!”

        刘和给闹了一个大红脸。

        “主公,您有什么可怕的,您堂堂掌军大帅,喜欢一个女人难不成还要看部下的眼色么?”刘修看出刘和有些躇踌。

        “这倒不是,而是军师那张嘴实在利索,往往说得你哑口无言,恼羞成怒却又偏偏发作不出来,实在是让人生畏呀!”刘和心有余悸,“你忘了上次打你板子的事啊,即便是我想护,可也没有护下来。”

        刘修笑道:“主公多虑了,那次的确是我们的错,被打板子那是应当的,但这一次,我敢保证军师定然假装不知。”

        “咦?德然,你脑袋怎么突然清楚起来了,往日没有这么聪明过啊?”刘和疑惑地看了一眼刘修。

        刘修嘿嘿地笑道:“不瞒主公说,这是赵君说的,他说军师聪明着啊,知道主公您的逆鳞在哪里,什么东西可以放开说,什么时候只能装糊涂装做不知道。”

        刘和想了片刻,心中豁然开朗,大笑道:“赵逸说得不错,哈哈哈,真是羞煞人了,我居然还没有一个局外人想得明白。”

        他心结解去,迈开大步便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