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用人不疑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用人不疑

        “我已遣人带兵马出营追击乱民了。”刘和安抚陈颍道。

        “除了作乱的数千乱民,县外还有数千流民聚集,须得防他们攻我县城啊!”

        “我亦已下令,命公与亲去指挥守城。”

        追乱民的守城的,刘和都布置妥当了,陈颍松了口气,这才想起来请刘和田丰刘备入座,他也归入案后坐下,恨恨地拍了下案几,说道:“想不到这般流民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无法无天!将军,对这些乱民切切不可手软,当要将之尽诛才是。”

        “府君,杀此数千乱民可也,但郡中尚有数万流民,却须得善加赈济啊!”

        陈颍苦笑说道:“郡府实是无粮。邻近诸郡也缺粮,我前前后后给代渔阳广阳等郡都写了求购借谷粮的行文,可无一郡有余粮给吾郡也。”

        刘备才到沮阳不久,他在来沮阳的路上,见识到了沿途幽州各郡县之混乱,对陈颍之所言他深有体会,叹道:“幽州大乱才定,贼患又起……怎能会没有流民呢?”

        陈颍看了他眼,点头称是,说道:“说起流民作乱,我郡不是第一个,渔阳广阳等郡近期均有流民生乱。”

        大约是因为刘和应变及时,对流民作乱之事处置妥当,陈颍不复忧上谷安危,

        刘和顿了顿说道:“韩家储粮甚丰,此番被乱民尽数掠走,府君,待把这些粮食收缴上来后,我意将之分给诸县,以赈各县之流民。相君以为可否?”

        “韩家满门被灭,这些粮食已是无主之物,这么安排甚好。”

        陈颍不是个贪吏,换个贪浊的郡守,这么多的粮食入手,怎肯赈以流民?

        不过他不是贪吏,却不能保证底下经手办事的没有贪吏,历次赈粮,均有大量的贪浊吏员上下其手中饱私囊,或克扣赈粮,或以糠充粮入粥,又或玩忽职守怠慢职务,如本朝安帝元初四年,京师及邻近郡国暴雨连日,雨水成灾,朝廷赈济灾民,结果“郡县虽有糜粥,糠粃相半,长史怠慢,莫有躬亲”,为防止此类现象出现,得遣派郡吏去各县监督稽检。

        此前,陈颍已经遣了一批郡府的吏员去各县巡查,受流民作乱之事的影响,刘和觉得需要加强下力度,说道:“诸县恐会有贪赃不法之举,还请府君再选用明察刚强之吏,去诸县督检。”

        陈颍又看了眼刘备,笑眯眯地对刘和说道:“将军府中自有明察刚强之吏,又何需我再择选?”

        “府君的意思是?”

        “刘功曹即绝佳之人选也。”

        原来刘备主政白檀时,因为政务事宜来拜谒过陈颍,不知是因为两人都是宽仁之人,抑或是因为刘备天生有人缘之故,陈颍对他观感甚佳,这却是在主动给刘备机会,让他表现才能了。

        刘和没有想到刘衡会说出这么句话,怔了一怔,说道:“赈粮救民,民事也,监督稽检,吏事也,此均非我将军府之权,似不宜遣用玄德。”

        “这有何难!我下一道檄文,以我府长史为主,以度辽功曹为佐就是。”

        刘和虽然不太愿意放刘备出去,可是陈颍的话都说出来了,顾见刘备又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却也不好再出言拒绝,藏住心思,笑问刘备:“玄德愿担此任否?”

        刘备当然愿意担当此任。世上有种人天生具有亲和力,有人缘,刘和前世见过这类的人。

        刘和再是不愿意让刘备出去行县的,可事已至此,也只能默认。

        和陈颍商定了刘备赵昶二人出发的日子,就定在了明天早上,之后,刘和携刘备田丰告辞离去。在回广宁的路上,刘和对刘备说道:“上谷虽小,亦有八县,大风掩路,飞沙走石,奉檄行县稽检吏民是件苦事。玄德,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言来。”

        刘备得了行县的差事,自觉有了展现才能扬名郡中的机会,非常高兴,说道:“备所需者,只一车一檄,别无它物。”

        “这一次的流民之乱尚未平定,你此次行县,道路恐会不宁,只一车一檄怎么能行?这样吧,我抽选些得力的亲兵给你,沿途护送,如何?”

        “岂敢劳兄长亲卫从行?备带上宪和子经足矣。”

        “额……也好。”

        刘和为示亲近,自刘备来到上谷后,每次出行,只要他两人是一块儿的,必出则同车。刘和身为二千石的大吏,所乘之车的车室是很宽敞的。刘备掀开遮在车室窗上的幕帘,向外看街景,吸一口冷气,使人精神抖擞,他慨然地说道:“兄长请勿担心,备这次行县,必要把各县的贪浊污秽扫之一空,务要使上谷诸县如这天空一般清爽洁净!”

        刘和笑道:“好,甚好!”

        回入广宁将军府中,田丰去找刘修,和他商量加强城中巡逻,刘备则叫上简雍去功曹舍收拾衣物,为明天开始的行县做准备。刘和一个人来到前堂,在堂中独坐了会儿,望彤云满天,长叹一声,心道:“聪明反被聪明误。我这却是自作聪明作茧自缚。”

        因知刘备之能,为免得他成为后患,所以任他为度辽功曹,本欲以此羁縻之,把他牢牢地握在手中看住,却没有料到他竟被郡守看中,反给了他扬名的机会。

        回想与刘备结识之后的这些月,刘和忽然觉得自己过得很累。他抽出腰中剑,连鞘一起敲打案几,吟唱道:“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靡靡而承宇。”

        虎贺从堂外进来,笑道:“主公好有雅兴。”

        刘和横放佩剑,将剑刃取出三寸,用手指摩挲,感其锋利阴凉,说道:“玄德说得对啊。”

        “功曹说什么了?”

        “玄德说这天空清爽干净,确乎如是!”

        刘和穿越到这个时代有十几年了,耳闻目濡身处其间,不可避免地受到这个时代风尚的影响,这个时代的人,上至贵族士子,下到游侠黔首,但凡有些志气的,均有一股奋发激昂气,锐意进取,不讳对功名之渴求,也不讳对富贵之享受,就像曹操所说的“大丈夫居世,贵在顺心意”。

        刘和心道:“大丈夫做事,自当痛快酣畅,应如泛舟顺流,千里清风扑面,又应如这北风扫雪,天地清爽干净,岂能如乡野愚夫也似的蝇营狗苟畏手畏脚!”

        “主公在想什么?如此出神?”

        刘和反思过去,警醒自身,调整心态,心道:“‘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我就看看你这个独占天下五分英雄气的刘玄德是怎样的一个英雄人物。”

        关羽张飞羽翼已断,一个简雍,一个牵招翻不起什么大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把“蝇营狗苟”的算计丢到一边,正面迎对,这样才称得上“痛快酣畅”,也只有这样才配被称为“英雄人杰”。

        “当啷”一声,刘和回剑入鞘。

        “玄德明天一早就要出行,你回去做些准备吧。阿虎,你选二十个勇武的亲卫给德然统带。”

        “诺。”

        “你们去吧。”

        中午饭时,刘和召来诸将同食,特令刘备坐在他的案边,又因他明日要出县远行之故,命厨中多给他做了两样肉菜。到得下午,徐荣四人络绎归来。他四人带兵分别追击乱民,追了大半天,作乱的流民绝大部分都被他们追上了。

        徐荣请示刘和:“主公,乱民均已被我等诛杀,要不要枭其首级,筑成京观,以震余者?”

        杀这数千流民已非刘和所愿,更别说筑京观了,他摇头说道:“不用……都诛杀了?”

        黄忠答道:“能追上的都诛杀了。”

        作乱的流民有数千,散逃四方,难以全部追上,只要把绝大部分追到,有些许漏足挂齿了。

        “在县外寻块野地,把他们的尸体埋了吧。”入土为安,刘和能为乱民做的也只有这个了。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