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上谷功曹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上谷功曹

        刘和明知自驻军广宁以来,广宁的士族豪强皆对他深怀不满,特别是这个韩盛在私下里串联县中的大小豪强准备搞事情。所以为了保证募粮此事的顺利进行,当然不会不派几个人暗中监视韩家。韩家今天的所有举动,包括韩盛几个儿子分头去邀请县中的豪强诸姓晚上去他家赴宴,以及韩盛进城去找冯聪,都在他的耳目之中。

        上次击灭提脱后,冯聪没有给刘和摆酒请功,这次他升任度辽将军却送来请柬,而且是在“募粮”这个敏感时刻,而且是在韩盛见过他之后送来的请柬。

        “主公!我看此事他意。”公孙度赞同得看向沮授。

        刘备附和道:“明公!这厮怕不是要摆‘鸿门宴’?”

        刘和哈哈一笑,没回答。他心道:公孙度刘备均聪明之士,自一眼就能看出此中必有玄虚。只是他两人虽然聪敏,可却不是谋士。不过这也不要紧,只要猜出和韩盛有关,这就足够了。

        刘备问刘和:“明公!那这...这个庆功宴去么?”

        “县君是本县父母官,好意为我庆功,我怎能不去?我当然要去!”

        沮授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此人乃是阉宦一党的,主公是汉室宗亲又是家声清白的经学之族,要是去赴他的宴,万一消息传出,怕对主公名誉有损?”

        “哈哈,军师,你多虑了。就不说我与县君同州为官,彼此有些来往实属正常,就说除宦,卿博读兵法,岂不闻孙子云‘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善用兵者隐其形,有而示之以无,越是要除宦,就越需要敷衍他们,越不能提前暴露我等的真实想法啊!君子相交,贵乎以信。我的为人处事,曹孟德袁本初应有耳闻,断然不会因此生疑的。”

        “主公说得是,是我多虑了。”

        在“兵者,诡道也”这方面,公孙度与刘和的想法一样,没有过多地考虑要不要去赴冯聪的宴,他更多考虑的是韩盛,沉下脸色,说道:“上次将军整编度辽军沙汰郡兵,韩家就上蹿下跳,到处串联,这次将军募粮,又是韩家头一个跳出来作梗。将军,这韩家世居广宁,宗族强大,亲友故交众多,不少强宗大姓以他家为马首是瞻,他如是铁了心抗令不从,怕会是个大麻烦。”

        公孙度这是在担忧如果韩家抗令不从的话,其它的豪强大姓会以他家为榜样,也都拒不出粮。

        “募粮一事,我已交给元皓先生全权办理。我相信以田公之能,必不会使这样的事发生的。”

        “万一如此呢?”

        刘和没有立刻回答公孙度。

        他拿起请柬,交给侍立在案侧的刘修收好,离席起身,缓步行至堂门口,负手观赏院中萧瑟的花木,又远眺高朗的蓝天,白云朵朵,碧空如洗。沮授公孙度刘备或跪坐或站立,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听到他悠悠吟诵了一句诗:“万里江山千均担,守业更比创业难。”

        也不知从何时起,刘和常喜远望天空,但他远望天空却非是为了求得心情之宁静,每一次望向蔚蓝而无垠的天空的时候,他总会看到有一只振翅的雄鹰翱翔掠过。

        自打领兵到幽州,多少日夜的亲力亲为,多少次的亲身犯险,终有今日之地位,麾下数万步骑,左右良材济济,秩比二千石,名闻数州间,眼见着再过不了几年天下的群雄就要并起,在这个关键之时刻,任何挡路的人事,他都会毫不留情地将之扫除。

        是夜,刘和赴冯聪之宴,笑谈欢饮,尽意玩乐,与冯聪同醉,半夜方归。

        次日中午,冯聪睡醒,宿醉头疼。

        头虽很疼,他的心情却很好,令人召来段珏,说道:“刘度辽不但赴了我的宴,而且欢饮到夜半,我与他俱醉。度辽如有害我之心,岂会如此?段卿,以后毋要再诋毁刘度辽了!”

        冯聪后半段话语气转为严厉,大冷的天,段珏额头沁出冷汗,他无话可答,只能伏跪地上,唯唯诺诺。出了冯聪家,他望向城西的将军府,沮丧地想道:“这徐州儿纵横幽州,喜怒不形於色,我知他城府深沉,却未料到他的心思竟深到这等程度!”

        尽管不甘,既然说不动冯聪,他一个小小的广宁尉就算再痛恨刘和,却也是无计可施了。

        一辆辎车从街上粼粼地行过,段珏的一个从吏奇道:“咦,这不是郡府功曹赵君的车么?他这是要往哪里去?”

        辎车是从沮阳的方向来的,往北边去。

        这个从吏恍然大悟,接着说道:“是了!赵氏的家主就在前边的里中住,赵君这定是去拜见他家家主的了。古怪?这会儿去拜见家主却不知是为何事?”

        “还能是为什么?今天又非是赵君的休沐之日,他不在郡府里随侍府君,却去拜见他家的家主,除了是为了‘募粮’还能是为什么?”

        段珏虽是个小人,可却也有他的长处,他五十多岁了,在官场里混迹了几十年,用后世的话说,早就是个“老油子”了,极能猜测人的心理。

        他这随口一句,正猜中了上谷郡功曹赵昶去拜见广宁赵氏家主的原因。

        赵昶体弱,前阵子沉绵病榻,病情反复,时好时坏,直到近日才算大好了起来。他是郡府功曹,郡府里的大小檄令都避不开他,刘和去知会太守陈颍下令募粮的当时,他就知道了这件事,当时就想回族里去给族长出些建议,只是当时太忙,没能抽出空来,拖延到今日才能出来。

        坐在辎车里的他没有看到路边的段珏,他端端正正地跪坐车室内,正在回忆当日刘和请到檄令离开郡府后的情景,他当时又一次劝说陈颍要提防刘和侵夺郡权。

        他说道:“刘度辽连战凯旋,兵威大振,复开襟下士,对贫贱者益加敬,接连辟用刘备张飞关羽牵招诸人。刘备者,吾闻其郡人呼为‘贩履儿’,名为汉室宗亲,实乃操持织席贩履贱业之民,而刘度辽独用宗室礼之。张飞者,虽祖上出过校尉,然不识经学之书,可知名郡县,而因任侠蛮横不得郡县重用,刘度辽又独用之。关羽者,乡亭斗食,邻州逃犯,而又独用之。牵招同刘备俱是好友,物以类聚,亦是小商贩之徒。

        击提脱阻鲜卑,刘关张牵均立功劳。此四人者,或贱业或贫家或不通经书,俱有短处,而刘度辽独能用其才干,如他者,可谓知人善用也,而观刘度辽之用人,亦可见其志存高远,既存高志,又立兵威,并擢贤才,此非肯居人下者也。今又募粮,欲收复二故县,待其功成之日……府君,上谷之权,昶恐将尽出于将军府,而府君将只是备位而已了啊!”

        其实这种考虑从刘和的角度来看,赵昶担忧他会侵夺陈颍的郡守之权很可笑,可是在赵昶看来,刘和在幽州的声誉日隆,担忧他会侵夺郡守之权却也是合情合理。——只能说,赵昶与刘和两人站的高度不同,所以看到的东西不同。

        刘和要的是匡扶天下,而不是这上谷这一郡之地。

        只是,赵昶虽尽忠陈颍,陈颍却仍没有听从他的谏言,不但没有听从,而且依旧赞颂刘和的军功,说道:“度辽来前,上谷几失,度辽今至,贼不敢寇边。”反过来劝赵昶,“度辽击胡,是为了保我郡安定,卿郡人也,族姓为本郡之望,何故数与度辽为难?”

        赵昶无可奈何,只得罢了。

        ——从此一事却可看出两件事:其一,自然是刘和在幽州的名望越来越高,其二,则是刘和在人际交往方面的确有他的长处,他对陈颍一直非常恭谨,时刻恪守上谷军政分开的本分,半点也不逾权,兼之他汉室宗亲的出身儒雅的言谈举止,深得了陈颍之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