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田丰募粮

第一百六十八章 田丰募粮

        刘和听罢田丰的话后,知道了事情原委——上次连番大战,已经光复了白檀、要阳、滑盐三渔阳郡旧县,现在归度辽将军府直辖;为了继续光复上谷郡、右北平郡的旧县,沮授和田丰决议秋收之后开始行动。

        “今渔阳旧县已经光复,上谷且居、茹县二县尚悬于长城之外。此二县乃白山余脉之地,奈何我部义从多平原人,不习山战,说到底,不外乎还是征募新卒。”田丰道。

        “征募新卒?军师以前对我提过此事。”刘和顿了顿:“这招募新卒容易!州内的流民日渐增多,彼等流民有不少是从常山、中山等郡国来的,常山、中山等郡国均多山,从中招募些习山战、吃苦耐劳、能走山路的山民不难,难的是粮食也。”

        田丰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说道:“主公如能下决心,我看这粮食并不算问题。”

        “不算问题?”

        “然也。”

        刘和心中一动,笑道,“先生必已有对策,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郡库、县库缺粮,民家却不缺粮。”

        “先生是想?”

        “正是,我想问民家借粮。”

        “可是先生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么?”窦清疑问道。

        田丰故作不知其意,笑着反问道:“能有什么后果?”

        窦清想了一会:“大战之后,不止郡库、县库的粮食,民家的存粮也多被抢掠一空,而今幽州之各郡国都是缺粮。这次乌桓叛乱是从二月乱起的,虽然月即被平定了,但却耽误了春种,大多民家颗粒无收。本就缺粮,今年又颗粒无收,先生,你这是要从他们的嘴里抢食、抢命啊!”

        窦清这番话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今年就算是有点收成,往年的存粮又多被乌桓人、鲜卑人抢走了,民家手里怕也是没有多少余粮,民以食为天,没有吃的就要饿死,田丰劝刘和如果向地方征粮,那么就等同是在要民家的性命。

        “普通民家固亦缺粮,强宗右姓、豪强大户却不然。”田丰笑了笑:“上谷、渔阳可不是右北平那个穷郡,这里土豪多得是。”

        本朝光武皇帝是借豪强大户的势力中兴了汉室,所以本朝豪强在地方上的势力远比前汉强得多,就不说那些良田万亩、僮仆千人的大豪强,便是寻常的小豪强——比如张飞家——往往也自建的有庄园,组建的有宗兵,有坞壁、有武装,兵乱的时候就有自保之力。相比大的县城,造反作乱的兵马在初期更倾向於进攻县城,因为这些坞壁星罗棋布,遍布乡野,实在太多,要想打就得分兵,分兵就分散了力量,再一个,就算把这些坞壁都打下来,收获也不一定有打下一个县城多。

        因此之故,兵乱之后,代郡、上谷、渔阳、右北平境内的普通百姓确有不少家破缺粮的,而这些豪强大户却大多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

        “先生是想向上谷的魏、何、杨诸姓借粮么?”

        刘和闭上眼睛想了下:“长城之内和长城之外还是有区别啊,新政最大的问题是在于面对既得利益的地主,不可操之过急。”

        “不知先生对借粮此事有几个把握?”刘和睁开眼睛看了看田丰。

        “十分把握。”

        “好!”

        刘和当即亲笔写的募粮檄文,递给田丰:“不知先生打算何时向广宁诸姓传此檄文?”

        田丰接之观览,看罢大喜。

        田丰募粮不是只向广宁一县的大姓募粮,上谷八个县他都要募,不过此事牵涉太大,却不能一开始就同时向八个县传此檄文,所以他打算先在广宁试试水,把广宁搞定之后,再向其它七个县下手。他不答刘和之问,反笑问道:“以主公之见,何时传此檄文合适?”

        “宜早不宜迟!”

        “那就依主公之意。”

        “此事非同小可,先生切不可操之过急也。”

        其实田丰刚入将军府时就自告奋勇,愿为度辽军募粮,只是刘和因考虑到自己没有完全掌控上谷郡,初来乍到,在本郡还没有什么根基所以婉拒了,直忍到今日,一方面挟横扫乌桓、鲜卑两次大胜之威,一方面自恃有了度辽将军这个名号——在其位谋其政。

        这才决意下手,不过虽然决定下手,他却也不愿因为此事而导致郡中的强宗大姓联合起来反抗,故此叮嘱田丰:不可急躁行事。

        对田丰来说,自被刘和辟为度辽主簿后,刘和待他虽然甚厚,事事与他商量,凡是他举荐的人才尽皆辟用,凡是他提出的可以采纳的建议也都悉数采纳,可是比起沮授、徐荣、刘备,甚至关羽、张飞这样的刘和故交,田丰却一直自觉均不如之,认为自己尚未能融入刘和的核心圈子,早就提足了劲儿想办成募粮这件大事,希望能以此来奠定他在圈中的地位。

        他为这件事准备了很长时间,已有了一个成熟的计划。他从席上站起,行至堂中,面向刘和,按剑挺身,大声说道:“主公放心,此事丰必能办得万无一失!”

        刘和笑道:“好,那我就静候先生的佳音了。”

        田丰不多废话,下拜行了一礼,退出堂外,穿上鞋子,自去传檄募粮。

        沮授探头向堂外看,看他出院去远,转脸笑对刘何说道:“主公,元皓刚健敢为,家又是北边冠族,上有君之檄文、下有他亲自操办,募粮之事自是如反掌观纹,手到擒来。”顿了顿,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却也不能大意。”

        就像窦清说的,今年颗粒无收,粮食本就紧俏,那些豪强大户一个个都不是善男信女,向他们要粮实同於下刀割他们的肉,魏氏、乐氏这样的士族或许还好说,有田丰出面,他们纵是不愿,大约也不会生乱,可如杨氏、韩氏这样的豪强却就不一定了。

        尤其是韩氏,因为刘和精兵简政沙汰上谷郡兵一事,韩氏的族长对刘和已经十分不满,私下里多次去拜谒王聪等郡中大吏、串联县中的大小豪强,隐隐有聚众与刘和相抗之意,募粮的檄文一下,可以预见必将会激起他更大的不满,说不定就会借机作乱,搞些风波出来。

        徐荣以为然,说道:“要不要把玄德、汉升召来?”

        刘和把将军府搬到广宁后,把广宁县的治安收到了手里,交给徐荣负责。县内的治安现多在刘备的掌控下,县城的防御和县外的治安则在黄忠的掌控下。

        徐荣提议召二人来,却是未雨绸缪,是建议刘和先做好军备,以免真的出现韩氏等豪强大姓抗令作乱之事。

        豪强大姓在地方上本就势大,本朝自中兴以来,各地州郡多次出现地方上的强宗右族围攻郡县吏员、乃至围攻县寺的事情,现今又是黄乌桓新破,郡中盗贼丛起,如果真的出现类似之事却是半点也不奇怪。

        刘和颔说道:“伯誉所虑甚是。”

        即令侍卫堂外的刘修、虎贺、赵逸等亲卫遣人去召刘备、黄忠。

        却说田丰出了将军府,亲去县中诸姓家中传达檄令。

        他这段日子早把县中诸大姓家中各有多少存粮摸了个清楚,传达完檄令后,即分别向各家提出要求他们出粮的数目,此数目分是各家存粮之五分之一。

        魏氏、张氏这样的士族果然虽有不满,却也没有当面说什么,只是敷衍诺诺。

        田丰也不和他们多搭话,读完檄令、说过要求他们出粮的数目,即辞别离开,赶赴下一家。

        跟着田丰一起去各家宣读檄令的将军府吏员在路上忍不住问田丰,说道:“主簿,适才魏、张两家虽然当面没有拒绝,可察其颜色、闻其言辞,却俱是敷衍之辞……万一他们不肯出粮,又该如何是好?”

        田丰冷笑了声,说道:“岂不闻‘杀鸡儆猴’?找只鸡出来杀了,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向魏氏、张氏等居住在县里的士族、豪强传达过檄令,田丰等人出城去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