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示威震慑

第一百六十五章 示威震慑

        一天游览下来,慕容坤心中的震惊愈来愈盛,作为去冬入侵中的一员主要将领,他是知道白檀当时的现状的,基本上可以说是被他们一扫而空,被蝗虫一般的部落联军打过之后,已是一穷二白,但短短的不到两年的时间,在这片残破的土地上便又爆发出了巨大的生机与活力。这种自我疗伤的本领,他很清楚,草原人是很难具备的,一个部落如果遭遇了较大的劫难,往往需要多年甚到一代人来恢复。

        但中原现然不是这样,他们庞大的人口基数,决定了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内便恢复过来。这一路上,他已看到很多拖儿带女的人络绎不绝地走过,刘和很自豪地告诉他,这是外州的一些流民,他们失去了土地和财产,但现在的白檀,不久之后的幽州,将给他们土地,给他们房屋,让他们重新拥有安身立命的财产,所以,他们来了。

        慕容坤悚然而惊,人口始终是决定两方胜败的一个重要因数,有了足够的人丁,便有足够的兵源,有了足够的人丁,便能创造出巨大的财富。

        慕容复大首领曾说过,中原上的土地兼并已愈演愈烈,豪强世族拥有大量土地,而无数的百姓则失去土地,变成流民,这将成为引爆大汉这个庞然大物的导火索,大汉将发生内乱。大首领说过这话不久,大汉的内乱便率先在南方的扬州、交州爆发,这曾让慕容坤等将领欢欣鼓舞,大汉越乱,他们的机会就越大。

        “大汉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便需要打倒世家豪族,而一旦世家豪族倒了,大汉还存在么?这是一个死结,一个谁也不可能解开的死结,往往到了这个时候,改朝换代的机会便来了,为什么不是我们去结束这一切呢?”慕容复豪情万状地喊,而慕容坤当时也是那些热血贲张的将领中的一员。

        但现在,在幽州,刘和所做的一切,却正在解开这个结,大量人口涌入幽州,将给刘和带来巨大的潜力,让他越来越强,慕容坤苦涩地想,刘和之所以能顺利地授田,有这么多的田地,居然是因为草原部落的多次入侵,将那些豪绅地主杀了个一干二净的缘由。

        这算不算作茧自缚呢!不行,必须要告诉大首领,刘和绝对是一个在大祸害,能早杀一刻,便要早早杀死他,否则他一旦成长起来,有了足够的实力,草原绝对会深受其害。

        看着与慕容语嫣并辔而行的刘和悠然自得的背影,慕容坤不由想要不想爆起发难干掉他呢?他相信这个距离上,自己猝然而起的话,虽然手中没有兵刃,但凭着自己的功夫,扭断他的脖子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当然这个代价便是自己与慕容语嫣必然要为其陪葬,也许以我们二人的死换来草原的胜利,还是很值得的。

        前面不知刘和说了些什么,居然让慕容语嫣笑了起来,听到慕容语嫣清脆如银铃般的笑生物,慕容坤刚刚涌起的杀意,顷刻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他颓然地垂下头想道:“我这是怎么啦?我害怕了?我怕了刘和?所以我想用这样的手段杀死他,我为什么要怕他呢?我今天在这里并不是因为我的无能,而是因为我要保全别吉。是的,我没有任何理由怕他,我要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战胜他,这样才能一洗前辱,这才是草原英雄该有的气概。”

        慕容坤抬起头,眼中露出亮丽的光芒,前面的刘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皱眉看了他一眼,而一直伴在他身边的虎贺更是警觉地提马向他靠近了一步。

        “这些人推着的是什么?”慕容语嫣好奇地指着路上一批批的推着独轮车问道,毕竟年纪不大,这一时,她已忘了自己的俘虏身份。

        “哦,这是煤炭。”刘和很耐心,“可以用来取暖。”

        “这不是石炭么?”慕容坤可不像慕容语嫣那么孤陋寡闻,“它不是有毒么?除了炼铁用别无他法。”

        刘修嘿嘿一笑:“不知道吧?这玩样的确有毒,但我家将军想出了办法,除去了毒气,现在我们白檀、要阳都用它来取代柴禾,管用多了。”

        “这”慕容坤有些吃惊,据他所知,大汉是没有人烧这种据说有毒的东西的,除了炼铁。

        刘修不屑地偏过头去,懒得理他,要是不能烧,我们这些人巴巴地挖他做什么?

        路上有很多这样的手推车,刘和侧头对慕容坤道:“这里面大部人都是刚到我们幽州,虽然给了他们土地,但已错过了耕种,所以他们便用这种独轮车推煤炭卖给官府或缺少劳力的家庭,一天下来,养活一家人也是不成问题的。”

        “随便让他们挖么?”慕容坤奇怪地道,如果这炭能烧,那它便要划归为矿藏一类了,而矿,应当是禁止随便私采的,都是属于官府或者世家所有。

        “现在可以!”刘和笑道,看来慕容坤对中原真的下了一番功夫了解,“现在白檀、要阳、滑盐三县是属于特属时期嘛,被你们一抢,大家都吃不上饭了,只能事急从权,等所有一切都稳定下来,当然是要有所限制的。”

        慕容坤默不作声,心里却转了很多念头,就他看来,现在的刘和就是一个正在破坏大汉潜则的家伙,这样的人也许会不容于大汉,说不定不用草原动手,大汉就有人要对付他了。但愿如此,他心里默默祈祷。

        在一家农舍草草吃过午饭,众人便又上路,虽然那家人仍然很穷,但做出来的饭菜却颇有特色,几样自家种出来的疏菜,让刘和几人吃得是有滋有味,几样肉食,还是虎贺摸起弓箭,跑出去打来的野兔做成。

        “要论起吃来,还真是没法与你们中原人比!”慕容语嫣吃得很开心,这别具风味的饭菜于她而言还是第一次吃到。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农家,也能让人吃出滋味来。

        刘和笑道:“别吉,也许以后你能以客人的身份到中原各个地方去转一转,会有更多的东西让你觉得新奇,吃的嘛,倒还是小道,要说起来,我还挺想吃你们的手抓羊肉,喝你们的酥油茶,马奶酒呢,各有所长而已。”

        慕容语嫣目光闪动,“好啊,如果有一天你被我阿父抓到了,我一定请你吃这些。让你天天吃,顿顿吃。”

        刘和大笑,这个牙尖嘴厉,不肯认输的丫头,想捉住我,只怕是不用想了,不过要是自己抓住了慕容复,让他来替自己烤羊肉,慕容语嫣在一边替自己倒马尾酒,倒也是个很不错的场景。

        再走了一段路,慕容语嫣忽地发出惊叹声,“天啊!这是什么地方,真是好漂亮啊!”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极大的湖泊,湖的中央,一条丈余宽的大堤将湖泊一分为二,湖边种满了各种大树,特别是在他们的正面,是一排排垂柳,此时垂柳那春意昂然的枝条正随着风拂过湖面,荡起层层涟漪,无数鸭鹅浮水而来,几只小船上几个赶鸭人手中持着长长的蒿杆,不时哦哦的叫上几声。

        湖的两侧,崇山峻岭,倒映湖中,更让这湖泊像是一颗深藏于山中的明珠,让人见之心喜。岸边数十米处,一排排整齐的巨木房屋,更远一点的地方,则是长势正好,绿油油的良田。田随着山势越走越高,直没入那高处不可见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