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当面表白

第一百五十九章 当面表白

        刘修侧耳听了听,笑道:“主公,不是我们将军府,是隔壁隐元武卫的统领清姑娘在吹笛子。清姑娘在白檀时,就经常给孩子们吹笛子听。怎么?主公不知道么?”

        刘和摇摇头:“从未听她吹过啊!”

        两人沉静下来,静静地听着窦清的笛音,刘修却仍不忘不时舀起热水,沿着刘和的脊背倒下去。

        “德然,你说假如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会怎么做呢?”刘和忽然问道。

        刘修一愕,不知道主公怎么忽然问到这么一个问题,想了半天,才道:“那要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这还有什么区别么?”刘和好奇地问道。

        “当然有区别,如果是文人墨客,说不定会写篇文章,赋一首诗来表达情意,而像我们这样的大老粗就简单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直接找人上门提亲,答应就娶过来,不答应拉倒。”

        刘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你什么时候结婚?”

        刘修不好意思地道:“玄德,经常和我说,大丈夫当建功立业,四夷不灭何以成家。不过其实俺爹已经给俺说好了,待俺搏个功名回去便成亲。”

        刘和沉默了片刻,幽幽地道:“德然,要是我喜欢上了一个女人,怎么办?”

        刘修哈的一声,很是奇怪地道:“主公,以您今天的地位,您的年龄,您的才能,您的相貌,看上了那位姑娘还不是那女子天大的福分,这还用多说吗?你要是自己不好意思亲自去说,随便找个媒人上门,那对那女子来说,还不是喜从天降吗?主公,是不是您看上那位姑娘了,我们可以找军师做媒啊,军师那一张嘴可是好生了得。”

        刘和苦笑道:“要是这个女人不喜欢我,或者因为某种原因不答应我呢?”

        刘修张大了嘴,愣了半晌,才道:“这可能吗?”

        刘和忽地恼了起来,问道:“为什么不可能?德然,你就说我该怎么办?我知道你和玄德以前在涿郡的时候,玄德忽悠你,让你花钱请他喝花酒,你俩胡混那么多年,对付女人总不会没有办法吧?”

        刘修呆了半晌,才伸伸舌头,“主公,我还真没想过这事。喝花酒,那是钱到了,个个都把你当大爷伺候。不过照我说,咱是武人,那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直截了当,你喜不喜欢我,肯不肯嫁我,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不嫁我,问个清楚明白再说不行吗?”

        刘和霍地一下从水里站了起来,带起的水花溅了刘修一身,“德然!你说得太对了,就是要问个明明白白才行。”

        说着刘修从澡盆里跨出来,匆匆套上衣衫,趿拉上鞋子,便向外跑去,刘修赶紧跟上来:“主公去哪里?”

        刘和忽地转过身来,“你不许跟着!还有你的部曲也不许跟着。”

        警告完刘修,刘和猛转身便向外跑去,看着刘和的背影,刘修不解地道:“不跟着怎么行,要不然军师又要打我的板子。”

        接着便扔了手里的木瓢,紧紧地跟了上去。

        隐元武卫的办公地点与刘和的将军府只是一墙之隔,刘和在这里安定下来以后,为了安保上的方便,也更是为了窦清往来这边方便,他便命人将院墙上开了一个门,当时潜意识时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意思,此时的刘和也着实想不起来了。

        一身便服的刘和风一般地来到这个小小的半圆形的门边,倒把守候在门边的两名亲卫吓了一跳,虽然隔壁便是隐元武卫,但这个衙门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不仅有刘和原先的亲卫,也有从军队里,地方上招募来的人,最近窦清更是开始大力招收一些江湖人物,刘修不放心,便在这里也放上了几名亲卫,没有这些亲卫的同意,这边衙门里的人休想踏进将军府。

        “将军!”几名亲卫躬身施礼,刘和摆摆手,竖起食指在嘴边轻轻地嘘了一声,便迈步向对面走运去,几名亲卫正待跟随,却见刘和回过头来,瞪了他们一眼,做了一个原地不动的手势,只得乖乖地停了下来。

        看到刘和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几名亲卫有些无奈地看着随后赶过来的刘修,征询的眼光看向他,刘修仔细地看了一下他们几人与入内刘和的距离,冲着几名亲卫摇摇头,几人便静静地守候在哪里。

        刘修并不迟钝,在刘和莫名其妙地问了这么一通话之后,起身便向窦清这便奔来,他哪里还有不明白这其中的玄妙的?

        这时的那小院,是只属于那两个人的,毕竟这是在衙门中,安全方面并不需要有太多的考虑,刘修不信有什么人敢来虎口拔牙。

        刘和放轻脚步,沿着那条碎石小道向着不远处的窦清走去,窦清坐在院子里一株梧桐树下,背对着刘和,单薄的背影被月光拉得细长,浅浅的映在地上,正在幽幽地吹着笛子,笛声呜呜咽咽,带着一股不可名状的悲伤气息。

        刘和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窦清,从他这里可以看到的一侧脸庞仍是那么的雪白,似乎永远没有什么血色,削瘦的身体随着笛声轻轻摇晃,肩头微微有些抖动,她是在哭泣么?刘和心中不由一紧。

        自己想用一些工作来分散窦清对于往昔的痛苦回忆,现在看来似乎效果不大,除了让她没日没夜地投入到那些繁杂的谍报工作中,让身体更加瘦弱之外,她的心依旧没有从昔日阴影中走出来。

        一阵风吹过,白色的雾状梧桐树花纷纷落将下,洒在窦清的头上、肩头,窦清似无所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笛音之中。

        一枚花朵随风飘到刘和的面前,他伸手抓住那雾状的花朵,慢慢向前走去。

        “阿清!”他低低地叫了一声。

        “啊!”好像受到惊吓一般,窦清触电般地跳了起来,半转身子,便看见刘和正站在她身后不到数步处。眼神里那包含着的痛惜,让她身体微微有些战栗。

        “你的笛音里有太多的悲伤,让人闻之泪下,你还是不能忘记过去么?”刘和走到她的面前,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将军!”窦清低下头,脸上的泪水犹自挂在腮边,随着她的低头,带着晶莹的月光掉落下来。

        “不要叫我什么将军!”刘和忽地烦燥起来:“清儿,人生如梦似幻,转眼数十年便过去,你如果一直活在过去,那你永远都不会获得新生。人!应当向前看,你应当看到有更美好的生活在等着你。”

        “将军,我…”窦清的眼眶里泪水打着转。

        “我说过了,不要叫我什么将军!”刘和压低声音吼道。

        须臾,他将手里拿着的梧桐花举到窦清的面前:“看到了吗?看到这株梧桐花了吗?它开在树上很美丽,让人赞叹,即便它此时掉落下来,失去了滋养它的源泉,但此刻的它依旧是美丽的,是值得让人去珍惜的。物尚如此,何况于人?树花只有数天的生命,但它仍然努力让自己璀灿。清儿,我们有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寿命,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活得更轻松活得更愉快呢?”

        窦清眼眶里打着转的泪水终于滚滚而下,由于竭力地抑制自己不要让自己哭出声来,喉咙里发出阵阵闷声:“将军!我不是花,人也不能同花比,花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它可以由着自己的喜好,去自由自在的生活,但人是不行的,特别是女人,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我不再是过去的我,而您手里花,却还是当初那朵在树上美丽绽放的花啊!”

        刘和用力地握起拳头,“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得是什么?你想说你曾被戎狄掳去,因此受了玷辱?这将成为你一生的污点,永远洗脱不去,你无法面对,所以你将自己像驼鸟一样深深地里埋起来,不愿却面对任何新的生活,你用无休止的工作麻醉自己,让疲劳累垮你,以免你有功夫去回忆,但夜深人静之时,你还是会想起,会痛苦,是不是?”

        窦清终于放声大哭出来,压抑已久的情感在这一刻猛地迸发,长久的苦痛随着泪水狂涌而出,被一个男人当面揭穿自己的伤疤,她觉得无比的屈辱,委屈。

        窦清的痛哭声惊动了许多人,不仅刘修从那边的圆形门那里探过来一个脑袋,隐元武卫这边还亮着灯,仍在工作的情报人员也或从窗户、或从门边向这里张望。

        “都给我滚!”刘和暴怒地喝道。吓得所有人哧溜一声都缩了回去,刘修冲着部下伸伸舌头,将军发起脾气来当真吓人,连人见人怕的清统领都弄哭了。

        刘和大步走到窦清的面前,猛地伸手,将对面这个单薄的女子拥进怀里,手轻轻地抚过她披散在肩上的长发,道:“窦清,我今天告诉你,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因为我喜欢你!我要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