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厉兵秣马

第一百五十八章 厉兵秣马

        刘和对难楼的建议——这些上谷郡白山乌桓的俘虏可以放回去,无条件放回去,什么都不要。但他们必须加入大汉边军的骑兵部队。他们将来的待遇和汉人骑兵一模一样,有军饷,有假期。如果不同意,全体格杀。

        这个刘和真让人捉摸不透!可是这么好的条件还考虑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大汉还给胡人士兵发军饷。不过一想到给刘和抢走的大量财物,难楼就心痛。这个白痴以为自己富了,想这么个短命的主意,随他去败家好了。等他这笔钱财败玩了,我看谁会给他军饷?没有军饷,答应的事兑现不了,这支骑兵立马就会散伙。

        难楼立即答应。不久,刘和释放了结余和昂越等一批部落首领贵族。

        鲜于辅走了,他基本同意刘和的做法,在边境局势不稳,无兵可用的情况下,这的确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好事。首先有接近一万大军镇守在边关,这对境外胡人的威慑力是不言而喻的。其次边郡部落的胡族士兵参加汉军,稳定了汉胡两族人民的关系,有利于边郡经济迅速从战后的萧条中恢复过来。

        将来幽州各地的局势彻底稳定下来,这支军队将如何存在,将来再说。至于建制,因为幽州还在战争后期,他到沮阳先和窦洪商量。如果不行,他回到蓟城后,可以在新刺史未到达幽州之前,说服一帮刺史府官吏,授权刘和临时组建。

        窦洪听到这个建议非常高兴,有一支近万人的骑兵驻扎在边境,暂时还不需要从上谷郡开支军饷,好事啊。不过没有太守,他无权决定这么大的事。所以他马上找到护乌桓校尉箕稠。箕稠的伤势因为耽误了治疗,现在反而严重了。窦洪还没有说完,他就连连答应,就算是上谷边军编制,统统由刘讨虏全权处理。

        八月上旬末,刘和接到了朝廷的文书,自己升任度辽将军,徐荣为护乌桓校尉的任命。接着刘和立即着手组建工作。三千多俘虏立即整军,和三千多汉军骑兵同时训练。征得红叶部落和白鹿部落两位酋长的同意,他们的三千骑兵部队不久也加入了度辽军。

        这里的九千兵马,加上原来白檀、要阳之战存活下来的五千兵马,已经护乌桓校尉府重新招募的三千,州府的一万一直属兵力里,鲜于辅抽了三千兵支援刘和,度辽军随即凑足了两万人,接着部队开始重新整编。

        刘和特别注意军纪,唯恐发生汉人士兵侮辱欺负胡族士兵,导致部队团结发生问题,特设置了专门管军纪的“督导”一职,由田丰担任。

        部队随即开始了在边境一带的野外实战演练。鲜卑弹汉山王庭大吃一惊,派驻重兵在边境一带小心戒备。

        八月中旬,刘和派出大量人手,用缴获的战利品到涿郡和渔阳两个大郡换回钱财,抚恤可以找到亲人的阵亡士兵家属。由于战事刚刚结束,幽州国库匮乏,而今年朝廷也没有从冀州,青州的税赋中调拨一部分给幽州,过去每年基本上都要划拨两亿钱给幽州使用,所以这阵亡士兵的抚恤也就无从发放。

        刘和弘惧怕这事被人知道,不敢声张,嘱咐隐元会秘密进行。窦清虽然年轻,行事却谨慎入微,此事在她和程普两人的亲自督导下,进行的非常顺利。

        鲜于辅按照刘和的要求,去了一趟渔阳,拜访新任渔阳太守何懿和都尉田楷。渔阳郡是幽州仅此于涿郡的第二大郡,人口将近五十多万,远远高于其他州郡,如上谷郡,只有十余万人口。渔阳郡的物产丰富,盛产盐铁,是幽州赋税收入最高的郡。

        渔阳城和泉州城都产铁,这两地的工匠特别多,打造的武器和铠甲都是上等货。鲜于辅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在互利互惠的条件下,游说渔阳的门阀富豪,以最快的速度提供一批上等武器。

        何懿和田楷等一批官吏收受了刘和送来的好处,自然要废些心力,尽力帮他们低价购买,很快就帮助鲜于辅凑齐了一批刀枪剑戟和足够五千士兵使用的普通甲胄。盔和铠虽然好,但太贵,实在买不起。鲜于辅本能想给刘和几个部将置办一套,问了价格之后立即闭上了嘴连看都不看了。

        田楷悄悄对鲜于辅说,刘和花重资建立度辽铁骑,从目前看对幽州是一件好事,但刘和手上的钱财很快就会用尽,那些战利品无论如何都不够一万骑军、一万步军的巨大开销。一旦后期州郡不愿意承担这笔军费,从朝廷又要不到钱,这支军队很快就会解散。

        部队解散了,这笔钱不就是白花了。刘和为什么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鲜于辅无奈地摇摇头。他对田楷说,为了大汉,公子现在做事情开始喜欢独断专行,全凭个人喜好。他就喜欢骑兵。将来的事他也不靠虑。

        八月下旬,刘和突发奇想,命令两万步骑展开步骑对决演练。各自抽调三千部队进行平原大战,从中寻找相互克制的办法。士兵们给刘和折腾的苦不堪言,颇有怨言。各部军官也来找刘和理论此事。好好的骑兵,为什么不充分发挥优势,反而弃长取短,训练步兵项目,是不是大人的方法错了。

        刘和一概不予理睬,我行我素,把他说急了,他就问如果发生了马瘟,战马突然都死了,大家怎么办?不打仗了,都逃吗?所以大家都不要吵,回去好好训练,争取上马就是骑兵,下马就是步兵。

        如果在演习中,步兵战胜了骑兵,有重赏,每人多发一个月军饷。如果骑兵败了,扣一个月军饷,各部军候屯长扣双份。这下军营乱了套,大家各出奇谋,天天都有新招,双方互有胜负,演习越来越激烈,逐渐伤员多了起来。

        这可把刘和吓坏了,赶忙先发点钱慰劳慰劳大家,稳定一下大家逐渐激奋的情绪。是训练,不是打仗,出了人命就不好了。

        月底,上谷太守陈颍上任。不久,幽州刺史荀川到任。

        一连二十来天,刘和忙得脚不点地,度辽将军驻地本来是在并州五原郡,可是五原、云中、定襄、朔方等郡皆被南匈奴、鲜卑、羌胡所占据,他把一些机构从白檀暂时内迁上谷广宁城。忙了一天的刘和头昏脑涨,此刻他窝在一个大木桶中,热气腾腾,刘修在一旁替刘和浇水,让他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痒痒了起来,一天的辛苦之后,泡一热水澡,那是多么美的事情啊!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悠悠的萧声,刘和大奇:“德然,我们将军府还有人会吹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