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箕稠中伏

第一百四十六章 箕稠中伏

        ps:感谢书友“我依然是我”的月票,加更一章。

        “禀主公!昨天夜里,他们在宁县附近的豹狐屯突然消失了。”斥候迟疑了一下,小声说道。

        “哦?”箕稠笑了起来:“这个刘讨虏还真像魑魅魍魉一样神出鬼没的,突然消失了?我不是叫你们盯紧吗?”

        “主公…”斥候为难地叫了一声,觉得不好开口辩解,于是马上说道:“我们马上再去…”

        “算了!他一定出现在提脱的撤军路线上,迫使提脱不得不赶紧弃城而逃。对了!你刚才说什么?他们驻守广宁城的部队走在后面?”

        “是的!许多大车行动比较缓慢。”

        箕稠笑起来:“命令骑兵部队,立即随我出追击敌人。”

        结余率领守在宁县的一千骑兵,早上就出了城,他们飞赶往野狐岭,往回家的方向飞驰。昨夜,刘和大军的突然消失让,他提心吊胆忐忑不安。

        早在刘和召集大军从小屯围出发的时候,结余和一些部落首领就不断地提醒提脱,尽早回去的好。但提脱铁了心就是不回去,他非要等到难楼松口承认自己是大酋长的继承人才行。

        其实提脱不愿意撤军,还有一个原因——他一直认为刘和没有多少部队,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他认为这是汉人玩的攻心之术。他和自己的手下算来算去,加上斥候的侦察,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刘和的部队最多不会过四千人,三千多人的可能性最大。而且这其中还有一千是鹿破风的部队、另一千是须卜茨的部队。

        刘和非常有耐心他带着骑兵,在仇水两岸方圆上百里的区域四下活动,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待上两天,这让乌桓人的斥候疲于奔命很难跟踪。他的部队一直也没有出兵广宁的迹象——其实箕稠不开口,刘和的部队无论如何也不敢私自进军广宁城。

        箕稠吃准了提脱,他知道提脱早晚坚持不住要从广宁滚蛋,所以他根本无意开口求援。五千人在北草屯耐心地等待着提脱滚蛋

        三方到最后还是提脱忍不住,率先有了动静,而且还是在形势不好的情况下。

        此时的大汉边境,大洼山——刘和再次见到了老狐狸难楼。

        难楼依旧是一副老狐狸模样,眼角处皱纹密布,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脸上总是带着些含蓄的笑意。

        刘和疾步迎上去,隔着几步远就开始躬身行礼:“大酋长可好!楼麓现在在蓟城,过得很好。”

        难楼急忙抢上几步,一把扶起刘和,连道不敢当。

        他和汉人打交道几十年,第一次遇见这么难缠的小子。难楼觉得刘和像是一头待人而嗜的猛虎,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杀气,不能不让人心生畏惧,尤其是在他胜战越打越多、杀人越来越多的威名之下。如果不是他放荡不羁的披风,不是他脸上豁达洒脱的笑容,不是他眼睛里的真诚和热情,没有人会感觉到他的善良和亲和。

        现在难楼还发现他还是一个谦逊知礼的人。汉人中武勇有力者骄横无礼得多,学问高深者自命清高得多,像刘和这种看上去勇猛无敌的大汉,能够做到犹若谦谦君子彬彬有礼的,在汉人中也是非常罕见。

        “按照大酋长的求助,我的部队已经进入埋伏区域。”

        “多谢了!刘讨虏在乌桓族危难时刻出手相助,这份恩情日后定当报答。”难楼笑着说道。

        刘和无所谓地摇摇头:“您言重了!您为了两族长久的和平相处,毅然出手大义灭亲,这份豪气实在让我等小辈深为钦佩。”

        难楼点点头,笑着说道:“此战过后,幽州边境短期内将不会再有战乱,百姓们可以过上一段安稳日子了。”

        他望着远处的群山,闻着山谷内树木的清香,不由的又想起了让他咬牙切齿的提脱。

        难楼愤怒了!他的愤怒是因为他的绝对权威,受到了提脱的严重挑战,所以他要杀掉提脱。于是他找到鹿破风——鹿破风想了法子:借刀杀人——就是找刘和。

        乌桓内部的事情比较复杂,以难楼的德高望重,如果他亲自出面收拾提脱,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大小部落的首领们会认为难楼是迫于大汉的压力,出手镇压部落内部的同胞,这肯定会激起部落首领们的不满,从而引发部落内部的矛盾,严重点可能造成上谷乌桓的分裂。所以必须要借助外力——汉军能够歼灭提脱当然最好不过。

        但箕稠这个人难楼十分不喜欢,甚至有些厌恶。他的贪婪让难楼有些难以招架。难楼如果要借助他的力量,在时机上,隐蔽性上都不好,而且箕稠本身也没有什么本事,手上的力量更是不堪一击——只有讨虏校尉刘和以及他的部队可以一用。

        鹿破风亲自赶到小屯围,与刘和秘密商谈这件事。刘和大喜,满口答应——于是就有了召集大军野外训练的事。具体的部队人数,鹿破风也不知情。因为关系到机密,他也无意了解。对刘和,他是极其信任的。刘和通过部队拉练这种办法,迷惑麻痹敌人,意图敲山震虎,逼迫提脱撤军,从而完成难楼安排地伏击消灭提脱的计划。

        然而,他们还没有伏击到提脱,提脱却已经伏击了箕稠。

        箕稠破口大骂,恨不能生吃了提脱。他的部队追上了敌人的车队,却被保护车队的乌桓骑兵缠住,更槽糕的是车队里什么都没有——他们上了提脱的当。

        “鸣金收兵!鸣金收兵!撤…撤…”箕稠气急败坏,怒声狂吼。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提脱的伏兵从桦谷的两侧高地上同时扑了下来,几千个骑兵像黑色的山洪暴发一般,汹涌澎湃,铺天盖地地一泻而下,其声势之大,令人魂飞魄散,肝胆俱裂。战马的奔腾声惊天动地,士兵的喊杀声震耳欲聋,桦谷突然之间颤抖起来。

        箕稠毕竟久经沙场,知道眼下要想保命,当务之急就是要逃出敌人的包围。他心内虽然惊骇不已,脸上却没有丝毫惧色。

        他狠狠地朝草地上吐了一口吐沫,脸上的肌肉神经质地扯动了几下。

        “击鼓!击鼓…”箕稠纵声狂吼。

        战鼓擂响,声若奔雷,密集而狂烈。心慌意乱的士兵们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听到激烈的战鼓声,立即精神大振,急速向箕稠的中军聚拢。

        “密集布阵,密集布阵…”箕稠再次狂吼起来。

        “弓兵居中,长矛兵在外,结阵…”

        “左翼为前部,急速移动…”

        箕稠身边的旗语兵高举不同颜色的大旗,轮番摇晃,向各部骑兵发出一道道指示。

        汉军的骑兵在生死关头,表现出高度的战术素养。他们临危不乱,在各自战旗的率领下,迅速完成集结,并且开始了移动,虽然速度没有起来,但他们的战马已经开始奔跑了。

        巨大的牛角号声突然破空而出,激越高昂,撼人心魄。敌人发起了冲刺。

        乌桓士兵神情兴奋,面对着处于劣势的汉军,他们士气如虹,一个个纵声高呼,呼嗬声直冲云霄。

        “急速前进…”

        “兄弟们…杀啊!”

        箕稠高举环首刀,纵马狂呼。战鼓狂暴地吼了起来。

        士兵们受到战鼓的激励,无不心潮澎湃,同声应和:“杀…啊…”

        双方瞬间接触,战场上爆发出一声巨响。

        提脱的八千人大军中,有一千人在宁县,由结余率领他们撤退。途中他们将会合先期撤出押运财物辎重的车队一千人,一同赶回白山。现在围攻箕稠的部队只有六千人。六千铁骑围攻两千人的汉军,在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