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提脱搞事

第一百四十三章 提脱搞事

        “主公怎么能妇人之仁!”张飞终于忍不住大声叫起来:“兄弟们!流血流汗还有埋在土里死了的,难道都不如一个胡人吗?”

        他神情激动情绪有点失控!在刘和的部下里也只有他敢这么肆无忌惮的。

        自从刘和经常教育张飞少喝酒、善待士卒后,平时他也温文尔雅的,写写字、画个画啥的;今天却像吃错了药一样,让大家惊诧不已。

        刘和只是闭目养神的模样,任由张飞吵吵。呼林、铁佗张大了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刘和的部队里,还有下属敢和上司这么对着来的?关羽、韩猛几个人却幸灾乐祸大感解气。

        张飞宣泄了一阵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主公!俺们说好的事,你为什么失信?运回白檀多好!”张飞气恨难消,忿忿不平地问道。

        刘和笑起来:“气完了?如果不解气可以拿刀砍我两下。”

        “砍了主公又怎么样?东西都给你做人情了。将来讨虏营散伙的时候,各自拍拍屁股,空手走人就是了。”张飞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谁说空手散伙了?我们可以把拓跋睿送来的东西扣下嘛。”刘和突然说道。

        大家吃了一惊,奇怪地望着刘和,好像不认识他似的。

        “这批战利品太多!我们全部吞下去肯定会落人口实。但拓跋睿给我们的东西,只有几个人知道,那东西又曝不得光,将来州府、郡府怎么用——谁知道?翼德说得对!所谓‘飞鸟尽,良弓藏。’咱们收复口外失地,部队一旦裁减,我们这些人没有根基,没有家世,没有门路的,迟早都要滚蛋。大家跟着我辛苦一场,凭什么让别人把我们所有的功劳都拿去——所以我打算把它们全部吞了。”

        张飞、关羽、阎柔等人更加吃惊了——这个变化也太快了吧!而且一张口就是狠的,全吞了!胆子也太大了。不过要是全部吞下来?岂不美哉!

        “俺的好主公!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嗓子都喊哑了。”张飞狠狠地打了刘和一拳,气愤地说道。

        “怎么做才能瞒住刺史呢?”关羽问道。

        “叫虎贺和漆彻带着鲜卑人在路上打劫,你们看怎么样?”韩猛立即出主意道。

        “你就是个匪盗!跟着主公打了许多战,还是做贼那一套?你能不能改一改?”阎柔没好气地调侃道。

        大家大笑起来。

        “主公有什么主意?”阎柔问道。

        刘和笑起来憨憨的样子,一脸无辜地说道:“拓跋熊不是在狼啸草场吗?谁在马城看见他了?”

        大家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大帐内立即爆出一阵哄堂大笑。

        “主公想耍赖呀。”

        刘和把心情愉快的部下们送出大帐,独自留下了关羽。

        “云长!听说你抓了一个乌桓人的俘虏,还专门叫铁佗帮你审讯,可问出了什么重要情报?”

        关羽马上从怀中掏出一块木牍,递给刘和同时说道:“那个人起先嘴硬,什么都不肯说。后来听几个马帮的军士说,铁佗对死硬的敌人有一套办法,所以就把他请去了。”

        “他是提脱部队的一名千夫长从广宁赶来。由于草原的情况发生变化,拓跋睿暂时无力东顾,造成占据广宁的提脱非常被动。现在渔阳方向,慕容复的部队已经全部撤回;上谷、代郡方向,拓跋睿的军队也已经回到草原境内。唯独他的部落还在大汉境内负隅顽抗,所以他想联合弹汉山的檀辽,击败前去攻击他的箕稠部,以达到长期占据广宁的目的。”

        “他是不是疯了。”刘和惊讶地说道:“现在幽州战事已经基本接近尾声,他还在广宁硬撑着干什么?我看他是找死。”

        “据那个千夫长说提脱的目的不是占据广宁,而是为了上谷乌桓的大酋长宝座。”关羽笑着说道。

        “大酋长宝座?就是鹿破风嗤之以鼻的东西?”刘和笑着说道:“提脱想用什么办法抢到大酋长的宝座?”

        “击败箕稠后,上谷就基本上没有力量可以和他对抗了。在这种情况下,朝廷可能给上谷乌桓的大酋长难楼施加压力,让他劝说提脱从汉境撤军。提脱这个时候,就可以要挟难楼——要不大酋长之位将来传给他,要不大家撕破脸拼个鱼死网破。”

        “那他联合檀辽是什么意思?檀辽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

        “檀辽在鲜卑被压制的很厉害,一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提脱和他的关系一直不错,现在提脱一个人对付不了箕稠。如果这个时候檀辽帮了他一把,将来檀辽有什么事请提脱帮忙,那就好办多了。而且假如提脱做了上谷乌桓的大酋长,又是鲜卑王庭的邻居,这对檀辽的势力发展极其有帮助。假如将来檀辽和魁头发生抢夺王位的大战,有提脱这个坚强后盾,在后面也是一大助力嘛。”

        “两个人谈好了吗?”刘和问道。

        “已经谈好。檀辽答应歼灭红叶部落后,立即率部赶去支援。具体的作战方法都有了,就是没有定下具体实施的时间。”

        “哦。”刘和警觉起来:“细节知道吗?”

        “提脱的部队八千多人,一部分守在城内,一部分驻扎在城外遥相呼应。箕稠的五千大军一直找不到有效的攻击办法,在北草屯停滞不前。两支部队接触过几次,因为彼此力量相当,都不敢过分纠缠。此次提脱准备以全部主力,赶到北草屯主动寻找汉军交锋。而檀辽率援军从汉军背后突然动攻击——在汉军猝不及防阵脚大乱之时,前后夹击全歼汉军。”

        刘和仔细看着一下摊在案几上的地图,半天没有做声。

        “主公!你是不是又想打一战?”关羽看着地图小声问道。

        刘和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提脱知道檀辽被我们意外的击败之后,他在广宁战场上已经无法取得对汉军的压倒性优势。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下,他坚持不了多久,自会撤军而走。

        我们参加不参加广宁战场,不会影响到整个大局的。而且幽州未来的几年内,应该没有什么战事。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再让兄弟们失去宝贵的生命。”

        关羽好像不认识刘和似的,看了他好半天。

        “主公!你是名扬北疆的刘讨虏!你是手执战刀一路杀到这里的。你怎么突然失去了勇气,变得胆怯起来。”

        关羽顿了顿:

        “这到底怎么了?主公你还记不记得,在涿郡对我说的话——杀一二贪官污吏,只能福泽一方;今日何不身披战甲为国效力,抗击鲜卑,尽恩泽天下的功德,为我大汉百姓求平安、共谋福;替天行道的大旗虽不扛在肩上,但是却在心里重了几分。”

        刘和叹了口气:“一将功成万骨枯。涿郡带出来的兄弟”

        “主公…”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关羽此时听闻刘和说到涿郡招募的军士,他的眼眶明显有点湿润了,但又随即恢复坚毅:“可是主公,你怎么不想想那些投军兄弟他们是怎么死的?为国捐躯这是荣耀!他们死的时候,可曾有过怨言?可曾后悔过当兵?”

        刘和突然想起了,后世的一首歌: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一页风云散啊,变幻了时空聚散皆是缘啊担当生前事啊何计身后

        他再也没有心思,听关羽说下去一个人走出了大帐。

        如果加入广宁战场,势必就要和提脱的部队进行决战。不是攻城战,就是平原上的骑兵对决,这两种打法都是损耗性的战斗,部队的伤亡会非常惊人。自己好不容易拼凑的这么点人马,不能就这么毫无意义的打光了。

        从涿郡、白檀带出来的军卒,已经死去一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