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27章 丁原来援

第127章 丁原来援

        丁原,字建阳,兖州泰山郡南城县人。出身在贫寒之家,粗有谋略,勇敢有武力,善于骑马射箭,后为南脱县吏,接受使命无论有什么困难都不推辞,出现警报和紧急情况,追杀敌寇时,都会身先士卒。

        后以战功迁为代郡都尉,他虽是武将,却长得清秀,白白净净的面孔,书卷气浓厚。带兵为人乐善好施,喜交朋友,在代郡很有点小名气。

        刘修赶到沮阳时,拓跋睿和提脱的大军都已经撤走。上谷太守刘泛正在纳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来势汹汹的敌人怎么突然之间走了。接到刘和的来书,他赶忙召集郡府的一班官吏商讨刘和的请求。

        一班文人,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最后竟然决定按兵不动,直到探明敌人已经确实撤回边境以后,再做打算。

        只有丁原一个人提出了反对。他认为刘和对战局的说明已经很透彻,现在出兵支援刘和部,赶到桑乾河阻击鲜卑人撤退,完全正确——但没有人听他的。

        最后他向上谷太守提出,由自己率本部一千骑兵前去支援,责任自负——他的部队隶属于代郡,可以不受上谷太守的指挥。

        刘泛非常愉快地答应了——打胜了,功劳他最大,指挥有方。打输了,部队是代郡的,责任由丁原负责,何乐而不为。

        “刘屯长认为河水何时可以退下?”丁原讲话和他的外表一样,文质彬彬,不急不慢。

        刘修看看天空,笑道:“快了!我们坚守在这里,彻底断去了拓跋虎的归路,看他还有什么办法逃跑?”

        丁原点点头,赞道:“刘讨虏计划周全,心思慎密,此计的确是高。能够从容包围,歼灭五千多鲜卑人,十几年以来,这还是头一次。我能有幸参加,非常高兴。”

        刘修笑起来,“汉军这几年给他们打惨了,这次也叫他们尝尝我们大汉铁骑的厉害。”

        第三天,拓跋虎的部队开始缺粮。士兵们非常惊慌,一个个情绪失控,到处都是叫声,争吵声,更有甚者,一言不和,挥刀相向。

        桑乾河的水位降得非常缓慢。

        拓跋熊和几个军官急匆匆走进拓跋虎的大帐,要求向西突围,逃一个是一个。

        “谁能逃掉?”拓跋虎冷笑道。

        “突围就是全军覆没,一点可能都没有。”

        “那怎么办。现在士兵的情绪正在逐渐失控,再不想办法,同样也是全军覆没。”拓跋熊激动地说道。

        “水位下降的速度非常慢,这两天即使降下来,也达不到人马涉水渡河的深度。”一个千夫长说道。

        “汉军的骑兵就在对岸,如果我们强行渡河,会被敌人的弓兵全部射死在河里。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安全到达对岸。”另外一个千夫长沮丧地说道,“如今东西两面都是死路。早知我们要陷在这样的绝境里,还不如当初直接往西到代郡,或许那个方向才是生路。”

        拓跋虎摇头苦笑:“刘和的部队是从潘县方向追来,这说明他们当初就埋伏在潘县上游一带。如果他们在潘县上游阻击我们,或者干脆把南岸的堤坝挖了,我们不是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拓跋熊突然惊叫起来:“豪帅,你说沙口的堤坝会不会是他们故意挖断的。”

        大帐内一时哑雀无声。

        如果真是这样,这场惨败就不是天灾,而是了。

        这时,一个百夫长在帐外大声叫道:“禀告豪帅,汉军从阵外射来木牍。”

        拓跋虎看到木牍上的符号,顿时面如土色。

        木牍上,画着一个秃头的小人儿跪在长头发小人儿的面前——汉军在叫他们投降。

        “我宁愿死,也绝不投降。”拓跋熊狂叫着,又蹦又跳,破口大骂。

        几个千夫长都不做声,有的看着拓跋熊,有的低头沉思。

        “你知道我们拓跋部落为什么突然之间成了西部鲜卑第一大部落吗?你知道之前西部鲜卑第一的旭日部落为什么突然之间衰落了吗?”看到拓跋熊逐渐冷静下来,拓跋虎忽然问道。

        拓跋熊好象叫累了,气喘吁吁地坐在一边不言语。

        “如果旭日部落的一万大军没有在杭爱山全军覆没,旭日部落如今依旧是西部鲜卑第一大部落,无人能够撼动他们的位置,包括鲜卑大王都不行。我们吞并了宏鸣部落,代替了旭日部落,成了西部鲜卑第一。我们为什么可以毫不费力的吞并赫赫有名的宏鸣部落。因为他们部落的五千大军全部丧失在扶余战场上。”

        “这几个大部落在杭爱山战场上各自丧失了五千大军,结果他们被灭了族。你在鲜卑族里还能看到他们的部落吗?”

        “大水冲走了我们三千骑兵,现在这里还有五千名士兵。我们可以誓死一战,战死沙场固然光荣,但拓跋部落却就此被歼灭了八千大军,加上一个月来攻打汉军的损失,我们失去了一万军队,和旭日部落一样,我们虽然不至于灭族,但已经沦落为一个小部落了。成百上千曾经依附我们的部落将会离去,我们再也召集不到上万的军队,拓跋部落可能就此衰败下去。”

        “狂沙部落的耶律演,天狼部落的完颜游,他们随时可以取代我们的大首领成为西部鲜卑的大首领。”

        “事实是残酷的,部落没有人口,就没有实力,没有实力,就只能是别人的附属品。现在,你想明白了吗?”

        “我不明白。”拓跋熊气急败坏地叫道,“东部鲜卑的几个大部落攻打卢龙塞失利,损失惨重,他们不就没有灭族吗?”

        拓跋虎点点头,“你说得对。可他们哪个部落一次就损失了八千人?阙基他们都是大部落,损失一两千人他们还是可以承受的。东部鲜卑最大的弦月部落在杭爱山一战损失四千人之后,元气大伤,没有几年时间根本就恢复不过来。所以,现在整个东部鲜卑没有哪一个部落是慕容复的对手。现在整个东部鲜卑现在都听慕容复的。慕容复现在得到中部和东部鲜卑多数部落的支持,他的势力如今在鲜卑无人可及。在这种情况下,保证我们拓跋部落的实力非常重要。”

        “说来说去,你无非是怕死,想投降而已。”拓跋熊愤怒地说道。

        “为了拓跋部落,我们可以逃跑,也可以投降。虽然名声不好听,但部落的实力还在。难道

        你的名声比整个拓跋部落的将来都重要吗?”

        “大首领要花多少财物才能把我们赎回去,你知道吗?部落怎么会不伤元气?”

        “只要人在,部队还在,无论多少财物,我们怎么送出去的,都还可以怎么夺回来。难道你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吗?”

        拓跋熊一时语塞,可又找不到反驳的话,气得脸都紫了。

        “你想明白了吗?”拓跋虎追问道。

        拓跋熊虽然愤怒难平,但也不得不承认拓跋虎说得对。在草原上,弱小的部落常常今天投降这个,明天依附那个。他们也是迫于无奈,为了自己的生存和部落的将来,只能忍辱偷生。这种事他们司空见惯,见怪不怪。可是投降世世代代都是仇敌的汉人,在心理上他的确不能接受。

        望着拓跋虎刚毅的眼神,憔悴的面容,他突然感觉到一个领军者心里的压力和肩上的责任。

        一切都是为了部落和民族,为了将来。

        突然他心里的疙瘩解开了。他冲着拓跋虎点点头,神态立即平静下来。

        “你代表我们,去一趟汉军大营,见见豹子。”拓跋虎缓缓说道。

        拓跋熊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睁大了双眼,求助似的望着拓跋虎,一个人去汉军大营。他连想都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