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24章 破堤水淹

第124章 破堤水淹

        雨越下越大不久,河水开始暴涨,傍晚时分,山洪终于暴发。其惊天动地、摧枯拉朽之势,令人瞠目结舌。就在这时,鹿破风秘密安排在仇水河沿岸的斥候暗桩传来了消息,这批人是鹿破风在撤出桑乾河时留下的,他们一直在给鹿破风提供着最新的情报。

        在距离下洛城八十里的一个屯村,发现了鲜卑人的补给车队。车队庞大!牛羊上万,有两千多名士兵护送,如果加上车队的马夫和杂役也有三四千人。

        真是幸运!部队刚刚赶到桑乾河,就传来了敌人补给的消息,好像冥冥之中有老天相助一般。大家都非常兴奋!刘和随即召集大家商议应对的办法,结果一筹莫展竟然找不到半个消灭这支车队的办法,大家无计可施,满腔的热情顿时凉了半截。

        因为山洪暴发,部队一时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地点渡河。即使过了河,敌人的部队人数比自己这支部队还多,围歼自然不成。从那屯村到下洛,一路上没有险要地势,伏击找不到地点。

        刘和让大家再召集下级军官议一议,自己一个人走到河边,默默地看着奔腾的河水想着心事。

        “校尉…”鹿穿云怕他出什么事,和刘修、潘凤两人跟了上来。

        “德然啊!去年我们奇袭白草洼牧场回来时,被乌延苦苦追杀,最后和咱们一起强行渡过栾河。当时也是雨天,栾河水位暴涨,我差一点就被淹死了。幸好德然抓到一棵飘在河里的大树,侥幸留得一条性命。”

        “校尉好运气!”鹿穿云笑着说道:“桑乾河比栾河要窄得多,且水流湍急,它一路飞奔由此向东和仇水会合,然后在涿鹿县它突然向南转了个大弯,直奔广阳郡而去。校尉若由此掉下去恐怕我们到宁县才能找到你。”

        刘和与刘修、潘凤大笑起来。

        “一路上没有河湾吗?到宁县太远了,我早就死绝了。”

        “我们这里就是一个陡弯,往下二十里还有一个。那地方在潘县上游,过去只要是雨季那里就要决口,所以当地人都叫它沙口。当初我们白鹿部落迁到这里,年年都要遭受洪涝。堤坝一旦决口,滔滔洪水一泻而下连绵上百里,一直到仇水河,几乎淹没了整个下洛县。每年大水都要死许多人,百姓们生活困苦。后来当地百姓在上谷郡几任太守的带领下,年年上堤修建加固,修修停停、停停修修十几年了,至今尚未全部完工。”

        “那像今天这样的大水,沙口会决堤吗?”刘和问道。

        “这样的大雨,如果下两天就是不决口,那段堤坝估计也要倒了。”鹿穿云苦笑着说道:“不过决口了也没有关系,今年大家为了避祸,都逃到涿鹿一带,很大一部分跟着我们逃进了山里,就是淹也是淹死鲜卑人。”

        鹿穿云突然眼睛一亮,狂叫起来:“校尉!有了~我们可以掘开沙口淹死鲜卑人。”

        刘和顿时目瞪口呆。

        第二天,大雨如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上午,涿鹿城外,鹿破风的三千人闲来无事,在大雨里展开了赛马比赛。

        中午,桑乾河北岸的下洛城里,一千名鲜卑士兵飞奔出城,到距离县城三十里的坎屯岗,接应从冠屯村赶来的补给车队。

        下午,桑乾河南岸的潘县城内,一千五百名鲜卑士兵出城,往东沿着桑乾河一路疾驰,赶到下洛城对岸的渡口警戒。

        几乎在同一时间,距离桑乾河南岸一百多里的涿鹿城里,鲜卑人突然打开了北门,三千名士兵在拓跋虎的带领下昂然走出涿鹿城。正在南门赛马的鹿破风大惊,慌忙带着部队快遁去。

        拓跋虎接到消息后,淡淡一笑毫不在意。随即他命令拓跋熊带着本部一千人马,赶到涿鹿县渡口,自己率领两千骑兵,不慌不忙向桑乾河方向行去。

        下午晚些时候,补给车队在三千骑兵的护送下,浩浩荡荡接近下洛城。

        傍晚,雨势渐小逐渐停止,可就在这时沙口方向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拓跋虎突然听到沙口决堤的消息,胸口如遭重击,一时间头晕目旋,几乎不能呼吸差一点从马上栽了下来。

        “豪帅…”侍卫们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将他从战马上扶了下来。

        拓跋虎勉强稳住心神,指着传令兵颤抖着声音说道:“立即赶到潘县、涿鹿,命令所有部队抛弃一切辎重,连夜启程赶到宁县。”

        “快马赶到沮阳,告诉酋长!沙口决堤我军所有补给全部失去。”

        “我们立即准备渡河撤退。”

        半夜里,小雨淅淅沥沥的下起来,好象谁在哭泣一样,幽怨而悲伤。

        刘和的部队,紧紧跟在从潘县撤退的鲜卑兵后面飞速追赶。

        战马狂奔在泥泞的路上,溅起满天的黑泥,奔雷一般的马蹄声响彻了漆黑的夜空。马背上的骑士,一个个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巴,融在黑夜里就象幽灵一般。

        “校尉!部队右侧有大队骑兵出现。”一个斥候突然从黑夜里冒了出来,迎着刘和高声大叫。

        刘和望着小雨朦朦的黑夜,对着斥候喊了一嗓子:“再探。”

        随即回头对号角兵喊道:“命令部队小心戒备,全速前进。”

        鹿破风的部队从半夜开始,就跟上了从涿鹿紧急撤出的几百名鲜卑士兵,他们实在不明白敌人为什么突然放弃涿鹿城,没命一般奔向宁县方向。他和阎柔分成前后两军,他领白鹿部落的士兵在前面,阎柔统率汉军骑兵在后面,策应预防被敌人伏击。

        下半夜,他接到斥候汇报,得知与自己平行方向有军队在行军,吃了一惊,赶忙带领部队偏离大道小心前进。

        黎明时分,两支部队几乎同时发现对方原来是自己人,虚惊一场。

        鹿破风看到一脸一身黑泥巴的刘和,不禁失声大笑了起来。

        “豪帅!涿鹿的敌人撤退了吗?”刘和一面催马猛跑,一面大声问道。

        “是的!敌人突然弃城而逃,我们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追了下来。校尉你怎么在这里出现了?敌情有变化吗?”

        “我们反败为胜了。这真是奇迹!你相信吗?”刘和兴奋的大声叫道。

        鹿破风心里一阵狂喜,他猛抽战马一鞭奋力赶上刘和,几乎是吼着说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

        “沙口决堤了!洪水一泻而下,把敌人的全部补给,冲了个一干二净。”

        鹿破风瞪大了双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沙口堤破了…?”

        突然他咆哮了起来:“是不是你派人挖的?”

        刘和看着他愤怒的双眼,好像要吃人的样子,吓了一跳,本能的连连摇头。

        “那道堤坝我们花了十几年的功夫,投入了大量的财物,好不容易才修好抵挡一般的洪水绝对不成问题,怎么可能会倒?才下了两天不到的雨,会有多大的山洪?怎么可能会冲倒?”

        刘和心虚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不敢做声只顾低头猛跑。

        鹿破风和他的父亲父子两代人,带领族人和桑乾河附近的百姓,在当地官府的支持下,历经千般辛苦万般磨难,终于在沙口修成了一条坚固的大堤。那里有他们的血汗和希望,没有想到还没用上几年,就又化作了一场泡影。大堤的倒塌对鹿破风的刺激,好像远远大于打败敌人。

        鹿破风吼了两嗓子,随即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但他心里的喜悦,已经被大堤的倒塌,冲得一干二净,他心痛失望甚至有点沮丧。

        但军士们,无论是乌桓人还是汉人,都在黎明的雨幕里,疯狂地催打着坐骑,用尽全身力气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庆祝这突然降临的不可思议的胜利。

        鹿破风看到了鹿定军。

        “沙口堤决口是不是你们干的好事?”鹿破风恶狠狠地望着他咬牙切齿。

        鹿定军为难地点点头。

        “豪帅!你冷静一点。鲜卑人占据了我们的家园,如果不赶走他们,我们的日子怎么过?堤坝坏了我们可以修,但家园没了我们到哪里去?一年四季躲在山里吗?”

        鹿破风痛苦地叫起来:“为了修那条堤坝,十几年来族内死了几百人,连你我父亲都死在堤坝上,你们…”

        望望四周欢呼的人群大声叫道:“豪帅!我们从桑乾河逃进太行山,不也死了几百人吗?不要生气了,所有的仇恨我们都应该从鲜卑人身上找回来。拓跋睿失败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到桑乾河,难道你不高兴吗?”

        鹿破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高兴不起来。虽然他知道破堤也是无奈之举,打败鲜卑人比什么都重要,但他就是舍不得那条堤坝,他对它有感情。

        “鹿穿云在哪?”鹿破风问道,因为他没见到鹿穿云,醒悟过来:“是他带人去沙口堤的?”

        鹿定军一脸的苦笑。

        “主意也是他出的吧?这个臭小子回头我剥了他的皮。”他无处泄只好猛抽了战马几鞭回头高吼:“快啊!赶到涿鹿县杀光鲜卑人。”

        这会鹿穿云一连打了十几个喷嚏,他和三百多名士兵躲在沙口附近的小山上,饱受风吹雨打冷得直哆嗦。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水泽白茫茫的一片,从缺口处传来的巨大水流声隐约可闻。

        “小帅!这场大水两三天差不多能退吧?”一个百夫长坐在鹿穿云的旁边懒洋洋地问道。

        “如果今天不继续下雨,估计差不多。希望鲜卑人还能留点东西给我们。”鹿穿云笑嘻嘻地说道。

        那名百夫长不由地乐了:“你做梦吧!这么大的水,地势落差又大,水流湍急还能留下什么?牛还是羊?”

        “不过这大堤破了,今年要花不少力气修了。”鹿穿云立即就换上了一副苦瓜脸:“你说豪帅会不会为了这件事找我算帐?”

        “当然!你等着吃鞭子吧。”那名百夫长心灾乐祸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