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23章 望水兴叹

第123章 望水兴叹

        清晨,大雨终于袭来,雨下得又猛又密,好像天塌了似的没完没了。远处的群山隐没在浓浓的雾霭里若隐若现,山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木,好像得到了甘露的滋润,突然之间变得更加清新和美丽。浓郁的清香弥漫在水雾里,随风飘荡在空气中沁人心脾。地面上的小草悄悄的换上了嫩绿色的新鲜皮肤,仿若凝脂玉露让人心醉不忍触摸。

        刘和任由雨水打在脸上身上,雨越下越大渐成滂沱之势,巨大的声音渐成轰鸣之音。水珠又大又猛砸在脸上都隐约生痛,雨水汇成无数道溪流在山野间跳跃。

        “校尉校尉校尉”鹿定军一连喊了三声。

        刘和转过头道:“怎么样?有军情?桑干城的敌人到了哪里?”

        “他们往潘县方向去了。”

        “哈哈…”刘和笑了起来:“正如定军小帅所料,敌人在溪亭转弯了。你怎么看上去很紧张?有什么事吗?”

        鹿定军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睁大双眼再次叫道:“这么大的雨一定会引山洪,到那时桑乾河水会暴涨,我们渡河就危险了。”

        刘和吃了一惊——他抬头眯着眼睛望着阴沉沉的天,天上黑云密布厚重而阴霾。

        “我们距离桑乾河还有多少路?”

        “大约三十里。”这时鹿穿云也急急忙忙驱马跑来。

        他的意思也是要加快行军速度,抄近路争取在中午过河。

        “你们估计这场雨要下多久?”刘和问道。

        两个人茫然地摇摇头。

        “北方的雨季一般在七月到八月之间,雨水大但雨季短,而五月份下这么大雨比较少见。”鹿定军说道。

        “命令部队加快速度,中午务必赶到桑乾河。”刘和大声命令道。

        拓跋虎一把推开护在自己身前的侍卫,从城楼上探身下望。

        大雨中鹿破风的军队耀武扬威地列队于城下,低沉的牛角声号撕破雨幕四处响起,把巨大的雨声都压了下去——在队伍的最前列一字跪着十个鲜卑俘虏。

        今天这已经是白鹿部落的人,第四次在阵前示威斩杀鲜卑俘虏了。

        随着一声冲天的牛角号声响起,刽子手的大刀劈下一颗头颅落地鲜血喷射。褐红色的血液立即融入了雨水里四处流溢,乌桓人兴奋的喊叫声冲天而起。

        “豪帅我们冲出去宰了鹿破风这个杂种。”小帅拓跋熊气得额头上的青筋剧烈地跳动着,一张黑脸涨得通红。他昨天奉命带着一千人返回涿鹿,想到自己捞不到攻打沮阳的战功正一肚子气无处可。

        拓跋虎眉头紧锁,阴沉着一张消瘦的脸默不作声。

        鹿破风的行为大违常理,让他感觉到这其中一定有阴谋。鲜卑人出动一万多大军一路夺城拔寨,势如破竹横扫整个上谷郡西部。在如此形势下无论汉人的官军,还是百姓都是闻风而逃。

        他部落虽然有个三千人马,但根本无法撼动鲜卑大军,他自知不敌携带整个部落逃进了太行山。在这种情况下,他突然又下山联合人数稀少的汉军前来,捋虎须不是了疯就是在耍阴谋。

        虽然拓跋睿率主力渡过桑乾河,去攻打沮阳。涿鹿一带只剩下两三千军队,但要对付人数相差无几的鹿破风部,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即使不能歼灭鹿破风,但要把他打痛赶进太行山还是绰绰有余。所以拓跋虎认为鹿破风一定是想诱他出城,在什么地方伏击自己——他严令手下不要出城接战。

        他想到明天后方的补给就要运到下洛,他的部队要在潘县、涿鹿以及桑乾河边的鹿县一带组成一道防御阵势,保护全部补给一路平安的送到沮阳。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重要那关系到一万多人的性命。

        “豪帅!鹿破风今天是第四次杀我们的兄弟了。你给我一千人马我一定拿他的人头回来见你。”

        “再不出击!城内的兄弟会闹事的。”

        “豪帅我已经忍不住了,我要带人杀出去。”

        拓跋虎的身后围上了十几个大小将领,一个个义愤填膺怒气冲天,吼叫声几乎把拓跋虎的耳朵都震聋了。

        城下又传来一阵密集的牛角号,一阵欢呼!不用看都知道一颗人头又落地了。

        城楼上的骂声吼叫声响成一片,无数的长箭呼啸而去。虽然射不到但也算泄泄愤怒的情绪。

        “豪帅…豪帅…”叫声连成了一片。

        拓跋虎突然转身一脸的杀气,部下们立即闭嘴急切地等待着他的命令,他凌厉的眼神从每个将领的脸上扫过一字一句地说道:

        “谁敢出战?杀无赦!”

        众人顿时气倒。

        这时拓跋睿的部队,顶着瓢泼大雨赶到沮阳城下。

        不过他的盟友提脱在一群将领的簇拥下,站在自己的中军大帐内,心灾乐祸地望着远处鲜卑人在手忙脚乱的扎营。

        “还是酋长有先见之明!我们昨天赶到正好躲过了这场雨,否则就要和鲜卑人一样狼狈了。”一个提脱的部下望着正在大雨里忙碌的鲜卑士兵开心地说道。

        提脱得意地笑了起来。

        提脱个子不高非常富态,一张圆乎乎的脸上长满了浓密的胡须,几乎看不出来五官的分布。唯独那双眼睛半眯半合之间,总是露出一丝诡异让人心里非常不舒服。

        “拓跋睿在涿鹿磨磨蹭蹭,一座小城打了八天。他想害我哼…”提脱冷冷一笑:“做人不诚实,总是算计别人迟早要吃亏。”

        “结闯你马上到拓跋睿的大营,问他要食物和马草。”提脱指着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说道。

        结闯愣了一下迟疑着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拓跋睿只剩下了五天的口粮。按照这个天气,他的后续补给能否如期运到都要成问题。现在去问他要牛羊岂不是……”

        “按照事先和他的约定,部队到沮阳之后,补给都由他提供。拓跋睿太算计了,他不想到沮阳后给我们提供食物和马草,于是他在涿鹿迟迟不进行决战,拖到现在才赶到沮阳。好了!现在他只剩下五天的食物,而后续补给要在六七天之后才到,自然是不会有牛羊给我们吃而且理由还冠冕堂皇。这个无耻的小人,假如我们都要相信他,现在岂不是不战自溃了。”提脱阴笑着说道。

        “你去要牛要羊他自然没有。你就代我去羞辱羞辱他,然后告诉他乌桓人没有吃的只好杀马,这马是要偿还的。还有乌桓人饿肚子,没有力气打仗战场自然就不去了。”

        大帐内立即爆出一阵哄堂大笑。

        此时的刘和望着汹涌奔腾的河水,耳边听着河水奔雷般的轰鸣声,心急如焚。

        雨时大时小,依旧下个不停。

        白鹿部落的士兵对桑乾河地形的熟悉,超过了刘和的想象。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在山林间飞奔行走,终于在中午之前赶到了河边,然而河水已经上涨,他们错过了涉水过河的最佳时机。

        士兵们也聚集在河边望水兴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