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21章 楼麓向汉

第121章 楼麓向汉

        “这我还能骗你?”刘和一笑,看了楼麓两眼,赞了一声:“好一年少年郎,你要是穿上我汉家衣冠,谁又能认出你是乌桓人,将来到天子身边做个郎官也是绰绰有余啊。”

        “真的吗?”楼麓两眼放光的问道。对于大汉天子,他们觉得太远了,对于到洛阳做郎官,他从来只敢在梦里想想,倒不是觉得郎官有多威风,而是想看看洛阳。乌桓人中有去过洛阳的,他们回来之后,每次提起洛阳,那口气就像是看到了神仙住的天宫一样赞不绝口,那种痴迷的神情给楼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当然。”刘和肯定道:“刘刺史是闻名于世的大儒!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校尉我信了!刘刺史是闻名幽州的贤者,我经常听到百姓夸赞他。不过这位阿哥真威风!”楼麓看着关羽,羡慕的说道,忍不住想伸手去摸关羽的衣甲和大氅,手刚伸到一半,却又不好意思的缩了回来。

        “云长可不仅是长得威武。”刘和转了过来,有意无意的说道:“云长的武技非同小可,不是我说这狂话,别看你们乌桓人号称上马能战,是天生的战士,恐怕你们乌桓人里面真找不出能和他对阵的人。不管是骑射还是长兵,他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现在是我讨虏营的教头呢。”

        楼麓不信,要和关羽较量一下,刘和正中下怀,吩咐关于小心一点,不要伤了楼麓。关羽会意,就在厅前上马,表演了骑射和矛戟之法之后,又和楼麓比试了一番,轻松的击败了楼麓,又接二连三的将提脱等人挑落马下,将一干乌桓人打得心服口服。

        楼麓彻底被关羽迷住了,拉着难楼的手臂央求要去州府入学。难楼心知肚明,刘和玩这一出绝对不是临时起意,他这是要取质,只不过嘴上说得漂亮,说成什么入学读书。难楼舍不得,可是想想眼前的局面似乎又由不得他拒绝,刚才刘和信了他的解释,没有深究,那不是刘和真相信他,只是做出一些让步罢了,如果他不同意,刘和下山之后,谁知道会不会联络了丘力居之后给他玩什么阴招。

        权衡利弊之后,难楼同意了楼麓的要求。乌桓人不像汉人那样传承,他是乌桓大酋长,楼麓未必就能做乌桓大酋长,这要看他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让他和汉人走得近一点,跟着刘虞读经,向这个关羽学武,对他以后的成长显然有非常大的好处。他相信只要刘虞还在幽州,想必不会做出杀质这样的笨事来。

        难楼设宴款待刘和一行,然后当场表态,要让楼麓跟着刘和走,同样给他配备了二十名精锐的武士做亲卫随行侍候。

        刘和拍着胸脯表示,一定像对待弟弟一样对待楼麓,不会歧视他,并且当场让关羽允诺教楼麓武技,把楼麓高兴得雀跃不已。

        难楼好人做到底,为了表示对关羽传艺的感谢,送了关羽一匹枣红的骏马,这才尽欢而散。

        离开了白山,刘和立刻率部去支援临时分兵的阎柔。一路上,楼麓像只哈巴狗一样围着关羽,又和张飞一个劲的搭讪。

        此时的拓拔睿很焦虑,战局有些拖节奏了,他冷冷地看着拓拔豹,“你是不是想说,我们退回涿鹿,坚守桑乾河以西区域。”

        拓跋豹好像惧怕拓跋睿一怒之下杀了他似的,退了一步,低着头没有说什么。

        “你说说。”拓跋睿指着拓跋豹的鼻子说道。

        “酋长,占据桑乾河以西,再逐步挤压代郡的东北地域,把战线稳定在涿鹿,对我们还是有利的。一来我们无需付出巨大的代价,二来可以避免和慕容复发生正面冲突,三来一旦我们出兵并州的云中郡,这里完全可以满足我们发动侧击所需要的一切。有了这一块地方已经足够了。”

        拓跋睿没有说话,只是轻蔑地望着拓跋豹,突然笑了起来。

        “为什么不能和慕容复产生冲突?他想要渔阳郡,我们就可以拥有上谷郡。”

        旋即又杀气腾腾地说道:“一个区区汉军校尉,能掀起多大的浪,看我这次不抓住他,生吞活剥了。”

        “咱们这次出动一万五千人,如果仅仅就占了汉人的五座小城,一片不大的土地,那就太不划算了。大汉已经行将就木,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汉人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强大了,他们就像匈奴人一样,彻底衰败了。这次我们机会好,占尽天时地利,失去了,恐怕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了。”

        “你的胆子越来越小,做事越来越谨慎,勇气也越来越少了。你难道真的老了吗?”拓跋睿望着拓跋豹,嘲讽地说道。

        拓跋豹好像毫不在意,固执地说道:“酋长,我们必须抽调兵力回到逐鹿。现在攻打沮阳的部队接近九千人,完全可以抽调一千人回去。无论如何我们首先必须确保粮草辎重的安全。一旦粮草出现问题,我军就会遭到……”

        拓跋睿再也不能忍受,大吼一声,突然拔出腰间长刀,狠狠地剁了过去。

        拓跋睿的战刀剁在碗口粗的树干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大树猛烈地抖动起来。

        拓跋豹看到拓跋睿发怒了,没有继续说下去,缓缓退了两步。

        拓跋睿吼了一嗓子,剁了一刀,似乎将心中的怒气发泄完了。他慢慢地平静下来。

        “十天,最多十天,我们就可以顺利拿下沮阳城,整个上谷郡就是我和提脱的了。只要拿下沮阳,部队马上就可以抽调兵力回头剿杀刘和与鹿破风。”拓跋睿转身面对拓跋豹,依然坚持不分兵。

        “现在部队尚余五天的口粮。后续食物和马草正从马城运来,估计两天后到达下洛城。这批食物和马草对于我们和乌桓人来说,至关重要,不容有失。因此我坚持派兵回涿鹿,这些人几天后就可以和粮草一起赶到沮阳城下。”

        拓跋睿气恼地盯着拓跋豹,良久无语。

        “好吧。”他权衡利弊之后,终于松了口。

        鹿破风在阎柔的陪同下,带着十几个侍卫,打马跑进了山谷。在阎柔的指引下,他看见了坐在士兵中间谈笑风生的刘和。

        刘和没有鹿破风心里想象的那样英武威风,他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军士。如果不是阎柔特意指出来,说什么他也不相信那个年轻人会是轰动北疆的讨虏校尉。

        在鹿破风所有见过的汉军军官里,他是头一次看见一个每月秩俸二千石的官员穿戴朴素或者说是破旧,更让鹿破风诧异的是他竟然和士兵挤在一起吃饭。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鲜卑、大汉,这种事是不可想象的。有身份地位的人做出这种举动,不但会遭到同阶层人的鄙视,而且会被当作疯子和白痴。

        你能想象一个刺史、太守会和家里的奴仆围在一个桌上吃饭吗?

        鹿破风和自己的两个部下,身边的侍卫们面面相觑,一脸的惊疑。

        刘和在士兵们的提醒下,看到了鹿破风一行人。他赶忙吞下最后几口食物,接过旁边士兵递过来的水喝下,然后急匆匆迎了上来。

        鹿破风高大健壮,神态威猛,一张英俊的国字脸,一双犀利的眼睛。他的年纪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也许是很年轻就坐上白鹿部落首领位子的原因,他看上去非常的成熟稳重,从他身上已经看不到年轻人的张狂和冲动。

        两个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彼此都感觉到对方的亲近和真诚。

        “感谢校尉救下我的家人,我鹿破风无以为报,自此以后甘愿唯校尉马首是瞻,一切听从校尉的驱使。”

        刘和笑着摇摇头,“你说得太严重了。我们在黄獐山伏击耶达,无意中救下豪帅的家眷,纯属巧合,这是豪帅的运气好,无须感谢。”

        鹿破风看到刘和既不恃功自傲,也没有以此开口要挟,心中大为感动。

        他自小在上谷郡长大,做为部落中的权贵,长大后又是部落首领,经常接触当地的汉人官吏,像刘和这样对自己彬彬有礼,真诚以待,不张嘴要东西的,非常罕见。除了刺史刘虞,这还是他第二次碰见——看来有其父必有其子。

        双方随即各自介绍了自己的部下。刘和对鹿破风的两个手下非常欣赏。体态高大较瘦的叫鹿穿云,是个神射手,年纪与刘和差不多,是鹿破风的胞弟。身材稍矮强壮的中年人叫鹿定军,一双眼睛充满了灵气。

        鹿破风命令手下从几匹无人骑乘的战马上拿下七八个鼓胀胀的布囊,笑着对刘和说道:“校尉远道而来,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一点小意思,略尽地主之谊。”

        “你们部落很富裕嘛?”刘和笑着问道。

        鹿破风看到刘和笑得很难看,赶忙说道:“我们虽然不富裕,但诸位带着援军长途跋涉而来,一定很辛苦。我们……”

        刘和摇摇手,打断了他的话:“都拿回去吧。你们不顾危险,带着许多汉人一起逃离家园,该感谢的应该是我们。从桑乾河逃到太行山,路途遥远,一路上你们的损失一定非常惊人。拿回去。”

        刘和一副斩钉截铁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