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16章 酒逢千杯

第116章 酒逢千杯

        刘和大叫一声:“诸君!我们去迎接辽东的白马长史。”

        说完打马率先冲了出去。

        对面军队的白马队伍随即做出反应,在一个全身亮银铠甲,头戴银盔,身披白色大氅的军官带领下,旋风一般飞驰而来。

        “伯珪兄……”鲜于辅飞身下马,站在距离白马铁骑很远的地方举手大声喊道。

        刘和与手下随即跟在鲜于辅后面,纷纷跳下马来。

        飞驰的队伍有一百骑,一色的白马白甲,士兵们都高大威猛,气势不凡。随着一声吼叫,飞驰的队伍突然就停了下来,显出部队训练有素,战士们都有着精湛的骑术。

        “原来是羽行,好久不见了。”全身铠甲的军官端坐在战马上,望着鲜于辅笑着说道。随即他飞身下马,大步走过来。

        刘和与几个部下目不转睛地看过去。

        公孙瓒二十九岁上下,高约一米八五,体格健壮匀称,长相俊美,一双大眼睛熠熠生辉。大概是多年从军的关系,他显得非常的沉稳和冷静,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武勇之气。

        鲜于辅和众人赶忙行礼。公孙瓒一把抓住他的双手,爽朗地笑道:“半年多没见,你瘦了许多。”

        “鲜卑人不断入侵,把我们搞得焦头烂额。伯珪兄能够及时赶来,真是太好了。”鲜于辅激动地说道。

        “接到刺史的文书,我立即率三千铁骑日夜兼程赶来,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突然出现?”

        “我们抄近路,由卢龙塞入关,准备直接到渔阳。途中斥候侦察到横山渡驻有部队,我们以为是鲜卑人,就沿着鲍丘河直接赶来了。”

        鲜于辅恍然大悟,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把我们吓了一跳。来,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刺史刘公的儿子,讨虏校尉刘和刘顺之。”

        刘和上前一步重新见礼:“伯珪兄!久仰久仰!我在洛阳时师尊对你赞誉有佳,今日得见君颜,果名不虚传!”

        公孙瓒非常吃惊地望着,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刘和,笑意慢慢地涌上他英俊的面庞。

        “好!不愧是俺的同门!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年轻的让人嫉妒啊。”公孙瓒用力拍拍刘和的肩膀。

        两个人差不多一般高大,一般强壮。但公孙瓒一身戎装,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官,稳重而又不失威严。

        刘和连日征战没时间打理自己,散乱着一头长发,衣裳破旧,怎么看都象一个落魄的武士,而且还是一个憨厚老实好像没有什么经验的年轻武士。

        在年长许多岁而且成名已久的公孙瓒面前……刘和显得有些拘谨……在前世公孙瓒也是备受欢迎的汉末人物,这会见到真人他面红耳赤,呐呐无语,只是用很崇拜的目光望着对方。

        公孙瓒从刘和的眼中看到了这个年轻人对自己的敬重,他的心里感到非常的舒坦。

        大半年来,这位刺史之子突然从北疆崛起,并且随着连场大战,名气越来越响,甚至有超越自己的势头。这使得他心里一直都十分不舒服。自己因为出身不好,历经坎坷磨难,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成就。然而一个出身比自己好的汉室宗亲,却因为机缘巧合,一跃而成为右北平边军的主帅。自己努力了十几年,付出了无数的艰辛和血汗换来的东西,这个汉室宗亲轻而易举的就在半年的时间内得到了,虽然从官职上来说其实是和自己平级,真是是令人嫉妒得发狂的幸运了。

        在和平年代,大家都不愿意加入边军,除非迫不得以。一则边军所处环境都是荒远边境,人迹罕至之地,二则一旦边境有摩擦,生死没有保障,第三待遇也不好。但在战争时期,边军却是最容易得到军功,获得升迁机会的地方。

        刘和的幸运就是他在最合适的时候,在最恰当的地方,加入了边军,并且参加了一场罕见的战斗。还是指挥了这场战役,后又收复了白檀,卢龙塞之战幸存下来的士兵基本上都是军官,没有位子的也领着二百人屯长的俸禄。

        上天对同样努力的人从来都不给予公平的机会,公平的回报。

        鲜于辅随即把其他几个军官介绍给公孙瓒。阎柔、韩猛的名气在边疆好象也不小,公孙瓒特意和他俩聊了两句,似乎对他们非常熟悉。

        公孙瓒和大家寒暄完毕,返身命令部队就地驻扎。

        公孙瓒的弟弟公孙越,部下严纲、单经、关靖、邹丹等军司马,军候赶过来与刘和、鲜于辅等人见面。

        在公孙瓒的要求下,大家席地而坐,倾听刘和对这几天渔阳城战场上几场战斗的简单叙说。

        “现在慕容复手下的心腹大将乞伏须占据广平,有部队上万人。对渔阳来说,不收复广平,它就处在交战前线,非常不安全。只有将鲜卑人赶回滑盐县,渔阳之战才算彻底结束。”刘和最后说道。

        “顺之的口才很好,交待的非常清晰。战也打得好,的确名不虚传。”公孙瓒非常欣赏地望着刘和,由衷地赞道。

        接着他继续说道:“现在渔阳战场已经处于僵局,要打开突破口必须另想办法。我同意顺之的意见,涿鹿战场上的成败,直接关系到整个幽州战局。它极有可能就是我们能否击退鲜卑人的关键。羽行应该立即赶回渔阳城,亲自向刺史汇报此事。”

        鲜于辅点点头,“你们还有什么事要我传达的,我现在就赶回去。”

        “我军急行军十几日,人疲马乏,急需休整和补给。我希望明天就可以得到粮草,另外希望渔阳郡能给我们这些援军士兵送一点慰劳犒赏,最好多些酒肉。”公孙瓒笑着说道,语气里完全没有商量的意思。

        鲜于辅略迟疑了一下,神色凝重地点点头。

        下午,公孙瓒派人邀请刘和等人赶到他的营寨,大家聚在一起吃肉喝酒,胡乱神侃。

        刘和自从主持军队以来,秉承严谨的一套治军办法,战时严禁将士饮酒聚会。韩猛等人虽有怨言,但也不好公然违抗军纪。今天逮到机会,好不快活,一个个狂吃猛饮,浑然忘记战争尚未结束。

        刘和不喜饮酒。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的酒量都不好。

        公孙瓒似乎格外垂青刘和,殷勤劝酒。

        刘和不胜酒力,话渐渐得越来越多。

        “几年前在辽东,伯珪兄曾经带着数十骑出行塞下,突然遭到鲜卑数百骑的攻击,君率部且战且退,到辽西时已经被敌人团团围住。君临危不惧,手持长矛,酣呼鏖战,连续冲击敌阵,杀伤数十人,最终率部成功突围。君之勇武,鲜卑人至今念念不忘。”

        “陈年往事,你是听谁说得?”公孙瓒不以为意,随口问道。

        “是玄德说的。对了!玄德现在在白檀做县令。我在涿郡时,数次听他提到君之英勇。”

        公孙瓒大笑起来。

        刘和连喝十几樽之后,当即醉倒,人事不知。关羽几个人在酒宴结束之后,把刘和像包袱一样横放在马背上,任他一路狂吐,缓缓回营。

        第二天中午,鲜于辅风尘仆仆赶回横山渡。

        刘虞已经接受了刘和的建议,命令他率部赶到广阳郡昌平。在昌平接受补给之后,立即翻越太行山,到涿鹿会合先期到达那里的代郡兵曹掾史丁原部。然后一切战事由刘和自行决定,尽快击退鲜卑拓跋部落的入侵部队。

        田循和章峭两人因为手下的士兵已经全部转入刘和的骑兵部队,被刘虞招回渔阳城。

        公孙瓒部就地驻扎,随时接受补给。待后续援军赶到,再联合进攻广平。

        刘和酒醉刚醒,头痛欲裂,心里暗暗发誓,决不再贪杯饮酒,贻误正事。

        部队随即开拔。

        刘和在鲜于辅的陪同下,勉强振作精神,到公孙瓒大营向他辞行。公孙瓒勉励了几句,亲自将刘和送出营寨。

        “伯珪兄,你认为公子此去,胜绩如何?”

        望着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刘和,鲜于辅心事重重地问道。

        “公子有打仗的天赋,他对战争全局的理解和掌控非是我们所能比及。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入关的部队人数少,实力弱,根本不堪一击。何况他击杀拓拔鲁耶和拓跋部落仇深似海,拓跋睿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报仇机会。”

        “假如鲜卑人落对上谷郡势在必得,拓跋睿有可能亲自赶到涿鹿。以拓跋睿的实力,公子恐怕难逃败亡的命运。”

        “涿鹿城根本无险可守。”公孙瓒平静地说道。

        “难道我大汉真的衰落了吗?”鲜于辅无奈地说道。

        公孙瓒叹了一口气。

        “差不多。建宁年间的西北羌乱只是大汉走向衰落的一个开始。前几年天子命段纪明旧部夏育、田晏出塞,结果鲜卑击败……塞外胡人趁机寇边,屡屡入侵,边郡各地饱受摧残蹂躏。”

        “而当今天子却在洛阳卖官鬻爵,增赋加税,造宫修殿,极尽骄奢淫逸之事;宦官朋比为奸,横征暴敛,擅权祸国;无数忠臣义士空有一身抱负却无用武之地;眼看着贵戚阉宦把持朝政,他们上蹿下跳,轮番折腾,终有一天要将这大好河山付之一炬。”

        “大汉已经摇摇欲坠了。”

        鲜于辅大惊失色:“伯珪兄你疯了。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你也说的出来。这些事离我们都太远,也轮不到我们这些人操心。还是想办法解决眼前幽州的危急吧。”

        “有什么办法,不就是要兵嘛。你要是能变出上万部队出来,大事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