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公孙伯珪

第115章 公孙伯珪

        这时听完刘和的言语,不但关羽诸人惊讶,连鲜于辅吃惊地抬起头来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刘和指了指地图,缓缓说道:“现在回头看,张山亭这一战,即使我们不打,也无关大局。乞伏须已经开始撤离,他的部队已经没有了口粮,只能靠杀马维持。那么为什么我们还会义无反顾地奔袭慕容济?”

        “因为我们是大汉人,所以我们决不允许任何一个敌人践踏我们大汉国的每一寸土地。”

        刘和目视帐内的部下,神情坚决,斩钉截铁地说道:“决不允许。”

        “程德谋为保卫大汉而重伤。”

        “敌人还在我们的国土上耀武扬威,还在攻打我们的城池,还在残害我们的百姓。不撤底赶走他们,我们绝不罢休。”

        “居庸城的西关坐落于两山之间,易守难攻。按照我们最新得到的消息分析,乌桓豪帅提脱只有一万多人,而居庸城内有三千多守军。以一万多人攻打西关,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提脱是佯攻。敌人的主攻方向应该是在涿鹿。慕容复的死对头拓跋部落的部队一旦拿下涿鹿,可以拓展他在上谷郡的空间,逐步蚕食代郡和上谷郡的大片水草丰茂之地,挤压乌桓人进一步南迁,迫使汉人的生存空间更加狭小。”

        “慕容复有慕容复的考虑,拓跋睿有拓跋睿的计谋,鲜卑的两大势力明争暗夺,都想侵占大汉的土地。现在看来渔阳战场和上谷战场看似联系密切,其实他们各自心怀鬼胎,根本就没有联手的可能。尤其现在慕容复的部队已经撤回广平,他们想继续攻击渔阳已经不可能。拓跋睿得到这个消息后,在计划上肯定要变更。涿鹿马上就会有血战。”

        “所以现在看似非常危急的居庸其实坚若磐石,反而暂时情况尚可维持的涿鹿隐含着巨大的危机。”

        “呜……呜……”

        密集而急促的牛角号声突然冲天而起。

        刘和与帐内众人面色大变,几乎不约而同地飞身而起,向帐外冲出。

        战鼓声突然象惊雷一般在耳边炸响。一支骑兵队伍从天地之间飞速奔驰而来。

        这支军队成战斗冲锋队列一字横排,以排山倒海般的骇人气势汹涌扑来。

        大地在抖动,在轻微的颤栗。五彩缤纷的旌旗在迎风飘扬。战马在奔腾,巨大的轰鸣声惊天动地。战鼓在吼叫,浑厚的声音直冲云霄。

        大营内一片慌乱,各部人马在各种牛角号声的指挥下,纷纷列队,集结队形。

        刘和鲜于辅等人纵马出营,向远处眺望。

        “白马公孙瓒。”

        鲜于辅突然大声叫起来,“是辽东的骑兵,是白马公孙瓒来了。”

        刘和紧悬的心立即放了下来。

        用战鼓指挥部队按常理来说应该是大汉自己的军队。但现在和鲜卑人交战时期,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自己的部队不就是用牛角号吗?敌人也可能仿效汉军用战鼓。

        听到鲜于辅地叫喊,一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刘和回头望望大营,自己麾下部队的骑兵尚未集结完毕。他再望望迎面赶来的辽东骑兵,目测了一下双方的距离,知道一旦真是敌人来袭,自己的部队就会像慕容济的大军受袭一样,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他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前世在贴吧备受赞慕的曹操虎豹骑。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训练出一支无敌天下的铁骑呢?

        他转目望向韩猛。他想问问他,斥候队为什么没有侦察到这支部队?韩猛也非常疑惑地回望着他,十分茫然。他没有办法解释。

        对面的骑兵队伍速度不减,依旧在狂奔。最前面的中间一排,赫然是一片突出的白马队列。它们漂亮的身影映衬在蓝天绿地之间,显得格外得耀眼夺目。

        刘和与他的部下久闻公孙瓒的大名,虽然没有见过他,但听到他的传闻太多了,各人心里都很仰慕崇拜他。马上就要见到名扬天下的人物,大家的心里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公孙瓒字伯珪,是辽西令支人。他出身于官宦世家,其父曾经是二千石的大员。他虽然有一身本事,但由于母亲出身卑贱,成年后也只能在辽西郡的太守府充当一名书佐文员,然而他很快便获得了太守的赏识,被招为女婿。接着又推荐他去拜自己的恩师大儒卢植先生为师,读书做学问——其实是蹭个名声。

        公孙瓒在北方长大,他自己是一个慷慨悲歌之士,豪爽而尚武好义,根本就不喜欢读书论经。他不曾把书读通,便告辞卢值回到家乡,过了两年,被举为孝廉。

        接着孝廉郎实习期满后被派作幽州的辽东属国长史。长史,相当于后世市委的秘书长,是文官,但在这里却是武官,相当于一郡的都尉。所谓辽东属国,便是散布在辽东郡周围的若干藩属国,亦即大大小小的乌桓与鲜卑的部落。辽东属国长史的职责,便是监视这些部落,不许他们造反。大概因为出身的关系,受到的教育和普通人差异比较大,公孙瓒极端仇视胡人,好像和他们有血海深仇似的。每次,只要他接到有部落造反的消息,他就会勃然大怒,义愤填膺,立即率部去平定叛乱,常常深入边陲,望尘奔逐,日夜继战,好象这些部落和他私人有深仇大恨一样。

        公孙瓒和胡人交锋,从来都不留活口,尽屠全族,当真是鸡犬不留,其血腥残暴,令胡人闻风丧胆,莫敢捋其须。

        公孙瓒喜欢骑白色的马,他命令自己的卫队士兵也都骑白马。因此,公孙瓒有一个闻名遐尔的绰号叫白马长史,他的卫队叫白马义从。

        公孙瓒的部队军容整齐,旗帜招展,士兵们盔甲鲜明,武器锋利,一看就是一支训练有素,战斗力极强的部队。他们在距离刘和大营约百步的地方缓缓停了下来。

        刘和与几个部下面面相觑,自惭形愧。和公孙瓒的辽东兵比起来,自己这支白檀边军,就像临时拼凑的杂牌军一样。战马是从乌桓人、鲜卑人手上抢来的。只有一部分军官配有头盔铠甲,大部分士兵都是普通的甲胄,包括刘和自己,他连甲胄都是破的。历经两战之后,原来的骑兵几乎损失了一半,现在都是步兵在临时充当骑兵用。

        鲜于辅兴奋地对李弘说道:“顺之,我们去迎一迎你的这位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