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06章 令其失智

第106章 令其失智

        拓跋鲁耶顿了顿道:“所以,请各部头人明日更加努力,不拿下抚远,誓不罢休。我已决定调茅荆坝的一万名驻军携带更多的攻城器材前来,命令刚刚我已发出。明日清晨,援军将到,我要在一天之内,攻进要塞。”

        慕容坤大吃一惊,茅荆坝本来便只有一万驻军了,全部调来,那茅荆坝岂不成了一座空城,如有意外,后果不堪设想——慕容大首领秋狩的计划将全部泡汤。

        “左部帅,不能调动茅荆坝的驻军。”慕容复站起来,大声发表异议,“茅荆坝是我们后援重地,是大首领秋狩的前进基地,必须确保那里没有会何意外,左部帅,要拿下要阳,我们现在手里尚有近四万军队,足够了。”

        拓跋鲁耶阴阴地看了一眼慕容坤,正想开口说话,外面忽地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左部帅,左部帅!”一名亲卫一掀帐帘,一头扎了进来。

        拓跋鲁耶大怒,“混帐,你竟敢擅闯中军大帐!来人,给我拉下去砍了。”

        那亲卫吓得噗通一声跪下:“大帅,大帅!我有要事禀报。”

        看到这名亲卫眼中泪水长流,拓跋鲁耶心中诧异,这亲卫是他金雕部落里的老人,流血容易流泪难,今日怎么如此失态?

        而正在此时,外面也传来阵阵喧哗声,各部头人都乎地站了起来,莫不是炸营哗变了?众人脸上都是变色。

        “大帅,大帅!金帐您的金帐!”

        “什么?”拓跋鲁耶呼地站了起来。

        “您的金帐被汉军立在了城下,上面还挂着还挂着两颗头颅!”

        拓跋鲁耶一言不发,抬脚便奔向帐外,众头人心中讶异,都跟着他策马奔向战场。中关城上灯火通明,将城下不远处那顶金碧辉煌的大帐央衬得更加耀眼,帐顶那高高的旗杆上,垂着两颗头颅。

        一颗是拓跋司北,一颗是拓跋思南。

        各部头人面面相觑,去年冬天的消灭金雕部落的血案果然是幽州军做的。

        拓跋鲁耶如同一根柱子一般伫立在马上,木雕泥塑一般,嘴角丝丝血迹渗出。几声大吼声在他身后传出,几名出自金雕部落的亲卫跃马而出,奔向中关城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城上之人居然没有放箭,放任这几名拓跋鲁耶的几名亲卫奔到跟前,下马攀爬上旗杆,将两颗头颅取了下来。

        此时拓跋鲁耶仍是一言不发,打马便向回走,到得中军大帐时,亲卫们已追了上来,将两颗头颅呈给他,拓跋鲁耶将两个儿子的头放在案上,拓跋司北已死了很久,但这头颅被用石灰硝制过,仍然是栩栩如生,拓跋思南则惨多了,头颅已变形,到处都是伤,只能勉强辩认出是他本人。

        拓跋鲁耶将两颗大头端端正正地放在案上,面目朝中帐中众位头人,各人齐齐身体发麻,同时心中也起了一股同仇敌忾之气,兔死狐悲的感觉油然而生,一股浓浓的杀气开始在帐内弥漫。

        慕容坤知道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已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站起来,道:“左部帅,请在茅荆坝给我留下三千,不!二千人。我回去守卫,其余的八千驻军全部来进攻中关,我祝左部帅马到成功。”

        拓跋鲁耶站了起来,向慕容坤一揖,慕容坤的身份与众不同,如果他真要强硬反对的话,自己也真是对他无可奈何,但他此举,已是表明支持自己了。

        白檀县,白草泽,齐周部驻营处,天刚蒙蒙亮,邹靖便急如星火般地一路跑到了齐周居住的木屋里,咚咚地敲响了大门。

        “齐君,要阳急信,鱼儿上钩了,请君即刻出兵。”

        屋里的齐周一跃而起,着薄裳跣足而出,一把揪住邹靖,“君言何意?确实?茅荆坝的驻军真的走了?”

        邹靖力地点头,“是的,茅荆坝最后的一万驻军已在昨天半夜出发,估摸约有七八千人,也就是说,那里现在只有二三千驻军。主公留下的锦囊说,请齐从事在拿下茅荆坝后,立即回军夹击拓跋鲁耶,将敌军全歼于中关城下。”

        “好!”齐周一声大喝,奔回屋里,一把抱起自己的盔甲武器,急匆匆地冲向外面,“吹紧急集合号,全军集结,准备出击。”

        号角声中,一群群的军士手执器械从木屋中奔了出来,牵上自己的战马,跨马而上,一盏茶时分,一个个方阵便整齐地排列在齐周的面前。

        鲜于银匆匆地奔来,边走边系着铠甲的带子,“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齐周大笑,“叔章,时候到了,沮长史成功地将茅荆坝的驻军全部吸引到了要阳城下,现在茅荆坝只有不到三千驻军和数千奴隶,我们立即出击,突袭茅荆坝,将慕容复那畜产杂碎屯集的物资一把火全烧成灰,让他哭去吧!哈哈哈!全军出击!”

        他手里佩剑一挥,前锋军拨马便行。

        邹靖一骑当先,和他的斥候队走在最前,为大军引路。

        而这时慕容坤只带了几十名亲卫,飞马赶回茅荆坝,在途中碰上前去要阳支援的军队,截住二千人,一路飞奔,赶到的时候,已是三更时分,见到茅荆坝灯火通明,一片宁静,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到慕容坤亲自赶了回来,留守的一名百夫长吃了一惊,赶紧打开大门,将慕容坤放了进来,跃下马来慕容坤急急问道:“怎么样?哲达,一切都还好吧?”

        叫哲达的百夫长傲然一笑,“小帅放心吧!茅荆坝这里隔着幽州远着呢,安全得很,我手下有三百精锐,以维持这里的安全。”

        “这里的奴隶还平静吧?”慕容坤很担心茅荆坝这里的数千奴隶,要是知道大军已去,会不会有什么骚动。

        “这些奴隶恭顺得很。”哲达得意地道:“大军一去,我立即便调派了一百人专门去守护奴隶营,要是他们敢有什么异动,我军中的刀箭可不是摆设,现在小帅带了两千人回来,更是高枕无忧了。”

        慕容坤满意地点点头,回头吩咐手下的军将放出斥候,自己却决定要好好地休息一下,这几天以来,人不解甲,马不卸鞍,今天又马不停蹄地一路狂奔回茅荆坝,着实累坏了。

        “你做得不错,但茅荆坝的防卫还要更加加强,巡逻队加倍,做好发生意外的准备。”慕容坤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马鞭仍给亲卫。

        “是,小帅!”哲达恭敬地鞠躬道。

        此时,看似平静的茅荆坝奴隶营却是暗滚涌动,几个汉子正偷偷摸摸地摸到一个个的奴隶营地。

        “桓君,你怎么来我们这里了?小心被抓住,那可是要砍头的,最轻也要被抽一屯鞭子。”一个年轻的奴隶看到桓玄竟然摸到自己这一小队奴隶中来,顿时大吃了一惊。

        桓玄来茅荆坝并不久,他本是刘和亲卫什长,后被调到隐元会的隐元武卫,前一段时间借茅荆坝大举向要阳运送器械粮草,找了一个机会,带着几个人在途中混了进来,居然没有被发现,这也是茅荆坝的奴隶一向平静恭顺,让这里的管理者很是松懈,连最基本的清点名册都没有做,桓玄等人来到奴隶营后,便开始偷偷地四下联络,很快便聚拢了一批人。

        “谢君,你知道吗?军师在要阳大败鲜卑,连鲜卑左部帅的两个儿子都被干掉了!”桓玄兴奋地道。

        “真得吗?”谢庚脸上也露出惊喜的表情,“桓君,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