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00章 欲平卫堡

第100章 欲平卫堡

        关于怎么激怒拓跋鲁耶倾巢而出?刘和与沮授其实没有十足把握,因为并不完全了解拓跋鲁耶此人的性格,但从几次的交手来看,此人不是一个莽撞无头脑的人,有一定的军谋大略,调兵布阵也有一定的造诣,能不能让他上钩,最多五分之间。

        刘和在离去之前,与沮授商议,一旦开战只能做的事就是拖,在中关要塞下拖住拓跋鲁耶,让他在要塞下不停地流血,让他怒火中烧,让他失去理智,这才在最后实施他的致命一击,对拓跋鲁耶完成最后一击的东西,现在便在要阳县衙中,什么时机拿出去,沮授必须拿捏准时机,否则必定偷鸡不着蚀把米。

        而这个时机的把握让沮授颇为头疼,也颇为心疼,因为让拓跋鲁流血的同时,他也在流血。第一天的激战,拓跋鲁耶在要塞下丢下了近千具尸体,而黄忠部也损失了约两百人,一比五的比例,虽然看似很划算,但沮授却心疼不已。

        白檀县的五千青壮新兵在齐周部进入白檀之前,便提前运动到了高家庄据点,但这些青壮此时便让他们来打如此激烈的战斗,无疑是不现实的,沮授甚至担心他们会一触礁即溃,只有在胜利之后的追击战中,他们才能派上用场。

        打吧!没办法,慈不掌兵——只能尽可能地与敌人换取最大的伤亡比率,在战后对这些伤亡的士兵做出更大的补偿。

        明天会有一场更为激烈的战斗。沮授决定好好休息一下,虽然不可能轮到他亲自上阵,眼下甚至连一线的指挥都是由徐荣在负责,但沮授仍然感到累,特别是心累。

        或许明天应该让牵招部去反冲一下,减轻一下黄忠的压力,公孙度的兵力暂时不能动,这是最后主城的守卫力量,沮授知道,如果这场战半拖上四五天的话,那么战火就将在要阳主城之上展开了。

        门轻轻地被叩响,正准备休息的沮授有些惊讶,这个时候又出了什么事需要自己亲自来处理?

        进来的是文瀚。

        “文县君有什么事?”

        “军师,清查田亩之事遇到了麻烦,要阳的大户们勾连在一起,拒不承认他们之前侵吞的土地,而声称他们的这些地契都在上次入寇时被毁了,甚到要求我们县衙为他们补齐这些土地的地契,为此他们愿意出一部分银钱修缮县衙公用。”

        沮授仰头大笑:“甚公用?只怕是想行贿吧!这点小钱就想打发我们?”

        文瀚苦笑:“是啊!这些天每到晚上,总有人跑到县衙里直接就塞银子,让我烦不胜烦。”

        沮授阴沉着脸,“文县君,给我将闹得最凶的那一批人抓起来,杀了。”

        “啊?”文瀚吃了一惊,“杀了?以什么罪名?”

        沮授冷笑道:“公子最讨厌这些地主豪强,什么罪名?什么罪名能让他们死,你就用什么罪名,难道这是请客吃饭,还要讲个理由先么?

        这些恶霸劣绅,侵占土地,居然还大模大样地让县衙为他们补办地契,当真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些土地,是公子为了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准备的,是为了那些没有土地,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准备的。

        这些人已经够富了,我不去找他们勒索已经是宽宏大量,居然还不知足——杀一批,拉一批,这些小手段,文县君不用我教你吧?”

        文瀚当即表态,“军师放心,三天之内,我将这事办好。”

        次日清晨第一缕晨光从地平线上扫射而出,便照亮了要塞高高的城楼,红色的彩瓦被阳光一照,红彤彤的宛如鲜血在流动。在要塞与对面的联军营地之间,原本绿色的浅草如今已被踩得支离破碎,只有那些特别幸运的仍还摇曳着弱柔向身躯随晨风舞动。

        盘旋的秃鹫欣喜地发现了这片食场,欢天喜地的扑将下来,更有一些在空中发出令人发疹的叫声,似在呼朋唤友,一齐来享受这美食。

        早早便爬起来的沮授看到这一幕,不由有些反胃。

        “弓”他伸过手,一直紧随在他身边的亲兵立马递给他一张二石弓和一支羽箭,弯弓搭箭,瞄准天上越聚越多的秃鹫,崩的一声松开弓弦,一只秃鹫应声落下,城上顿时一片叫好声,但空中的秃鹫似乎对这个同伴的死亡毫不在意,依旧俯冲而下,贪婪地撕扯着地上的尸体。

        汉代士人有别于明清,此时士人文武皆修,君子六艺立身之教,礼、乐、射、御、书、数。

        虽然那是敌人的尸体,但沮授仍然感到不舒服,扔下弓,他喃喃地道:“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全部饿死。”

        许是利箭破空的声音刺激了对面的大营,一阵轰隆隆的鼓声后,对面的营塞大门洞开,无数的人马蜂涌而出。

        “又是一天开始了!”沮授笑顾左右,“来吧!诸君,又要战斗了。”

        汉军士兵一列列地站上城墙,而更多的士兵涌出城门,抢到城下的阵地中,一辆辆的战车,投石机推出,城上的大黄弩、蹶张弩吱吱呀呀的张开弓弦,搭上弩箭,卫堡里守堡的军士向主城打着旗语,而主城上,胸墙边,也都举起令旗,大家的旗语只有一句简单的话,“常胜营,万胜!”

        黄忠扔了他那把砍成了半截的环首刀,从军械库里找了一把重达十几斤的斩马剑,此剑是唐代陌刀前身,唐代陌刀阵曾横扫西域,不过其对使用者的要求甚高,身高力壮是必须的,扛在肩上,配上黄忠一米八几的身高,倒也甚是威武,此时的他正站在最前沿的阵地上,威风凛凛。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各有所长!”沮授一番赞叹后,复又转头对牵招:“今天过后,你要准备替下汉升了。”

        “太好了!”牵招兴高采烈,看到黄忠前几天大杀四方,把在城上看戏得他紧得乱跳。

        “但是我估计你所受到的压力要比汉升大得多,因为今天过后,两座卫堡我估计保不住了。”

        沮授话说得很轻松,但牵招却吃了一惊,“卫堡保不住?”

        沮授点点头,“今天拓跋耶肯定要主攻卫堡,到一定时候,我们便放弃它,尽量保存军士的性命,后天你出城替换黄汉升,便只能倚托主城作战,我要你抵挡一天,能做到吗?”

        “放心吧军师,汉升兄抵抗了三天,我如果连一天也扛不住,那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牵招大声道。

        “我要得是你坚持一天,你和黄汉升较个什么劲?”沮授不满意地道,将领之间有竞争是好的,但千万不能因此斗气,你行,我要比你更行,那是会坏事的,凡事都要根据不同的形式做出不同的判断,不能一概而论。像牵招明天出战,他受到的压力将会是黄忠的数倍。

        就在沮授吩咐牵招的当口,拓跋鲁耶果然对卫堡展开了攻击,与临天同时进攻两个卫堡不同,他今天全力进攻的是左边的卫堡。

        看着雨点般落下的投石和身背麻袋狂奔的步卒,沮授已明白了对方想干什么?拓跋鲁耶果然经验丰富,只是凭昨天乌牛部与伏羽部的进攻失败,便得出了对付这种棱堡最有效的法子。

        最有效但也是最笨的法子,便是一寸寸,一尺尺的填平棱堡,否则,只能进行添油战术对付棱堡的话,只有三百守军的棱堡来他三千守军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到左侧卫堡前很快便垒起了一层厚厚的麻袋,牵招不由骇然道:“拓跋脑袋被驴踢了,用这么笨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