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99章 棱堡血流漂杵下 白檀勃勃生机上

第99章 棱堡血流漂杵下 白檀勃勃生机上

        此时卫堡与黄忠部的城外阵线形成了一个整体,想要不到两线作战,那攻击卫堡的路线便只有一条路可走,便是侧方那一百多米宽的开阔地。受地形所限,一次不可能展开太多的人手,最多只能同时摆开一两百人攻击,乌牛、伏羽两部商量了一下,便决定先攻击左侧卫堡。将所部分成数个攻击波,务求不让卫堡守卫有喘息的时间,力争在这一波攻击中便攻进卫堡。

        两部人马举起巨在的盾牌,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与此同时,蒙冲车也开始推进,掩护士兵接近卫堡。

        卫堡汉军反击的投石车和大黄弩稀稀落落,并不如何强烈,除了一辆蒙冲车运气极度不好,连中数支大弩箭,轰然崩开外,其余的士兵都一鼓作气地冲到了卫堡前。

        巨大的攻城车靠上了城墙,士兵们缘着攻城车蚁附而上,攀上卫堡的垛碟,便在此时,垛碟之后一声喊,汉军士兵冒了出来,枪戳刀劈,将刚刚爬上来立足不稳的士兵戳翻砍倒,城头马上展开了肉搏战。

        更多的士兵爬了上来,卫堡上传来尖厉的哨音,汉军士兵毫不犹豫,一个转身,撒腿便跑,转眼之间,便没入了后面一道道垛碟之后。

        乌牛部与伏羽部的前锋又惊又喜,任是谁也没有想到如此轻易地便登上了第一道墙堡,上一次的血战犹在眼前,怎么如今的汉军如此不堪一击?站在垛碟之上,两部士兵狂喜欢呼。

        远处的拓跋鲁耶也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如此轻松,他已作好了付出重大代价的准备,但现实却让他无法相信。

        "怎么会这样?"一边的慕容坤也是大惑不解,以先前讨虏营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应该不会如此不济啊,怎么会一触即溃呢,以他的了解,只要登上了城墙,那这座卫堡便算是被攻破了。

        城头的先锋部队欢呼几声后,便毫不犹豫地尾随着逃走的汉军士兵向后追去,重修过后的卫何比以前在大得多,结构也更复杂。

        等这群士兵中过挡住视眼的矮墙之后,他们都傻眼了,眼前居然是一条条四通八道的迷宫一般的地道,有的地方高一些,有的地方矮一些,而在这些通道的不远处,汉军士兵正在望着他们或大笑,或怒骂。

        "冲过去!"两部的攻击队长都是大喝一声,挥军便向着通道冲了进去,以现前看到的这些士兵的战斗力,可谓是不堪一击。

        通道越来越窄,两部向前冲出几十米后,四通八道的通道便只剩下一条了,两队都是大喜,在那条通道之后,便可看到一道阶梯只通卫堡顶端。

        "杀过去!"两人挥兵直进。

        奔到通道正中,两名队长同时魂飞魄散,在通道的尽头,出现了两台大黄弩,半截长枪般的箭支闪着幽幽的寒光正对准他们。

        "退回去!"

        "快,向前杀。"

        两位队长下达了两道截然相反的命令,一人想到的是在这样狭窄的通道中,大黄弩巨大的威力根本不可抵挡,而且避无可避,另一个更为悍勇,想到的是大黄弩发射极慢,只要扛过第一波,便可以冲过去。

        通道内一阵混乱,便在此时,巨响声传来,大黄弩特有的啸声在狭小的通道内更显得刺耳,通道内一片哀号,残肢乱飞,惨叫连连,两支大黄弩箭一前一后的射击贯穿了整个通道,所过之处,几无剩者。

        大黄弩射击过后,通道之上一道道暗门打开,出现一排排的士兵身影,弯弓搭箭,向着通道内一阵乱射,片刻之间,冲进来的两百名士兵便损失殆尽。

        卫堡内的安静让后续攻上来的两部人马有些发楞,先冲进去的两百人居然无声无息,正疑惑间,从堡上忽地抛下一具尸体,接着又是一具,很快,两百具尸体便被从城上抛了下去。

        两部士兵呆呆地看着在他们前面攻进去的同伴,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居然就被杀了一个一干二净,便是两百条猪,杀起来也能有个响声啊。

        士兵们互相看看,眼中都露出了惧色,踌躇着不再向前。

        棱堡之前并没有出现在这个时代,对于它的结构现在除了讨虏营,外人根本不了解,先前的两百人根本还只是在棱堡的外围,真正的棱堡便是一个个的小陷阱,你能很轻易地攻进去,是因为棱堡并不在乎你能攻进去,它更重要的作用是在堡内利用一个个小范围内的以多打少消灭对方。

        棱堡之内四通八达的通道和石砌成的城墙将堡内分成一个个的部分,大部队根本无法展开,只能一部一部地将队伍投入攻击,一部一部地消耗,攻克棱堡,只能用人命去填。这便如同沮授利用卫堡、胸墙,和主城构成一个死亡地带一样,棱堡内便是一个个这样的小型的死亡地带。

        伏羽部、乌牛部一队队的投入人手,然后一队队地消失不见,终于两部头人胆寒了,两部毕竟人手有限,像这样数百人砸进去连个响声都没有听到便没了,着实让人心惊肉跳,"退,先退下去。"

        在伏羽部和乌牛部退下后,黄昏也慢慢降临,这一天走到了尽头,一天的狂攻,拓跋鲁耶除了损失小两千人的部队外,最大的收获便是填平了三道壕沟,击垮了第一道胸墙。

        而在白檀,此时齐周、鲜于银率领的一万两兵马已秘密运动到了白草泽,他们将在这里隐蔽到发动攻击的时刻,而这一个时间到底是多少,谁都没有底。

        一路行来,白檀县的变化让齐周大吃一惊,眼前的白檀县与他曾经的映象中的白檀县反差太大,让他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路,但看到一路陪着自己的白檀守将邹靖和县令刘备,又由不得他不相信。

        公子刘和真是大才!他在心里默默地道,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将白檀县经营得如此模样,幽州脱贫有望。

        等走到白草泽,眼前的情形更是让他张大了嘴巴,这是白草泽吗?以前的一片死地如今已是绿油油的长满了庄稼,怕不有上万亩之多.目光所及之地,沼泽地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绿波荡漾的一汪春水,在一眼看不到头的绿波之上,无数的鹅鸭自由自在地飘浮其上,岸边,一排排的巨木房屋整整齐齐,这里,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集镇。

        "刘县君,这里是白草泽?"齐周问道。

        刘备看着齐周的表情,很是自豪地道:"正是!齐君,这白草泽我们从开年便开始开挖,动员了数万人手,足足干了几个月啊。刘讨虏真是了不得,当初他提出来时,我也不敢置信,但眼见着刘讨虏的设想一一变成现实,我不得不信,不得不服啊.有主公在我白檀,我白檀有福啊!"

        齐周心里也不由赞叹,他旋即道:"刘县君,我部将要在这里驻扎,为了保密,所有的一应军需都要从白檀调配。"

        刘备笑道:"虽然有些困难,但为了这场战争的胜利,我白檀再困难也会为将军备齐的,将军放心吧.将军你先忙,我去为将军调配所需物资,等将军扎下营后,便可以派人过来领取。"

        看着刘备、邹靖离去,齐周回首鲜于银:"叔章,公子真不是一般人啊!"

        "公子越是能干,对幽州越是有利。"鲜于银顿了顿:“沮长史能顶住拓跋鲁耶的攻击么?”

        “应当能,公子当初仓促防御,还能以残兵坚持好几天,长史这次准备充足,以作好了万全准备,想必没有问题。”

        “可是拓跋鲁耶当初并不是刻意要攻击要阳县,而这一次他是一定要拿下的,而且公子与长史还要调动在茅荆坝的驻军,那拓跋鲁耶就足足有五万人马,所谓逢坚城十倍而攻之,现在我也想不到公子能有什么办法,让拓跋鲁耶将茅荆坝的驻军,也调来作殊死一搏?”

        “他既然说了,我想他一定能办到,公子做事,谋定而后动,没有完全的把握,他一定不会制定这样一个冒险的计划。”齐周突然对刘和充满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