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85章 隐元监察肃军纪 鲜卑拢兵聚八沟

第85章 隐元监察肃军纪 鲜卑拢兵聚八沟

        要阳战事暂歇,但无论是刘和还是沮授,都判断拓跋鲁耶肯定会在短时间里再来,因此要阳反而显得更加忙碌,中关要塞要重新修缮,这一次虽然拓跋鲁耶没有携带重型的攻城器具,但仍然对要塞形成了不少的破坏,特别是两个卫堡,部落联军临走时一把火几乎将其烧成了白地,等若需要重建,能废物利用的也便只有它坚实的地基和烧不烂的青砖条石了。

        要塞内已几成废墟,守城能用得着的东西基本拆完,有的家里连房屋顶上的瓦都揭了下来,搬上城头投掷了下去,人员伤亡太多,这几日城内总是飘荡着凄惨的哭声,有的家几乎死绝了。

        重建、抚恤、安抚,这一系列的事情在文瀚走马上任后终于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这些在白檀基本都发生过,此时在要阳只不过照搬白檀那边现成的做法,省力不少,短时间内,便平息了下来。

        军民齐心一起投入到了要塞的重建工作中,韩猛手下的几百斥候都远远的撒了出去,力求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摸清拓跋鲁耶接下来的布署。

        伤兵员、匠营以及窦清所辖的隐元会一股脑地搬到了要阳县。现在的伤兵员人满为患,不仅有讨虏营在此次作战中受伤的士兵,更多的却是中关要塞参与了守城的百姓,军医是忙得脚不点地,也幸亏在白檀时,刘和按照后世的急救指南写了临时救治技巧的册子下发全军,否则累死军医也干不完这堆集如山般的活计。

        匠营在汤隆的统领下,主要在修理损坏的武器,三百辆战车一战之后,损毁近一半,这都要在短时间里修理好,以便能在下一场战斗中投入使用。经过此战,刘和看得很明白,自己的骑兵虽有马儿三宝,如果正面与草原精锐对垒的话,还不是对手,只能更多地倚仗步卒,步卒只要甲具精良,指挥得当,完全可以正面抵挡骑兵的冲击。不过这马儿三宝,对于训练骑兵新军倒是便捷。匠营的章钊却没有跟来,他如今正疯狂地试验着精铁的锻造方法,用汤隆的话说,他已经入魔了。

        两座卫堡已经完全放弃了以前的构造,而改用了棱堡设计,有了建造白草泽棱堡的经验,这时的施工速度已大大增加,与白檀的棱堡相比,中关的这两座卫堡只不过建筑面积大大增加而已。左右卫堡同时施工,十几天后,便已稍具雏形。估摸在有个十天左右,便可完工,建成后的棱堡需要人数比以前的卫堡要少了近两百人,但如果真论起坚固程度和对敌人的打击效能,却要强上几个档次。

        徐荣、黄忠与沮授等人曾在刘和刚拿出棱堡设计时,想过无数种攻防方案,结论是要打破棱堡,需要付出的代价比普通堡垒要大上数倍。

        “如果对方也有这种要塞,而且有足够的兵力防守,我绝不会去硬攻,这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种堡垒,完全便是一座绞肉机。”沮授断然道。

        窦清在讨虏营中名声不显,即便在讨虏营高层,大家对她的了解也不多,但随着隐元会以令人恐惧的速度开始扩展,并涉及到讨虏营工作的各个方面后,大家对于这个特殊部门不仅日渐忌惮了起来。

        根据刘和的命令,讨虏营下属各部都配备了一个情治小组,但这个小组的人员却全部来自隐元会,各部的将领根本无权干涉他的人事,但可以要求他提供各类情报。这只是明面上的人手,暗地里,谁也不知道隐元会到底在军中藏了多少人,他也许是手下一个普通的军士,也许是一名什长、伍长。

        从起初的不了解,到后来的忌惮,中间发生了很多的故事,最让人津津乐道地当数刘备,在白檀,他看上了一个女子,经常在夜里摸去那女子那里夜宿,除了他的亲卫,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刘和将他召去,拿出一卷竹简,那上面列举着刘备某月某日某时到那女子家中,何时离开。一月几次,甚是详细,让刘备闹了一个大花脸,最后在刘和的勒令下,刘备纳了那女子入门才将这事平息下来。

        其二是关于聚众博戏,徐荣、黄忠、关羽等三人计划黑一把韩猛,便约了韩猛掷骰子,韩猛自从投效刘和后,与这三位主要的将领一直有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隔膜,虽想改善关系,但韩猛也是个心高气傲的角色,也是拉不脸面,一听这三人邀请博戏,便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便兴冲冲地过来,不到三更,不仅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银钱,连以后的军饷都输了二年出去,韩猛也上了火,赤着膀子,红了眼睛,向张飞借了日息一分的高息银子,要翻本再战。

        便是这时,刘和忽地派了人来,送给徐荣一封信,上面不仅将三人密议黑韩猛的事说了出来,甚至将他们在骰子上如何搞鬼都讲得一清二楚,惊出一身冷汗的徐荣三人立即偃旗息鼓,不仅将银钱还给了韩猛,还好好地请他吃了一顿酒,经过这事,倒是让他们几个的关系融洽了不少,但一想起隐元会无孔不入的细作,几人都是汗流浃背。

        从那以后,徐荣等人看到窦清便像见了鬼似的,避之唯恐不及。但三人偏生又经常与窦清见面,每当在一些会议上看到窦清那淡定从容略带微笑的脸庞,三人都要在心里暗叫一声,蛇蝎美人。

        搞出这些事情的恐怖女人也只有主公大概才吃得消吧,三人每每腹腓,对于主公与蛇蝎美人的私事,讨虏营一众高层经常在心里臆测,不过谁也不敢说出来,要是让这个蛇蝎美人知道了,只怕晚上自己春风几度都会被她弄出来写在报告上,那就丢死个人了。

        讨虏营每月逢五逢十都举行例会,与会众人通报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情的进展情况及遇到的困难,而刘和便会当场协调处理,今天恰恰是二十五日,讨虏营例会正常召开。

        军事当然是目前的重点,在几位统兵将领一一发言后,窦清打开她面前的几卷竹简,先是扫了一眼与会众人,才开始发言,被她扫过的将领们都觉得脖子里凉嗖嗖的,仔细回想确认自己这一段时间一直循规蹈矩后方才安下心来。

        “主公、军师、诸君。”窦清好听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隐元会调查确认,自要阳兵败之后,拓跋鲁耶在驻地茅荆坝重新召集附近各部,准备再次对中关展开打击,目前已召集小部落十余部,集结兵马五万有余,诸君需要注意的是,对方此次准备了充足的大型攻城器械,我部确认,对方会在七月中旬对要阳再次展开攻击。”

        “其二,东部鲜卑大首领慕容复开始向茅荆坝运送物资,屯集粮草军械,可以确认,对方在准备以后的大举入寇,至于此次慕容复可能来袭的部众,尚不能确认,如果其能有效地集结东部五大部的话,兵力可能达到十七、九万人,这是自檀石槐以来鲜卑集结的最多兵力。”

        “其三,卢龙塞外八沟牧场突然出现了上万大军。”

        窦清报读完毕。

        刘和一时间呆住了,立即问道:“卢龙塞谁的旗号?”

        “东部鲜卑宇文部首领宇文盛、小首领弥加、乌桓汗鲁王乌延、鲜卑海云部的槐头,还有十几个鲜卑中小部落的大小帅旗帜,营帐密密麻麻连绵好几里。”

        “什么时间到的?怎么先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回主公今天上午突然出现的毫无预兆。昨天我们从八沟牧场经过时牧场还安安静静的。真不知他们是怎样隐藏形迹的一万五千大军啦太不可思议了。”窦清一副羞愧的模样。

        沮授皱了皱眉头:“也就是说,这一次幽州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局。”

        “不错,可以预计秋收临近之日,就是他们大举进攻之时。”窦清合起竹简:“最后说一件我军内部事务,这一月以来,我军徐兵曹部与张先锋部发生了二十起斗殴事件,共有三十五人受伤进了伤兵营。”

        与会众人的目光一齐投向徐荣、张飞,他二人脸色慢慢发红、发紫、发白,半晌徐荣才打个哈哈,“是啊!确有此事,不过这都是下面儿郎们互相操练而已,平时多搏斗,战时可保命。是不是翼德?”

        张飞连连点头,“不错!不错!主公确实如伯誉所言,巡营时我们一定重申军纪,在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定严惩不饶。”

        刘和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军纪是一支军队最不能放松的东西,参与殴打的人全部赏二十军棍,那些进了伤兵员的先寄下来,等伤好过后再打。如今大敌当前,正是同船共渡的时候,各部不能有丝毫懈怠。”

        “诺!”两人大声应命。

        其实两部之间倒没有什么大矛盾,只不过这一次战斗中两军都表现不错,战后不免要吹吹牛,各自相持不下后,自然便要拳头见个真章了。刘和倒也没真当个什么事,但凡事防微杜渐,真要让两军出现矛盾,这对于以后的步骑配合作战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