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82章 各怀鬼胎相算计 死命蚁附当炮灰

第82章 各怀鬼胎相算计 死命蚁附当炮灰

        看看日头,又是已近黄昏,刘和看着又一波攻击被打退,黄忠无力地坐倒在血泊中,他的身上已中了数箭,所幸盔硬甲厚受伤不重,但也是血迹斑斑,四周尽是倒毙在地的军士尸体,现在已死了多少人,刘和已没有心思去关注了,老卒的伤亡还好一点,恐怕也只剩下七八百人了吧,至于青壮民夫,他无力地苦笑一下,数千青壮还有多少?他不敢去想象。

        墙下又涌上一群人,刘和勉力睁开疲乏的眼睛,看到身上也是染满血迹的中关尉周通又带着一群人走上了城头,可矿区还有青壮么?晃晃头,身体不由一震,跟着周通走上来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妇,还有荆钗布裙的妇女。

        “你胡闹什么,他们来不是送死么?”看到这群人默默地捡起刀枪,走到城垛旁,刘和跺着脚问周通。

        脑袋上被箭撕去一块皮发的周通头上乱七八糟地缠着一条布带,血还是不时的渗透出来,他伸手抹了一把血迹:“主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些人都是自愿来的,我可没有逼他们。要阳百姓盼望汉军归来等了几十年啊!”

        刘和摇摇头,一肚子的话,却没有说什么,城下鼓声又响了起来,本已累得站都站不稳的士兵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挺了挺身子,接着滚石、檑木、弩箭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多叶部的勇士叶络莫再一次跨上了城头,上一次他也曾站到这里,但被数名士兵合力打了下去,要不是城下已垫了厚厚的一堆尸体,他此时已经去长生天那里报到了,休息了半日,才缓过气来,不服气地他再一次参与了攻城,又一次地站到了先前跌下来的地方,不过这一次他面对的士兵可少多了。

        大笑着挥动手里的板斧,砍断数根戳向自己的长矛,纵身便跃下城垛,板斧舞得风车一般,便向四周杀去。又是一群人围了上来,叶络莫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围上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老头子,老婆子,还有几个女人,是的,是女人,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老婆子们扎手扎脚地扑上来,没有丝毫犹豫,他挥动大斧,砍向这些人,看到白头飞舞,但仍有更多的人扑上来,终于,有一个老头子扑到了他的脚下,大惊之下,他挥斧向下,深深地砍进这个老头的背部,但便是这稍稍的一耽误,更多的人便扑到了他的身上,是几个女人,他感觉到了,但此时的他却丝毫没有感到恰快,有的只的恐惧,因为他感到有一个锐利的东西从他的下腹穿过,一股温热的感觉迅速地从那里涌将出来。他眼睛突出,浑身的力气慢慢消失。

        “我!多叶部的第一勇士,居然是死在这样一群人手中?”叶络莫忽地想笑。神识模糊中,他看到杀了他的这群女人又跳了起来,飞奔向另一个地方,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头一歪,死不瞑目。

        刘和觉得守不住了,越来越多的戎狄跳上了城头,虽然他带着一群老座在城头四处救火,但仍是防不胜防,他眼看着中关尉周通便在他身边不远处被敌军一刀劈去了半个脑袋。

        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欢咚声传来,他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援军来了!”城楼上响起阵阵欢呼。

        “杀呀!”刘和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神志一松,彻底地昏了过去。

        关羽、张飞终于在城池即将失守的瞬间带着他的四千多士兵增援而来。

        城下,拓跋鲁耶脸色铁青,有一瞬间,他甚至以为城已被攻破了,但这想法转瞬便被击得粉碎,汉军的“劉”字将旗依然在城楼上飘扬。

        “暂停攻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拓跋鲁耶一拨马头,向后走去,身后,是潮水般退下的各族士兵,每个人回头的眼神中,都带着极其的不甘。

        两天的血战之后,要塞陷入了平静之中,无论是要塞里的汉军还是外面的鲜卑军,他们都需要时间来消化或准备,明天将会迎来新的战斗。没有时间悲伤,城上抓紧时间清理城头,战友的尸体被一具具抬下去,迅速被火化,只留下一个小小的木盒子,木盒的顶端刻着这个死者的名字。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不可能将他们尸体留到战后安葬,只能火化掉。至于敌人的尸体,自然是毫不客气地掀到城下。

        拓跋鲁耶也派出了一支军队来收取自己士兵的尸体,如果任由己方战士的士兵尸体暴尸荒野,会给活着的其它人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对军心造成直接的打击。所幸城上并没有对这些收尸队采取打击手段,这让拓跋鲁耶稍稍感慨了一番。

        中军帐内拓跋思南看着拓跋鲁耶道:“汉军援军先锋已到。父亲!我们应当加大力度,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汉军大队的援军会赶过来的。”

        拓跋鲁耶点头称是,“你说得不错,以我估算,最多后天,汉军大队的援军便可能赶过来,所以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明天先以各部为主攻,攻击一次,下午还不能拿下来的话,便让我们的人上吧!”

        “父亲,各部伤亡都很大,像乞牛部与伏羽部损失尤其严重,这些头人么只怕不会尽力!”

        拓跋鲁耶沉默片刻,道:“儿啊!现在我们金雕部落已没了,阿父是慕容部的左部王,既然已投了慕容部,阿父便要为慕容部的兴衰考虑,这于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你知道吗?”

        拓跋思南不语。

        “慕容大首领有一统草原的雄心,但草原各部各怀心思,各有靠山,像宇文部便一直不甘屈服,这一次我召来的这些部落中有很多便是依附宇文部的,明天让他们先上,他们死伤越重,慕容大首领会很高兴的。”

        拓跋思南低声道:“父亲,这些人都是草原上的好汉。”

        拓跋鲁耶瞧着有些执拗的儿子,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好糊涂,草原各部分崩离析,各怀异心,怎么能成大事,现在慕容复要一统草原,肯定要清洗一批人,我们金雕本身就是大首领的爪牙,现在更是成了直系属下,但还有其它的部落呢,只有让他们实力大损,才会对大首领有利,这些部落实力受损,以宇文部头人的胸襟,自然会冷落他们,这个时候大首领出面招揽,岂不是事半功倍。”

        “我倒是希望明天汉军的抵抗再激烈一点,到了下午,我们五千部下养精蓄锐已久,当可一举拿下。”

        次日,尽管十多个小部落拼尽全力,便连乞牛部与伏羽部也投入了部分兵力,但是整个上午,他们连城头都没有登上,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要塞依然屹立不倒,各部头人瞧着死伤狼藉的部下,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左部王,我实在是派不出人了!”纳罗部头人咬着嘴唇,死死地盯着拓跋鲁耶,“请左部王给我们纳罗人留一点种子吧。”

        其它各部头人都是一脸痛苦,异口同声地哀求着拓跋鲁耶。眯着眼看着城头,拓跋鲁耶盘算着此时刘和手中还能有多少兵力可用?就算关羽张飞有四千人援军,经过这一上午的猛攻,城中擂木基本已尽,石料也不多了,这从他们投掷下来的石头从最初的圆形到现在变成了砌房子的条石便可清楚,城里已在拆房了。让攻城部队最害怕的滚油等物从今天开始便没有再出现,说明也已用罄,该是给他最后一击的时候了。

        正准备下令之时,一骑人马出现在左侧,拓跋鲁耶诧异地回头,他看到是儿子拓跋思南,只不过儿子脸上略带惊慌,他举起的手立即放了下来——他知道一定出什么问题了。

        “汉军的大队援军到了。”拓跋思南大声道,诸部头人立时脸上变色。

        拓跋鲁耶失声道:“怎么可能,汉军援军怎么这么快?”

        “是从高家庄过来的,我看到了他们的军旗——讨虏营。”拓跋思南道。

        “讨虏营?就是那个几年前在栾水被打得全军覆灭后重组的军队吗?”拓跋鲁耶冷笑一声,这样一支完全重募的军队能有什么战斗力?

        “阿父,莫要轻敌!”拓跋思南轻声提醒:“我观其军容,甚是严整,不像乌合之众。”

        父亲没有回答他,而是转身对他道:“你率一千铁骑去阻挡援军,我这边立即攻城。”

        拓跋思南大声答应一声,率部离去,拓跋鲁耶拔出腰间战刀,大声吼道:“将士们,能不能拿下要阳,再次一举,冲锋!”他手下尚余的四千慕容部精锐怪叫着冲上前去,一部策马沿着城楼奔跑,开弓引箭压制城楼,另一部奔到城下,立时翻身上马,竖起被掀翻的云梯,蚂蚁一般地向上爬来。

        其它各部此时也不敢怠慢了,各自抬着云梯,推着冲城车,举着撞木,蜂涌而上。

        “主公,军师援兵来了。”城楼之上黄忠吃力地对刘和说,他是被累趴的,此时只能半躺在地上,“对方有一千精骑离开,显然是去阻击援军,而拓跋此是压上所有部队,是想一举拿下要塞。主公,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只要挡住对方这一波攻击,中关便保住了。”

        刘和抹抹脸上的血迹,“放心吧,拓跋老贼肯定攻不上城来,我们一定能守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