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81章 沮授屯兵高家庄 张飞率部做先锋

第81章 沮授屯兵高家庄 张飞率部做先锋

        就在主塞血战之际,此时的关羽却遇到了麻烦,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劫杀诺阿斯达后,拓跋思南会如此之快赶到增援。

        本来入夜之后,伸手不见五指,拓跋思南已没了夜战的心思。如果关羽不跑的话,在这样的夜晚,没有那个主将敢冒这样的险,这样的战场,极易引起部队的崩溃。

        为了防止关羽夜遁,他将哨探放得距关羽部极近,只要对方一动,便会发出信号,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哨探的信号的确发出来了,但关羽却不是逃走,而是用所有的骑兵进行孤独一掷的反冲。

        关羽的骑兵几乎是尾随着拓跋思南的哨探冲进了过来,本来准备追击关羽的拓跋思南部一下子便被蜂涌而来的敌骑冲乱阵脚,一片混乱之中,已经分不清是友是敌,在黑暗里,骑兵们挥动手中的矛戟刀剑,乱砍乱劈,这个时候,没有人敢,也没有人有时间却分辩是友是敌,众人只知道杀光身周的人,自己才能安全。

        远处,关羽看到自己仅有的骑兵冲进了敌阵,眼中不由泪水长流,为了保密,还把马蹄铁、双边马镫给卸了。

        他知道,自己的骑兵将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们走!”一千两百步卒含泪拔营,飞快地踏上归途,而身后,激战尚在继续。

        拓跋思南又惊又怒,此时,他也不知道如何收拢部众了。

        汉军骑兵已经不准备再活着了,为了大部队顺利请援,他们必须尽可能地将思南部拖在这里,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混战,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再好不过了。闷不作声地挥刀狂砍,直到自己坠马落地。

        有的士兵冲出了混乱的战场,但又义无返顾地策马奔将回来,重新将自己投入战场,反正敌人比自己多得多,挥刀乱砍,砍中敌人的几率比砍中自己人的几率大多了。

        费尽千辛万苦地拓跋思南在约一个时辰后才将自己的部队重新集结,亲卫们点燃了数十根火把,甚至连他的旗帜也点燃,使之成为一个巨大的火炬,这才让他的士兵们慢慢地汇聚到了火光下的拓跋思南身边。

        拓跋思南眼中冒着绿火,真是气得七窍生烟,自己低估了关羽的勇气。看着聚拢在身边七百多骑兵,无话可说,白天一舔的激战,自己也不过损失了不到二百骑,这一个时辰的混战,自己就折了三百多骑,这可都是拓跋部的精锐啊,而那天杀的汉军骑军,居然还有二百骑挡在自己的面前,此时思南部点起越来越多的火把,将战场罩得通亮。

        对面的汉军骑兵首领高高地举起了战刀,盯着对面的拓跋思南,拓跋思南也在看着他,他想记住这个以身饲虎的好汉。

        “讨虏营,前进!冲锋!”汉军骑士高喊,二百多骑成一个锥形,以那骑兵首领为锥尖,狠狠地扎向拓跋思南。

        “为了大汉!杀!”

        “杀光他们!”拓跋思南一声怒吼,一马当先中出,迎上那骑兵首领,一挡一格,两马交错,拓跋思南在马上风车般地扭转身子,手中长刀闪电般削出,那骑兵首领脑袋立时便飞上半空,一蓬热血洒下,无头的尸身被战马驮着又奔了数十米,方才轰然倒下。

        两支骑军狠狠地对砸在一起。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拓跋思南的对面再也没有了对手,只余下失去主人的战马在战场上逡巡他脸色难看之极,看了一眼关羽消失的方向:“追!”

        中午时分,拓跋思南终于追上了关羽的部队,但却只是其中一部约五百人,这五百人脸上写着绝然之色,枪阵如林,一名军候挺立营中,冷眼看着拓跋思南。

        拓跋思南身上一阵阵发寒,关羽率余部而去,只是留下了这只部队来阻击自己,等自己杀光了这一支人马,是要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只怕那时关羽已去得远了吧?拓跋思南自嘲地摇摇头,忽地觉得父亲和大首领慕容复的判断有误,大汉真地已从根子上烂了吗?可为什么自己碰到的这些人居然如此决绝,丝毫不顾生死地前赴后继?

        “父亲,我已为你挣取了一天半的时间,你以三万之众攻两千余人守卫的要塞,应当已拔下了吧?汉人的兵书中不是说过围城之敌,三倍而攻之!”

        拓跋思南心中一阵意兴阑珊,胸中再也涌不起丝毫战意,身上的银甲上溅满了血迹,变得花一块白一块。

        “监视他们,只要他们不发动攻击,我们也不主动攻击。”拓跋思南道,不管如何,关羽部肯定是赶回中关了,希望父亲那里已经得手。

        而此时得到请援信的沮授,已经率军五千抵达高家庄,又临时修建高家庄为要塞做第二道防线,已征集了万余民夫正夜已继日的赶工,一座要塞的轮廓已基本显现。

        沮授万万没有想到,局势一下子恶化到了如此地步,关羽居然出城而战,被拓跋鲁耶抓住了机会,三万部众攻击两千多人守卫的要塞,他神情沉重:“云长怎能无视主公?”

        “军师,主公令我等增援的命令已经到了。”徐荣断然道,“不会超过明天,中关两千余人已经守了整整两天,今天是第三天,我们赶到中关要一天,也就是说,主公要撑过五天。军师......”

        沮授开口道:“对了,可以先令翼德部骑兵出击,做先锋!至少可以牵制部分攻城兵力。”

        “只能这样了!”徐荣无奈地道,“计划赶不上变化。”

        高家庄顿时忙碌了起来,军士们纷纷开始打点装备,准备出阵,讨虏营劫了金雕部落之后,收成不错,虽然在民生上花了不少钱,但军士们的装备也没有拉下,反正从金雕部落里抢来了不少的铁甲,皮甲,总之,这些士兵们基本上还是做到了人人有甲。

        张飞部增援之际,要塞的血战尚在继续,拓跋鲁耶的攻城大军已数次攻上了城头,但却总是不能立住脚,马上便被众志成城的守军赶下来,他的眉头也越皱越紧,对卫堡和主塞的攻击已经持续了一天半,当是两个卫堡便花去了半天功夫,这让他大为意外,昨夜想了半宿,今天刚开始攻城便派上了慕容部精锐协助功城,但也只是攻上城头便被打了下来。他可不想让精锐的慕容骑兵被当作攻城的炮灰使用,只能驱赶着各部落加紧攻城,首次攻上城头让这些部族头人精神大振,各自振奋精神,但也只是又数次攻上城头而已,每当这个时候,守城的士兵便爆发出骇人的能量,将好不容易站到城头的部落勇士兵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