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80章 拓跋调兵攻卫堡 黄忠指挥振士气

第80章 拓跋调兵攻卫堡 黄忠指挥振士气

        要塞上,远出滚起的烟尘和陆续出现在视野中的部队让刘和颇为吃惊——拓跋鲁耶不仅有骑兵,还有大队的部卒以及他们拱卫着的一些大型攻城器械,看对方的人马,怕不有二三万之众。

        “汉升,准备战斗吧,敌人要攻城了!”刘和手持长枪道。

        黄忠闻言后,几步奔到城楼边,拿起鼓捶,拼命地擂起战鼓,“汉家儿郎们,贼寇来了,准备战斗!”

        他挥臂击鼓,盔缨飘扬,城上的军士被鼓声惊醒,回望城楼上黄忠须发勃张,须发和披甲战袍在风中飘扬,胸中蓦地激起一股激昂之气。

        “杀敌!”

        “杀敌!”

        众人一齐高呼起来。

        “儿郎们,本塞城高险峻,别说是两三万敌,便是五万敌又能怎样,咱照样让他灰头土脸,沮军师正在赶回来,徐兵曹的援兵也在途中,只要我等坚持一天,就能获得胜利!”刘和振臂高呼,鼓舞士气。

        这时黄忠低声道:“主公,我们要把卫堡里的人撤出来,两个卫堡里人手严重不足,都只有百多人,放在那里只是送死,撤回来还可以帮助守住主塞。”

        刘和没有说话,眼光看向不远处的两座卫堡,眼中满是悲哀之色,“不能撤,两座卫堡是我军的有力屏障,如果让敌军占据卫堡,则可以从卫堡上压制我们左右两翼,以鲜卑的弓马水平,我们左右两翼必将损失惨重。更何况,两座卫堡里,人可以撤出来,但大黄弩是撤不出来的,要是对方用大黄弩射击我们,你怎么办?”

        黄忠当然知道卫堡对主塞的作用,但那里面都是汉军兄弟,将他们放在哪里,用不了多久,便会成为一座孤岛,那是直接让他们吸引火力啊。

        “我们就看着他们去死吗?”他大声争辩道。

        刘和闭上眼,“告诉卫堡的弟兄,他们坚持的时间越长,我们获得胜利的希望就越大。请为国家,为要阳的百姓,死战吧!”

        拓跋鲁耶站在要塞之下,看着这座雄伟坚固的要塞,心里不禁一阵得意:“中关铁矿就要重归我鲜卑了”

        在短短的时间里,他征召了附近的多叶部,赫罗部,伏羽部等十数个小部落,组成了三万大军,加上他统率的慕容部五千精锐,拿下两千余人留守的中关,岂在话下?

        “拿下此塞,首先便要拿下这两座卫堡,这两座卫堡现在各自只有定州军一两百汉军,哪位首领却拿这头功?”拓跋鲁耶环视着周围的部落头人。

        “左部王,我部愿往!”两位部落头人站了出来,是仟牛部与伏飞部,他们都是慕容部的铁杆追随者。

        “好!”拓跋鲁耶大喜:“拿下卫堡,便是首功,攻下要塞后,所有战利品你们各得两份。”

        其余的部落头人脸上不由露出懊悔之色,以一部之力攻击一个一两百人驻守的卫堡,还不是手到擒来,自己慢了一步,却让这两个家伙抢了先了。

        仟牛部头人朵儿衮与伏羽部头人阿基革得意洋洋地奔向自己的族人,片刻之后,这两部人马蜂涌而出,因为是仰攻卫堡,战马已失去了作用,他二部都下马步战,执着兵器,扛着云梯,嗷嗷叫着奔向卫堡。而拓跋鲁耶的大部则缓缓向前压进,阻止主塞有可能对卫堡的援助。

        两座卫堡的士兵在看到主塞上的旗语之后,已是抱了必死之心,左卫屯长李忠笑顾左右:“弟兄们,我们就要死了,在我们死前,多拉几个垫背的吧!”

        一屯百多人一齐嗥叫起来,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左右是个死,便在死前多找几个伴儿吧。与此同时,右卫也在发生着相同的故事。抱着必死之心的士兵涌向卫堡各处,眼露凶光,紧紧地盯着逼上来的鲜卑。

        大黄弩那特有的啸声打破了战前的宁静,强力弩弓射入人群,仟牛部密集的人群立时便被射出一条胡同,粗如儿臂,长约四尺的大黄弩箭串葫芦般地串起数人,余力未尽,将他们身后的人撞倒一大片。

        “好!”卫堡里的士兵大叫起来,数人合力,又将大黄弩重新上弦。每架卫堡上都配有两架大黄弩,射程约有八百步,在这个距离上,鲜卑便只有挨打的份。

        两部中各有数十骑飞骑而出,骑兵速度快,大黄弩一旦固定,很难改变角度,素性便不理会奔来的骑兵,骑兵飞奔到卫堡数十步距离,开弓引箭,对堡上进行压制射击,箭啸声声,这些戎狄个个箭术精良,极有准头,堡上士兵稍不留意,便会中箭,虽然有盔甲摭挡,但若被射中面门要害,那也会一击毙命。堡上开始出现了受伤的士兵。

        大黄弩弩威力虽大,但射速却慢,两座卫堡上只射出约两支弩箭,狂奔而来的攻城者便涌到了卫堡之下,云梯被搭了起来,两族士兵如同蚂蚁一般开始顺着云梯向上爬来。

        “放擂木!”

        守堡士兵猛拉绳索,吊在卫堡垛碟之上的擂木呼地一声落将下去,秋风扫落叶一般将云梯上的敌人打将下去,被擂木直接打下去的人自是筋断骨裂,死得不能再死了,便是侥幸避过擂木,但从高约十数米的地方跌下去,也难免断手断脚,转眼之间,卫堡之下便多了一层尸体和一群惨叫的伤兵。

        “准备石头!”李忠大吼:“给我砸!”

        堡下敌人太多,不需要看,只要将石头扔下去,便能砸中敌人。一群士兵抱起石头,蜂涌冲上。

        “弓手,弓手,给我压制对方的骑兵!”

        一阵狂攻之后,仟牛部与伏飞部锐气尽视,别说拿下卫堡,便是连卫堡的墙头也没有爬上去。

        看到敌人潮水般的退去,李忠长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这还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会有更大的苦战。环视手下的士兵,已是有十数人永远也站不起来了,他们大都是被城下的弓箭直接射中面门而亡的。

        “天杀的戎狄,箭射得真准。”李忠从垛碟里小心地探出头,敌人又开始集结了,这一次他们以大盾打头阵,“这厮,来得真快!”

        仟牛部和伏羽部刚刚太过于轻敌,以为一两百人守卫的卫堡还不是一个冲锋就拿下来了,殊不知这些要塞卫堡大汉都措索了上百年,对于所有的攻城手段都有预防,像他们这样凭一时血气之勇,除了送死,当真是没别的什么路走。

        看到卫堡轻松击退敌人的第一次攻击,主塞这边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但刘和与黄忠知道,第一波只不过是试探性地攻击,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苦战。但士气却是可鼓而不可泄的。

        “诸君瞧见没有,卫堡只有两屯弟兄,便能让虏敌无法可施,我们这里有两千人,还有数千百姓为后援,想要攻下中关,门儿都没有!”黄忠激昂地大喊道。

        可是就在当夜,两座卫堡还是失陷了,两屯两百多军士已全部战死,但左屯长李忠在陷落前作了最后一件事,就是将大黄弩、蹶张弩的弓弦和一些主要的组件一刀两断、烧毁,让卫堡的这两架大黄弩再也不能威胁到主塞。

        仟牛部与伏羽部各付出四五百人才将两座卫堡拿下,心里是气得要死,疼得要命,数百精锐之士,这对于他们这样的小部落来说,那可是一小半的家当了,拿下卫堡,两部便死活不再参与攻击主塞的攻击,只是占据了卫堡,在堡上向主塞进行压制射击,希望拿下中关后能在战利品上有所补偿吧。此时的两部头人真是欲哭无泪,谁能想到区区百人卫戍的小堡能有如此战力呢?

        卫堡失陷,主塞便立即遭受到围攻,两千士卒根本不可能守住所有的城墙,此时,要阳县聚集在中关的青壮们拿着刀枪冲上了城头,黄忠只是简单地分配给了他们一些老兵作为临时的什长指挥,便全部派上了一线。

        “把石头砸下去,把滚油倒下去,把擂木推下去,把爬上来的敌人砍下去,如此而已!”老兵很简单地告诉青壮。

        城头的鲜血,城下堆集的尸体,空中密如飞蝗的羽箭让这些不久前或是拿着锄把,或是握着算盘,或是捧着书本的年轻人们脸色煞白,双腿发抖,几乎迈不动步子,老兵不耐烦了,拖着他们来到城墙边,指着城下堆集如山的人头:“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守不住城,你,我,他的脑袋都会堆到哪里去。”扒着他们的头又转向卫堡,“看那里,那里刚刚有两百个弟兄死了,但你看看堡下,有千多戎狄给他们陪葬,值不值,太值了。”

        年青人们呕吐,几乎将苦胆也吐出来,吐完过后,站起来,虽然脸色还是那样白,腿还在发抖,但眼神却坚决多了,老兵满意了,只要这些人砍出第一刀,戳出第一枪,那么他们就会忘记所有的恐惧,虽然这是些菜鸟,但这毕竟是守城,有坚城可倚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