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68章 谍报机构

第68章 谍报机构

        刘和写完曹操的回信之际,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情报对于任何一股势力而言,都是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相对于他而言,也许现在还不那么迫切,但随着他实力的增长,对于情报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而情报的搜集相对而言是一个更为专业化的东西,这样的专业人才不是一朝一夕便可以培养出来的。.

        但曹操的来信,讲了雒阳政闻让刘和猛地醒悟过来,他必须从现在着手,开始打造一个强大的谍报部门,这对于自己将来的发展,决策将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次日,刘和找沮授商议。

        “先生,韩猛近几日刺探的军情,让我意识到我们以前的工作有重大的疏漏。”刘和道。

        “公子是说谍报搜集?”沮授反应极快。

        “不错!我听闻那袁氏有间客,朝廷有蹇硕掌握的绣衣,我们现在还是一穷二白,现在我们实力弱小,蜗居一隅,也许还没有什么影响,但如不及早着手的话,以后影响只怕就会大了。”【注1】。

        沮授苦笑道:“这事说来容易,但真要做起来可是困难重重。谍探的培养不是旦夕可以有成效的。”

        “我知道,但我们可以现在着手,利用张世平的贸易网,开始打造我们自己的人手。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便可真正成为我手中的利器。”

        沮授哈哈一笑:“公子既有主张,某当查漏补缺。某先去军营巡营”

        说完便离开了。

        看着沮授潇洒而去的背影,刘和的脸上却掩饰不住地露出欣赏之色,此人不仅干练通达,更兼知进退。此时的沮授在营中已确立了刘和之下的第一人地位,已成军中实权人物,眼见刘和要成立谍报部门,居然只略略说了数句,便飘然而去,自是向刘和表明自己无意在这个即将新成立的部门中拥有什么影响力。

        当然,刘和也不可能让沮授在插手谍报部门,权力太集中于一个人的手中对己对人都没有什么好处,一个人手中的权力大了,很有可能便做出一些他原本也想不到自己会做的事情,防患于未然,方是王道。

        但自己急忙之中去哪里去找一个这样的人呢?

        刘和脑中闪过一个个人影,但又一一摇头否定,这个部门可不是任谁都能来做的。既然不能马上决定人选,那便先编写一点关于谍报部门的工作概述吧!刘和提笔蘸墨,在一张纸上写下:隐元会。

        整整一个上午,刘和埋首在书房中,根据后世谍战片和一些稗官野史里的记忆,运笔如飞,写完了兵事司的工作性质、工作范围、机构组成、人员招募,直到刘修轻轻敲门,提醒他到了用饭时间,他才醒悟已是日头偏西了,意犹未尽的放下笔,决定下午回来继续完成这份情治方略。

        简单地用完饭,回到书房的刘和继续草构他的谍报工作。

        这时窦清轻轻巧巧地走了进来,默不作声地来到刘和身边,替他磨墨。

        当刘和写完情报分类与搜集这一块,抬起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十指交握,伸了一个懒腰,一边的窦清立即站了起来,走到刘和的身后,替他按摩起肩膀。

        刘和舒服地叹了口气,闭上眼,感受着窦清的纤纤细指在肩部的揉动,鼻中传来幽幽体香,脑中不由浮起窦清那似乎永远带着一丝哀怨的脸孔。

        自从上一次的雪夜送美之后,窦清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偶尔也能在她脸上看到一点笑容,但更多的时候,仍是见她时不时地发呆,只有在刘和这里,才能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光芒。

        刘和发现,不知不觉之中,窦清居然在他的心中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似乎自己现在很重视她的感受,看到她高兴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很是开心,而看到她哀伤,自己的心里也酸酸的。

        自己是喜欢上她了么?作为一个曾经的现代人,刘和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这便是爱情么?对于爱情,前世的刘和并没有什么体会,他不由得在心中反复的问自己,是这样么?

        “阿清!”他低声道。

        “主公!”窦清一边按摩,一边柔声问道:“有事么?”

        刘和差点脱口问出你喜欢我么?但总算是悬崖勒马,硬生生地将这句话顿在了嘴边,这个时代恐怕没有女子会习惯这样耿直的问话,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受过伤至今没有恢复过来的女人。

        窦清感受到刘和的身体猛地僵硬了一下,不由惊奇地停下了手,走到刘和的面前,“怎么了主公?”

        刘和不自然地笑了笑,看着窦清雪白的脸庞,心中忽地针扎了一下般,猛地一缩。这本应当是一张笑靥如花,红中透白的脸蛋啊,如今在她的脸上却只见一片不自然的白。

        “你从明天起,不要再去为学塾启蒙了,到我中军来,专门为我处理事务吧?”刘和道。

        窦清微微一愕:“主公,那学塾那里?”

        “先交给令妹吧,我已让刘县君尽快找到新的先生来代替你们。”刘和道。

        “可是主公这里并没有多少事情,只是一些简单的书案处理,我半天时间就可以做好。”刘和答道。

        “不!”刘和摇头,“马上就有很多事了,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去做,你愿意承担吗?”

        窦清睁大眼睛:“主公,我能为你做什么?清只不过是一个女儿家,哪里能担当什么重要的事情?”

        刘和不置可否,“为什么女儿家就不可以,在我的映象中,有很多女人是做出了许大大事业的,你并不比他们差,这些女人中有很多才识远远不如你呢!”

        窦清惊奇地道:“还有这样的女人?主公,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我从小便读《列女传》的。”

        刘和不由语塞,自己所知的这些女人只怕在这个时代一个也没有出现:“谁说女子不如男,只要用心,不管男人女人,都可以将事情做得很好。”

        窦清很惊奇刘和的这个观点,这与世俗道理大相径庭。但她却很开心:“主公,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刘和拿起桌上已有的厚厚的一叠竹简:“你却看看这个吧!”

        隐元会便在这个下午,在刘和的一动念之间正式成立了,它的第一任首领便是此刻尚名不见经传的被救女奴窦清。从此这世间少了一个窦清,多了一个白鸾!往后的风云岁月中,在中原、在草原、在荒漠戈壁之间,所有从事情报搜集与工作的人,每每听到白鸾与她统领下的隐元会时,除了翘起大拇指,赞一声,这个女人硬是厉害,还带着莫名的畏惧情绪,这个始终隐藏在刘和巨大身影背后的女人,为刘和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此时的窦清,却战战兢兢地默默地阅读着刘和所著的《隐元会方略》,作为一个心灵受到过巨大创伤的女子,她对生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但对于刘和,她则是愿意用一生的付出去回报他,不管刘和交予她什么任务,她都力求做到,做好。

        所以,从刘和手里接过这谍报方略的时候,她便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将这件事情做到尽善尽美。

        怀着报恩心情的窦清并没有意识到刘和对她异样的情感,她像受过伤的小鹿般,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便惊慌地避开,关闭的心灵,对情感已没有什么感觉,更何况,她也从不认为宗室出身的贵胄子弟刘和会对她有什么爱意,在她的潜意识中,失去了清白的女子,已是失去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注1】汉武帝天汉二年(前99年),使光禄大夫范昆及曾任九卿的张德等,衣绣衣,持节及虎符,用军兴之法(依照战时制度),发兵镇压农民起义,因有此号。非正式官名。绣衣,表示受君主尊宠。史书当中并没有将绣衣御史直接划分到特务的等级,只是说这些人深受皇帝的信任与宠爱,执行皇帝的命令,尤其是镇压农民起义。后来此官职一直存在,在王莽时被称为“绣衣执法”。亦省称“绣衣”、“绣衣吏”。此时的绣衣御史并不是完全的间谍,只是负责镇压农民起义,还没有履行监视人民这项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