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66章 夜送佳人

第66章 夜送佳人

        沮授走后,窦清打开书房的门,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盛着一碗小米粥,几样小菜,走了进来,将托盘放在桌上,一一摆好:“主公!天色不早了,喝点粥暖暖胃吧!”

        刘和与沮授一口气谈了好几个时辰,倒真是有些饿了,卧坐于几案前笑道:“真是有些饿了,天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回去歇息?”

        窦清笑着将油灯剔得亮了些,道:“主公还在忙于公务,我又怎么能去休息呢!”边说着话,边将刘和翻乱的书案整理好,“主公!怎么沮先生走时脸色奇怪的紧,嘴里念念叨叨的,好生奇怪呢!”

        刘和三两下将粥喝完笑道:“怕是受到打击了!无碍!过两天明白过来就好了。”

        旋即他放下碗:“咦,今天这粥味儿与平常不同啊。不是伙头军的手艺啊!阿清,今天的粥是你熬的啊?”

        “是啊!”窦清不经意地答道:“伙房军士忙了一天,我看他们累得很,便让他们去睡了,本以为主公也会早点休息的,但看到沮先生一来,你二人说起话便没完没了,便下厨熬了一点小米粥。主公...怎么...不好喝么?”

        “不!不!好喝!秀色可餐!”刘和赶紧道。

        窦清闻言雪白的脸庞不由一红,转过身去继续收拾着屋子。

        看着窦清在书房里忙碌的身影,倒是有些养眼。这女子着实是长得漂亮,虽然现在是不刻意地打扮,但便是粗麻衣裳穿在身上,也让她穿出了格外的风景。

        “嗯,她们两姐妹的确是国色天香,不过比起来还是窦清更有风韵些。窦绮嘛?还没有长开。”刘和不由自主地将两姐妹作了一个比较,有几个女人在身边的确是不错,至少现在自己生活规律了些,身上衣服也干净了些,也不知窦清作了些什么,经她的手后,自己身上的衣物总是带着淡不的香味。

        窦清这会偶一回头,看到刘和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她不由一呆,瞬间便又羞红了脸:“主公,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没什么!”刘和赶紧站了起来道:“很晚了,这样吧,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住的地方离这里又不远。”刘和赶紧回绝。

        “不要紧,反正刚刚喝了你的小米粥,正好需要散散步,在屋里呆得久了,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好。”刘和拿起自己的外衣,套在身上。

        两人走出房门,凛冽的寒气扑面而来,刚刚从温暖的屋子里走出来的窦清顿时打了一个寒噤。

        “怎么,冷么?”刘和关心地问道。

        “谢主公!还好,不冷!”窦清赶紧道。

        刘修迎了上来:“主公,我送清姑娘回去吧!”

        刘和摆摆手:“算了算了,一点点路程,我送吧。你们也累了一天,歇着去吧!”

        说完也不理会刘修,与窦清两人并肩向外走去。

        刘修举步欲行,想了想,又停了下来,身后潘凤窜了出来:“德然,不对啊,主公对这个窦清姑娘好像有意思呢!”

        “闭嘴!”刘修瞪了潘凤一眼:“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走,俺们两个悄悄地跟上去。”

        潘凤摇头道:“主公夜送佳人而归,我们跟着去煞风景,你不怕主公发怒么?”

        刘修怒道:“你个夯货,是不是又想沮先生打我们的板子,我是说悄悄地跟上,不让主公知道不就得了么?”

        潘凤打了个哆嗦,一想起沮授的面孔,居然有些害怕,“德然说得是,俺们悄悄的。”

        两人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雪踩在脚下,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声,两人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默默地走了一段路,刘和这才问道:“清姑娘,你们那里装了地龙了么?”

        “谢谢主公关心,我们姐妹那里也装了地龙,现在不论是孩子们上课的地方,还是我们住的地方,都暖和的很。”

        “不要这么和我生分!”刘和微微笑了笑道:“你们都是我记室文秘之人,要是这么生分,岂不是闷煞人了。”

        窦清默然不语,低头向前:“主公是我们姐妹的大恩人,说谢是应当的。”

        刘和摇摇头:“你们今后打算怎么办,真不回去了么?”

        窦清迟疑了会,微微愕首:“今后怎么办,清从未想过,也许就这样过一辈子吧,也挺好的。”

        刘和侧头看她,却见她脸上雪白雪白的,没有一丝的血色,兴许是冷的缘故,两肩向内缩着,整个人有些瑟缩,削瘦的身材显得更是单薄。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有些该忘了的东西,就忘了吧!病树前头万木春,花自飘零水自流。不要总是活在痛苦中,生活中有更多美好的东西不等着你呢!”

        窦清站住,转过身来看着刘和,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我?还会有新的生活吗?不会有了。主公,你不知道,一个女子失去了她最宝贵的东西后,等待她的命运会是什么吗?”

        刘和怔怔地看着两行泪水从窦清的眼眸中淌下,风吹动她的长发,漫空飞舞,那眼中,浮现的竟然是绝望,心中不由一酸,走上前去,伸手将她轻轻地拥到怀中:“有的,你会有更好的生活,答应我,不要放弃,永远向前看。”

        倚在刘和宽阔的肩上,窦清忽地感到找到了一直以来没有的安全,一种找到了依靠的感觉瞬间浮上心头,两手环抱住刘和的腰,她放声大哭起来。将满腹的不甘,心酸,痛苦全都化作泪水,喷涌而出。

        就在刘和、窦清二人暗生情愫之际,韩猛率领斥候屯刺探军情得到了重要情报:

        此时的东部鲜卑大首领——慕容部的慕容复正头疼得紧。金雕拓跋部落全族被灭,而且就发生在自己集合所有部落共庆度的白兰节上,金雕拓跋部落虽小,但忠心耿耿,一直追随自己,突然被族灭,自己当然震怒,但蹊跷的是,居然找不到一丁点的线索,所有在场的人全被杀了一个一干二净,这事干得干净利落。现在金雕部落的老酋长拓跋鲁耶和儿子拓跋思南三天两头来找自己哭诉,让自己真正焦头乱额。

        金雕部落被灭不是什么大事,左右也只有万余族人,两千战士,而且还有千余精锐因为被拓跋鲁耶带来而脱过了这一次劫难,但此事在草原上造成的震动却非同小可,所有与金雕差不多大小的部落都人心惶惶,私下里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到底是谁灭了金雕拓跋部。

        东部鲜卑大部落主要有五部,慕容、乞伏、宇文、拓跋、呼延,五部实力相差不大,这么多年来,东部草原上基本上是这五部轮流做庄,这几十年来,一直以自己慕容部为尊,自己也带领他们取得了对大汉一系列的军事胜利,成功地将大汉的幽州军、并州军压制住,迫使他们不得不一直采取守势,而任由自己予取予收,而在自己风头正劲的关头,居然来了这么一出,不能不让他怒火中烧。

        金雕拓跋只是拓跋部的分支。

        慕容复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事是其他四部中的一部干的,一则剪除自己的羽翼,一则掠夺金雕部的财富,但到底是谁呢?他不能妄下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