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51章 如何过冬

第51章 如何过冬

        韩猛部的投效并没有在白檀激起多少浪花,毕竟比起穷凶极恶的戎狄,韩猛等人已经可以算是良善有家了。关羽也知耻后勇,认真阅读起了刘和送的《孙子兵法》、《春秋》,努力从勇将往统帅方向发展,至于和韩猛的矛盾,决定在以后的战斗中比个高下。

        流民们编营为军屯、民屯的事情,有了邹靖、刘备、文瀚等人的调配,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百姓们出于对刘和的信任,毕竟是带他们逃出生天的官老爷,再加上对讨虏营的敬畏,那是保护他们活下去的人,而且以后也要依靠军营活下去,百姓们对分营屯垦十分配合。

        在刘和的计划中,眼下还是供给制,到以后能自给自足的时候,便将这些人散出去,以家庭为单位,青壮闲时为劳力,战时招来便能成为合格的战士,全民皆兵。

        狩猎已停了下来,除了黄忠部还在砍树造物,其余的青壮已开始了军事训练,这四万余人口中,青壮有四五千之数,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需要好好地操练,没有武器,便削木为枪,在军营老兵的带领下,开始整日操练,只是可惜粮食不够,不能大运动量地练习,否则以刘和模仿后世陆军的练兵法,造就一个合格的士兵用不了几个月,但即便这样,这数千丁壮在短时间内,也是有模有样了。至少站得齐队列,晓得左右了,刘和自信这些人只要有了武器,拉出去便可以作战了。

        “公子你真想动手?”沮授看着刘和,有些忧心忡忡。

        “只能动手!”刘和一挥手,断然道:“我们的粮食不够怎么办?我们过不去这个坎,只有去抢!抢谁?只能去抢戎狄,我已派了伯誉带着韩猛去探查沼泽对面的部落。”

        “可现在我们只有千余士兵,实力不足啊!如果有足够的武器,我们可以武装起更多的人,是不是再节约物资熬到开春?”沮授不放心,这点人马算是刘和的老本,要是一招不慎,折了进去,那才真是灾难。

        “等不起啊!要下雪了,必须要在下雪前筹足足够的粮食。父亲那边为了掌控广阳郡已经是竭尽全力,我如不能解决右北平郡、渔阳郡,只会增加父亲的压力。”刘和已下定了决心。

        “既然公子已下了决心,那便干了!”沮授也不是一味小心谨慎的人物,他也深知这个冬天便是刘和的一个劫,“既如此,那便要好好地谋划一翻。”

        “那就去召集诸将。”刘和看了看刘修:“德然传我将令,诸将军议。”

        “诺。”刘修领命而去。

        就在等待诸将之际,刘和又想起离开州府那晚与父亲刘虞的分歧。

        “儿啊,我是不赞成与胡人开战的。”刘虞皱着眉头:“要想战胜胡人,需要哪些凭仗?你血战卢龙,你现在多少知道点了吧。”

        刘和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很认真的想了想,才缓缓说道:“足食强兵,付之良将。”

        “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看这幽州具备哪一个条件啊?”

        “父亲幽燕向来是出精兵之所,怎么能说一个条件也不具备?”

        “幽燕的确向来是出精兵之所,当年光武皇帝逐鹿天下,就是由渔阳突骑起家,可是,你知道渔阳突骑主要是什么人吗?”

        “胡人?”刘和疑问。

        “正是。”刘虞摸了摸胡子道:“那你知道为什么胡人会愿意成为光武皇帝逐鹿中原的主力吗?”

        刘和点了点头,他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幽燕出精兵,主要是因为有胡人为主力的突骑,而胡人愿意替汉人打仗,是因为汉人给他们好处,换句话说,那是招抚的作用。这正是刘虞等人力行招抚,而不愿意主动与胡人交恶的原因,否则一旦胡人翻了脸,幽燕精兵的主力渔阳突骑就成了砍向幽燕自己的战刀。

        刘虞见儿子若有所思,便接着往下说道:“说完了兵,我们再说粮。幽州地处边疆,粮食产量入不敷出,每年都要从青冀二州调运钜亿的粮赋才勉强支撑。大军未动,粮草先行,你知道需要多少钱财才能支撑一场战事?你知道为什么西羌会成为大汉的心病,你知道为什么朝堂之上屡起弃凉州之议?很简单,因为打不起。”

        “可那段纪明......”刘和突然想起。

        “段颎?”刘虞冷笑一声:“他是立了功,可是羌乱平了吗?西凉平了吗?”

        刘和哑口无言。

        “段颎出兵两年,花掉了大汉多年的积蓄,为孝桓皇帝争了个美谥,可是大司农却两手空空了,这些年天灾不断,河水漫溢,山东水潦万里,朝庭连赈济的钱粮都拿不出来,这个时候就算是段颎恐怕也不敢再提开战的事情。因为,他肯定打不赢。”

        刘和皱眉不语,他觉得父亲所说的话虽然有些刺耳,但是想必不会是凭空捏造,难道大汉已经穷得这样了,连打个仗都打不起?

        “段颎不过是个摧锋折锐的猛将罢了,名将嘛,恐怕谈不上,更何况就连这样的人,现在幽州也找不出来。幽州现在有名将吗?”

        面对父亲的这句质问,刘和无法回答。幽州现在的确没有名将,就连段颎也是凉州人,与幽州无关。说来也惭愧,幽州好象有好多年没出过名将了。现在说到名将大部分都是关西人,关东出相,关西出将,就是与幽州没什么关系。

        “为父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慎。如今的大汉主荒政悖,有如年久失修的一幢旧屋,灾异频现,流民四起,实在经不起什么风雨了,战事开启容易,要想结束,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

        刘和愣了一下,父亲刘虞一想忠厚长者,一句“主荒政悖”,这可是直接指责天子了,难道他不怕杀头?

        刘虞不知道刘和在想什么,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忧虑:“我与州府诸君已经商量过此事,他们的意见很一致,此时不宜轻启兵端,不是不想打,实在是不能打,幽州不能变成第二个凉州。”

        刘和想了一会说道:“父亲!燕赵之地多豪迈之士,您却说幽州无名将,我细细想来,好象确实记不起幽州出过什么名将。可是我不明白的是,燕赵在秦以前可是名将辈出的,燕有乐毅、赵有赵奢、廉颇、李牧,何以到了如今,反而不出名将了?关东出相,关西出将,幽州的情况和凉州、关中似乎也非常相近,如今凉州名将辈出,何以幽州却一个也没有?”

        刘虞愣了一下,眼神闪了两闪,沉吟不语。

        “父亲刚才又说,朝庭多次有弃凉州之议,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议而未弃?”

        “这个嘛,其实也简单。”刘虞笑笑:“关中是汉家陵园所在,弃凉州,则关中必受骚扰,诸帝不安,所以不能弃。”

        “那如果弃了幽州呢?”刘和眉头轻皱道:“河北会不会也成为关中?父亲想必不会不知道,孝桓皇帝和当今陛下可都是河北人。”

        “我相信父亲您不是那种千里为官只求财的人,也不是那种只求无过、不求有功的人,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抱定了只有抚才能保得幽州平安?”

        “因为到目前为止,只有抚才可行。”刘虞苦笑一声:“如果要战,幽州便是第二个凉州。”

        “可是我觉得,幽州已经快成第二个凉州了。”刘和反问道:“父亲觉得不是吗?”

        刘虞无语,面露微怒。

        “父亲是我口快,望父亲体谅。”刘和示意刘虞稍安勿躁:“您说幽州的精兵以胡人为主,我非常不解,胡人虽说善战,可是幽州毕竟是汉人的幽州,我麾下伯誉、汉升、玄德、翼德等人虽年少,我看未必就不如那些胡人,幽州的边军之中,恐怕还是汉人多吧?如德谋、义公、叔章。”

        “我承认幽州是没粮,需要青冀二州的财赋支持,所以我才想出新的税制,已解决州府税赋收入。比如我那部曲张翼德,张家在涿县只是个中等人家,却也能豪奢至此,幽州怎么就没钱了?难道他们为了自己的私利,宁愿向胡人讨好,也不愿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而出力?难道幽州成了胡人的幽州,他们反而能比现在过得更好?胡人能给幽州带来比青冀二州更多的财赋?他们要是这么有钱,还需要来抢吗?”

        “最后,您说幽州没名将。”刘和顿了顿,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语气却非常自信:“我相信名将不是名花,从花园里就能种出来,名将是怎么来的?名将是从战场上打出来的,一味安抚,只会让幽州人的血性丧失,却不会造就名将。”

        刘虞大怒:“逆子!为了造就几个名将,就要先把幽州变成战场?怎么能如此穷兵黩武!”

        “父亲息怒!我没有这个意思。”刘和摇摇头:“把这里变成战场的是胡人,是每年都要来侵扰的胡人,是他们在杀人,是他们在掳掠,是他们在把幽州变成他们的牧场,把幽州的百姓变成他们的两腿羊。我不是说抚不可取,但是我相信,只有抚而没有战的抚,只会助长胡人的骄横之气,肯定是保不住幽州的安全。”

        刘和沉默了片刻:“既然要战,为什么不能先做些准备,非要等到胡人的马蹄蹂躏我们的家园时才被逼反抗,是不是有些迟了?”

        接着他笑了笑,谦虚的说道:“我虽然是您的儿子、卢师的弟子,可是实在惭愧,书读得很少,不过《论语》《尚书》而已,我记得《论语》中说过‘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又常听人说忘战必危,好战必亡,既然如此,为何备战便不能与安抚相辅相成,非要非彼即此,冰炭不同炉?”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刘和与父亲刘虞心照不宣:幽州战事最大的阻碍,不是外族侵扰,而是各个郡的豪强地主。幽州没钱?张飞家不过是杀猪屠狗的,却拥有千亩田地,庄园修得和小城堡一样。那些世家大族只会比张飞家富裕,不会比张飞家差。这些豪强地主为什么不愿意幽州开战,主要各个家族多多少少的生意上,都和鲜卑、乌桓有所往来,一旦开战,他们的利益会受到损害。最后刺史也好,太守也好,都会遇到这种地方上的豪强把持权力的问题,他们是外来户,对当地的情况不熟悉,自然由这些地方豪强说了算。

        所以这也是刘和说,自己提出的新税制,为什么要在被受到过入侵的郡县先实施,因为这些郡县不存在豪强地主是阻力的问题。就算日后那些豪强回来了,刘和已经收服民心,要是那些豪强不识趣,刘和不介意杀人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