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50章 收入麾下

第50章 收入麾下

        就在帐内,他二人摆开架势——冲到韩猛跟前的关羽劈头便是一拳打向韩猛的面门,他心中是恨透了这厮,靠游击阴人杀他部曲;韩猛看到这个将他赶进沼泽的大胡子也是分外眼红,横臂一架,另一拳已是泰山压顶般地打了下来,颇有一力降十会的味道。

        可关羽久习拳脚,手上功夫甚是了得,向前一个大跨步,欺到了韩猛身侧,左手一扭,侧头避开头顶这一拳,右手已是扳住了韩猛的胯,与此同时,一拳击空的韩猛两手同时落下来,扳住了关羽的腰,两人同时吐气开声,嘿哈两声,却是谁也没有扳动谁,一时便僵在哪里。

        这两人交手,电光火石般便纠在了一起,刘和不由看得眉飞色舞,这韩猛还真不是一般的彪悍呢,人如其名!可见位列袁绍“五虎将”倒是有点料子,居然可以与关羽抗衡十个回合,这要是换作自己,只怕三五下便让关羽摆平了。

        僵持不下的二人片刻之间便已汗流满面,这时没什么技巧可言了,谁先力怂了,便会被放倒,两人咬牙坚持,相持片刻,韩猛毕竟被捆了大半天,筋脉不顺,渐渐便支持不住,关羽却是养精蓄锐,一发现对方力弱,顿时声势大涨,一声大喝,便将韩猛偌大的个头扳得悬了空,一个重重的抱摔,便将韩猛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这一跌直将韩猛跌得七荤八素,眼前星星乱冒,扎手扎脚地想要爬起来,却又被关羽重重地一脚踢在了腰眼上,立时缩成了一团,疼得冷汗直冒。

        “够了!”刘和大喝道,“云长,退后!”

        关羽一脸不甘地退到了一边,一双丹凤眼兀自瞪着对方,直欲择人而噬。

        半晌,韩猛才爬了起来。

        “如何?正面对垒又待怎样?”刘和揶喻道。

        韩猛满心的不服气,想要辩解什么,却一想眼下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垂头丧气,和官兵对阵,还想讲公平么?不过凭良心讲,这个大胡子功夫着实不错,没什么花招,招招势大力沉,即便自己状态十足,也没有取胜把握。而且看上面那个将军的意思,似乎并不想要自己的命。

        “将军手下人才济济,我服了。”韩猛低声道。

        “嘿,服了便好!”刘和一拍桌子,“韩猛!你为匪多年,滋扰乡里,杀人掠货,又袭杀官兵,可谓罪大恶极,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么?”

        韩猛身子一抖,原本的一点小想法在刘和的一声大喝中被击得粉碎。

        “只求速死!”他闭上了眼睛。

        刘和嘿嘿一笑:“只求速死?难道就不想活么?”

        韩猛霍地抬起头,看着上面刘和似笑非笑的神情,原本就有了缝隙的心志一下子被击得粉碎,刘和三言两语,让他从天下掉落地狱,又从地狱回到人间,七上八下,当真欲仙欲死,不知道刘和到底什么意思。

        “不想活么?”刘和又加强语气,问了一声。

        “主公!”一边的关羽一听刘和的意思,不由急了,心想我还准备斩首他呢。

        刘和理也不理他,只是盯着韩猛。

        韩猛这个时候的精神却已被刘和完全击垮,只犹豫片刻,倒跪倒在地,“将军饶命,我想活。”

        刘和长舒一口气,这一下齐活了,这韩猛虽然是个土匪,但端地是个人才,个人战力不俗,看他在山里与关羽游斗,也是颇有章法,虽然这家伙手上有人命,但这个世道,是个人物的,那个人身上没背着几条人物,如此凶悍的家伙,倒正是自己需要的。

        “很好!”刘和点点头,“你虽然罪大恶极,但眼下戎狄入寇,大敌当前,本将看你还算是个人物,却留你一条性命,干得好,以前的案底我尽数给你抹去,便是想当个军官也不是不可能,但若你三心二意,可知本将的手段?”

        韩猛意外逃得性命,已是大喜过望,何况上山当匪,又有几个不是被逼无奈,眼见山匪这勾当是一天比一天难当了,能洗白谁不想干?

        韩猛、潘凤当下便叩下头去:“小人这一条命是将军给的,以后给将军当牛当马,赴汤蹈火,也不敢有二话。要是有二心,天打五雷轰,叫小人被乱箭穿心,断子绝孙。”

        “好了!”刘和一挥手,“我却是不耐听这些空口白话的,我只看你以后怎么做。德然,你去告诉伯誉,韩猛的那些手下先禁在他营中,不许殴打虐待。”

        “是!”刘修眼看着主公三言两语便将一个悍匪说降,满心的佩服,而关羽一张脸又涨得通红,一肚子的话被刘和憋在心里,难受得要死。

        “起来吧!”刘和淡淡地道。

        韩猛、潘凤爬了起来,规规纪纪地站到刘和案前,“韩君你先到徐兵曹帐下听用,以后立了功,自是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主公!小人明白,俺一定好好干。”韩猛敬谢道。

        “至于潘凤?听闻你也是力气颇大,你就做我的亲兵吧。”刘和淡淡道。

        “多谢主公恩泽!”潘凤亦是敬谢。

        “嗯!”刘和喝了一口茶,漫不经心地道:“韩君你逃进那沼泽里,能活着出来,倒也很了不起,本将听说那是一片死地。”

        韩猛赶紧道:“非也!主公,我知道那泽里有一条路,可以直通到戎狄那边,所以每次鲜卑来围剿时,俺便逃去哪里面,风头过后再出来。”

        果然有一条路,刘和按捺住心里的激动,“竟有这等事?如此说来,你们还经常跑去戎狄那边?”

        韩猛道:“是,以前不打仗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带一些东西穿过沼泽去贩卖,弄些银钱。”

        刘和脸色一沉:“怕是在这边抢的吧?”

        韩猛脸一白:“主公恕罪。”

        刘和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本将惜你是个人才,以前的事就不说了,知道这条路的人多么?”

        韩猛被刘和跳跃性的说话方式弄得有些昏,“就只有小人一个人知道,便是小人的那些兄弟,也不知道,只能跟着小人一起走。”

        刘和满意地点点头,保密做得不错嘛。

        “临近沼泽那里有戎狄部落?”

        韩猛点头道:“是有一个,现在不知搬走没有?主公知道他们都是些游牧者,原来在这里,过些日子不定就搬到哪里去了。”

        “那以前在那里的是那个部落,有多少人?”

        韩猛仰着想了想:“好像叫什么金雕部落,小人看他们的规模,大概有一千帐模样,有数千人口?”

        一千帐的部落,大概便能凑出一到两千士兵,刘和在心里盘算了一下。

        “好,你既已投入本将帐下,以后就不要小人小人的了,要叫职部,明白了么?”刘和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温言道。

        “是,小人,不,职部明白了!”韩猛鞠躬道。

        “嗯,你先去徐荣那里,安抚你的部下,还有先前被抓的那几十个人,都还给你,告诉他们,你们现在已不是山匪,是官兵了,是讨虏营的兵,明白了么?”

        韩猛恍若梦中,先前还是山匪,转眼之间,便从良是官兵了,这反差有点大。当下在刘秀的引领下走向徐荣的营盘,脑子里却还是有些迷糊。

        看到韩猛走了,关羽有些激动,大踏步走到主公面前,“主公!”

        刘和摇摇头,道:“云长,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这个韩猛我有大用,而且他也是个人才,以后你们便是同僚了,我不许你去找他生事。”

        关羽憋了半晌,才低声道:“末将明白了。”

        刘和正色道:“云长!通过这一仗,你可明白了自己的不足么?你以前是个侠客,只管冲锋再前,奋勇杀敌便行,但现在却是一个军官了,堂堂的县尉,手下可有上千人马,虽然现在还没有,但迟早你会有的,像以前那样打仗,那断然是不行的。像这一次,那些兵本来是可以不死的。”

        关羽低下头:“末将知道。”

        “知道便好,我已给沮先生说好了,每天你,翼德,汉升三人必须抽一个时辰去他里听他授课,我有时间也会给你们讲,从现在起,你们要意识到自己是一名军官,一将无能,会累死三军的,知道么?”

        关羽满脸差惭:“末将明白,今后一定努力学习为将之道。”

        刘和欣尉地点点头,“好,这一次死亡的人除了要厚葬外,有家属的还要重重地抚恤,所需银钱只管向沮先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