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41章 操练新兵

第41章 操练新兵

        刘和与沮授从蓟城返回卢龙后,半个月后朝廷加急快报到了:依照军功与宗室身份升迁刘和为讨虏校尉,余下诸人各升一级,赏钱一百万,可是到手了才五十万。

        “吏治腐败啊!官场昏暗!我等奋勇杀敌,他们却上下起手分钱。”刘和感慨,旋即转头对沮授道:“委屈先生了,随我来这寂寥之地。”

        “公子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此谓之英豪也!得助公子实授之幸。这等事情何必挂怀,只要公子有一颗匡扶汉室之心,定能扭转乾坤。公子那四句豪言,授亦有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沮授作揖道。

        “先生谬赞了!天地本无心,但人有心,即是恻隐之心,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莫要于识仁求仁,好仁恶不仁,能如此,乃是为天地立心。”刘和望了望关外原野:“为生民立命,即为‘民吾同胞来’其立命在于教,‘修道之谓教’,此之谓也。为往圣继绝学,复兴百家,传诸子之术,以兴国家。如此则可开万世太平。”

        刘和顿了顿道:“可是眼下我欲取旧郡治平刚,光复右北平六县,先生何以教我?”

        “公子早有计较,授愿为公子查漏补缺。”沮授也眺望关外:“大好河山啊!”

        “先生过谦了,和愿闻其详。”刘和回身作揖道。

        “倚徐无、俊靡二县,务农逸民屯田积粮;然后进屯白草洼,筑城渐营通徐、俊二县,加卢龙要塞,互成犄角之势。后缮治器械,分遣精骑,钞其边鄙,令鲜卑主部不得安,我取其逸。”沮授道。

        “高筑墙、广积粮、结硬寨、打呆战。”刘和笑道:“先生此计,正乃堂堂阳谋,步步为营。”

        “不过当下还是要让士卒恢复战力。”沮授道。

        要塞里,三百多名伤兵已都痊愈,五百名重伤的士兵却是死了半数,加上残部七百,现在驻军才千余人。过了一月刺史府卖了战马,有了钱粮,刘和部的补给到了,他和程普、沮授商议招募新兵。

        “公子!若要募兵,首先得招募流民,一来可以编户齐民屯田,增加赋税收入;二来有恒产者有恒心。”沮授建议道。

        “此事不急。德谋,徐无、无终、俊靡三县募兵怎么样了?”刘和问道。

        “二百。”程普看了看竹简。

        刘和心想只能重点操练这二百来人了,让邹靖、关羽去操练吧。

        关羽问刘和:“主公,明天第一次操练,不知有何计划?是学练搏击?还是刀剑、射术?”他是屯长之一,明天头次操练,不能不问问刘和是何章程。

        不用他问,刘和也打算说的,他的操练计划非要诸人配合不可。

        “往年是如何操练的?”刘和看着程普。

        程普答道:“往年都是先练搏击,再学刀剑,最后射术。”

        刘和笑道:“今年我打算改变一下,明天准备如此如此。绥安、云长,要多多倚仗你们了。”

        邹靖、关羽听他说完,先是一愣,继而很疑惑,但是见刘和不容置疑,就领命了。

        第二天,邹靖便抓瞎了,因为刘和所说的练兵之法他一窍不通,据他所知,步兵便是要训练军士们的个人搏击,而他以前当兵的时候,也是这么训练他的,但现在刘和却首先要练队列。先要站整齐,晓得方向,然后便是左转右转,前转后转,转得人七荤八素。

        “主公,操练新兵的练这个干什么,站得整齐又不能当饭吃,俺们又不是皇家仪仗!”邹靖苦恼道。

        刘和知道说也是说不清的,便亲自上阵了。

        冷兵器时代,步兵最重要的便是纪律,一声令下,勇往直前,试想在战场上,你武功通天又能怎样,千百杆长枪戳来戳去,千百柄长刀此起彼伏,便是神仙下凡,也给你戳几个透明窟窿,砍你个七零八落。

        队列,首先练的便是纪律,要让军士们形成下意识的反应,上了战场,长官一声令下,便自然做出相应的动作。有功夫当然是好的,但前提是有纪律的功夫。现在自己没本钱,让有功夫的都去当斥候吧,操练步兵不要什么功夫,有纪律便行了。

        刘和深知古代一支精兵都是花费了若干年甚至十数年才建成的,如今自己招募的农夫,完全是从零开始,不比之前涿县招募的轻侠。。

        左屯屯长是张飞,他一脸委屈地站在队列的第一个,刘和提着马鞭走来走去,看到哪个站歪了,便是一鞭子,哪个站得松松垮垮,又是一鞭子,先前还不当一回事的军士们看到连屯长张飞也连挨两鞭子之后,终于知道了厉害,个个站得笔直,目不斜视,倒是颇有点样子了。

        关羽手下只有五十来号人,勉强站了一个方阵,刘备就轻松了,带着他的五十来人在另一角里练着拳脚,你来我往,嘿来哈去,不时向这边投来同情的目光。

        一连练了十数天的站队列,这支二百余人的队伍终于站得有模有样了,刘和便开始了左右转,可怜这些军士何曾听过这些口令,一开始便转得乱七八糟,不是你碰了我,便是我带了你,还不时两人来个面对面,于是鞭子便又毫不留情地落在了他们身上,现在邹靖和关羽自己带队了,两人便也提着鞭子,加入到了鞭打错者的行列中。

        这样一天下来,比以前在军中练搏击可累得太多,所有的军士一下了训练场,三两下吃完饭,个个倒头便睡,军营中鼾声此起彼伏,直如雷霆,这下轮到刘和受罪了,根本睡不着。

        一个月后,刘和满意地对邹靖和关羽、张飞道:“现在有点模样了,你们从手下选出队率,由队率带队练习,你们监督,嗯,现在可以持械练习了。”

        受了一个月苦的张飞小心翼翼地问道:“主公,那我们练什么?”

        “我们现在营里最多的武器是什么?”刘和问道。

        “最多的是枪、矛,枪、矛便宜嘛,再就是朴刀。”张飞道。

        “嗯,那枪兵就练一招,刺。刀兵就练一招,劈!”刘和想也不想,脱口道。

        “啊?”诸将面面相觑。

        “对,就是刺和劈!”刘和道,“不过在刺和劈的同时,队列要整齐,不能乱!不但是新兵练,老兵也要。”

        唉!诸将同时叹了一口气。本以为脱离了苦海,没想到还有更深的再前面,空手要保持整齐都很难,一个月才有了一点模样,现在要持械,难度增加的可不是一点两点。

        “还有,把会识字的军士全部集合,白天练兵,晚上教导不识字的士兵识字。”刘和道。

        “主公!”诸将一齐叫了起来,“识字的也就俺们这些人。”

        “那就你们教。记住现在这千余人就是种子,军官种子!要是不识字怎么办?我下命令以后用画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