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38章 马踏屠戮

第38章 马踏屠戮

        营地的另一处,刘和的长枪在黑夜中就像是饮血的幽灵,它一路狂啸着凶猛的蚕食着睡梦中的生灵。军士们凶性大起,心中的仇恨从呐喊声中喷出,他们愤怒的吼叫着,狠命的打马奔驰,不论是卧倒的敌人还是坍塌的帐篷一律踩在脚下,肆意践踏任意摧残把敌人的绝望和惨叫统统淹没在血腥之中。

        乌桓人和鲜卑人的两百多个营帐,分布在长不足三百步,宽不过五十步的狭窄范围内,这种密集布阵给了偷袭者一个巨大的机会,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残杀了上千条生命。

        马踏连营的效果当真是惊世骇俗。

        许多士兵死在睡梦之中,更多的士兵死在惺忪茫然之间。当驻扎在大营中间的战士惊惶失措的从营帐中奔跑出来时,他们的命运更加悲惨——从前后两边的黑暗中杀出来汉军对他们进行了一场血腥的屠杀。

        被喊杀声和轰鸣声惊醒的士兵们,衣裳不整的在大营中鬼哭狼嚎四散奔逃。他们大约知道自己的部队遭到劫营了,只要望一眼火光冲天的草料场就知道敌人的数量一定非常多非常庞大。他们刚从噩梦一般的卢龙塞撤下来,极度恐惧和沮丧的士兵们既没有休息也没有从失败的阴影中恢复过来,在毫无防备之下,他们紧接着就遭到了更加恐怖的夜袭逃无可逃。

        刘和的长枪上下翻飞,张飞的蛇矛左右突刺,军士们的兵器飞一般的起落,狂暴的战马凶狠的撞击无数的生命,在黑漆漆的夜里悄然消逝。天空中昏暗的月亮不忍目睹这人世间的残杀悄悄躲进了厚厚的黑云里。

        关羽带着部曲沿着密密麻麻排列的帐篷间像平地上刮起的一股旋风,以闪电一般的度冲进了中军大帐。

        重伤半死的乌延和挂彩的阙基以及鲜卑人的两个千夫长心情极度恶劣,在熊氏连夜告辞回去找慕容大首领商议后事之后,他们在大帐中狂饮马奶酒终于醉倒不起。

        他们伤心因为葬送在卢龙塞的生命都是他们的族人;他们仇恨因为可怕的汉人用他们的鲜血换回了辉煌的胜利;他们忧愁因为巨大的损失已经迫使他们走到了绝路——在草原上没有实力就是别人的口中餐,就会沦落为低贱的部落。

        然而更大的灾难来临了。

        关羽带着部曲呼啸而至,战马起落之间手起刀落斩杀了几个迎向他们的侍卫,随即连人带马冲进了大帐。乌延、阙基和两个鲜卑千夫长随即惊醒,但迷迷糊糊的还没有清醒过来。

        最前面的四个士兵毫不停留,继续纵马高高跃起从大帐中间飞过直接冲到了大帐的另一头,只见刀光飞闪,高大的帐篷随着飞射的奔马从中裂开他们飞出了大帐。关羽和其他的军士紧勒马缰,战马受痛前蹄高高扬起,带着马嘴笼的马头虽然不能长嘶出声但也高昂起来声势骇人。

        乌延和阙基他们受到惊吓立即清醒过来,做势就要拔刀。关羽他们随着战马直立而起的身躯飞身从马上跃起腾空扑向乌延四人。十几个人立即纠缠在一起,只听到乌延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在人群中格外的恐怖。

        刘和和他的铁骑与黄忠率领的铁骑在一霎间交错而过。

        两边大营里幸存下来的士兵还没有找到逃生的方向,飞奔的铁骑突然再次出现。这些魔鬼一般的骑士挟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咆哮着、怒吼着摧枯拉朽席卷一切残存的生命。

        草料场方向的大火越烧越大,烈焰腾空而起映红了半边天,其气势之大令人瞠目结舌、肝胆俱裂。许多跑向马场的士兵被吓得魂飞魄散,惨叫一声掉头再次跑向战场寻找逃生的机会。

        杀声震天的战场突然之间就被火光照亮了,狼奔豕突的敌人恐惧到了极点,他们无助的哭号着、叫喊着、奔跑着就像羊圈内一群待宰的羔羊。

        当刘和与黄忠率领各自的铁骑,第二次在敌人大营中间擦肩而过时,凶悍的敌人开始反击了。他们从最初的恐惧和混乱中惊醒过来,在铁骑狂奔过去之后开始寻找武器,三五成群的组织在一起结成小型阵势准备负隅顽抗。

        空中呼啸着从不同方向射来的长箭,刘和身边的军士突然被敌人的冷箭射下了马。

        刘和狂叫起来:“加速!加速!”

        刘和的狂吼声在黑夜里显得雄浑而又凄厉,它盖过了战场上的厮杀声,清晰的回响在军士们的耳边。飞奔的战马在骑士们的鞭打脚踢之下再次加速。一些准备迎战的敌兵看到战马疯子般的冲来吓得掉头就跑。三五个敌人组成的小组合,根本不需要挥动武器仅仅依靠战马的速度就可以把他们撞的横飞起来。但是个别敌人的冷箭和一些悍不畏死的敌人舍命阻击,造成骑兵们的伤亡在逐渐增大。

        刘和冲着迎面而来的黄忠大声叫道:“加速!一定要加速。”

        黄忠高声回应:“加速!全体加速…”

        他手上的环首刀前指将一个正准备偷袭射箭的敌人,接着马速一刀砍了他的脑袋。

        激烈的战斗随即进入了白热化状态,但是敌人由于失去了首领的指挥和组织,也没有了熟悉的牛角号声进行联系,造成了各自为战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其惨败全歼的命运已经不可挽回。

        两支铁骑的速度在逐渐失去阻力的战场上越跑越快,喊杀声越来越小的敌人四处奔逃的身影随着铁骑的反复践踏,已经逐渐稀疏下来。投降的敌人紧紧的趴在栅栏上,生怕自己被狂野的铁骑卷走,再也看不到早上的太阳。

        当刘和与黄忠率领军士们第五次在敌人的大营中间会合时,距离开战不过很短的时间也就是战马狂奔两里路的时间。太快了!军士们仿佛做梦一般,一时间都还沉浸在血腥和惨烈的厮杀之中,望着被两支部队围在中间的几百名俘虏,望着血肉模糊一片狼藉的战场,望着火光冲天的牧场,谁都不能相信自己战胜了凶悍的胡人,消灭了两千多胡族的士兵。

        不知是谁突然高呼起来,打破了这霎那间的梦境。

        “胜利了!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汉军军士们从震惊中突然迎来了胜利所带来的巨大喜悦,人人激动万分个个高举武器纵声欢呼起来,庆祝胜利的吼叫声响彻了战场、响彻了黑夜。

        凶狠的乌桓人、鲜卑人被汉军铁骑打得措手不及毫无还手之力,直到战斗结束他们都没有机会组织一次有效的抵抗,他们被汉军铁骑的速度打懵了、打跨了、打得崩溃了。一千多名士兵被战马践踏撞击而死或者被汉军击杀而死,三百多人投降俘虏,只有两三百人趁黑逃跑了。汉军死伤一百多人。

        白草洼牧场的袭击战在战士们的呼喊声中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