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35章 戟杀乌延

第35章 戟杀乌延

        城楼上的敌人越来越多,士兵们已经逐渐抵挡不住,士气也在急剧低落,再不采取办法主城墙马上就要失陷了。

        程普果断命令击鼓!如雷一般的战鼓声响彻了卢龙塞,这一声声战鼓激起了战士们继续顽强作战的斗志,驱散了战士们身体上的饥饿和疲劳,坚定了战士们必胜的信念。霎那间欢呼声、怒吼声、喊杀声呼应着惊天动地的战鼓声,汉军突然之间就象出了笼的猛虎一般,一个个勇猛无畏、舍生忘死奋不顾身的冲向自己面前的敌人。

        敌人被击退了。

        城楼上敌我双方的尸体铺满了整个地面,当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不忍睹。不管是活着的、死去的、受伤的都一个个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望着迅退下来的士兵,乌延恨不得杀掉他们。他翻身跳下战马拔出战刀大步走出队列,迎着退回来的士兵喊道:“为了部落!”

        “吹响冲锋号!所有预备队随我杀上卢龙塞。”

        嘹亮的号角声霎时间响彻了初秋里的黄昏。

        乌延一马当先冲向了卢龙塞,身后三千多名士兵象潮水一般呼啸着席卷而去。

        听到城下一声声低沉的牛角号声反复响起,如潮的敌军吼叫声由远而近,刘和的心里突然平静下来。

        刘和知道事情再无挽回的余地,卢龙塞主城墙即将失守已经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他缓缓走到士兵们面前,望着一张张毫无惧色的面孔大声说道:

        “今天卢龙塞就要在我们手上失去这是我们的耻辱。”

        程普激动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声嘶力竭地叫道:“我们要以自己的血,告诉敌人我们一定会夺回卢龙塞。”

        “杀…为我大汉河山杀…”刘备站在刘和身旁高举战刀纵声高呼。

        战士们同仇敌忾义愤填膺无不高举武器齐声高吼:“杀…杀…”

        天色突然就暗了下来,黄昏悄然逝去,夜风在山野之间呼啸起来。

        双方短兵相接彼此再无求生之意,杀不死不休。

        黄忠、关羽、张飞浑身浴血左劈右砍,手下决无一合之将,刘备就在他们旁边状若疯狂,双股剑所向披靡。

        汉军伤兵们临死不惧,他们英勇的迎着敌人射出最后一箭、砍出最后一刀——死也要轰轰烈烈!

        刘和的钢枪上下飞舞,围在他身边的敌兵不时的被击死击伤。可是围在周围的敌兵,不但没有少反而越来越多,大家都看出来他是一个大官。

        一个被击伤的士兵躺倒在地,刘和一脚踏在了他的身上正准备抬脚移步,却现自己的腿被敌人死死地抱住了。刘和一时间身形大受影响,钢枪的灵活性立即大打折扣,身上随即中了两箭。他气怒攻心大吼一声,重重一脚踏在敌人胸口上,敌兵胸骨碎裂两只手却像钢钳一样依旧死死抱住他的小腿不放。

        刘和的叫声惊动了周围的士兵,看到主公身处险境,军士们随即各展神通,奋力向他靠拢过去。关羽和黄忠冲得最凶,杀的敌人纷纷退避,更有甚者无处可躲刚才翻过城墙暂时在云梯上站着。

        黄忠眼疾手快张弓搭箭,连射三箭,射杀靠近刘和的敌军,关羽杀到,劈杀一人,一脚踢死一人,随即一刀剁掉了紧紧抱住刘和的两只手臂。

        程普杀到,他咬牙切齿一边与敌人搏杀,一边对身旁咆哮着的黄忠、关羽大叫道:“快带少主撤!”

        关羽回手一刀劈死一个,一把拽住刘和的铠甲领口拖着他飞后退。黄忠紧紧跟在他旁边,一边掩护他一边大声叫道:“撤!撤回!撤…”

        乌延浑身杀气倒提着血淋淋的战刀,带着一班士兵如狼似虎疯子一般的杀向了城墙上最后一批大汉士兵。

        程普等人救了刘和回来,他望着主城墙上敌人已经蜂拥而下,而城墙顶上敌人的弓箭手已经开始任意射击了。

        程普对剩下的七八十人大声吼叫道:“留十个人下来阻击。义公带他们撤!快撤……”

        韩当二话不说对周围的士兵一挥手,以最快的度向关楼跑去。

        关羽战刀一挥狂吼道:“杀…”

        率先冲向正气势汹汹顺着石阶飞而下的敌兵。

        乌延冲在最前面两人双刀相撞迸射出耀眼的火花。关羽抵挡住了乌延顺势而下的一刀,可是虎口一震,略感酸麻。旋即双手握刀,一口气连劈了十刀。只听得“叮叮当当”像打铁一样。十一刀之后乌延战刀脱手空门大口,关羽再劈一刀,雷霆万钧的一刀,势在必得的一刀。

        这时阙基出现了,出刀挡下,救下了乌延。关羽大怒,拾起地上散落的铁戟,只见他蹬着马步大开大阖,霸气地舞着沉重的铁戟横扫,不断有“叮叮哐哐”和人的惨叫声,猛不可当,将乌延刺死。

        关羽见大量敌军涌了过来,立马闪人。

        徐荣和几个士兵推翻了广场中央的几口大锅,沸腾的油被倾泄到地上四下流溢。他们抬起尚在燃烧的灶桶丢进了火油里。火油碰到四散的柴火“轰“一声暴燃烈焰腾空霎时照亮了整个卢龙塞广场。

        大火阻挡了敌军追击。

        当夜敌军见乌延战死士气大损,纷纷退却。

        在残破的主楼内,刘和与诸将商议,如此厮杀下去,定被其消耗磨死。当晚坐卧不安,走出中军看月,只见寒色满天,霜华遍地。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战者,求之于势...”刘和思付:“用兵作战无非奇正,善战之人必先虑其有利于己方之势态。奇也好,正也罢,都是方法,而不是目的。两者相互依存为的是营造必胜之势。”

        “如此相持厮杀,虽粮草军械充足,可有生力量却伤亡颇大。”刘和来回走动,又皱了皱眉头:“粮草?后勤?对了!”

        刘和见程普、徐荣未睡,就找二人商议。原来他急中生智忽然记起演义里曹袁相持,许攸献计袭乌巢,毁其军资。如今这势态和那很是相像——敌军攻关乃是为了入关劫掠,以备冬季,所以他们粮草军资本就拮据,于是每日不计伤亡进攻。“兵贵胜,不贵久”讲得就是这个意思,问题是现在汉军是军士伤亡颇重,援军还没到,同样耗不起,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出去截杀敌军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