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28章 戎狄叩关

第28章 戎狄叩关

        卢龙塞,即今河北喜峰口,位于徐无山麓的最东面,坐落于两山之间。左侧是梅山,右侧是云山,滦河东南径卢龙塞,塞道自无终县东出度滦河,向林兰陉,东至青陉,卢龙之险,峻阪萦折,故有九峥之名。

        刘和站在关塞上长时间的仰望着,矗立在卢龙楼上的大纛。大纛高约十丈耸立入云,黑色的旗面上绣着一个巨大的“漢”字。

        为大汉荣光而战要开始了么!

        铁马破阵,疾风长枪,驰骋唯我大汉健儿。环刀寒衣,斩尽卢龙寒霜,白云生处百战红斜阳。横断燕山,谁人敢争锋芒,吞鲸撼岳只消一刀光。

        在接应韩当部返回卢龙,刘和找程普了解要塞情况后,他一边调遣人手出城,砍伐近城的林木,开挖壕沟,引滦河之水做护城河,做守城的准备;一边下到军营,用了几天时间熟悉各部的情况。

        兵法云:知己知彼!就要迎来大战了,兵可以不知将,将不能不知兵。

        要塞本有守军二千加上刘和的援军一千四,共有兵三千四百余,骑兵只有六百骑,余下全是步兵。

        通常来说,步兵分为三类。一类是“甲士”,即重装步兵,士卒多健壮勇猛,硬盔铁甲齐全,装备重型锐利兵器如戟、戈、矛等;一类是轻装步兵,着皮甲,使用刀、剑、盾等轻型短柄的武器;一类是“蹶张士”,即弓弩兵,使用弓、弩。

        这三千四余兵里最多的是轻装步兵,占了一大半,一千六百人;弓弩兵次之,约八百人;甲士最少,只有四百人。

        甲士和轻装步兵被混编在一起,两千多人编成了一个“部”。依照惯例,弓弩兵、骑兵独立编制,编成了三个“曲”。

        刘和亲自下到各部、曲,一个队、一个队的走过去,仔细核实兵员人数,并仔细检查士卒装备,同时仔细询问平日的训练情况。

        只是这三千四百余人并不是每一个都能上阵杀敌。刘和在各曲、各队都发现了不少白发老卒,一问年龄,老的六十多岁,小一点的也五十多了,铠甲都穿不上、武器都拿不动了,还怎么上阵杀敌?

        有汉一代,特别是东汉,“募兵”分为两类,一类是临时招募,战后解散;一类是长期在役的职业军人。乐府诗唱道:“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说的就是后一种募兵,要塞里那些五六十的老兵也正是属于后者。

        不过两者又有不同之处。乐府诗里唱的是一个随军出征、身不由己、想回家而不能回的老卒故事,要塞的这些老兵却是因为家穷,为混口饭吃而留在军中的。“募兵”要给钱的,就是合同工性质,生民不易,与其饥一顿、饱一顿,不如待在军里,还能有个温饱。

        各曲都有这样的老卒,统计上来,一百多人。当此关头,不合适将之辞退,万一惹得其中有人生冤,反而不美。刘和索性把他们编成了一个屯,负责后勤补给。

        安顿好老卒,调查完情况,刘和把屯长以上的军官叫到一块儿,开了一个小会。开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和军官们熟悉熟悉,一个是大战将至,做个战前动员,激励士气。

        程普说道:“要塞沟深垒高,城墙坚固,兵虽只有三千余,但后方徐无城中大户众多,合其宾客、徒附、奴婢,可得数千人,除此之外,如果不幸破关退守徐无,城中百姓数万,去其老弱妇女,能协防杀贼的青壮亦有万人。外有坚城高墙,内有两万能战的军民。何况要塞兵食有余,军械充沛。”

        刘和想了下,问程普:“德谋,你说‘兵食有余’,现塞中有存粮多少?”

        “足够万人吃用半年。”

        这是个好消息。

        此时的乌桓大首领乌延,望着天上苍白无力的太阳,缩了缩脖子。草原上的风太大了,还没有到非常冷的天寒气就已经开始往衣服里面钻了。

        乌延是个彪悍健壮的中年人,大约四十多岁,身材高大魁梧。由于岁月的侵蚀,皱纹过早的爬上了他的额头。他有一双象狼一样的眼睛,凶狠和狡猾就写在他削瘦的脸上。年青时他也是草原上的一条好汉,以勇猛好杀出名。后来他继承了父亲留下的部落率先在族内称王,大汉的那些官僚怕他们惹是生非也不管,随他们去闹腾。

        当鲜卑人找到他商议合力攻打卢龙塞,入侵幽州腹地时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盼了这一天盼了不少年了。乌延为了入侵后分到更多的财产和土地,他和老朋友东部鲜卑首领弥加进行了多次商谈,鲜卑人还是比较大方的基本上满足了他的要求。于是他按照计划先行率领三千大军赶到了长峪沟子。

        鲜卑大军由东部鲜卑的四个大部落加上一些愿意参加的小部落共五千大军,不久之后也赶到了长峪沟子。

        大军快行进在草原上。

        望着旌旗飘扬战马奔腾的队伍,望着一张张兴奋的脸,乌延心里美滋滋的:卢龙塞等我把你夺下来,我就把你拆了,看你以后还怎么挡我的道。

        乌延看见鲜卑友军阙基在几个侍卫的簇拥下疾驰而来。乌延赶忙迎了上去。虽然他号称汗鲁王,但他的实力和财富并不比阙基的多,他在这几位面前摆大王的谱简直就是笑话。

        “大王辛苦了。”阙基对他随便拱了拱手打了一个招呼。

        阙基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首领辛苦。”乌延也拱拱手:“再有三十里就是卢龙塞。”

        阙基不在意地笑笑:“大首领送来的攻城工具正好用上。我们这些人马背上打仗习惯了,真要攻城还是要加把劲的。”

        乌延点点头表示同意。

        程普被一阵阵急促的鼓声惊醒了,他一骨碌从胡椅上爬起来大步走出屋子,门边的侍卫都用紧张的眼睛望着前方。

        程普为了在第一时间看到敌军走近卢龙塞,特意赶到了哨楼。由于最近太累,不知不觉他就坐在屋内睡着了。

        程普看到了敌人,从远处的地平线上,缓缓走来巨大的一群敌人。卢龙塞的士兵们几乎在听到报警鼓声的同时一窝蜂的拥上了城楼。刘和和黄忠挤到城墙垛子边上,向塞外的大草原上看去。

        乌延的三千部队居中,鲜卑阙基的两千五百部队在左翼,鲜卑素力的两千五百部队在右翼,整个大军呈品字形整齐有序的往卢龙塞走来。

        五彩缤纷的战旗随风飘扬,明晃晃的刀枪剑戟森严夺目,一队队步兵迈着整齐的步伐,一列列骑兵排成长长的队列,在嘹亮高昂的牛角号声指挥下,踩着一致的步伐坚定的走了过来。

        城墙上汉军默默的排成散乱的阵形,一动不动的望着敌人在向卢龙塞逐步接近,所有人的心跳都随着敌人前进的步伐,而神经质的跳动着。

        刘和慢慢看清了敌人的旗帜,他突然现素力的战旗正对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

        程普看到军士们很快就从震骇中惊醒过来,非常满意的点点头。他回头对站在身后的传令兵说道:“告诉击鼓手擂鼓整队!”

        传令兵立即退出人群,对站在最外围的旗令兵说道:“令擂鼓整队。”

        旗令兵立即跳到城墙垛子上站着对着卢龙楼上的鼓台打出了旗语。

        一阵阵猛烈的鼓声就象天上击下的闷雷一样,炸响在每一个士兵的耳畔。军士们立即就象炸了锅一样四散奔跑寻找自己部队的战旗,以最快的度集结在战旗下。

        程普望着塞下左右两部士兵列队排好阵势,心中不禁涌起万丈豪情。

        他猛地抽出长剑高举过顶高声吼叫:“为我大汉杀……”

        周围的士兵紧跟着他振臂高呼:“杀……”

        更远的士兵听到了所有的士兵都听到了就连击鼓手都听见了他们一个个神情激奋举臂高呼:“杀……杀……”

        一声声杀声直冲云霄震憾天宇。

        乌延就象没有听到汉军的呼喊,面无表情的骑在马上率领大军坚决的往前走着。

        双方相距三百步,乌延举手示意大军停下,八千人马就象一个人似的在巨大的牛角号声中步伐一致的停了下来。

        汉军哑雀无声整齐的站在城楼上,望着敌军的动静准备随时投入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