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25章 云长折服

第25章 云长折服

        就在黄忠一跃,用刀隔开张飞二人之时,枣车方向突然出现了十几号人,大多褐衣带剑,也有衣衫文绣、服饰鲜华的,全都向卖枣汉子跑来:“关君!吾等助你。”

        “我说怎的眼熟?!”邹靖拔剑道:“逃犯关羽,还不束手就擒!吾乃本县县尉邹靖。”

        邹靖之前虽然在之前的言谈中敬佩关羽,来的路上与刘和相谈甚欢,遇见有学识的士子,亦能坐而论道,然而说到底,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的原则就是:“秉公执法”。

        与他的经历有关——他的家世很普通,世代务农,能走到这一步,得到县君的信任,引为心腹、任为县尉,全靠他自己的努力。早年雄心壮志,认为大丈夫应当五鼎食,为君王治天下,岂能埋首田垄,终为一老农?因此投到卢植门下,苦读数年。虽然整整五年,连卢植的面都没见着,却依然日夜诵习,毫无倦怠,日夜攻读,心无旁骛,最终得到了卢植的认可和赞许。学成归来,以卢植门徒的身份被郡县察举,初为县中佐史,从最底层干起,一步一个脚印,逐渐到今天的位置。

        邹靖见关羽朋党还不止步,便呼喝道:“吾乃县尉,奉令擒贼。尔等若不止步,视同谋!”

        他这一副无畏的姿态,让刘和暗暗捏了一把汗,看了一眼那十几个汉子,接着将手放在了刀柄上,小声对刘修说道:“德然去引一屯兵马!多加小心!”

        刘修不动声色的离去。

        邹靖负手雄立,蔑视诸朋党。诸朋党观其形容,自觉受了侮辱,一阵阵的骚乱,好几个人握住了剑柄,但终究没有人挑头上前。

        “关羽仗勇力,交结朋党,侵宅凶杀,罔顾国法!杀人后又逃窜江湖,亡命山林,敢做不敢当么?虽是替友报仇,仗义豪杰,然君许敬顺了义气,但敬顺了国家么?若人人学君故事,天下将变何其?这只是小义小忠!小忠贼害大忠,小义贼害大义。”

        “当啷”一声,有人将佩刀拔出一截。

        关羽诸人大多立在树下,月光透过枝叶,筛落下来,映衬得他们的脸上忽明忽暗、阴晴不定。

        此时刘和虽紧张,还算镇静,但也握紧了刀柄,一双眼紧盯院外,只等感觉不对,便要首先暴起发难。

        邹靖收剑入鞘,他迎对关羽诸朋党,身躯挺立如青松,厉声叱道:“尔等是欲试吾剑,还是欲试国法?”

        杀几个官吏,对任气轻生的轻侠豪杰们来说,似乎不算一回事儿,但面对邹靖的这一声叱咤,却竟有好几人不由自主地畏缩后退,又听得“当啷”一声,却是适才拔刀的那人不知怎么手一松,刀又落回了刀鞘。

        邹靖不依不饶,移步迫前,又叱道:“尔辈先群集枣车,今又围堵院前,所欲何为?是想炫耀你们的势力,为关羽脱罪么?若是,前站!”

        没一个人往前站的。

        “如果不是,还不速速退去!”

        汉代当时的社会风气讲究“名节”和“意气”,越是“坚直廉正,无所阿避”的,越是能得到敬重和畏惧。邹靖久在县中任职,素有清名,此时又嗔目作色,气势越发逼人,在他的接连叱责之下,诸朋党虽没有走,但也不敢再骚动喧哗了。

        刘和大为敬服,心道:“这就是所谓的凛然正气么!也只有这样的官吏,才是国家的栋梁啊!”暗叹口气,“只可惜,……。”只可惜乱世将临。

        若非因知乱世将临,他绝对会支持邹靖的做法,可惜事与愿违。乱世将起,正是要用关羽此辈之时。他想道:“我本来以为无法遇见关羽,但是现在不期而遇乃是天意,此天授之岂可轻弃。”

        寻思已定,刘和快步走到邹靖身边,低声说道:“绥安息怒,我有一话想说。”

        “顺之,但说无妨。”

        “君思关羽如何?”

        “替亡友报其仇实乃忠义好汉。”

        “吾汉室以孝治天下,又独尊儒术,皆以弘扬忠孝易风俗,砥砺名节。关羽所杀之人又是当地有名的恶霸污吏,此乃替天行道,非是滥杀无辜。君虽尽忠职守,然让天下失一忠义之士,恐要令君受辱啊。”刘和劝说道。

        “这...”邹靖犹豫了。

        自己寒门出身,走到这一步已是辛苦至极,若是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声望被诋毁,涿县日后谁还会服他。

        “前年有件案子,兖州陈留郡,兄弟二人争死。君知么?”

        “兄弟争死?可是谢鹤兄弟么?”

        “正是。”

        说来也简单,谢氏是陈留大姓,又是士族,所以谢鹤兄弟的事情就在士人圈子里传开了,不比关羽是在通缉令上知道的。谢鹤有个亲友被人杀了,他的弟弟谢膺便为其报仇,后来被发现了,和关羽的案子一样,“侵宅凶杀”应被处死,兄弟两人便争死受刑。兄弟之间的友爱感动了郡守,免了他们的罪。事情传出后,海内义之,以为美谈。

        刘和见邹靖动摇了,便转向关羽道:“关云长!在下刘和刘顺之,幽州军别部司马。吾闻《春秋》之义,子不报仇,非子也。君替亲友报仇,实有国士之风。岂能因国法而灭春秋、杀义士?我宁受明府和县君的怒火,也不愿不仁不义,为天下杀一奇士。”

        刘和瞧见关羽的脸稍微动了动,他复道:“君死,汝母、汝妻何如?君心何安啊?”

        “刘顺之,汝休诓骗我!区区千石吏,然敢言忤逆太守?这……”关羽开口回话。

        “当今天子宽仁,自登基以来,几乎年年大赦,明年应也不会例外。如果赶上允许赎买的话,你的罪行虽重,也不是不能赎买。要不这样,如今已是八月,你再等一等,等到明年夏天,看看天子有无诏书允许赎死。如果没有,你再继续亡命,如何?”

        “关云长!我等与你无冤无仇,我擒拿于你,乃是公事。今部司马之言善也!部司马乃是新任刺史刘伯安之子,何须诓骗你?你还站着干什么!”邹靖道。

        刘和继续劝说:“早年间渔阳阳方正为报母辱,结客灭郡吏全家,由是海内知名,及为司隶校尉,除奸猾、整朝纲,京师畏震。君今虽亡命,不可自弃,以君忠义,来日未尝不能为朝廷栋梁。我今为别部司马,乃是率部驰援边郡抗击鲜卑,大丈夫处世当以建功立业,君何不投军于我搏个功名?”

        阳球,字方正,刚正嫉恶,不避权势。

        “早先你等纵横江湖,做那仗义豪杰,虽替天行道,可扶危济困,杀一二贪官污吏,只能福泽一方;今何不身披战甲为国效力,随我抗击鲜卑,尽恩泽天下的功德,为我大汉百姓求平安、共谋福;替天行道的大旗虽不扛在肩上,但是却在心里重了几分,我言可对?”

        刘和的这番勉励正中关羽心意,他改颜正色,说道:“羽小人黔首,虽习读《春秋》,然非知名之士,不敢求为贵人,可击强除暴、扫灭不平正所愿也。刘君劝勉,羽必铭记在心。”

        接着关羽行礼跪拜。

        “羽拜见主公!愿随主公出塞,抗击鲜卑,护我大汉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