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20章 恳请决斗

第20章 恳请决斗

        张飞沉默了会,又看了看刘和:“飞受教了!枉我自诩豪杰,今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大汉自高祖皇帝始,以孝治天下,然今日若是劫走叔父,乃是人伦小孝;触犯汉家律法,乃是于国不忠。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尽国家之忠乃是大孝,但不保叔父有违人伦情理,故飞恳请刘君与我决斗!如我输了,叔父照我汉家律法处置;若我赢了,我愿替我叔父受罚。刘君可应战否?”

        当世去上古未远,民风质朴,决斗复仇之风盛行,复仇不止局限在血亲之间,乃至为老师、为朋友报仇杀人的事例,都屡见不鲜。如夏侯惇十四岁,见恩师受辱,愤而一怒杀那出言不逊之人。

        东汉大名士桓谭曾说过一番话,讲的就是这种风俗:“今人相杀伤,虽已伏法,而私结怨雠,子孙相报,后忿深前,至于灭户殄业,而俗称豪健,故虽怯弱,犹勉而行之。”

        当然形成如此社会风气,除了民风之外,还有就是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又采纳了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理论——凡是天下出现天灾人祸,乃是施政不当,要行布恩泽。具体的做法就是找替罪羊——罢免三公和大赦天下。

        朝廷大赦过多,也是汉代游侠决斗成风的原因之一。远的不说,就当今天子即位以来,从建宁元年至今,十一年中,除了建宁三年没有大赦外,每年都会有一次大赦。

        “我应战。”刘和作揖道。

        “玄德,把刀给我。”刘和拍拍刘备的肩膀,从他手中接过刀。

        “主公……”

        “主公……”

        刘和笑笑,轻轻推了他们一把:“放心,不碍事的。”

        刘备和徐荣、黄忠、刘修互相看了一眼,只得走到一边,却不肯走远,而刚做亲卫的刘修却紧握着手里的环首刀,注意着那些张家宾客的动静,随时准备上前。

        张飞见了,立刻严肃起来,接过宾客递过的短矛,右腿向后退了半步,左腿弓,右腿直,站成一个弓箭步,双手握着短矛,蓄势待发。

        刘和接刀在手,甩了个刀花,摆开架势,持刀戒备:“请赐教。”

        张飞也不答话,只是一个垫步,一声暴喝,便如虎豹一般扑了上来,短矛寒光一闪,直刺刘和的胸前。

        刘和微眯双目,双手握刀,忽然大喝一声,挥刀就劈。张飞那短矛又细又长,却不敢让刘和劈中,只得手腕一拧,已经刺到中途的短矛忽然转了个方向,转刺刘和的眉角。

        他的动作变化非常快,步法敏捷,矛法轻灵,围着刘和一口气刺出七八下。刘和却对围在身边的矛影不理不睬,双手握刀,也不见他如何快速,只是一刀一刀的劈出去,每一刀劈出,就如同带着风雷,将张飞矛影组成的网撕开一道口子。招式简单古拙,却又堂堂正正,力足十足,颇有管你风霜雨雪,我自岿然不动的威猛。

        刘备赞了一声:“主公这刀法果然堂堂正正,和我双股剑法有的一搏。”

        徐荣也有些吃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刘和用刀和人比武。一路上刘和说笑无忌,平易近人,有时候还有些惫懒,然而此刻一见刘和的刀法果然是堂堂正正,充满阳刚之气,威猛无比,不免有些惊讶。

        黄忠看了两眼,也赞赏的点点头:“刀法虽然简单,却非常实用,而且力道掌握得确到好处,每每能击在对方不得不守之处,与军中的刀法倒颇有几分相似。”

        场中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张飞人如其名,有如疾风呼啸,左击右刺,矛法又快又急,闪闪的矛影有如一张大网将刘和围在中间,奈何刘和的刀法朴实而霸道,把门户守得严严实实,每一刀砍出,就逼得张飞不得不收矛自保,要不然的话,纵使他能刺中刘和,却也免不了被刘和一刀砍成重伤。

        时间一长,张飞的体力便有些跟不上了,毕竟现在还未弱冠,也没后世那样身经百战。他的步法慢了下来,矛影也淡了很多,刘和却没什么变化,手中的长刀左推右挡,丝毫不乱。

        再战片刻,张飞有些急躁,他见刘和气息绵长,脸不红,气不喘,看样子再打半个时辰也没什么关系,可是他已经有些气短,再打下去,只怕不用刘和反击,他自己就得停下来喘气。真要是那样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

        张飞决定速战速决。

        旋即他一声怒叱,手腕一抖,短矛忽然发出嗡嗡的声音,矛尖幻成数个,分别向刘和的面门、咽喉和胸口刺去。

        刘和一愣,似乎不知道哪一个矛尖才是真的,手中长刀一顿,下意识的竖起刀身横推,同时向后退了一步。这也是他从开战以来退的第一步。张飞微微一笑,紧跟上前,再次振腕而刺,依然是那一招。

        刘和再挡,再退。

        张飞再进,抖腕再次,却在刺到半途突然一顿,当刘和习惯的挥臂横挡,咽喉露出空门时再次闪电般直刺,这次三个矛尖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直刺刘和的咽喉。

        刘和的长刀已经掠过面门,来不及再次回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尖向咽喉刺来,眨转之间,森森的矛影便已及体,激得他的脖子上爆起一层战栗。

        张飞的眼神中已经露出了得意,他没想要杀死刘和,只想在刘和的下巴上刺一下,点到为止。短矛已经离目标不到一寸,刘和这次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机会破解,除非他愿意被他在咽喉上刺上一矛,与他同归于尽。

        张飞相信刘和不会这么做,毕竟这不是生死搏杀,只求个胜负而已。

        他的嘴角挑起,露出了笑意。

        徐荣和黄忠大吃一惊,想要提醒刘和注意,却根本来不及,嘴刚张开,张飞的矛尖便已经到了刘和的咽喉前。

        刘备愕然变色,伸手欲呼。

        就在众人都以为刘和败局已定,性命全在张飞掌握之中的时候,刘和突然矮了一截,同时身体一偏,张飞的矛尖擦着他的脖子刺过。

        张飞只觉得眼前一空,刘和突然消失了,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身体便失去了平衡,向前倾斜。

        刘和看中破绽,旋即将刀翻转,用刀背挥击张飞腹部。

        张飞吃痛,弃了短矛,待要摔倒。

        刘和见状立马收刀,扶住张飞:“得罪了。”

        “我输了。”张飞站稳后作揖道:“大丈夫言出必行,凭君处置。”

        “翼德多虑了。我是军官,不是法官。汝族叔虽是违禁,却应交付有司查办,我岂会滥用律法。不过有道是‘民不举官不究’!现在不晚,非是我要徇私,乃是我有他用,让汝叔戴罪立功,翼德且看我安抚汝叔父。”刘和笑笑道。

        “刘君当真?”张飞疑惑的看着刘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