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9章 晓之以理

第19章 晓之以理

        话说这张飞,他虽生在屠夫之家,颇有家财,却爱读书,敬重士人,写得一手好字,尚于摹画仕女丹青,更喜专好交接本地游侠、豪杰,门下宾客多为远近乡中的无赖少年,跋扈本地,自比英雄。性格虽豪迈却容易急躁易怒。

        这会张飞下马,挥了挥手中折扇,却见他身后的宾客悉数站出,皆带刀携弓,还有几个或执长矛、或拿铁戟,排成两个纵列,这会儿阳光灿烂,映照在他们的身上,兵器反光耀亮门口。

        刘和一副睥睨模样,望着眼前情景,心道:“飞哥这是准备恐吓我?”

        在张飞来的这段时间里,他设想过几个张飞可能会出现的反应,但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场景。不是因为出乎意料,而是因为太俗气。张飞义释严颜不是粗中有细吗?!

        这两个纵队共有十六个人,齐刷刷扭脸看刘和。有的骄傲,有的蔑视,有的杀气,有的冷笑。

        “你便是京师来的纨绔子?”张飞将折扇插入后腰,又扶了扶左腰的环首刀,问道。

        “在下刘和,见过足下。”

        “姓刘?国姓?”

        回去报信的宾客,只是叙说了一遍事情生的经过,没有提及刘和的名字。张飞怔了一怔,不过很快恢复常态,问道:“京师来的?汉室宗亲么?”

        “然也。”

        “哈哈。”张飞指着刘和,笑与左右说道:“难怪他胆子这般大,区区一个客军军官就敢扣押我的阿叔!原来是自恃出身。”笑未落地,冷然变色,叱道,“尔欲以刘氏抗我张家么?”

        刘和不认识张飞,这是初次见面,但通过耿球、刘修等人,对此人的脾气品性已颇为了解,知其跋扈骄横,素以豪杰自居。他心道:“我若示弱,必遭羞辱。”

        因答道:“今天只有别部司马,没有汉室宗亲。”

        “哈哈。你倒是有几分自知!实话告诉你,我本不知你是汉室宗亲,但即便你出身刘氏,我且问你,又能如何?”

        “我亦读过《太史公書》,放在前漢長安,我或许还会敬你几分!”张飞向西南边拱了拱手,“而今雒阳自孝殇皇帝之后,大统非嫡传……咦?说到这里,我倒奇怪了,你是哪支宗室?”

        “东海恭王强之后。”

        “可是我听闻如今的东海王不是刘祗么?”张飞忽然爆喝:“原来还不是东海主家,而是偏门支户!走奴一般的人物,也敢忤我之意,扣我阿叔!”

        他倾身向前,复有嗔目喝道,“你不惧我张家刀斧么?”

        这会徐荣、刘备、刘修等实在看不下去了,所谓主辱臣死,他们忍不住要拔刀而起。

        刘和依旧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意思是等他说完,还示意徐荣等人不要冲动。

        可是这会张飞的话已经说完了。他蓄足了气势,却没听到刘和的回答,场面一时陷入沉默,颇是尴尬。

        好在他的门客机灵,忙替张飞救场,瞪着眼,喝问道:“竖子不惧我张家刀斧么!”

        刘和这才缓缓答道:“只知汉家制度,不闻刀斧。”

        这时有一人拔出腰上环首刀,恐吓道:“现在知道了么?”

        刘和淡然地看了他眼,哈哈大笑。

        “你笑甚么?”

        “我自打进入涿郡地界,久闻张氏之名,乡间豪杰皆称:张家少主磊落奇才,慷慨豪迈。今日一见,见面不如闻名!”

        谁都喜欢听好听话,张飞虽想折辱刘和,但听到他的夸赞也是矜然自得,听到后半段,不乐意起来,质问道:“‘见面不如闻名’?汝何意也?”

        他一不高兴,他下手的几人也立马不高兴,只听得“哐当”、“哐当”、“哐当啷”声音不不绝,凡带有兵器的尽皆抽刃出鞘,逼视刘和。

        刘和应对诸人兵刃出鞘,神色自若。他瞧着张飞放声长笑。

        张飞莫名其妙,喝问道:“你笑甚?”

        “君名飞,字翼德。字虽有德,却飞扬跋扈!如此何以自称豪杰大侠!”

        “竖子!你...”张飞待要拔刀,但又一想:我自诩豪杰,这纨绔书生图逞口舌,我若拔刀岂不是恃强凌弱,有失豪杰风度?

        “好!你且说说何为侠者?”张飞一改之前暴怒态度。

        “君前有言,自诩读书,然可知大侠‘原巨先’?”

        张飞虽读过书,但他更喜欢书法绘画,这种典故哪里知道?问左右:“你们知道么?”

        他的左右连书都不读,皆摇头。

        他回答刘和:“不知。”

        “原巨先,乃是前朝大侠原涉。君可知原涉么?”

        原涉,字巨先,颍川阳翟人。其父任过南阳太守,病故在任上,以当时俗例,亡故在任上的长官可以在本地征收一笔钱作为丧葬费,并及门生故吏的赙赠,数目在千万以上,但原涉都还给了他们,一个人扶柩归乡里安葬了他的父亲,为之守丧三年。时礼教不严,严守儒家丧期的人不多。他既拒钱财,又守丧期,因而得到了天下人的赞赏,无论是名士抑或游侠都竞相与之交接,以结识他为荣。

        后为大司徒史丹举能治剧,为谷口令,时年二十馀。谷口闻其名,不言而治。

        涉三叔为茂陵秦氏所杀,涉居谷口半岁所,自劾去官,欲报仇。谷口豪桀为杀秦氏,亡命岁余,逢赦出。郡国诸豪及长安、五陵诸为气节者皆归慕之。

        既退赙赠、又守丧期,再因为报仇而辞官,种种的事迹放在一处,加上原涉性格豪迈粗爽、为人急人所急,于是成为了关中群豪的领,知名天下的大侠。他的名声流传至今,仍被游侠诸辈倾慕。

        刘和讲完后,张飞沉思了会:“真大侠也。”

        “正是。君可知原涉为何闻名海内,名重当时么?”

        “因他扶危救难,尚气重节。”

        “不错,君可知何为重气节?”

        “首要重然诺、守信义、尊制度,吾亦听闻季布一诺千金。”张飞的态度突然恭谦起来。

        “君乃读书明理之人,胸中必有浩然气也。汝或许孝顺了叔父,但孝顺了国家么?若人人如君这般不遵国家法度,天下变何其?这只是小孝,不是大孝!小忠贼害大忠,小孝贼害大孝。然诺、信义二者皆立于制度。何为制度?规矩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吾闻《左传》有一故事,君晓否?”刘和一脸严肃。

        “飞洗耳恭听。”

        卫国有一大臣,名唤石碏...卫庄公有三个子,大姬完、次姬晋、三州吁。州吁最受庄公宠爱,养成残忍暴戾的性格,无恶不作,成为朝歌大害。石碏几次劝庄公管教约束州吁,但庄公不听。

        碏子石厚,常与州吁并车出猎,为非作歹。石碏大怒,用鞭子抽打他五十下,锁入房内。石厚越窗逃出,住州吁府内。不回家,仍天天跟着州吁胡作非为,祸害百姓。庄公死后,姬完继位,称卫桓公,石碏见他生性懦弱无为,告老还乡,不参朝政。此时,州吁更加横行霸道。

        接着州吁听计石厚,害桓公夺位。州吁、石厚为制服国人,立威邻国,就贿赂鲁、陈、蔡、宋待国,大征青壮年去打郑国,弄得劳民伤财。当时,朝歌有民谣云:一雄毙,一雄尖,歌舞变刀兵,何时见太平?

        州吁见百姓不拥戴自己,甚忧。石厚又让州吁去请其父石碏出来共掌国政。州吁派大臣带白壁一双、白粟五百钟去请。石碏拒收礼品,推说病重回绝,石厚亲自回家请。

        “你猜后来他同意出山了么?”刘和问张飞道。

        “如此枉顾人伦,弑君弑兄之人怎能辅佐。”张飞愤愤道。

        可是石碏早想除掉祸根,为国为民除害。他趁石厚请他参政,假意献计说,新主即位,能见周王,得到周王赐封,国人才肯服贴。陈国国君忠顺周王,周王很赏识他,你应该和新主一同去陈国,请陈桓公朝周王说情,周王便会见之。石厚十分高兴,便备厚礼赴陈,求陈向周王通融。

        见此,石碏割破手指,写下血书,派人事先送到陈国。血书写道:“我们卫国民不聊生,固是州吁所为,但我逆子石厚助纣为虐,罪恶深重。二逆不诛,百姓难活。我年老体衰,力不从心。现二贼已驱车前往贵国,实老夫之谋。望贵国将二贼处死,此乃卫国之大幸!”

        陈国大夫子针,与石碏有深交,见血书,奏陈桓公,桓公命将州吁、石厚抓住,正要斩首,群臣奏:“石厚为石碏亲子,应慎重行事,请卫国自己来问罪”。

        石碏知二贼被捉,急派人去邢国接姬晋(州吁之兄)就位(即卫宣公),又请大臣议事。众臣皆曰:“州吁首恶应杀,石厚从犯可免。”石碏正色道:“州吁罪,皆我不肖子酿成,从轻发落他,难道使我徇私情,抛大义吗?”从默然,石碏家臣羊肩说:“国老不必怒,我即赴陈办理此事”。

        羊肩到陈杀石厚,石厚说:“我是该杀。请将我囚回卫国,见父后再死。”羊肩说:“我奉你父命诛逆子,想见你父,我把你的头带回去见吧!”遂诛之。

        张飞击节而道:“如此忠义之臣,大义灭亲!大丈夫正该如此!”

        “如此,和有一问。”

        “什么问题?”

        “请问,君想做石碏、原涉这样的人么?”

        “那还用说!”

        “是愿如原涉,抑或愿如石碏?”

        “两者皆愿!”张飞慷慨地说道,“人生一世,雁过留名。若能如石碏、原涉名传后世,被英杰敬仰,死亦愿足。”

        “如此,君之族叔,君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