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在线阅读 - 第18章 帅哥张飞

第18章 帅哥张飞

        就在刘和准备继续审问张世平的时候,屋外亭父耿球急冲冲地跑了进来:“部司马!不好了。”

        “何事大惊小怪?”

        “舍外来了几个人,气势汹汹的,领头者说是张家宾客,是张世平的族侄带着人过来了!”

        “主公!定是咱们没注意,不小心漏走了此人的心腹小厮,去报了信。”刘修提醒道。

        刘备怒道:“张家欺人至此!”按刀起身,“主公,张家族叔涉嫌贩卖私货禁物,咱尚未与之搜查,他却就来了?区区一二宾客便敢犯我亭舍,实不可忍!请君下令,备愿为前驱,手刃此辈。”

        “好你个张世平!不但私贩禁物,还是横行乡里!今儿个不把你办了,我还真对不起我这身官衣。”刘和申饬道。

        “贵人!冤枉啊!我和那族侄是远房亲戚。”张世平道。

        “主公!那人是涿县的一个屠夫,姓张名飞字翼德,是本乡有名的恶少年。”刘修在一旁提醒道。

        “我勒个去!居然是张飞。”刘和着实吃了一惊:“汉升,你带两什人马去亭门口列阵。”

        “诺!”黄忠领命而去。

        “玄德!德然。你二人将此獠看住我去会会那张翼德。”刘和看了看徐荣:“伯誉!走。”

        “诺。”徐荣随刘和出屋。

        这时前院门口站了三四个人,俱短衣跨刀,领头一个二十多岁,满脸横肉,膀大腰圆,雄赳赳地站着,瞧见诸人出来,睥睨乜视,喝问道:“哪一个是京师来的纨绔子?”

        “我就是。”刘和答道。

        “何故扣下俺家主人阿叔?”

        “犯法违禁。”

        “你可知他是郡守府座上客?”

        “不知。”

        来的这张家宾客问得快,刘和答得也快,原本很顺溜,到了刘和这一句却突然“否定”,来了个“不知”,这人登时被噎住了,不得不将准备好的话咽了下去,横眉立眼:“不知?还不放人?不放?待会俺家主人到了,定叫你吃些苦头。”

        “放不放是我的事情。我只问你,你知道这里是哪儿么?”

        那人不屑地说道:“陆成亭舍。”

        “请教你又是谁人?”

        “俺乃张家庄客,姓赵名……”

        刘和没兴趣知道他的名字,勃然变色:“你只不过一个小小的张家宾客,既无官职在身,又非为公事而来,却竟敢当我的面索要亭中的犯人?你当汉家法律虚设么?你当汉家亭舍是你张家门户么?你当我不是汉家军官么?”

        三句质问,如雷霆连,那人猝不及防,被吓住了,下意识地退了两步,随即反应过来,羞恼成怒地涨红了脸,又迎上两步,叫道:“怎样?”

        他身后的三人也跟着上前一步,助威似的叫问道:“怎样?”

        “左右!拿下!杀威棒伺候!二十军棍!”刘和勒令道。

        左右两名侍卫军士奉命上前缉拿。

        这时旁边一名宾客,待要拔出腰刀出手:“竖子,尔敢辱我?”

        刘和眼疾手快,迎刃而上,抓住那人的手腕,反手下掰,一脚踢出,那人压根没想到这个他们嘴里的纨绔子会赤手空拳,居然不惧刀锋,而且说动手就动手,毫无防备,正被踢中胫骨,吃疼之下,半跪在地。

        刘和抢过刀,横在他的脖颈上,话里冒着冷气,问道:“你再叫我一声听听?”

        他一手执刀,一手拽着那人的髻,迫使其向上仰面。那人只觉刀刃寒冷,毛竖起,连腿疼都忘了,却兀自嘴硬:“竖子!怎样?难不成你还敢杀了我么?”

        “杀你如杀一条狗!”

        “不可!”

        “主公!”

        “啊呀!”

        几句叫声从不同的人口中同时出。叫“不可”的是徐荣,叫“主公”的是黄忠,叫“啊呀”的刘备兄弟。至于张家宾客的那几个家伙,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站着。

        刘和自和众人相交以来,多以温文尔雅的面目示人,不管遇到什么事儿,从没有过过怒。徐荣、黄忠等人私下还议论过,说他涵养过人,没想到他却在此时骤然变色,杀气腾腾。谁都能看得出来,他说“杀你如杀一条狗”的时候,表情、语气绝非说笑。

        听见了徐荣、黄忠等人的叫喊,刘和勉强压制下杀意。不但徐荣、黄忠、刘备等人吃惊,他自己也很吃惊,这股杀意来得很突然,莫名其妙的就想杀人。

        “也许是因为长久的压力不得宣泄?也许是因为面前这人的嚣张跋扈让我想起了后世家乡的乡霸、村霸横行乡里?”刘和这样想道,深深呼吸了几口凉爽的空气,将逼压在那张家宾客脖颈上的长刀向外移开了点,不过却没放手,吩咐刘修:“拿他关去亭中拘室!”

        拘室,也叫犴狱,就是拘留所。亭辖区内若有作奸犯科之辈,重的送去县里,轻的就拘留在此。

        那张家庄客叫道:“待俺家主人来了,定要叫尔竖子好看。”

        刘和不搭理他,将之交给刘修,目光在另外那几人的身上一扫而过,问道:“你们是留,还是走?”

        那几人横行惯了的,本以为今日也是手到擒来,哪里会想到碰上个硬钉子?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刘和的名字:“你姓甚名谁?竟有胆子扣押我张家的人,不怕明天就被县里索走么?”

        刘和随手把刀扔给刘备,他已将心态调整过来,从容答道:“我刘和是也。尔等还不快去搬救兵?”

        那几人被夺了锐气,虽有心动强,但在刘和的气势之下,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先下手,无奈,只得灰溜溜地去了。

        “主公。”

        “嗯?”

        刘和转回头时,徐荣、黄忠等人却又不知说什么才好了。也难怪他们,见惯了菩萨低眉,自不适应金刚怒目。

        刘修说道:“主公有所不知。那张家世居涿郡,颇有庄田,卖酒屠猪,专好结交天下豪杰。又自恃祖上军功,称雄乡中。去年,乡中征纳算民钱,因给他家算多了一个奴婢,惹其恼怒,竟因此被他家宾客当街痛殴,最终不了了之。”

        奴婢的算钱,也即人头税,比良民要多,但一个奴婢也多不了多少钱,算错了改正过来就是,却因此就被张家遣人殴打,这张家确实很过分。

        “是呀。殴打官吏触犯律法,然而最后张家却能脱身事外,无人追究,甚至那乡佐还不得不肉袒上门道歉。这张家,虽只乡间民户,土著四代,却非易与之辈。”耿球一旁感叹道。

        须臾,只见距离亭舍一里地的地方,有一人纵马而来,后面跟着五六骑,待到近时,刘和仔细观望此人: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穿一对磕瓜头朝样皂靴,手中执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生的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八尺长短身材。

        没错!他就是张飞张翼德。

        后世赞曰:

        嵌宝头盔稳戴,磨银铠甲重披。素罗袍上绣花枝,狮蛮带琼瑶密砌。

        丈八蛇矛紧挺,霜花骏马频嘶。卢龙边塞斩贼酋,涿郡张翼德便是。

        “我滴乖乖!这张飞还是个大帅哥!和电视里的黑炭头不一样啊!”刘和惊讶于张飞的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