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不是离歌,是绿哥!(求推荐票!)

第六十五章:不是离歌,是绿哥!(求推荐票!)

        对于为什么处男座后来改名成射手座,苏琉璃一时间没想明白,楚航又死活不肯解释,她只好问楚嫣然。

        也不知楚嫣然凑到苏琉璃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苏琉璃的脸色顿时变了。

        转头愤怒地瞪着楚航,气呼呼道:“臭流氓!”

        楚航冷笑道:“我怎么流氓了?”

        说骚话能算耍流氓吗?

        肯定不能算啊!

        苏琉璃沉着脸说道:“你是射手座的!”

        楚航一愣,顿时想起自己的生日是在十二月十二号,似乎正好是射手座的?

        楚航此前对星座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关心的,所以忽略了自己就是射手座这件尴尬的事情。

        说骚话当然没问题,但如果把这句骚话和他是射手座这件事结合起来,问题可就大了……

        苏琉璃瞪着楚航。

        楚嫣然在一旁掩嘴偷笑。

        这下楚航有点懵了,很显然楚嫣然对苏琉璃说的悄悄话大有问题,肯定曲解了某层意思。

        楚航这时终于恍然想起,楚嫣然是一个万恶的坑弟狂魔。

        “唱歌唱歌!”

        楚航连忙拿起话筒,刚才很不情愿,现在是巴不得快点唱歌,这话题万万不能继续下去,否则老司机要出车祸了。

        《星座》的前奏很短,一下子就切入主歌,楚航自顾自地唱了起来,借以缓解某个漂移过度的话题。

        对楚航来说,R&B(节奏蓝调)的说唱确实有点尴尬,虽然能够轻易地跟上节奏,不过总有种莫名的僵硬感,就好像剑客耍枪,屠夫绣花。

        特别是唱到有关射手座的台词,总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一想到自己改了个假名,实际上还是个处男座,那感觉就更不好了。

        一首歌唱完,楚航先被自己尴尬得不行,所谓的尬唱莫过于此。

        但没想到,当他放下话筒的时候,苏琉璃沉默了,原本气呼呼的表情也平静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盯着他。

        楚嫣然俏皮地吹了下口哨,眉开眼笑道:“好听,比原唱好听多了。”

        楚航愕然,“真的?”

        楚航自我感觉唱得很不好听,就好像画画时明明想画一头猛虎,却画成了叮当猫,结果却有人赞叹他画技惊人,夸赞这头老虎好逼真,连楚航自己都不信,画里的叮当猫仿佛也在窃窃偷笑。

        对于“坑弟狂魔”楚嫣然的话,楚航选择不信,但苏琉璃的表现又很是奇怪,那严肃认真的表情可不像她的风格,而且如果唱得不好听的话,第一个拼命挖苦的人肯定她。

        楚航差点就快相信自己画的叮当猫其实是头凶猛老虎了。

        “再唱一首。”

        沉默了许久的苏琉璃,忽然开口,然后在点歌屏幕上随便又点了一首歌。

        《离歌》,原唱信乐团,一首高亢而深情,温暖而悲怆的经典情歌。

        楚航听到一半便觉得唱这种情歌肯定更尴尬,他可没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情,根本唱不出“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的悲情,强行去唱只会东施效颦,全是矫情。

        楚航只好说道:“我已经唱过一首了,该换你们唱了吧?”

        楚嫣然摇了摇头,满脸笑意,理直气壮道:“不唱,姐是来听歌的。”

        苏琉璃没有说话,只是一脸严肃地盯着楚航,那认真的小眼神,连一向觉得苏琉璃面目可憎的楚航都觉得有点萌。

        苏琉璃,很奇怪。

        但这萌萌的认真表情,还挺可爱的。

        楚航狠不下心来拒绝这么萌的苏琉璃,只好硬着头皮唱起了《离歌》。

        楚航是一个矫情的人,很多事情他都不愿意做,可一旦无奈必须去做的时候,他又会竭尽全力,试图将这件本不愿做的事情做到最好,这大概就是强迫症吧。

        楚航没有捏着嗓子,不带感情随便乱唱,他尝试代入歌词的意境,幻想自己有一个挚爱之人。

        那是个感性的女子,看不清五官,但……似乎是36D,总之,很美,他很爱她。

        可那女子喜欢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你还是选择回去】

        【他刺痛你的心,你不肯觉醒】

        【你说爱本就是梦境】

        【跟你借的幸福,我只能还你】

        刻骨铭心的爱原来只是卑微的一厢情愿,难以忘怀的缠绵原来只是借来的幸福,一碰即碎的梦境。

        你最终还是选择了伤害你无数次的那个混蛋。

        不愿醒来的,一直是你。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心碎前一秒用力地相拥着沉默】

        【用心跳送你辛酸离歌】

        没勇气将你挽留,因为知道你绝不会留下,你的选项里,除了他还是他,没有我的位置。

        想留却不能挽留的寂寞,只能在心里默默承受。

        在心碎的最后一秒前,用力地将你拥入怀里,心有千言万语,却只能无语凝噎。

        你听见了吗?

        这扑通扑通的心跳,那是依然爱你的声音。

        感觉到了吗?

        这苦痛苦痛的心跳,那是为你送别的辛酸离歌。

        【看不见永久,听见离歌】

        再见了,

        曾经奢望永久,如今奢求片刻。

        原来根本没有永远的爱,只有永远不会停下的离歌。

        ……

        ——去TM的离歌!

        楚航代入这个自我臆想的意境里,只唱完一遍副歌就出戏了。

        没办法,他理解不了这份悲怆的深情究竟从何而来。

        不就是爱的女人脚踏两条船吗?不就是被当成备胎然后又被踢了吗?不就是绿了别人又被别人绿回来,大家一起绿化环境吗?

        这TM……也太惨了……

        楚航觉得这首歌不该叫《离歌》,应该叫《绿哥》,歌词里的深情全是放屁,不被气死已经不错了,还寂寞辛酸?

        楚航整首唱完,人已经快气炸了,暗道以后找女票一定不能找二手货,更不能找退款货,他可不想当绿哥。

        楚嫣然赞不绝口地点评道:“好听,特别是后半段好有画面感和悲愤感,像极了被人玩弄感情,又被人横刀夺爱的倒霉蛋的悲歌,完全超越了原唱。”

        楚航这下终于相信自己唱得不错了,至少悲愤感是被听出来了,但总觉得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呀。

        “再唱一首。”

        这时,沉默不语的苏琉璃又突然开口,然后随便又点了一首《死了都要爱》。

        楚航看了一眼继续用认真的小眼神卖萌的苏琉璃,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换一首轻松愉快一点的歌吧。”

        楚航没有拒绝唱歌,但拒绝再唱这么“伤人”的情歌。

        苏琉璃迷茫地看着点歌屏幕,她平时也没怎么听歌,一时间想不到有什么轻松愉快的歌,刚才那几首都是随便乱点的。

        这时楚嫣然轻笑道:“我知道一首轻松愉快的歌。”

        楚嫣然说完,挪到苏琉璃身旁,在点歌屏幕上点了一首歌。

        《今天你要嫁给我》,原唱:陶喆+蔡依林,一首欢快的男女对唱情歌。

        和绿得发黑的《离歌》相比,这首《今天你要嫁给我》简直就是甜蜜的粉红色,男女对唱,你侬我侬,狂撒狗粮。

        楚航听得有点鸡皮疙瘩,没办法,单身狗实在代入不了。

        楚航想了想,找了个借口推辞道:“换一首吧,这是男女对唱的歌,一个人唱太尴尬了。”

        楚嫣然微眯着眼睛,轻笑道:“那就两个人唱呗。”

        楚航一愣,说道:“谁和我一起唱?”

        楚嫣然意味深长地说道:“都行,你希望是我,还是琉璃呢,你自己选。”

        楚航“哦”了一声,正想“本能”地回答,但忽然想到这首歌的歌名,顿时就傻眼了。

        《今天你要嫁给我》!?

        ……

        (PS:先更一章,晚点还有一到两章的更新。没办法,下午看英雄联盟的比赛去了,我本以为SKT会三比零轻松干掉MSF,没想到打了个三比二,焦灼得不行,害我不能在规定的时间点滚去码字。总之,SKT背锅。咳咳,弱弱地求下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