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那些无地自容的冠冕堂皇!

第十五章:那些无地自容的冠冕堂皇!

        观众席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出声打断这一段充斥着负能量的演讲,因为此时的楚航看上去格外令人心悸,不是由于他的表情多么狰狞,而是因为他的言语充满了杀伤力,他将一切虚伪的说辞全部撕毁,仿佛一头撕下人皮的野兽,似乎你若是敢朝他嚎叫一声,他便会扑上来将你撕咬得体无完肤。

        没有人敢同楚航争论,因为他的观点就像一头刺猬,你若抵触,它便将你刺得更疼。

        只是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楚航却仍旧没有停下来,他的“演讲”还在继续。

        楚航嘴角噙着一丝诙谐笑意,说道:“偶然间看见过一则小故事,印象颇为深刻,故事内容是这样的——某次动物大会上,动物们谈论起了人类。驴率先说道:‘人类真奇怪,明明人蠢却骂蠢驴。’牛附和道:‘可不是吗,人说大话还叫做吹牛B呢。’狼不由得诉苦道:‘唉,我一直没搞懂为什么人合伙干坏事却说狼狈为奸?’老鼠忍不住点头道:‘就是就是,人类没远见却偏偏说是鼠目寸光,真可恶!’狐狸也深有同感道:‘人装模做样却还说狐假虎威呢!’这时,沉默许久的狗忽然勃然怒道:‘最可气的是,男人把女人肚子搞大了却硬说是狗日的!好气啊!’”

        “噗!”

        听到此处,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只不过那人很快便察觉到气氛的压抑,连忙尴尬地捂住嘴巴,压住笑意。

        “好笑吗?”

        楚航淡淡地看了那人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说道:“没错,人就是这么好笑,当一件错误的事情发生时,没有人会真正地怪罪自己,他们会习惯性将错误归结到其他人身上。如果班序赛输了,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没有站出来是一种错误,只会将责任归咎于那一个勇敢站出来却又滑稽倒下去的‘小丑’!甚至于将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说尽闲话。三人行,必说他人闲话,闲话才是世界的语言,英语和汉语都不算什么。”

        众人心中倒吸凉气,他们何尝不知道人性里的某些劣根性,但当着这么多人赤裸裸地揭露和批判,有几个人敢这么做?

        这平日里如此低调的楚学神原来这么“疯狂”?

        楚航目光扫过众人,大声道:“明知赢不了孙夜,谁愿意站出来出演一场狼狈落败的悲剧?谁愿意上演一出想当英雄却成了狗熊的喜剧?谁愿意牺牲自己主动背锅,却不仅没有成为佳话,反而被人说尽闲话?谁愿意做这么无私的傻子?”

        楚航伸手指向周志默,大喝道:“周志默,你愿意吗?”

        周志默被突然点名,懵了半响,才摇头道:“不愿意。”

        楚航看向赵山岳,大声道:“赵山岳,你愿意吗?”

        赵山岳嘶吼道:“老子不愿意!”

        楚航嗤笑道:“许亦嘉,你愿意吗!?”

        许亦嘉紧绷着身子,僵硬地摇头,颤巍巍道:“不,不,不愿意……”

        楚航看向众人,高声道:“三班的各位,告诉我,你们愿意吗?”

        三班的众人心中暗骂道,你呀的都说到这份上了,谁敢回答愿意岂不是承认自己是小丑和傻子?

        稀稀落落的“不愿意”在那一刻此起彼伏。

        张剑的心情顿时低沉到了极点,他知道一切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在楚航“演讲”之前,他或许还能说一些鼓舞人心的话,让这群正值青春的孩子们燃起热血,可现在,什么都凉了。

        这件事,已经没有了转机。

        然而就在这时,楚航却忽然轻描淡写地说道:“既然没有人愿意,那这第五局,我来出战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全都愕然地抬起了头,满脸黑人问号。

        你呀的把“出战”说得那么不堪,现在却说你要“出战”?

        张剑瞪大双眼,终于忍不住出声道:“楚航,你TM的在开玩笑?”

        楚航轻笑道:“老张注意素质啊,别张口闭口你TM的。我不是在开玩笑,我依然认为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正确的,不可辩驳的,但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让我无地自容的问题!”

        张剑问道:“什么问题?”

        楚航看向疑惑的众人,表情忽然变得十分严肃,低声道:“对不起,我忽然想起来,在这之前我分明口口声声说二班无耻,班序赛有黑幕,不推迟比赛就弃权!但现在我终于意识到,我刚才说的那一切和班序赛有没有黑幕根本没有关系,我只是认为自己不可能战胜孙夜,只是为了不想当小丑,不想背锅,不想被说闲话,所以才不愿出战,我不过是拿根本还没有被证实的阴谋和黑幕当做逃避的借口罢了!”

        此言一出,三班的同学们惊愕不已,看着楚航一脸羞愧的表情,心情忽然五味杂陈。

        这段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刺耳!

        张剑乐了,原本阴沉的脸跟突然放晴似的,脸上浮起了笑意。

        他知道,楚航,开始了!

        楚航满脸惭愧,叹气道:“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只是明白自己不可能战胜孙夜,所以没有底气出战,这本应无可厚非,但我却用斥骂二班无耻来逃避这件事。”

        “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只是害怕输得太狼狈会沦为笑话沦为小丑,所以没有勇气出战,这也没有什么错,但我却用抗议班序赛不能推迟来当做借口。”

        “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只是担心输了要为班序赛的失利背黑锅,担心出丑了会被人暗地里说闲话,所以没有脾气出战,这完全可以理解,但我却躲在人群里人云亦云,高呼着阴谋,以为这样就能心安理得。”

        楚航握紧拳头,深深低下头,声音颤抖道:“我深深地感到无地自容!我对自己的虚伪和无耻感到厌恶,我不愿再自欺欺人下去了!所以,既然没有人愿意出战,那么我想请求出战!”

        楚航说到此处忽然抬头,看向众人,高声道:“比起当一个被人笑话的小丑,我更加无法容忍做一只连自己都感到可笑的缩头乌龟!我要驱逐心中的羞愧,我要唾弃自己的可悲,我要那些无地自容的冠冕堂皇全都烟消云散!”

        观众席再一次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

        他们终于意识到楚航到底想要做什么。

        原来他不是虚晃一枪,而是虚晃了无数枪,直到此刻才突然转身捅向了真正的目标,楚航这一枪捅得如此突然如此凶狠,令人猝不及防!

        这段话听起来像是在谴责自己,但分明就是在指桑骂槐,骂的是没有人愿意出战的三班,骂的是将阴谋和黑幕当做借口高呼弃权的赵山岳等人!

        这家伙宁愿在煤堆里滚来滚去,将自己弄得乌漆麻黑,也不惜要将他们一起抹黑!

        他怎么能这样!

        三班的学生们心中抱怨,但却没有人敢出声斥骂,就连赵山岳也只能憋红脸,什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楚航演得太过逼真,他仿佛真的幡然醒悟感到无地自容,仿佛真的是在唾骂自己。

        你没有办法反驳一个贱骂自己的人,即便他实际上骂的是你,因为你如果反驳,便等于承认自己就是他口中说的那种人。

        楚航好似没有察觉到大家已经看透了他的“表演”,仍旧满脸的浮夸“演技”。

        他用真挚无比的表情说道:“我请求出战,但还是需要征求三班同学们的同意,大家应该都知道,我的魔武成绩很差,全校排名倒数前几。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个成绩没有作假,我的魔武水平可能连小学生都不如,回想我的魔武生涯,混得最好的时候果然还是幼儿园。所以,如果我出战的话,胜率基本上接近于零,而之所以不是零,是因为我还能祈祷一下天上掉馅饼,把孙夜砸晕过去。”

        孙夜在擂台上忍不住笑出了声。

        楚航抬手指向孙夜,说道:“孙夜你别笑得太早,虽然我毫无胜算,但不代表我们班没人能治你。我们班的周志默,赵山岳,许亦嘉都很有机会战胜你。他们和我不同,他们不是没有实力的狗熊,也不会是狼狈落败的小丑,他们或许无法战胜你成为英雄,但他们即使是输也会为大家奉献一场精彩的战斗,即使输了也是虽败犹荣。只不过他们有他们的坚持,他们都是很真实的人,他们是真心认为班序赛不公平,所以才不愿意出战,他们不像我这般虚伪,用抗议来掩饰自己的退缩。我很羡慕他们,也很尊敬他们,如果他们愿意出战的话,我会用双手双脚为他们鼓掌,真心祝福他们。我请求出战和请求失败没什么区别,如果我真的出战了,三班注定会输掉这场班序赛,对此,我心中最愧对就是他们三个,所以我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周志默,赵山岳,许亦嘉,你们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了这三人身上。

        周志默扶额叹了口气。

        赵山岳握紧了拳头。

        许亦嘉满脸通红,深深低着头。

        他们表情各异,但都没有出声回答。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觉得四周的目光像针刺一般,心里像火烧一样,恨不能把楚航的嘴巴缝上,这家伙的嘴太毒了!

        骂人不仅不带一个脏字,还通篇满溢赞美之词,咋能这么损呢!

        楚航微微一笑,说道:“我再倒数十秒钟,如果你们突然回心转意,觉得即使是不公平的比赛也不愿意轻易放弃,希望能够为三班的荣誉而出战的话,那么请在最后的十秒内大声地告诉所有人,三班的任何人都可以站出来将这个机会从我手中抢走!但如果你们都不出声,那我便当做你们同意了我这毫无胜算的出战请求,我将为三班而战!”

        “十!”

        “九!”

        楚航不紧不慢地倒数着。

        众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心情复杂无比。

        赵山岳三人内心中剧烈挣扎了起来。

        张剑深深吸了口气,心中满是震撼。

        套路!

        全TM是套路!

        楚航没有选择用鼓舞士气的方法去说服赵山岳三人出战,因为他知道这种方式在“阴谋论”面前必将毫无作为,再怎么热血澎湃的演讲都敌不过“不公平”这三个字。

        楚航却是另辟蹊径,通过抹黑自己,谴责自己,让赵山岳等人的所有借口全都无所遁形!

        现在,赵山岳三人已经没有办法用“班序赛有黑幕”作为借口来避战,并且如果十秒过后,他们三人仍旧不出战,让楚航去打这一场必输之局,那么他们将成为众矢之的,等同于坐实了怕输,怕背锅,怕丢脸,怕被说闲话等N项“罪名”,他们将被在场的所有人看不起。

        张剑想到此处深深地叹了口气,这种做法看似睿智,但其实很极端,它就像一把双刃剑,既扎伤了赵山岳三人,也将楚航自己刺得体无完肤。

        只有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毫不在意别人目光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行为。

        “八!”

        “七!”

        倒数声有条不紊地响起。

        楚航的“演讲”就要成功了。

        赵山岳三人一定承受不了心理压力,必然会在最后几秒钟出声,宣布出战,只不过他们也将因此而记恨楚航。

        楚航赢了,但他也输了。

        “六!”

        “五!”

        楚航不疾不徐地倒数着。

        当数到五的时候周志默抬起了头,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赵山岳握紧了拳头,满脸愤怒,但屁股已经微微离开了座位。

        许亦嘉更是已经颤抖着站了起来。

        他们只能请求出战,他们不得不请求出战!

        他们已经被楚航逼得走投无路了!

        “四三二一!”

        就在这时,楚航突然加快了语速,最后四声倒数在半秒内突然就数完了。

        众人呆滞,没弄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却见楚航突然转身屁颠屁颠地跑向楼梯,跑向擂台,边跑边喊道,“裁判登记下,三班第五局派楚航出战!他们都同意了!”

        赵山岳三人呆若木鸡。

        张剑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懵了。

        楚航,你这混蛋,怎么老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

        (ps:求推荐票,求打赏,成绩好差啊,总感觉是不是自己写得太难看了……难受。)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