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你上还是不上

第十三章:你上还是不上

        张致远在厕所里受了重伤,原因当然不是楚航所说的“掉进厕所”,除非张致远在厕所里玩后空翻,不小心一头扎进马桶里,否则做不到这么高难度的操作。

        解说很快意识到自己讲得太急,省略了过于重要的信息,便又慌忙解释了起来。

        原来事实的情况是,张致远在上厕所的时候和某个人起了冲突,两人在厕所里大打出手,结果张致远不敌对方,被打成了重伤。

        据说这场厕所斗殴来得太过突然,双方实力太过悬殊,以至于同学来不及阻止,老师来不及赶到,张致远就已经倒在地上痛苦哀嚎,被紧急送往了医院。

        解说没有透露这场斗殴的另一个主角的名字,声称自己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但到底是真的没得到消息,还是故意隐瞒了消息,颇有些耐人寻味。

        观众席上的学生们对此议论纷纷,玄武馆内一时间喧嚣不止。

        张致远可是全校排名第三的魔武天才,放眼整所羽英高中,能完虐张致远的学生也就只有苏琉璃一人。

        但苏琉璃神龙见首不见尾,基本不来学校上课,怎可能与张致远起冲突,更何况还是在玄武馆的男厕所里?

        显然不可能是苏琉璃。

        除此之外,能做到这件事的也就只有可能是某个魔武老师或者校外人士了。后者可能性不大,羽英好歹是重点高中,外头的“妖魔鬼怪”哪能轻易混进来?而前者却正好巧妙地解释了解说为什么要隐瞒“犯人”的身份。

        所以答案显而易见,在班序赛的紧要关头,某个魔武老师打伤了三班的主力张致远。

        这意味着什么?

        从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世道的年轻学生们开始交头接耳,讨论着臆想出来的各种阴谋论调。

        三班的学生们尤为激动,他们是利益的直接受害者,最为愤慨,甚至于一部分人已经笃定认为一切都是二班的阴谋。

        他们开始高呼抗议,尖叫着二班无耻,呐喊着比赛延后。

        二班的同学当然不愿受这冤枉气,更不希望唾手可得的胜利不翼而飞,于是两班便就此争吵了起来,双方吵得面红耳赤,场面几乎快要失控。

        在这混乱的时刻,两班的班主任终于及时赶到,阻止了某几个带头争吵,险些就要打起来的愣头青。

        二班的班主任尝试安抚三班的学生,并信誓旦旦地用价值有待商榷的人格,保证张致远一事与二班绝无关系。

        三班的同学哪能轻易相信,纷纷将目光看向自家的班主任,皆是一幅“老张你要为我们做主啊”的可怜表情。

        三班的班主任张剑,被同学们亲切地称呼为“老张”,但实际上刚刚三十而立,还未褪去年轻人的脸孔,尚有一腔教书育人的热忱,为人刚正不阿,直言不讳,对于违反校规的行为锱铢必较,一言不合便将学生请去办公室,苦口婆心地教育一番。

        比老头子还要唠叨的老张最招学生厌烦,却也最受学生爱戴。

        所以在这种争议不休的时候,张剑的声音最有分量。

        张剑抬手示意三班的同学安静,直到窃窃私语的声音消失,直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时,这名刚刚三十岁的年轻班主任才轻轻地叹了口气,如此说道。

        “张致远同学受伤一事与二班没有关系,这一点我也愿意用人格保证。这件事,没有你们所谓的阴谋诡计,有的只是意外和意气用事,张致远同学自己也要付一部分责任。他现在受伤住院,伤势之重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康复,希望大家引以为戒,君子动口不动手,可以争论争执,但千万不要打架。”

        “另外,关于班序赛的决胜局,刚刚我和三班的周老师以及教务主任,仅代表二班,三班以及学校进行了三方讨论,最后做了以下判断——张致远受伤属于个人问题,与二班无关,若将班序赛延后,对二班不公平,且班序赛事关高三整个年段,没有任何道理要为张致远的个人问题延滞两个月。因此,班序赛不会延后,将继续进行,但允许三班无视排名规则,第五局可派任何一名三班学生出战。”

        张剑看着因这番话而瞪大双眼的三班学生,张了张嘴,用欠了一屁股债似的毫无底气的声音说出了最后一句本该富有力量的话语。

        “谁愿,为三班出战?”

        ……

        ……

        班序赛不会延后的决定,更加坐实了某个阴谋论的可能性,三班的同学们憋红了脸,既愤怒又委屈,难以置信连刚正不阿的老张都向“恶势力”低头了。哪还有人去理会最后那一句毫无底气的“谁愿为三班出战”?

        三班的同学开始说一些诸如“不比了,这种不公平的比赛谁爱比谁比去!”的气话。

        张剑摇头苦笑,在人群中扫了几遍,终于找到了坐在角落的叶云曦,顺便看见了叶云曦身旁,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悠闲模样的楚航。

        张剑略有些惊讶地看了楚航一眼,随后快步走向了两人所在的角落。

        三班的同学们目光随着张剑移动,自然也看见了楚航,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魔武课上看见楚航,同时也是第一次看见手里没有拿着游戏机的楚航,这件事本应该惊起波澜,议论纷纷,但在“二班阴谋”的故事背景下反而变得不足为道,三班的同学们只是停顿了数秒,便又开始了对二班的声讨。

        “嗨,老张。”

        楚航笑眯眯地同快步走来的张剑打了声招呼。

        说起来,楚航和张剑有一段不得不说的孽缘。高一时,张剑正好是楚航的班主任,那时其他科目的老师都拜服在楚航的恐怖成绩之下,默认了楚航上课玩游戏机的“恶行”,唯有张剑不愿纵容。

        那时张剑三天两头便将楚航叫到办公室,苦口婆心地讲道理灌鸡汤,楚航一开始很耐心地听,后来实在受不了张剑的唠叨,终于反击了回去。

        楚航的反击方式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每当张剑讲一句道理的时候,楚航便用三句道理反驳回去,驳得张剑屡屡哑口无言。

        一个学期之后,张剑终于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黯然败退,不敢再招惹楚航,天知道他在那间办公室遭遇了多么可怕的嘴炮轰炸。

        张剑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见楚航笑眯眯地同自己打招呼,只能气笑一声,然后转头选择无视。

        张剑径直走到叶云曦身前,低声问道:“叶同学,你觉得第五局该派谁出战?”

        张剑弯着腰,低着头,语气听起来很是客气,不知是不是楚航的错觉,张剑的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丝敬意。

        叶云曦沉吟了片刻,说道:“二班的孙夜擅长罗汉拳,主修土系魔力。罗汉拳本就以扎实稳定著称,土系更是最重防御的魔力属性,两者相辅相成,将‘稳健’的风格贯彻到了极致,孙夜的实力,上限不高,但下限非常高。”

        张剑听得一头雾水,只好问道:“什么意思?”

        叶云曦犹豫了一下,说道:“意思就是孙夜很稳,面对比自己强的对手,他很难超常发挥以弱胜强,但面对比自己弱的对手,他即使发挥失常也很难输,因为他的破绽实在太少。我们班只有张致远在硬实力上和孙夜可以一拼,其他人却都差了一截,想要以弱胜强战胜稳健的孙夜,可能性很低。”

        这下张剑就听明白了,简而言之,他们班现在派谁出战都是输。

        这点张剑早有预料,也早有心理准备,他轻声叹了口气,说道:“我们班,除了张致远以外,胜算最大的是谁?”

        虽然胜算都不大,但也总有胜算最大的那一个。

        叶云曦闭上眼睛默想了起来,片刻后睁开眼睛说道:“周志默。”

        张剑点了点头,转身对不远处的周志默喊道:“周志默,第五局,你上不上?”

        周志默愣了数秒,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挠了挠头说道:“我……我刚打完一场,魔力还没恢复……”

        张剑点了点头,也没有强求,转头对叶云曦问道:“胜算第二的是谁?”

        叶云曦又默想了数秒,说道:“赵山岳。”

        张剑立刻转头又喊了一嗓子,“赵山岳,第五局,你上不上?”

        赵山岳正是吵得最凶的愣头青之一,这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立马也扯着嗓子喊道:“不上,这垃圾比赛老子不上啊!”

        张剑脸一黑,但除了嚷一句“注意素质”以外别无他法,别人不愿上总不能强迫他上吧?班序赛关乎集体荣誉,但并不是义务活动。

        张剑只好再转过头来,对叶云曦低声问道:“胜算第三的是谁?”

        叶云曦对可怜的老张深感同情,但还是履行了分析师的职责,默想了片刻,说道:“许亦嘉。”

        张剑深吸一口气,再次转身,这次刻意用温柔的语调说道:“许亦嘉同学,第五局,你上不上?”

        许亦嘉这孩子平日腼腆内向,被众人目光注视,慌得将头低下,恨不得将头埋到地板里,他支支吾吾道:“抱……抱歉,我太弱了……我赢不了孙夜的,我不能……不能拖大家后腿……”

        各种惨遭拒绝,张剑终于仰天长叹一声,他用“犀利”的目光扫过三班的学生们,与他们一一对视,深深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我知道,张致远受伤了,你们很难过,班序赛不能延后,你们很委屈。但这不是我们逃避的借口,无论面对任何困难,我们都应该鼓起勇气去面对。所谓的英雄,便是当所有人都退后时,依然勇敢往前走去的那一个人!现在,当三班需要一个人站出来的时候,谁能挺直脊梁,咆哮一声‘我上’,他就是英雄!告诉我,你们谁愿出战?谁是英雄!?”

        张剑握紧了拳头,满腔热血,感动了自己。

        但他显然没有感动其他人。

        三班的同学们内心毫无波动。

        赵山岳甚至很不客气地说道:“老张啊,这不是谁上不上的问题,而是比赛本身就有问题!凭什么不能延后?凭什么二班可以用这种阴谋?凭什么?我们宁愿弃权,也不受这窝囊气!”

        赵山岳此言一出,不少同学出声附和了起来。

        张剑沉声道:“我说了这件事没有阴谋,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唉……你们……”

        张剑看着同学们满脸不信的表情忽然觉得心好累,他摇了摇头,深深叹了一口气,在楚航身旁的座位上坐下,低着头心灰意冷,像个家道中落的中年破产商。

        楚航看得有些“心疼”,拍了拍张剑的肩膀,低声道:“加油老张,在我心目中,你就是英雄。”

        张剑转头看了楚航一眼,像丢了魂一样,喃喃道:“楚航啊,要不第五局,你上得了?”

        楚航扶了扶眼镜,轻笑道:“老张啊,这‘第五局’到底是哪位好妹子,你怎么总要别人上啊?”

        这下,张剑被彻底惊醒了过来,他瞪大眼睛呆呆地瞪着楚航。

        楚航学着班花同学“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叶云曦在一旁忍不住窃窃偷笑了起来。

        张剑终于气笑出声,说道:“你小子……嘴皮子倒是厉害,要不,你帮我劝劝他们?”

        楚航果断拒绝,“我不趟这滩浑水。”

        张剑瞪着楚航,回想起了高一时被楚航的嘴炮支配的恐惧,表情渐渐变了。

        楚航心中忽然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张剑嘿嘿一笑,突然腾一声站了起来,面朝众同学,扯着嗓子喊道:“大家静一静,楚航同学有话要说!”

        楚航目瞪口呆。

        说好的刚正不阿呢?张剑,亮贱了!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求求!)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