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叶云曦

第十二章:叶云曦

        你可以低估你的敌人,但绝不要小看任何一个女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你面前傻笑着说自己有点笨的女孩,会不会其实是一个满分七百五十能考七百二十分的高智商学霸。

        楚航再次领悟到漂亮女孩是多么可畏的生物,无奈道:“叶孔明同学!诸葛云曦同学!你这哪是打赌?分明是声东击西,瞒天过海,暗度陈仓,趁火打劫啊!”

        叶云曦扑扇着睫毛,无辜道:“我读书少,没看过三国演义,更不懂三十六计哦。”

        楚航气笑道:“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关羽比张飞死得早?”

        叶云曦怯生生道:“因为……红颜薄命?”

        班花同学眨巴着眼睛,打算将“装傻”进行到底。

        楚航摇头失笑,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特别是睁着眼睛说自己睡着了的女人。

        不过叶云曦的“装傻”并没有恶意,也不会让人反感,楚航不至于情商低到去计较这些智商在线的玩笑。

        楚航沉默了片刻,终于认真道:“不开玩笑了。说实话,你现在的成绩和往年的高考状元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再想提高二十一分谈何容易,你让最自负的国家级教师来都不敢夸下这个海口,更何况是毫无教学经验唯恐误人子弟的我?不是我妄自菲薄,我反正是做不到的。但做不做得到和做不做是两回事,愿赌就要服输,无论如何我都会履行赌约,尽力教你。只不过你最好别抱太大期待,不是我吹牛,我的智商是天生的,我自己都学不来。”

        叶云曦掩嘴偷笑,道:“做不到也没关系啦,这个赌约本就是我耍赖了呢,如果我一早就说出自己的名字,楚航同学肯定立刻就会拒绝的。只是……只是明明一直努力追赶了五年,你却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好不容易分在同一班,甚至坐在邻桌,你却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总觉得有点……有点不甘心……”

        女孩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越说越觉得好不甘心,眼里渐渐有了“幽怨”的色彩。

        楚航被说得老脸一红,尽管他一直对“叶云曦”这个名字有些好奇,但实在懒得去隔壁班看一眼她的庐山真面目,再加上逃掉了所有的开学典礼和学年大会,所以五年了也不知道“叶云曦”长得什么模样,而分在同班一个月,他本着对漂亮女孩敬而远之的处世原则,直接将邻桌的班花同学当做没有必要相识的路人甲,以至于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

        这些理由很显然做不了漂亮的借口,说出来反而会弄巧成拙,楚航一时间有些语塞。

        他只好强行转移话题道:“第五局比赛,你是不是也做了赛前分析和战术安排?”

        叶云曦愣了愣,看穿了楚航转移话题的念头,白了楚航一眼,嘴角泛起一丝轻笑,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当然。”

        她伸手从身侧堆叠的文件里抽出分量最足的那一份,递向楚航,抿嘴道:“班序赛禁止田忌赛马,选手的出场顺序不能逆着校内排名,所以最后一场是二班最强对三班最强,是最难分析的一场,花了我最多时间呢。”

        楚航接过文件,不由得心生震惊,这份文件足足有五十几页,再加上周志默对谢文豹的那三十页,全是眼前的女孩一个人完成的?

        这可不是演讲稿件,更不是学业报告,想要完成这么厚重的数据分析,只靠勤奋和时间是不够的,没有真材实料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做到。

        和那两名为了积累经验而坐在解说席上的年轻学生截然不同,叶云曦所做的数据分析已然不是学生该有的水平,其用心程度也完全超出了“兴趣爱好”的范畴。

        楚航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你以后想成为专业的魔武分析师?”

        叶云曦抿嘴一笑,道:“是呀,正在往这方面努力,希望能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魔武分析师。不过我比较笨,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楚航笑道:“你可别再说自己笨了,让其他人情何以堪啊。”

        叶云曦连忙摇头道:“不是啦,我是真的有点笨的!其实我从六岁开始就学习魔武分析的知识了,学了十年才到现在这个水平,和那些真正厉害的分析师比起来还差得远呢。我姐就常骂我是笨蛋,说像我这样的笨蛋再不努力点,连那些天才的背影都看不到。”

        楚航默然无语,高中生就有这么高超的分析水平也能叫“笨蛋”吗?看来又是一个深受毒舌姐姐迫害的可怜孩子啊。

        不过这世界上确实有太多能人,你以为的极限,弄不好只是别人的起点,所以将自己当做“笨蛋”,不断努力,不断进取,才是真的聪明。

        楚航如此想着,说道:“天才也需要努力,努力总是没错的。倒是你六岁就学‘魔武分析’这么费脑这么枯燥的学科,怎么想的?”

        叶云曦脸颊微红,傻笑道:“所以说我有点笨嘛……那时候幼儿园的孩子们都在站桩扎马步,梦想着长大后成为赫赫有名的魔武冠军,可我那时候很害羞很怕生,总觉得如果成为冠军就得站到领奖台上,想想就觉得好可怕,根本没想过拿冠军哪有那么简单。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姐姐,她就说魔武分析师是幕后工作不需要站在台前,也不用和陌生人接触,很适合我,所以,我就去学了,没想到魔武分析那么难学,呜呜……”

        楚航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就被“无良”的姐姐忽悠了,这女孩该说她是笨呢,还是呆萌呢?

        楚航轻笑道:“那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叶云曦低下头,嘟着嘴轻声说道:“魔武分析确实有些枯燥乏味,但姐姐说过,一个顶尖的魔武分析师能够帮助魔武者提高三成以上的胜率,在任何魔武团队里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姐姐是很有天赋的魔武者,她的梦想是登上世界赛的舞台,成为世界冠军。虽然她老是嫌我笨,但对我真的很好,每次都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所以我想成为顶尖的魔武分析师,我想帮助她!”

        女孩说到此处,忽然抬头,双眸如同骤然亮起的星星,绽放夺目的光芒,她仿佛宣誓般低吟道:“实现姐姐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

        楚航闻言怔住了,呆呆地看着女孩。

        叶云曦脸腾一下又红了几分,只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害羞极了,连忙低下头,颤声道:“唔……总觉得自己好傻……”

        楚航回过神来,柔声道:“谁的梦想听起来不傻不天真?没有梦想的人才是真的傻子。”

        叶云曦轻轻“嗯”了一声,忽然抬头看了楚航一眼,随后又低下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那楚航同学的梦想是什么?”

        “什么?”

        楚航似乎并没有听清女孩在说什么。

        叶云曦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立刻烟消云散,连忙摇头,示意自己说的只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随后微红着脸陷入了沉默。

        楚航深深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女孩,而后转过头来看向手里的分析文件。

        班序赛的决胜局是两班的最强者之间的对抗,二班派出的是全校排名第二的孙夜,三班则派出了全校排名第三的张致远,这个排名虽然是按照上学期的魔武期末考成绩排列的,但也具备一定的权威性。

        至少从叶云曦记录的数据来看,孙夜和张致远的各项数据都比谢文豹和周志默高出一截,排名靠前算得上是名副其实。

        孙夜和张致远的各项数据相比倒也是伯仲之间,唯一差别较大的是魔芯量级,孙夜的魔芯修为远高于张致远,魔力储备更为充足。

        但孙夜主修土系魔力,张致远主修风系魔力,根据魔力属性克制法则,风系在一定程度上克制土系,张致远在魔力对抗上会占一些便宜。

        两人各有千秋,不好说谁更占优势,因而叶云曦所做的模拟分析比谢文豹那场复杂繁琐得多。

        楚航渐渐看得有些入迷,不得不说叶云曦的逻辑实在缜密,推理能力也相当高明,那些枯燥的数据对比在她的逻辑推理下,仿佛变成了一个个浮动的画面,在楚航的脑海里不断闪过。

        这次他没有一目十行,而是一字一句地品读,深感有趣,不知看了多久,才将模拟分析的部分看完。

        楚航看得眼睛微酸,才从阅读的沉迷中醒来,他看了一眼手表,忽然意识到不对,侧头看向身旁的女孩,问道:“比赛怎么还没开始?”

        班序赛第四局结束,第五局并没有立刻开始,留给双方制定对策的休息时间。但直至此时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这休息时间未免太长了些?

        那两名学生解说控场能力不足早已无话可说,现在只能尬聊,场面尴尬不已,有些不耐烦的学生已经开始嘘声阵阵了。

        叶云曦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唉,好像是张致远还没到场,奇怪了,刚进玄武馆的时候老师还点过名,张致远那时还在来着,现在却找不到人了,可能……可能是上厕所去了吧?”

        二班的孙夜已经站在擂台上了,三班的张致远却还没到,导致比赛迟迟不能开始,解说似乎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面对嘘声一片的观众只能继续尬聊。

        楚航开玩笑道:“上个厕所这么久,难道是掉进厕所里了?”

        叶云曦不由得白了楚航一眼,怎么可能,现在的厕所都用马桶,总不能掉进马桶里吧?

        就在这时,解说似乎终于获知了确切消息,他带着一丝紧张的情绪,说道:“抱歉,让各位久等了,由于张致远同学迟迟没有到场,比赛未能开始,工作人员一直尝试和张致远同学取得联系,直到现在才终于得到了确切消息——唉,这是个令人难过的消息,张致远同学上厕所时受了重伤,现在已经被送往医院,恐怕是不能出战班序赛了!”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上厕所时受了重伤?

        楚航和叶云曦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楚航尴尬一笑,“我这嘴,怕是开过光的。”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