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楚航走过最多的路

第十一章:楚航走过最多的路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强赌灰飞烟灭,但同女孩子赌,无论赌大赌小却都是陶冶情操,正因女孩子容易心软,男孩子却居心叵测,故而大多时候男孩子赌输可以赢美人心,赌赢可以近美人身,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当然,前提是同你赌的女孩子要生得漂亮,且心底真的善良。

        楚航一年之中最留恋的日子便是除夕晚上,同苏琉璃和楚嫣然三人坐在床上打扑克斗地主,拿压岁钱去赌两个女孩的衣服。

        苏琉璃和楚嫣然当然不可能真的脱衣服,撒娇耍赖是她们惯用的伎俩,但楚航故意输多赢少,先将压岁钱输个近乎干净,再于最后关头险胜一把,让两个女孩享受足够的胜利并且积攒足够的同情,这样一来她们往往不会选择耍赖,而是大大方方支付赌资,这时无论是脱掉哪件衣服,总有可以欣赏的春光。

        压岁钱换一晚上的眼福,楚航只觉得和女孩子赌,是天底下最好的福利。

        而此时此刻,竟有一个漂亮的女孩主动向他提出了赌约!

        在两名解说一致认为谢文豹会轻松取胜时,班花同学却反其道而行,认为周志默会赢,且会在三十招内结束比赛,并向楚航提出了“打个赌”的请求。

        是同为三班的集体荣誉感让这名看起来并不笨的女孩想争一口气?但打赌的对象不对呀,这种听起来像是为了打脸而进行的打赌,不是该去找那两个固执己见的年轻解说吗?

        楚航没有傻到去深究这样的“福利”为什么会落在自己身上,而是直接问道:“赌什么?”

        叶云曦抿嘴一笑道:“如果我赢了,你要教我学习,让我在高考之前成绩至少提高……二十一分。虽然我有点笨,但你这么聪明肯定能够做到。二十一分不多,只要能提高二十一分,我就满足啦!还有,就算是口……口……口教也行的。”

        女孩鼓起勇气说出那两个乍听之下污不可言的字眼,说完便霞飞双颊,如鸵鸟般低下螓首。

        楚航一愣,暗道,这女孩原来是那种虽然没有学习天赋但却异常刻苦的努力型学生?

        努力进取的人总能够赢得尊重,楚航对于支付这样的赌资并没有太大意见。

        只是……

        “如果你输了呢?”

        这才是楚航关心的问题。

        叶云曦立刻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说道:“你想要什么?”

        女孩竟似乎是要让楚航自己决定?

        会让对方决定赌资的人,往往只有三种,其一是本就一无所有所以什么都输得起,其二是如苏琉璃和楚嫣然那样知道输了也能耍赖所以毫不畏惧,其三则是信任对方的人品认为对方不会提出什么险恶条件所以心大头铁。

        班花同学是哪一种?

        楚航从不对陌生人做擅自判断,但却有些好奇,为什么女孩的眼里充满了自信,仿佛她必会获胜,似乎无论他想要什么都必然得不到?

        楚航忍不住问道:“你对周志默这么有信心?”

        叶云曦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对自己充满信心。”

        楚航疑惑道:“什么意思?”

        叶云曦没有回答,而是忽然伸手一指擂台,欢呼道:“快看,比赛开始了!”

        ……

        ……

        “哔!”

        裁判吹响了哨笛,这意味着一分钟对话时间结束,比赛开始了!

        谢文豹果真占据了心理优势,哨声刚刚落下,他立刻便跨步冲向周志默,双腿鼓起风劲,脚底踩着狂风,迅疾而凶猛,如猎豹突袭!

        周志默却是伫立原地,不闪不避,双臂抡起,划出弧形,水系魔力凝结罡气,形成一道圆弧水幕将他笼罩其中。

        碰!

        谢文豹一拳砸向水幕,拳头处卷起风系魔力,如漩涡般旋转,往前刺出,竟似高速螺旋的钻头!

        水波震荡,波澜之间裂痕乍现,谢文豹的拳头几乎瞬间便将周志默撑起的水幕刺穿了!

        周志默不敢硬抗,双腿立刻往前用力一蹬,身体顺势往后拉开一小段距离,紧接着慌忙转身跑向了擂台的另一侧,看上去颇为狼狈。

        谢文豹没能立刻追上,因为周志默在后蹬时使用了冰劲,脚尖覆盖冰系魔力,点地成冰,前方的地面被铺上了一层冰雪,如同冰封的河面。冰面摩擦力极小,谢文豹不得不减缓速度。

        但谢文豹毕竟主修风系魔力,在速度上终究是比主修水系魔力的周志默强上一截,因此不过数秒谢文豹便又凭借速度优势将周志默逼到了擂台一隅。

        周志默似乎贯彻了怂到底的策略,又一次魔力凝罡,水幕防御,眼看挡不住时马上又是点地成冰,狼狈撤退。

        谢文豹怒声道:“你这废物只会逃跑?”

        周志默沉默不语,再次撑起水幕。

        谢文豹冷笑不已,“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魔力可以这么用!”

        周志默的打法显然极为消耗魔力,每次过招都要比谢文豹多消耗近一倍的魔力,绝不是长久之计。

        谢文豹深知再耗下去必能取胜,但心中却忍不住躁怒不已,他分明压着周志默打,却渐渐急躁了起来。

        忽然在第二十八招时,谢文豹一拳刺到一半便急于往前追,周志默却突然变了招,他看似往前蹬脚,身体却没有往后倒飞,而是突袭向前!

        周志默突然出招,劈拳,肘击,炮拳,快掌,贴身之靠,连环打击,脆响不断,夹杂风雪之声噼里啪啦,冰劲全开,其势之猛,如雪山崩塌,浩浩荡荡,掩埋一切!

        谢文豹撤退不及,只能架臂硬抗,但挡住一招两招,却根本挡不住连绵而来,凶悍不绝的“雪崩十二击”!

        轰!

        谢文豹被轰出了场外!

        “周志默胜!”

        裁判立刻出声判决,宣布了周志默的胜利!

        ……

        ……

        “哇!”

        观众席静默了数秒,猛然爆发出热烈掌声!

        三班的同学如同打鸡血般吹起口哨,仿佛拿下了不得了的胜利,二班的同学则脸色难看鸦雀无声,似是输掉了什么至关重要的比赛。

        但事实上这只是班级对抗赛里的一小场比赛,输赢也不过是一分之差,断不至于如此重要。

        显然那两名解说在赛前做出的完全倒向谢文豹的预测,让这场比赛似乎变成了“以弱胜强的翻盘局”,以至于三班赢了倍感解气,二班输了倍觉丢脸。

        可见,真正重要的不是胜负,而是面子。

        “赢了,赢了,总共二十八招,我赢啦!”

        有个女孩比谁都高兴雀跃,她摇着楚航的手臂,笑得像朵花儿,只是很快察觉到不妥,连忙松开手,矜持一笑,但眼里的激动却掩藏不住。

        叶云曦眯着眼睛笑道:“楚航同学,愿赌服输?”

        楚航微微一怔,随后点了点头,“愿赌服输。”

        事实上,赌约并没有真正成立,楚航还未来得及说出自己取胜后想要的赌资,也根本没有说过任何一句同意打赌的话语。

        但楚航却不会以此来当做借口,因为他当时虽然没有同意,却也没有拒绝,如果事后再做出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和耍赖有什么区别?

        “耶!”

        女孩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满脸全是笑意。

        楚航忍不住问道:“你的预测,不是靠猜的吧?”

        “当然!”

        叶云曦用力点了点头,忽然从身后的座椅上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递给楚航,眨了眨眼睛说道:“喏,这就是我的信心所在!”

        楚航接过文件,翻看起来,他看得极快,但越看越心惊,直到最后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文件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据,全是对谢文豹和周志默的数据分析,两人的魔芯量级,魔力属性,擅长招式,比武习惯,历史战绩统统都有详细数据,甚至于精细到谢文豹和周志默每一个招式的使用率以及战斗状态的时间曲线图。

        十几页的详细数据之后,则是更为复杂的模拟分析,通过数据的不断对比以及各种局势的排列组合,将几乎每一种战局都列举了出来。

        最后三页则是根据模拟分析的结果做出的战术安排,周志默怂到底的战术,假动作突袭的战术,全在其中,竟与刚才的赛况几乎如出一辙!

        三十页密密麻麻的分析文件,最后得出了一个简单直白的结论——“周志默对谢文豹,预测胜率61%,胜负会在三十招内见分晓!”

        这不是空口说白话的猜测,而是大量数据分析推理出来的预测,并且事实已经证明了它的正确性!

        楚航看到最后一页,放下文件,久久不能平静,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叶云曦掩嘴一笑道:“其实这次班序赛,我担任我们班数据分析师和战术分析师。我花了一个礼拜将谢文豹和周志默以往的比赛录像翻看了好几遍,记录数据,进行分析,最后得出了这个结论,唔,其实我没什么信心呢,好怕自己是错的,所以想着和楚航同学打个赌壮壮胆,没想到真的赢了,好开心啊!”

        楚航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刚才说,你有点笨?”

        光看比赛录像就能得出这么详细的数据,需要多强的眼力?

        能把模拟分析做到如此细腻,需要多缜密的逻辑推理能力?

        能够根据表面数据和选手实际性格制定高胜率的战术,需要多高明的智商?

        这叫有点笨?

        更重要的是,楚航看见了最后一页落款的署名——叶云曦。

        这个名字楚航简直再熟悉不过,因为每次文化科成绩公布时,这个名字总在他的名字后面,从初一到高二,整整五年,这个名字一直都是学年第二,粘在他身后,不停地追赶着他!

        而在最近一次考试中,叶云曦还是第二,但只比他少二十分。

        ——“虽然我有点笨。”

        ——“二十一分不多,只要能提高二十一分,我就满足啦。”

        楚航头皮发麻!

        叶云曦眨了眨眼睛,一脸理所当然的无辜模样,委屈道:“和你比起来,我本来就很笨啊!”

        楚航呆若木鸡。

        妈卖批,他这辈子走过最多的路,原来是女孩子的套路!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