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十章:世间真理,毫无道理!

第十章:世间真理,毫无道理!

        楚航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但十年前他放弃了魔武,不管再如何难过不甘,最终也只能无奈接受现实。

        有人说,时间让人忘记疼,但事实并非如此,时间只是让人习惯了疼痛。楚航以为经过十年,自己应该早就忘却了放弃魔芯的心酸,却没想到,悲伤逆流只不过一夜之间。

        昨夜是个不眠夜,穿越到游戏机世界的奇遇,让楚航得以再次演练魔武,无穷无尽的魔力流淌全身,仿佛那个已经遥不可及的梦想忽然转身回眸一笑。楚航不由得热血沸腾,斗志燃烧,忘我地演练魔武,一掌又一掌,仿佛拍碎了所有的不甘。

        然而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拍碎,回到现实中,那颗坍塌的魔芯干瘪依旧,绝望依然,什么都没有改变。

        奇遇并没有创造奇迹,更没有留下任何金手指,楚航还是那个楚航,依然还是那个无法调动魔力,与魔武彻底绝缘的“废人”。

        但有一件事情,却悄然发生了改变——楚航对魔武的热爱和渴望,如同烧不尽的野草,春风一吹疯狂再生,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男人若是真的心死,便不会再有留恋,可一旦死灰复燃,却比女人还要疯狂。

        这句话阐述了大部分男人对待爱情的态度,可此时若是用来描述楚航对魔武的心境,却再恰当不过。

        现在的楚航没有办法再次狠下心来放弃魔武,比十年前还要困难。

        因此当他走到每一天都要经过的分岔路时,犹豫了很久,哪怕那魔武场馆里的喧嚣呐喊,热血激昂,是他注定无法加入的奢望,他依然生出了去看一眼的渴望,即使只是在远处远远地看一眼。

        但最终,楚航压下了这份躁动的渴望,选择了向左。

        因为楚航很清楚,若是真的远远地看上一眼,他便会忍不住往前一步,再往前一步,不断靠近,甚至试图加入其中,最终无法自拔。

        对于一个魔芯坍塌的魔武废人而言,最残酷的事情不是没有办法修炼魔武,而是不顾一切踏入魔武的世界后,却只能孤零零地站在山脚下,眼睁睁看着其他人攀登魔武的高山。

        越想靠近便伤得越深,伤得越深便越难逃离,这是恶性循环。

        楚航向来聪明而理智,所以,他没有任由渴望将自己拖入深渊。

        只是,过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又一次来到同一个岔路口时,楚航还能再次理性地做出正确的选择吗?

        因为杨凡又在教室里点燃了一根香烟,因为游戏机发生了变异没有带来学校,因为闲得无聊,因为......总之,因为种种原因,在学校里乱逛打发时间的楚航,第二次走到了分岔路口。

        向左?

        还是向右?

        理性?

        抑或感性?

        这一次,楚航沉默了整整半个小时。

        像冰封的石雕,静静伫立,凝望分岔路口的两端,左侧寂静安宁,右方喧嚣躁动,仿佛通往两个不同的世界,似乎通向两种迥异的命运。

        毫无疑问,楚航应该再次选择向左。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这就是命。野心勃勃的政客关心前途,饥不裹腹的乞丐忧虑钱途,这才是世间真理,没有反过来的道理。

        “去TM的真理!”

        这是楚航沉默了半个小时,酝酿出来的第一句话。

        低沉,愤怒,还有一丝愉悦。

        这一次,

        楚航毅然决然走向了右边。

        ......

        ......

        羽英高中共有五座魔武场馆,大小不一,耗资各异。其中玄武馆排在第三,不高不低,正适合当做班序赛的比赛场地。

        魔武场馆是集训练,切磋,比赛,教学为一体的复用型场地,玄武馆自然也不例外,被划分成了四个区域,而班序赛被安排在了比赛区域。

        位于比赛区域中央的擂台是长宽各100米的正方形场地,一般而言正规的足球场是长105米宽68米,标准的魔武擂台却是比足球场还要大上一些。显然魔武与拳击,格斗,传统武术等差异极大,那种面积几十平方米的狭小擂台并不足以让魔武者放开手脚尽施手段。

        环绕擂台的观众席则是足以容纳三千人的巨大规模,而这仅是羽英高中里排在第三的魔武馆,魔武这项“竞技”于这个时代的地位,可想而知。

        只不过,三千人的规模现在看来是奢侈了一些,班序赛毕竟只是学年级的比赛,在这个市区赛事,省级赛事,甚至全国赛事层出不穷的时代,连校级赛都算不上的班序赛也只有事关自身利益的高三学生才会关心,而整个高三的学生加起来也就五百多人,因此前来观看这场班序赛的观众便也只有这么多。

        楚航找到了三班所在的区域,他从观众席后方的入口走进来,特意找了一个偏僻靠后的角落,没有惊动任何人,由于比赛正值紧要关头,因此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名坚定缺席魔武课的奇葩学霸的悄然到来。

        楚航坐下不久便摸清现在的比赛情况,因为担任班序赛解说员的两名高三学生都是嘴上停不下来的话唠,正在疯狂介绍战局。

        魔武赛事解说在这个时代显然也是极为吃香的职业,班序赛或者校级赛便是有此志向的学生积累经验的最好途径。

        根据解说的介绍,楚航了解到,现在正在进行的依然还是二班对三班的班序赛,这是一场五局三胜制的团队赛,二班目前两胜一负,处于领先,即将来到第四场的赛点局。

        而在这场赛点局,二班派出的是校内排名第九的谢文豹,而三班派出的则是校内排名第十三的周志默。

        现在正好是赛前的一分钟对话时间,但谢文豹和周志默皆是沉默寡言的硬汉作派,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不像某些心机婊会利用对话时间试图激怒对方,撩乱对方心态。

        选手沉默,解说却是不能闭嘴,两名解说开始对选手的实力进行分析,试图预测这场战斗的胜负关系。

        这是解说常用的控场话题,但这两人毕竟还是学生,终究嫩了一点,他们一通分析下来,竟都是认为二班的谢文豹能够轻松取得胜利。

        ——谢文豹校内排名比周志默高四名,并且谢文豹是业余五段,周志默却只是业余三段,再加上二班已经夺得赛点,谢文豹的心理优势将会更大,因此谢文豹大概率会赢。

        两名年轻的学生解说便是从这样表面而片面的角度去分析选手,语气却都十分笃定,仿佛必定能够预测成功,且两人一唱一和,说得比赛胜负似乎已经一目了然。

        这显然会让二班的学生极其受用,却会叫三班的学生怨愤不满。

        同为三班学生的楚航倒没有像不远处几个血气方刚的男同学开始斥骂解说,但却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过于偏袒某一方的解说往往都是不敬业且不专业的,不仅有失公允,且常常会被打脸。当解说分析错误被打脸时,人们会笑之为“毒奶”,但事实上,这根本就是解说不够专业而造成的无知。

        永远不要看轻任何一个选手,永远要对奇迹保持敬畏,这才是专业解说该有的态度。

        “楚航同学……你觉得谁会赢呢?”

        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响起,将正在沉思的楚航吓了一跳。

        楚航连忙转头看去,却见自己右边的座位上不知何时坐着一名巧笑嫣然的美丽女孩。

        女孩扎着马尾辫,分开刘海,露出额头,看上去活泼而清纯,她眨着水灵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一句儿歌——“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班花同学!

        楚航一下子就认出了女孩的身份。虽然高三才和这名女孩分在同一班,邻桌一个月才在昨天第一次和女孩说过话,但楚航对这班花同学却是有些印象的,毕竟赏心悦目的事物,容易扎进人们的眼睛,更何况楚航天生过目不忘。

        只不过,昨天那场对话以“口教”这两个不友好的字眼匆匆结束,楚航原以为这女孩短时间内会将自己当成危险人物,却没想到才过一天,又靠了过来。

        楚航有些头疼,他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漂亮女孩,比如苏琉璃,比如楚嫣然,所以对陌生的漂亮女孩,他一向是敬而远之的。

        “楚航同学?”

        见楚航呆愣着没反应,叶云曦又低唤了一声。

        楚航顿时恍过神来,对女孩的问题绝不能拐弯抹角,某些时候女孩比男孩更擅长死缠烂打,这是楚航多年来的惨痛经验。

        楚航思及此处,连忙回答道:“我从不预测任何一场战斗的胜负,狮子搏兔不可掉以轻心,螳臂挡车亦不能轻言放弃。蚊子未必不能咬死大象,没有胜负的绝对,才有战斗的意义,所以预测没有意义。”

        叶云曦呆愣了数秒,低头沉思了片刻,忽然抬头说道:“我不这么认为呢。胜负无绝对,但强弱必有别,真正的预测不是猜测,而是通过数据分析得出结论,就好比天气预报,也许有那么一两次错了,但大多时候能够准确报出是晴是雨,因为预测成功率足够高,所以我们相信天气预报,不是吗?”

        楚航微微一愣,没想到班花同学会给出这么犀利的反驳,但这并不能驳倒他,只是他有心再反驳回去,但考量到同女孩子争论是怎样“自虐”的行为,又有些犹豫。

        叶云曦眨了眨眼睛,忽然狡黠一笑道:“楚航同学,我预测周志默会赢,而且会在三十招内结束比赛,既然楚航同学认为预测没有意义,不如我们打个赌,好不好?”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