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九章:见课就上的小婊砸

第九章:见课就上的小婊砸

        “如果你得罪了老板,很可能失去一份工作。如果你得罪了客户,很可能失去一份订单。但世上有一个人你可以得罪:你给她脸色看,你冲她发牢骚,你大声顶撞她,甚至当着她的面摔碗,她都不会记恨你,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是你的母亲。”

        楚航忘了是从哪本书上看见这句话,初看时没有多少感触,但不知不觉便将这句话记了下来,不是记在脑海,而是记在心里。

        每当陈春雪不讲道理的时候,楚航便将这句话默念一遍,然后想象一下——给陈春雪脸色看,冲她发牢骚,大声顶撞她,甚至当着她的面摔碗......会是怎样的下场?

        细思极恐,不寒而栗!

        这段话便犹如紧箍咒,一旦心中默念,好不容易膨胀的青春期叛逆立刻就会萎靡不振。

        因此,当陈春雪将楚航赶出家门逼他去上学时,楚航有心反抗,无力回天,只得乖乖照办。

        陈春雪坚定地认为学生的本分就是学习,无论你是爱因斯坦那样的天才,还是肩负拯救世界重任的救世主,作为学生,就该好好上课,那些主角整天逃课去搞大逃杀的小说动漫,纯粹是在教坏孩子!

        楚航没有办法反驳这样的观点,甚至还有些认同。

        因而在陈春雪的“长期压迫”下,楚航从小学到高中没有逃过文化课,连请假都几乎没有,比那些所谓的三好学生更加恪守学生的本分。

        总而言之,楚航背上书包,一路向北,离开了请假的季节。

        ......

        ......

        下午两点半,迟到半个小时的楚航抵达了羽英高中。

        守在大门口的教导主任很客气地为迟到的楚航开门放行,却在下一刻后将另一名同样迟到的男同学拦在半路,并且将他的名字记录在案,随后严厉地教育批判了一番。

        这显然并不公平。

        但教导主任却认为理所当然,那男同学也毫无怨言。

        学年第一和普通学生之间,待遇当然要有差别,这才是绝大多数人认为的公平。

        楚航对此并不认同,但却不会像陈春雪那样直言批判,因为一直享用着上课玩游戏机的特殊待遇的他,根本没有资格。

        面对特权,我们厌恶,但享用到一点假特权,心中又窃喜。面对吃特供的人,我们批判,但自己用到了那些特供,又会得意。

        很多人恨特权,只是因为特权没有在自己手中。

        换言之,享用特权的人,没有资格憎恨特权,楚航深知这一点。

        楚航漫步在校园中,不疾不徐,但很快就走到了分岔路口,这是进入校区必经的岔路,仿佛通往两个世界。

        向左,是教学楼区。

        向右,是魔武场馆。

        日复一日,走到同样的岔路,面对同样的选择,楚航一直都是向左,不曾迟疑。

        但今天,他犹豫了。

        魔武时代,义务教育被分为“文化”和“魔武”两大板块,因此有了文化课和魔武课的区别。

        周五下午,是魔武课的时间,魔武场馆人满为患,教学楼区则几乎空空如也,楚航若要上课,理应走向右方。

        但为了圆一个谎,往往需要撒下更多的谎言,既然决定对苏琉璃和楚嫣然隐瞒放弃魔武的真相,自然不能在魔武课上露出破绽,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不去上魔武课。

        楚航热爱魔武,但对体制化的魔武课却没有什么留恋,所以一向逃课果决。

        只是今天,却有些不同。

        楚航微微握紧拳头,在岔路口停留了半分钟。

        喧嚣,欢呼,呐喊,从一座座魔武场馆里传来,热情澎湃,热血激昂,那仿佛便是青春。

        楚航面无表情地凝视右方,久久沉默。

        最终,他闭上眼睛观想了一下自己的魔芯。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黯淡的实心光点是那般渺小,衬托着黑暗的广袤无垠。

        楚航摇头一笑,看不出悲喜,转身向左,没有回头。

        ......

        ......

        三年三班,位于三楼,从左数起第三间教室,便是楚航就读的班级。

        此时三班门窗紧闭,但并没有上锁,楚航推门而入,一股呛鼻的烟味立刻扑面而来。

        那是香烟的味道。

        楚航皱眉看去,只见教室内烟雾缭绕,只有一名平头青年坐在讲台桌上,青年正翘着二郎腿,叼着烟吞云吐雾。

        平头青年转过头看见楚航,立刻掐灭烟头,笑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这烟,我到厕所去抽?”

        楚航摇了摇头,掩住口鼻,退到室外,说道:“抽完吧,教室都玷污了,何必再去祸害厕所?”

        “说得好。”

        平头青年咧嘴一笑,食指轻轻一点,指尖忽然燃起火苗,点燃了剩下的半截香烟,他美滋滋地吸了一口后,说道:“我杨凡一向专一,还是你懂我。”

        楚航摇头失笑,听见这句话忽然想起了一件往事。

        平头青年叫做杨凡,也是三班的学生,和楚航一样在学校里“臭名昭彰”。

        只不过楚航像一块臭豆腐,因为学年第一的成绩,所以他的本质是香的,但杨凡却如同腐烂的鱼肉,散发着让学生和老师都厌而远之的“恶臭”。

        杨凡逃课,吸烟,斗殴,样样都犯,活像一个披着“学生”外衣的“小混混”,以至于有传言说他加入了某个三流的黑社会组织,早已是深陷泥泞的地痞流氓。再加之文化成绩学年垫底,魔武考试全部缺席,在全校师生眼里,已然是无可救药。

        对于羽英这所省级重点高中而言,杨凡这样的学生便如混入白粥里的老鼠屎,令人生厌。但即使杨凡屡次触犯校规,却至今未被开除,可见事情并不简单,只不过其中猫腻,无从知晓。

        楚航第一次见到杨凡,是在教师办公室,那时才高一,还未彻底看透杨凡本质的班主任对这名屡次逃课的不良学生尚且抱有希望,便用因材施教的方式劝说道:“杨凡啊,学好一门课,就像追女孩子一样,要坚持,投入,花费心思,明白吗?”

        这迎合青春期骚动的话语不仅没有得到杨凡的共鸣,反而被回击了一句,“那你同时追八个试试?”

        班主任一时间哑口无言。

        办公室另一侧,正在被数学老师表扬的楚航因此注意到了杨凡,将目光看了过去。

        却不料杨凡忽然转过头,向楚航投来鄙夷的目光,冷笑道:“我杨凡成绩不好,是因为我用情专一。而那些所谓的学霸,不过是一群见课就上的小婊砸!”

        杨凡的骚话立刻受到了老师的严厉批评,却意外获得了楚航的赞赏,楚航当时便深有同感地说了一句,“上课要适量,营养跟不上。”

        办公室顿时一片哗然,可怜的数学老师狠不下心来斥骂眼前这名数学考了满分的学年第一,只好一脸尴尬地将楚航赶了出去,他和杨凡的第一次见面因此戛然而止。

        只不过,之后因为魔武课逃课的缘故,楚航和杨凡高一高二时虽不在同一班,却经常偶遇,有一次闲得无聊,聊了几句,没想到意外地投缘,此后便不时聊在了一起,高三分班又正好分在了同一班。

        由于相谈甚欢,杨凡很快便将楚航引为知己,视作兄弟,楚航也觉得杨凡本性不坏,很有个性,便将他当做朋友。

        杨凡,是楚航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只不过,仅此而已。

        “喝酒伤肝,吸烟伤肺。烟,还是少抽点。”

        楚航收回思绪,对杨凡说道。

        他没有自大到去干涉杨凡的人生,所以只能轻描淡写地说这么一句早就被说烂的劝说话语。

        相谈甚欢的友情,便也只能仅此而已。

        “我知道。”

        杨凡嗞了一口,吐出烟雾,说道:“我知道喝酒伤肝,吸烟伤肺,但......不喝酒不吸烟,伤心。”

        这是歪理,但很有道理。

        楚航无言以对。

        杨凡忽然自嘲一笑,说道:“其实我想过戒烟。”

        楚航挑了挑眉,“但你做不到?”

        杨凡摇了摇头,“不是做不到,而是不能做。”

        楚航疑惑道:“为什么?”

        杨凡沉默了片刻,忽然咧嘴一笑道:“因为我爷爷吸烟,我爸爸也吸烟,轮到我,不能断了香火。”

        楚航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没有再开口。

        时间流逝,杨凡很快便抽完了剩下的半截香烟,他用纸巾将烟头包住,随意扔进了垃圾桶,忽然开口道:“对了,我们班和二班现在在‘玄武馆’打班序赛,你不去看一下?”

        楚航闻言,呼吸不由得微微一滞。

        羽英高中奉行“公平竞争”原则,因此高三分班时并不是按成绩区分,而是随机分配,抽签决定。

        这杜绝了特殊班级的现象,但却存在竞争力不足的弊端,因此羽英高中实行了“班序赛”的策略。

        所谓的班序赛,便是同学年的所有班级进行一场积分循坏赛,按最终成绩来重新决定班级排序。

        班序对每一个班级来说都至关重要,不仅关乎集体荣誉,更决定了高三授课的教师是谁,上魔武课时用的是哪一个级别的魔武场馆等等教学资源,影响重大。

        一班和二班之间就已经存在明显的资源差异,更别说更加靠后的班级,所以没有哪个班级愿意排在末尾。

        而决定班序的班序赛比的是魔武,因此这注定会是一场激烈的比赛。

        楚航并不在乎班级资源,但对班序赛却有那么一点兴趣,或者说,他总是没有办法完全免疫魔武比赛的诱惑。

        只不过......

        楚航再次闭眼观想了一下自己的魔芯,沉默了许久,最终轻叹一声,摇头道:“我既没兴趣看热闹,更没能力凑热闹,去做什么?不去。”

        杨凡闻言从讲台桌上跳下,盯着楚航,表情十分严肃,认真道:“我觉得,你应该去。”

        楚航难得见“放荡不羁”的杨凡露出这种严肃表情,不由得神色一肃,问道:“为什么?”

        杨凡从怀里掏出一根香烟,叹了一口气,故作深沉的表情忽然一变,一脸贱笑,晃了晃手里的香烟,说道。

        “因为我还要再来一根!”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