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八章:瞧你这吹牛的小模样

第八章:瞧你这吹牛的小模样

        钛金游戏千千万万,真理却只有一条——不充钱你玩什么玩?

        楚航是游戏鬼才,向来能够不花一分钱吊打人民币玩家,所以这是他第一次咆哮出这一句无数平民玩家内心中的呐喊——玩你麻痹!

        喊完之后,楚航便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连一丝动弹的力气都没了。

        信念的力量是强大的,它能让一个宅男连续十一个小时坚持不泄。

        但信念的力量也是脆弱的,几行文字甚至几个文字的变化就能够让它土崩瓦解。

        “八卦掌”变成了“八卦掌进阶篇”,完成度从“100%”变回了“0”,意味着一切重新开始,从零开始!

        楚航躺在地上,心情五味杂陈,演练魔武的热血,突破极限的感动依然温热着胸口,但身体的疲累,精神的疲惫以及看不见终点的迷茫,却让他的手脚渐渐冰冷了下来。

        “但凡不能击溃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楚航的心累和迷茫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喃喃自语着,只用一句话便重新激励了自己。

        楚航拾起靠在墙边的游戏机,反反复复观察着那一成不变的游戏界面,试图找出可能被遗漏的信息。

        但看了数分钟,却仍旧什么都没有发现,唯有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着,一股困意油然而生。

        “先睡一觉吧。”

        楚航已经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心理准备,好比流落荒岛的落难者,一开始或许会傻傻地坐在海岸等待渔船经过,但后来发现希望渺茫,却也会鼓起勇气在荒岛里孤独求生。

        楚航不相信“八卦掌”没有止境,再怎么进阶,也必定会有终结篇。

        楚航打了个哈欠,躺好姿势,准备睡觉。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只是在他睡觉之前,却做了一个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性动作。

        ——楚航习惯性按下了游戏机的电源键。

        噔!

        游戏机屏幕倏然一黑!

        楚航骤然间惊醒!

        这“惊醒”并非寻常意义的受惊后醒过神来,而是惊悚地苏醒了过来。

        身体的疲惫,肌肉的酸痛,精神的乏累,竟然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

        这种落差巨大的感官变化让楚航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仿佛酷热无比的夏天忽然变成了冰天雪地的冬季。

        还未来得及消化这种感官落差,眼前的景象蓦然一变,明亮的武馆装潢被涂上了另一层色彩,室内格局大变,熟悉的房间布局映入眼帘。

        “这......”

        楚航瞪大眼睛,熟悉的桌椅,熟悉的衣柜,熟悉的窗帘,以及昨夜留下的地板裂痕和墙壁碎洞——这是他的房间!

        回来了?

        楚航愣了片刻,才确信自己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原以为自己成了穿越大军的一员,穷极一生也难以回到原本的世界,或许会在新的世界里有了新的邂逅,组成新的家庭,却很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见不到那嫣然一笑的女子,见不到那琉璃般的女孩。

        没想到,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楚航一直都认为“虚惊一场”这四个字是人世间最好的成语,比起什么兴高采烈,五彩缤纷,一帆风顺都要美好百倍,因为你既得到了想要的结果,还明白了什么叫做差点失去。

        只不过!

        原来按下电源键就能穿越回来?

        楚航低头看了一眼关机之后黑屏的游戏机,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穿越之后,第一时间便按了游戏机上的按键确认按键是否失灵,却遗漏了机身侧旁的电源键,先入为主地认为砸穿墙壁依然完好无损正常运行的变异游戏机,应该不吃关机这一招,万万没想到......

        “我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楚航调侃了一下,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生活并不缺少感动,只是被习惯了而已,“失而复得”却会让原本一文不值的东西也变得珍贵无比。

        ......

        ......

        楚航将“变异”的游戏机藏了起来,没有再冒然去试探它,虽然楚航也很好奇重新“开机”会不会再次穿越到游戏世界里,但万一“关机”穿回来的设定失灵了呢?岂不是刚从坑里爬出来,自己傻乎乎又跳进去?

        楚航不敢冒险。他静下心来,认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十分良好,如同刚刚睡了一觉。

        疲惫消失了,酸痛也消失了。

        只不过,那种摧动魔芯便全身流淌魔力的满盈感也随之消失无踪了。

        无垠的黑暗中,依然只有一颗干瘪的实心点,兀自转动着无限的空虚。

        恍如隔世,如梦初醒。

        若非在游戏世界里的那十几个小时太过真实,楚航都要忍不住怀疑那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境。

        楚航轻轻叹了口气,若说那个陌生的世界有什么值得他留恋,毫无疑问便是能够奢侈地挥霍魔力,自由地演练魔武,疲累却幸福。

        但那一切,注定不属于他。

        楚航没有自怨自艾,他一直都认为一切春天的感觉之所以美好,是因为人总是在冬天想得比较多。对他而言,魔武是一去不复返的春天,那么,他在这永夜的寒冬里,想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更何况,他还有新的烦恼需要解决。

        楚航看了一眼床头的时钟,现在时间赫然是“下午1点45分”,与游戏机里的时间相对应,而今天是星期五,日常上课的日子!

        他穿越到游戏机的世界里,于现实中又是怎么样的?

        直接人间蒸发?抑或者昏迷不醒?

        楚航硬着头皮走出房间,便见一楼客厅里,楚母静静坐着,满脸愁容,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

        ......

        ......

        楚航一直认为自己的母亲陈春雪是“不平等”生活的罪魁祸首,楚嫣然学会了她的霸道,苏琉璃学会了她的任性,更是都学会了她镇压楚父的种种手段,以至于楚航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三个女人的阴影之下,毫无反抗之力。

        陈春雪虽然年至四旬,脸上有了岁月的痕迹,但性格的棱角却没有被时光磨平,没有因为生活而变得圆滑世故,她常像愤青一样批判社会,像文人一般说些大道理,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在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总也不能女子无德便是才啊?做女人,要懂点道理,才能德才兼备。”

        只不过,陈春雪偶尔是会说些发人深省的道理,但大多时候很不讲道理,楚航对自己那妻管严的父亲唯一敬佩的地方,便是每次陈春雪不讲道理的时候,他都一如既往地傻笑,不反驳,不反抗,像宠女儿一样溺爱自己的妻子。

        楚航很少看见“愤世嫉俗”的陈春雪露出这幅心事重重的柔弱表情。

        “妈。”

        楚航走至客厅,轻轻唤了一声。

        他一向都知道自己的母亲其实外刚内柔,在十年前受伤时便一清二楚,那时哭得最多的不是从此不能修炼魔武的他,而是为他心忧的母亲。因此苏琉璃说陈春雪昨晚哭了,他并不意外,更有些心疼。

        而今早却又“穿越”了,也不知道现实中发生了什么,自己的母亲该有多担心?

        楚航目光担忧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陈春雪恍然抬头,盯着楚航看了数秒,忽然伸手拉住楚航的手,“恶狠狠”地说道:“不行,今天妈必须带你去看心理医生,今天!必须!”

        楚航目瞪口呆,愕然道:“怎么了?”

        陈春雪沉声说道:“妈早上到了你房间叫了三次,你却一直拿着游戏机发呆,理也不理,要不是......要不是得了病,怎么会这样?”

        楚航心头一惊,原来他穿越到游戏世界里的时候,现实中并不是人间蒸发也不是昏迷不醒,而是拿着游戏机发呆?

        这似乎比他原先设想的要好一些,至少更容易解释。

        楚航连忙说道:“妈,你想多了!我只是半夜醒来,早上犯困,有点迷糊,没听见而已。”

        陈春雪冷笑道:“我用力掐了你三次,你理都不理,哼都没哼一声,这也是犯困的缘故?”

        楚航顿时头皮发麻,不知该如何解释。

        陈春雪叹气道:“妈以前学游泳的时候溺水了一次,留下心理阴影,之后便再也不敢接近游泳池半步。可怜的孩子,你昨晚差点就......唉,心里哪能不后怕呢?哪能没点阴影呢?这种事情就该防微杜渐,把火灾掐灭在火苗时,所以,等会去和心理医生好好聊一聊,就当聊会天,没什么,真的!”

        楚航赶紧摇头道:“别,我真没事,心理健康得很,那雷没把我劈死,我是后怕,但更多是感激,真没心理阴影,你就别瞎操心了。”

        陈春雪说道:“你这叫讳疾忌医,要不得!这件事妈说了算,你不想去,我就把心理医生约过来!”

        陈春雪一向不讲道理,而且一向说到做到。

        楚航有点头疼,说道:“所谓的心理医生,不过是死记硬背了一些心理学的知识,再生搬硬套套到现实中罢了,哪个人没点心理毛病,心理医生也不例外,可你见他们给自己治好了没有?不看也罢!”

        陈春雪挑眉道:“他们有没有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在这方面是专业人士,如果他们不行,其他人更不行!去看看,总是不亏的。”

        楚航知道自己和陈春雪讲不通道理,从小到大他已经“败”了无数次,只好无奈道:“行,听你的。不过,你得先给我三天时间。”

        陈春雪奇怪道:“为什么给你三天时间?”

        楚航习惯性扶了扶镜框,嘴角泛起一丝轻笑,说道:“既然你相信专业人士,那我就花三天时间,考个心理医生的执照,自己给自己治,总行了吧?”

        陈春雪微微张嘴,愣愣地看了楚航数秒。

        忽然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胸口。

        “太好了。”

        陈春雪如释重负般说道:“瞧你这吹牛的小模样,还是一如既往的没脸没皮,妈总算可以放心了。”

        楚航:“......”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