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255 伏击

255 伏击

  几个闪动之间,那狼影就已然出现在峡谷的废墟之上,在魔巴的身后电光一闪而来的还有克尔梅,只是他们赶到是,就只见那狂蝎战车的尾部消失在盆地中心的大坑动之中,四下到处弥漫着硝烟,孤零零的盆地里哪还有什么物资,就是一个喘气的人都不成出现。

  “可恶,给我合拢部队追,哪怕天涯海角也要收回物资,要将这个家伙挫骨扬灰都难解我心头之恨”望着盆地中心那庞大的洞穴,只带着寥寥十几人的魔巴与克尔梅断然不敢轻易追击,但却不代表他们会放弃的,贾你这次摊上*烦了。

  贾又何尝不知道,奈何贾最不怕的就是麻烦,幽暗的地底不断的穿行,然而贾的面前却是附近群山的严峻地形图貌,这些东西让贾看贾还真是看不懂,可好在有科罗娜在那,只见她那妖异的魔杖轻轻一点不远处的一地,那可是到处弥漫着死气的远古坟场之地。

  扭动这身躯的科罗娜,配合那妖异的笑容让贾都有些不寒而栗,这位邪族的大祭司啊,这是忍了多少年的残忍扩散而出,虽然不知道科罗娜要搞什么鬼,但看着那笑容贾就没来由的不寒而栗,看起来魔巴、克尔梅你们要倒霉了。

  在科罗娜的操纵之下,狂蝎战车犹如灵活的蝎子在地下畅通无助,沿着笔直的线路直通那不远处的荒废坟场,在那通道之中,贾已经能够听到后面不断呼哧的蝙蝠与妖狼之声,这群魔族果然一个个都不是轻易罢休之人,科罗娜对于人心的揣度果然十分的高明,这是贾拍马不及的。

  大地颤抖,那恶心的水渍哗啦啦的蔓延而入,在那污染的小溪旁边,一庞大蝎子猛然破土而出狠狠的扎在不远处的坟墓之上,而后一股无尽的死气迅速蔓延而出,似乎与四周的目标有着某种感应,让这处荒废的坟场陷入莫名的黑暗之中,肉眼可视之下,这地方居然开始扭曲变得无比的诡异。

  贾前脚刚落地,那深坑之中立马就标飞出许多身影,看着它们腾空而动,又有战狼不断的呼哧咆哮,不管是蝙蝠骑兵还是战狼军团,一出现就立马摆出一种玄妙的战斗序列,这阵型看上去没有什么,那是因为贾的统帅实在是垃圾的很。

  “这次遇到难缠的对手了,你看他们的战斗序列浑然天成,这是长年累月身经百战才有的契机,这两只队伍的战阵头尾相连,若是强攻只会陷入对方无休止的缠绕之中,即是绝佳的防御之阵,亦是让敌人难以摆脱的纠缠之阵”

  是吗,哪怕科罗娜讲述这战阵如何的厉害,然贾这个统帅白痴依旧看不出个所以然,就是觉得那战阵整齐好看,在深奥点就是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威压而已,它真的有那么强吗?“既然你对战争统帅如此熟悉,那么接下来的战斗由你指挥,就算是我也听从你的命令”

  在贾的祭炼中,科罗娜所用的承载体泰坦邪角蛇已经与贾的生命所捆绑,它死或许贾不会有什么事情,但贾出了事它却绝对活不了,这是贾放心让科罗娜指挥的巨大原因所在,这种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油条最怕的就是死亡,特别是无尽封印后还来不及享受时光,她才不会那么快完结自己的生命。

  漆黑一片,明明贾的狂蝎就扎根在魔巴不远处的墓碑上,然而不管是魔巴还是克尔梅都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他们的眼中除了无尽的黑暗之外,还有一道道能够变幻成为各种形态的死亡之力在身上穿近穿出,见识过巨大阵仗的它们,对于这等事情竟然闻所未闻。

  嘿嘿,多少年的封印了,就让你们这些家伙弥补老娘的损失吧,随着狰狞的话语,科罗娜高举魔杖的身躯亦变得无比的邪恶,仿佛泰坦邪角蛇魔灵已经侵占了她的身躯一样,在她扭动起舞那身躯下,一道道妖异绯红的波动渗出狂蝎核心之中,让那狂蝎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睁开猩红无比的眸子。

  黑夜之中突然点亮了血红之光,让魔巴等人能够清楚的看到不远处石碑上那只仿佛活过来的魔蝎一般,只见它猛然睁开血盆大口狠狠一吐,一股绯红的波动延伸大地之中,而后那结实的大地居然扭曲起来,一只只翩翩起舞的手臂仿佛从阴司地府延伸而出,死死的缠住那些试图挣扎的人儿。

  “不好,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未知的永远都是可怕的,特别是魔族与冥族联合甚至还诞生了冥魔兽,故而魔族对于冥族之事也略知一二,可这等鬼魅之术仍旧让他们大吃一惊,因为了解所以更加恐惧,这压根就不是什么冥族鬼术,而是一种更为邪恶的力量化作无形的手,牵动这他们心灵深处的负面情绪。

  走,晚了,科罗娜手中的魔杖有再度挥洒而动,几个滑动之间默然的点向蓄势待发的龟甲盾兵,在她魔杖的拨弄之下,那些沉寂的龟甲盾兵居然猛然睁开邪恶的双眼,一个个仿佛吃错了药般龇牙咧嘴杀气冲天,活脱脱的吃人恶魔觉醒而来,“去吧,我知道你们也向我一样等不及了”

  狂蝎的尾炮咔咔咔的抬起,乌漆墨黑的炮口准确的瞄准那深陷魔障的魔族之人,轰隆隆之间一个个圆滚滚的石头猛然砸向那严谨的队伍,随着这炮火的回荡,使得那些心智坚定的人快速的从这魔障中苏醒过来,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那巨石流星雨砸下。

  到处的哀嚎之声,魔族天生体格极其强大,断然不会因为一次两次攻击就死掉的,哪怕只剩下半条命它们也能够顽强的活着,在那剧烈的疼痛之下,科罗娜所施展的邪术渐渐对它们起不到任何作用了,因为嗜血与杀戮会让魔族进入狂化。

  “在哪里,可恶的家伙给我杀啊,”黑暗依旧黑暗,但却模糊扭曲,让那被黑暗下掩盖的场景呈现出个轮廓,到处的墓碑让人本能的恐惧,然狂蝎的出现则吸引了多少人的仇恨,让那些魔族一个个狂暴想要袭来。

  也就在这时候,忽然刚才砸下的石头动了,爆裂而开化作一具具强而有力的身躯,那是一个个仿佛忍者神龟外形,内部却浑然黑暗一片的不明生物,亦就是贾的龟甲盾兵,它们一个个手持砍刀盾牌,二话不说就冲着身旁的狼骑砍去,这突然暴起的攻击让许多狼骑都毫无防备,一时间吃亏无比。

  刀刀见肉让那刚想奔跑的战狼,连同其背上的魔族猛然摔倒在地上,甚至有很多人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觉得背后身上片刻之间又被狠狠的砍下数十刀之多,然魔族身强体壮还不怕死,很快就寻找到由头,那一个个石头变化的龟甲盾兵,立马翻身而起挥动手中的武器疯狂的反击。

  魔族以狂战士而著称,也是流血就越是凶残,战斗力就更是直线提升,可这一次它们真的提到铁板了,那龟甲盾兵的外壳坚硬无比,一手盾牌与砍刀运用的更是非常灵活,且不说极难砍刀它们的身躯,就算是洞穿了铠甲穿透他们的身体,而他们却仿佛没事人一样,既不会喊疼也不会畏惧,根本就是打杀不死的小强。

  再回想刚才那可怕的魔障之术,魔巴与克尔梅就越发的恐惧与害怕,以往魔族从未遇到如此的情况,更没有遇见过如此诡异的道兵,这根本就不是鬼族,“撤退,快,原路返回,克尔梅掩护我撤退”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克尔梅的纵队从进来到现在都是懵的,身下骑乘的蝙蝠不知道为什么会互相攻击自己人,这搞得不少空骑兵摔死在地上,这是空骑兵创建以来从未有过的耻辱,现在好不用意蝙蝠受到了控制,又是三千可流行炮弹呼啸而来,相对于狼族部队,他们空中部队伤亡更严重。

  “所有人听我的口令,三点钟方向万箭齐发”身经百战的克尔梅知道狼骑攻击那些龟甲盾兵都没有什么作用,它们在攻击也起不到任何的帮助,那能做的必须是围魏救赵了,她已经没有来时的兴致与气势了,现在只想着如何才能够安然而退。

  ‘是该我表演的时候了’,在科罗娜的示意下费徳占了出来,那跟平凡无奇的魔杖深深的插入狂蝎核心之中,展开大手的费徳想都不敢想今天这一幕,他居然能出手对抗以往那高高在上的可怕魔神,“那么远古沉寂的英灵啊,请唤醒你们的良知帮助我把”

  受到费徳亡灵魔法的渲染,使得那些远古陈旧的墓碑不断的颤抖秫秫发抖,沉睡到已经被人忘记的它们反应非常激烈,乳白色的灵魂剧烈跳跃,在费徳的呼唤下慢慢的汇聚成一把把奇异的利剑悬浮于天地之间,以费徳亡灵之力化身为剑灵。

  这些白色的气剑登时让黑暗变得无比的璀璨与美丽,它们相互追逐交织,硬生生将这片虚空万千笼罩而住,迎面与那飞来的羽箭猛烈的撞击在一起,没有惊天动地没有气吞山河,有的只是以触即消融,那要命的弓箭在费徳的剑灵召唤之下完全不堪一击,莫说是羽箭了,就算是空气都仿佛会被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