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贾神在线阅读 - 213 学个功夫都学不好

213 学个功夫都学不好

        如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有些东西不亲身体验是无法了解的,倒是你这个家些却在没有其他能力,你这样的家伙我一个能够打趴十几个。

        伙能够让希特勒如此的看重,一定是拥有非常不弱的潜质,只可惜除了身躯强一

        有没有那么夸张,渡这个女人真看都不想是暴力分子,可与她美丽的外表不同,一张嘴就只有打打杀杀,实在是无法想象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然贾就不信邪了,哪怕他现在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实力都被封印了,但仅凭身躯的强度以及力度,还会打不过以女人,几次三番被别人羞辱,实在是叔可忍嫂不可忍,身为男人能说不行吗?

        狠狠握起拳头二话不说就朝着渡的腹部轰炸而去,哪怕没有灵力加持,贾的拳头仍旧犹如子弹般飞快无比,近在咫尺有毫无防备的渡,贾倒要看看她出糗的模样。

        却不想在贾出拳的那一刹那间,渡嬉皮笑脸的神情猛然严峻下来,那玲珑奥妙的身躯更是犹如蛇一般扭动起来,看似巧合却轻易的躲过了贾的一击,带着诡异的微笑,更有一种你死定的感觉让贾瞬间惊愕起来,因为在躲避的同时,渡那小巧的手亦同时锁住了贾的拳头,也不见她怎么用力一波动,贾就被四两拨千斤似得甩了出去。

        若非贾亦身经百战有着无数浴血奋战的经验,一个翻腾之间轻巧无伤的屹立在大地之上,指不定换做他人犹不及防之下,会被摔个狗吃屎,二人眸子相视而去,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惊讶与欣赏,贾是想不到对方居然将借力打力运用的如此娴熟,而渡是因为贾没有摔倒而震惊。

        “你想玩,本姑娘我奉陪就是了,不过一会吃亏了可不准打小报告,可别跟希特勒说是我欺负了你”信心满满,看贾就仿佛是什么稀奇的玩具一般,特别是那眼神痴狂无比,仿佛没有什么比战斗更有兴趣的了,一旦战斗渡就仿佛浸入了某种疯狂的状态一般。

        贾登时有一种落入圈套的感觉,明明就还没有开始,可渡美丽外表下那奸笑的模样让人不寒而栗,似乎她就是魔鬼,与她战斗是多么不可思议的疯狂之举一般,贾不知道自己为何有这种感觉,特别是渡缓缓的放下那大剑,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她对战斗的热衷就好比等不及要啪啪的女子一般。

        “你放心,我不会打死你的,顶多打残你,你躺着的日子我会为你和你在乎的倪荌跑腿的,那么现在,我来了..”绣花拳头却给人一种气势迅猛的感觉,那危机感与速度让贾心凉无比,甚至来不及多想身躯本能的向后跃动,忽闻轰的一声,那脚下大地哗然之间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而渡却晃晃拳头,看向贾眼中全是嘉奖之意,似乎贾能够躲开她的拳头她非常的开心捏。

        我靠,什么时候女子都如此暴戾了,贾因为没有斗气灵气,故而渡也没有使用斗气与灵气,可那不远处原本自己所在地的深坑是怎么回事?就算是贾肉身无比强悍却不适用灵力的情况下,也无法做到这般的事迹,这渡到底是哪里来的女疯子,让贾有种转身就逃的冲动。

        只是贾太没有行动,渡那美妙的身躯就已然接近而来,速度太快让贾甚至都没有从思想中反应过来,她就已然出现在贾的面前,那张秀美的脸如此的亲近,鼻子对鼻子眼睛对眼睛,那小嘴都快紧贴而来了,贾甚至能够嗅到对方身上那隶属于女子才特有的香气。

        只是还想更进一步之事,呼的腹部猛然传递而来一股子钻心的疼痛感,似乎贾的五脏六腑都被巨力所动荡而起,那身躯更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抛飞出去,狠狠的撞上一旁的山石,将那大石整个轰碎,而贾深深的陷入那烟灰之中依稀只能够看到那抽搐的身影。

        “哼,本姑娘告诉你,不管何时何地都要高度精神集中,不然你怎么死的你自己都不会知道”拿捏其粉拳的渡表示非常的生气,贾之前的反应还能够看得上眼,可没两下就‘原形毕露’了,实在是垃圾废渣,烂泥扶不上墙,与这样的垃圾战斗太没有意思了。

        这么可以这样子,贾咳出几口鲜血生气不已,这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不可原谅啊,猛然一跃而起,那拳头化作一流星般狠狠的朝着渡轰击而去,他贾要那会属于他的尊严,除了倪荌随都不能够羞辱他。

        不想贾还能够战斗的渡,等在回过神时贾的拳头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了,可她却并不着急反而泛起了一丝玩味,或许这战斗才刚刚有了一丝性质与乐趣的升华,双手交错横卧与前,那秀美的手却硬生生的将贾沙包般大小的拳头顶了下来,虽然她亦后退几步,但这却无关紧要。

        看到贾那生气无比的模样,她笑了,笑的如此的没心没肺,只是那笑容中让人有种莫名的不寒而栗,似乎她只要笑那么接下来就会吃亏,果不其然,渡的手宛若灵蛇缠绕而上,将贾的手臂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困所而住,而后微微转身一甩。

        贾那来没有使用完的攻击之力却反馈到了他的身上,可怜贾那身躯就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向远处奔腾而去,拦腰撞上一颗硕大的大树将其打折,在看渡,她仿佛没有什么消耗一般在哪里由自拍去手掌上的灰尘。

        而贾整个人镶嵌在那树上抠都抠不下来,瞅着渡挤眉弄眼的样子,一副你还行吗的表情,让贾那愤怒无比的气焰更加膨胀,一生气之间浑身经脉卡卡巨响,可怜那大树在贾膨胀的经脉下爆裂而开,而贾混混当当落在地上再度朝着渡虎扑而去,他就不信邪了,单凭战斗技巧自认就不弱的贾如何允许自己失败,如何允许有比他更强的存在。

        “有意思,不管你来多少此都是一样的”对于贾的气焰嚣张,渡非但没有举得任何的害怕与戒备,反而越发来了兴致一般,对着猎豹般急速飞奔而来的贾,她微微蹲下,手与脚轻微的滑动之间居然形成一种奥妙的阵型纹理,那看似寻常的举动却让人万分的不解。

        果不其然,这一次贾的拳头再度轰击而去,可渡只是轻微的错开身躯就完全躲过了贾的攻势,这还不算完,那手仿佛毒蛇海草似得,居然柔弱无骨般迎合上来可待你想要挣扎之际却发现那微弱又软的手坚韧无比,一时间越发的挣扎只会越缠越紧。

        这一次贾固然生气,但也观察的非常仔细,他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N次的,贾是天才,看着下盘渡摆动那小脚尖飞踢而来,虽然力度幅度不大,可贾相信每一次飞出去都是它搞的鬼,这渡也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任何招数都坚毅轻便,两轮战斗下来甚至没有任何的消耗,完全是借助贾的力量还反击。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原理,但贾知道以牙还牙,以彼之道还治彼身的道理,不管如何也照样学着去做,那另一条手臂亦如灵蛇一般流淌与对方的腰身之上,你踢我我亦反踢回去,而起不管是力度还是方法都临摹的惟妙惟肖。

        一声惊呼猛然传递而出,一时之间两人同时命中对方,使得二人的身躯齐刷刷的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且你缠绕着我,我以紧紧的锁住你,让两人犹如八爪鱼般紧紧地扣在一起,你挣扎我也挣扎,渡怎么做他贾就怎么做。

        “可恶的小子,你放开我”时间一久,这才发现二人的姿势有些诡异,忽然想起什么的渡那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急忙怒斥不已,奈何贾已经打上了真火,在加上渡的战斗方式诡异无比,贸然放开对方指不定又会被甩到那个旮旯,如此,你让他那肯轻易放手,“不放,说什么都不放”

        你,渡一下子就急了,也顾不得规定浑身一股子赤黄之气奔腾而出,那气息就犹如无数把利剑猛然穿射而来,可怜的贾如何能够抵挡住这么迅猛的攻势,那紧紧锁住渡的身躯猛然被震飞而去,一大口一大口的鲜血不禁洋溢而出。

        我,你,慢慢软跪在地的身躯下,贾眼神之中慢慢的都是不解之意,他无法想想渡这个女人说下狠手就下狠手,他此刻仿佛被无数子弹穿透了身躯一般,疼痛不已的同时仿佛看到浑身千疮百孔,而后两眼眩晕满是白光。

        “不好,情急之下怕是要打死人了”看着贾倒下那惊恐的表情,渡忽然回想起是她要与对方战斗的,也猛然想起这家伙空有身躯却是个经不起打击的烂泥巴,只是刚才贾缠绕她太近了,让完全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渡一下子有了反应,不知道怎么做下这才下了狠手。

        若就这般让贾死掉,希特勒那边怕是不好交代啊,都怪这贾,偷学个招式都学不好,否者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情况,一想到刚才两人的样子,那觉察的感觉,渡那严峻的脸蛋上刷的一下有红了,可恨那身下莫名的一股清泉太不争气洋溢而出。